江澤民暗殺法輪功創始人機密行動都破敗(圖)



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的妒嫉和恐懼,曾不斷尋機想暗演算法輪功創始人,但都以失敗告終。圖為2012年5月13日的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攝影:戴兵)

【看中國2013年08月21日訊】

暗殺法輪功創始人未果

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的妒嫉和恐懼,曾不斷尋機想暗演算法輪功創始人,但都屢屢以失敗告終。

臺灣:

1999年江澤民及其幫凶企圖用五億美元重金和最惠國待遇為條件引渡法輪功創始人未果後,就向特務部門秘密下達了暗殺令,由國家安全部和總參聯合組建了一個特別行動組,專門負責蒐集法輪功創始人的行蹤,招募訓練人員,準備暗殺法輪功創始人。

據可靠消息來源,江澤民集團派遣了不少男女特務,尤其是女特務偽裝成法輪功學員,逢人就問法輪功創始人的具體住址,口口聲聲要保護「師父」。他們不辭辛苦,每個活動都參加,在人群中亂竄,可是陰謀並沒有得逞。

2000年12月初,《中央日報》登載了與臺灣法輪功負責人的訪談,江澤民及其幫凶由此判斷法輪功創始人可能到臺灣講法。12月18日臺灣《自由時報》報導,臺灣當局已經批准了法輪功創始人赴臺。江人馬樂不可支,認為機會終於到了,隨即秘密派遣了特別行動組赴臺,與臺灣的黑社會組織秘密接觸,花重金收買他們,準備法輪功創始人在臺灣講法時進行暗殺行動。

結果李洪志先生為了「不給臺灣當局增添壓力」而未成行,暗殺行動流產。

大紀元12月20日臺灣訊,法輪功在臺發言人洪吉弘先生說:「師父悲天憫人,考慮兩岸關係,不願給臺灣政府增添壓力,所以此次估計不會來臺。到目前為止,我們未接到任何有關師父來臺的信息。有關報章的消息,我不作評論。」

李先生臨時取消了行程,臺灣的法輪功學員們倒沒說什麼,而在美國的江氏嫡親網站先不幹了:「臺灣‘法輪功’骨幹散佈謠言,謊稱李洪志將於24日出席這次‘心得交流會’併發表演講。」

香港:

2001年香港法輪功大會前,一份絕密情報被送到江澤民的辦公桌上,內容大意是法輪功將於1月13至14日在香港舉行會議,其創始人將在14日會議上發表講話。江澤民閱後立即下達密令,要抓住這次境內機會,不惜一切代價,除掉法輪功創始人。

於是解放軍總參謀部、國家安全部及公安部三方聯手,立即制定了一個代號為「1‧14」的暗殺行動計畫,並跨國界的秘密展開。據悉江澤民對這個暗殺計畫非常得意。

在「1‧14」的實施過程中,幾乎所有東南亞及北美等地的海外情報機構進入特別狀態,並且在香港及澳門,幾乎所有的黑社會集團均被中共威逼利誘而涉入暗殺計畫,因為此計畫指定由港澳地區黑社會集團實施直接暗殺。一時間真似天昏地暗,香港四處殺氣騰騰。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不知什麼原因,大會前夕法輪功創始人突然取消會議行程,只是在1月14日向大會發了個賀詞,結果讓江澤民極為得意的這個暗殺計畫全部泡湯。據悉當江澤民聽完「1‧14」中途夭折及法輪功創始人向大會發賀詞的匯報後,臉色鐵青,坐在那兒半晌沒憋出一個字來。

加拿大:

2002年加拿大國會議員高度讚揚法輪功對加拿大、對中國、對全人類做出的特殊貢獻,並邀請法輪功創始人在法輪大法洪傳十週年之際在5月18至19日到多倫多大學講法。這個消息被中共打探到,他們積極地準備著又一次對法輪功創始人的謀殺行動。

也許是因為來的人多吧,本來安排好5月18日在多倫多大學召開的第五屆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突然改在多倫多喜來頓酒店(Sheraton Hotel)能夠容納2,300人的會議大廳內召開,大廳內座無虛席。會議是憑票入場的。江澤民的爪牙們和被收買的黑社會被這突如其來的改動打亂了計畫。5月19日上午,他們分頭行動,有的到學員中去打聽開會地點,有的自稱是剛從大陸和香港來的法輪功學員而混入了會場,並如願以償地坐在了最前排!

和任何一次心得交流會的安排都不同,這次大會在心得交流會結束時才宣布了法輪功創始人向大會發的賀詞!把殺手們的胃口吊到最後一刻,是為了讓受矇蔽的他們能夠以這種奇特的方式,一直坐到聽完真正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們的體會,給他們一次瞭解法輪功、知道真相的機會。

最耐人尋味的是那束送上臺的準備獻給李先生的鮮花。

大家都知道一個常理,除特殊情況下,會議主持者自然會提前知道接受花的人是否會到場,否則就不會買鮮花了,如果接受者臨時沒到,自然沒有必要把沒有獻出去的鮮花舉到台上告訴與會者說這是要獻的花。

可是此次這樣的事情就發生了,法輪功學員把要獻的鮮花舉到台上,明確告訴所有與會者說:這就是要獻給李先生的花!話外音是:李先生就在這裡!

大陸特工成了法輪功修煉者

1997年初,羅干指示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網羅罪證欲定法輪功為「邪教」。而全國公安廳局充分調查後均上報稱「尚未發現問題」。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先把法輪功定罪為「邪教」,緊接著又提出:要掌握活動內幕情況,發現其違法犯罪的證據。

羅干發的文件明顯帶有先定罪、後找證據的構陷性質。當時就陸續有不少公安、統戰部和特工到法輪功的煉功點上臥底學功,並和學員一起學習《轉法輪》。但沒想到法輪功無底可臥,學員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而且來去自由,既沒有人員登記,也沒有會費。很多臥底人員倒因此機緣而對法輪功有了深刻瞭解,反而成為堅定的學員。令羅干吃驚的是,在全國各地的上報材料中,一條法輪功的罪證都沒蒐集到。

羅干還心焦地發現,公安部負責氣功的人都很懂氣功,很多人自己也練氣功。於是羅干1996年特意改組了公安部,原來管氣功和懂氣功的人一律調走,為下一步打壓法輪功鋪路。

在海外,江系特務也同樣派出不少特務打入法輪功學員內幕臥底探聽所謂情報,但都頻頻失手。其中丁柯就是一個例子。

丁柯當時在國家安全部工作,曾經以《光明日報》記者的身份派到海外(美國),一方面從事新聞報導,另一方面也替國家安全部蒐集情報。

丁柯在80年代畢業後被分派到當時的中共中央調查部接受一個月的培訓,之後派到海外,在那段期間他被要求如何在接觸各式各樣的人群中物色可用的情報,特別是在海外近三千萬華人世界中。他說:「肯定是有些人對祖國有些不同的想法,中共當時以愛國情緒為主導,表面上是愛國,但不知不覺中人們就為中共當局提供他們覺得有價值的服務。」

丁柯在1999年的8、9月份開始接觸法輪功,當看到了CNN有線電視及其他一些西方主要的媒體陸續地報導了許多在中國大陸天安門廣場、北京的一些法輪功修煉人靜坐、和平抗議鎮壓的報導時,讓他內心非常震驚。

他說:「我看到了一群人其中包括很多老太太及小孩,他們在天安門廣場和平地、平靜地煉功、打坐,卻受到警察粗暴的打壓及拳打腳踢,當時看到,就非常同情這些因為維護自己信仰而受到如此虐待的法輪功群眾,你知道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以後,因江澤民的權威造成許多中國人不敢說、不敢做的。那麼在這個時候1999年天安門廣場上出現了這麼多為了維護真理、信仰自由、‘真、善、忍’的一群人挺身而出對抗中共的淫威,當時讓我受到很大的鼓舞,因為在他們身上真的看到了一種很長時間我沒有看到的精神。當時我認為法輪功是一種氣功,是表現中國優秀傳統的功夫,因為我也練過其他的氣功,所以我知道氣功是真實的。」

丁柯表示:「對法輪功印象最深的就是你只要真正按照書中要求的‘真、善、忍’標準去做個好人,你如果真的有做到,你就會體驗到一種變化,這種變化不僅對自己有利還對周遭的人有利、對社會都是有幫助的。」

丁柯開始在英文的網站上為法輪功打抱不平,但是當人家問丁柯法輪功的問題時,他表示:「有些問題我並不十分瞭解,所以無法做任何評述。所以我想我該到法輪功那兒實際調查、瞭解瞭解法輪功了,就像以前有一句話‘你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自己去嚐一嚐。’」

丁柯說:「我想跟那些擔負中共派遣任務到海外來收集情報或迫害法輪功的那些人說,不妨先放下你們的任務與法輪功學員交往一下、體驗一下,看看法輪功是不是讓人做好人,看看法輪功是不是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反過來講,他們是不是都希望自己的親人身體健康、道德良好,如果不是的話那還能希望自己成為什麼呢?所以希望他們能平心靜氣地衡量自己與法輪功的人,就會明白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