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養老」是榨干老人的餿主意(圖)

2013-09-22 08:15 作者: 一川清流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以房養老」是榨干老人的餿主意

【看中國2013年09月22日訊】最近,全國都在熱議即將推出的「以房養老」倒按揭模式,而該舉措因各種原因在各地試點並不成功。本報3年前獨家報導的南京第一位提出「以房養老」申請的老人張啟韻,已屆九十高齡且身患多種疾病,最終沒能實現「以房養老」,目前不得不住進「新街口街道香鋪營社區老年照料中心」。(2013年09月17日《揚子晚報》) 

有關以房養老的話題,公眾對此並不陌生,且不說以美國為首的一些國家創造的以房養老模式如何,姑且說國內不少官員「磚家」早就打了房子的歪主意,沒少在土地財政上費心思,名義上「抑制」「遏制」,暗地裡搗鼓的那些事,老百姓心裏最清楚。國家發改委某官員最近終於一語道破天機:「政府應該允許房價上漲,房價漲到頭就沒人投機了。」

按照發改委某官員的意思,目前的房價還遠遠沒有「到頭」,還有巨大的升值空間,老房奴只有安心揹負巨債老老實實地再爬坡幾十年的義務,你新房奴也別想逃過這一劫。這就是土地財政魔力下的「副產品」,房子就是某些地方政府財源滾滾的魔方。當然,養老同樣可以在這個魔方里做出大文章,變出新花樣。

在某些地方官員和「磚家」眼裡,通過對房子的二次利用,完全可以讓政府徹底甩掉不堪重負的養老負擔,以便更好地「全心全意」謀大事創大業,所以從2006年開始,敢於第一個吃螃蟹的南京、上海等地便開始了「以房養老」的「試點」,試圖以最快的速度,最佳的效果接軌「國際」。可是幾年下來,居然出師未捷,正如南京的張老太太一樣,成了社會「包袱」。

無獨有偶,就在一些頭頭腦腦們挖空心思探索養老「新機制」的關鍵時刻,還是以「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為己任的「磚家」教授們表現非凡,紛紛為政府獻上「錦囊妙計」。其中表現較為突出的,當數清華大學養老改革體制方案主要參與者楊燕綏,她所提出的「50歲退休65歲領養老金」的高論,雖然收穫一片唏噓,但也不啻為一劑徹底解決養老問題的靈丹妙藥,為國分憂的赤誠蒼天可鑒。

或許正因為某些決策者被楊燕綏們「為國分憂」的赤誠所感動,據悉國家最近正式出臺「開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的意見,明確「以房養老」是指老人通過抵押房屋產權,定期取得一定數額養老金,老人去世後,銀行或保險公司收回住房使用權。如果仔細琢磨這個「以房養老」方案,筆者竟然發現與楊燕綏教授「50歲退休65歲領養老金」的「高見」如出一轍。

「50歲退休65歲領養老金」的本意不言而喻。而正式出臺的這個「以房養老」意見,不能不令人胡思亂想起來,甚至不免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小肚雞腸。就我國現有的制度房屋產權70年政策來看,這還不能考慮到時候還有沒有能堅持70年的居民住宅,一個人似乎就是為還房貸而生,可是到了退休之後,還得交出已經瘦骨嶙峋的房子,到頭來是赤條條而來,又赤條條而去。所以在下不得不佩服某些「智囊」「磚家」,能在鷺鷥腿上剔出半斤肉來。

可能是筆者草根身份久了,對於「國際接軌」這樣的新名詞兒總是跟不上形勢,太過孤陋寡聞,偶然從中國資格最老、第一屆至今依然擔任全國人大代表的申紀蘭那裡聽說世界上只有中國才有養老金的喜訊,確實很令筆者充滿自信和信心。可是後來無意中,筆者還聽說世界上其他國家有非常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而且人家的「以房養老」還比較成功,頗令筆者納悶。

漸漸地,筆者似乎悟出了橘生淮南淮北則有不同結果的道理。據悉以美國為首的什麼什麼國家除了有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外,個人一旦購房,永遠都是自己的私產。而極其複雜的中國國情,決定了「以房養老」必然面臨重重困境:法律制度制待完善,養老觀念待更新,養老機構須健全,金融機構應積極,產權掣肘須鬆綁等等。試想,在這種國情下推行「以房養老」,不是試圖榨干老人最後一滴脂膏,還能作何解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