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薄熙來戴上手銬,為什麼發抖?(圖)

2013-09-23 11:01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9/23/20130923095454169.jpg

【看中國2013年09月23日訊】在今天央視播出的長達29分鐘的一個視頻中,我看到一個生動的細節,當審判長宣布薄熙來被判無期徒刑時,一名法警給他戴上了手銬,雖然銬子較之當年我戴的要小一點,而且薄在定罪前沒戴,這與許多犯罪嫌疑人不同,但薄熙來還是止不住發抖了,抖得相當厲害,表情顯示他在竭力掩飾內心的恐懼和對前程的失落感,一雙特製的布底白鞋還把他微微顫抖的腳,勾勒得十分清晰,再加上緊抿的嘴唇和虛假的微笑,以及慌亂的眼神,這些肢體語言都足以說明,薄熙來害怕了,也徹底地失望了。經過近兩年的折騰,薄熙來的三條罪,終於被做實,他的殘生余望只能在高牆電網裡慢慢地熬了。概之,從此後他成了臭名昭著的一隻死老虎。

我在上個世紀中期就預言,薄熙來及其死黨必將倒臺,在2010年,我在《前哨》發表的題為《薄熙來與昂道律師事務所》一文裡,就明確地提出,他將像前岳父李雪峰一樣,倒在政治局委員的職務上,其一生的兩頭都在監獄裡度過,這些都不是詛咒,而是揭示和警告,如果薄熙來是一個精明的政治家,當看到這些代表知情者思想的言論,就應當立即住手,並向諫言者示善,那麼,即便他的政敵們再嫉妒和狡猾,也無法打倒他,所以,別埋怨命運不濟,也別怨恨王立軍夜奔,更不要用貪腐的廣泛性來指責他人,也不應歸於政敵的合謀,而應當想一個問題,為什麼薄熙來會有今天?是的,當薄瓜瓜看好了一隻價值2000元的大帆船模型而巧取豪奪,當谷景生常年包住金石灘大酒店分文不付,當谷開來利用吳文康哥哥的名義,從包穎手裡索賄一輛沃爾沃房車;當車克民像狗一樣跟在薄谷的屁股後面言聽計從,當大連國安局墮落成了內鬥的工具,徇私枉法地製造文字獄;當薄熙來下令查處重慶希爾頓酒店,為湖北省領導,原李鐵映的秘書李鴻忠報仇,等等,那個時候,薄熙來有罪的判決書,就一字字地寫好了,只是有他父親薄一波遮擋,或時機不到,法律的利劍,懸在其頭頂而未落下而已。

現在,利劍終於落下來了,不是一劍封喉,而是慢慢地切割,並撒上恥辱的鹽面,這不是罪有應得嗎?這不是歷史的必然嗎?小錯變大錯,大錯變罪惡,其貪污受賄,徇私枉法的言行,經過數十年的積累,達到了人民忍無可忍的程度,終於有了一個公正的判決結果,他被扯去了面紗,抹去了最後的臉上的油彩,恢復了原來的面目,成了中國最大的「貪官」,「裸官」,和偽君子,故此,薄熙來怎麼能不發抖呢?他原本以為礙於太子黨,紅二代的情面,中共會保留他的黨籍,說不定能像鄧小平那樣東山再起呢,但他失望了,白白寫了悔過書和自供狀;原本他以為巧言善辯,「重慶模式」知名度高,有誘惑力,能博得民眾的同情而引發社會動盪,但他失望了;原本以為兒子有錢收買公關公司,可以在海內外造勢救他,但是,如今他也失望了,山東濟南風平浪靜,即使來了幾個上訪的人,也是奔媒體而來的,也是為了表達自己的訴求,連王錚妹子,王雪梅妹子們,司馬南,孔慶東弟弟們,也啞巴了,唉,中國的老百姓最恨貪官,只要薄熙來做實了這一大罪,就肉體上徹底地死了,槍斃了少遭罪,無期長遭罪,秦城再豪華,也不是療養院啊,筆者坐過牢,知深鐵窗生涯熬日子的艱難,薄熙來不是熬三年五年的,而是漫漫的無盡的長夜,所以,薄熙來怎麼能不發抖呢?

而且,「雙開」前薄還是原政治局委員,呼風喚雨的,「雙開」後還有庭審呢,官方要利用薄熙來表演,以證明法制的進步和公審的正義,自然對他比較客氣,再說沒判之前,還僅僅是嫌犯,不戴手銬什麼的,如今不同了,身份不一樣了,利用價值也耗盡,曲終人散了,下一步再出一個比他官大的貪官,他很快就被媒體淡忘了,在無盡的寂寞的長夜裡,他將把日曆一頁頁地翻過去,除了回憶,什麼也沒有。別聽海外一些老外瞎忽悠,中國不會崩潰,只會漸變,而貪官永遠是人民的仇敵,即使漸變成了臺灣,薄熙來也和陳水扁一樣,都永無翻身出頭之日,而且,重慶「打黑」的冤假錯案不可能不平反,一平反就又發現了薄熙來的余罪,忽然哪一天,他被獄卒叫去進法庭,也是可能的,原本是無期,再加刑就死定了,所以,他無法和陳希同和陳良宇相比,怎麼能不發抖呢?

使勁地抖吧,薄騙子,以前有錢有權時,他整別人,整出640個黑社會,令世界震驚;現在,別人整他,也引起海內外媒體關注,他自己裝了幾天好漢,最後關頭還是露了餡,戴手銬時手發抖了,抖得像神經質,這表明沉醉在夢想中的薄熙來,終於醒了,可否想起位於大連星海灣的自己的銅鑄的腳印?大連開發區童牛嶺上的金牛?是否想起大連勞動公園「世紀倉」裡的他給100年後的大連市長的親筆信?還有金石灘的「開荒牛」?大連市政府大樓前的「熙來草」,還有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明星妹?牛逼了二十多年啊,禍害了大連,重慶,瀋陽多少個春秋,傷害了多少無辜的良民,使國家蒙受了多大災難啊,光是一個擁有47年歷史的古物,即,蘇軍烈士紀念塔被其毀掉,就使大連蒙受了永遠無法挽回的損失啊,要知道,在1966年,瘋狂的紅衛兵把銅像拿到大連造船廠要化掉,但周恩來不同意,所幸救了它,而薄熙來因算命求官卻變相毀棄了這一筆大連最寳貴的財富,這不是破壞文物罪,是什麼呢?可見,他比文革的紅衛兵還厲害,就是這樣一個反人類的惡魔,面對漫長的刑期,怎麼能不發抖呢?

好啊,使勁地抖吧,薄熙來,人民在他的恐懼中站起,社會在他的恐懼中前進,「薄粉」在他的恐懼中醒來,李俊,李莊,方迪等人,在他的恐懼中放聲大笑。但願中國能剷除滋生薄熙來的土壤,用民主和法制來保證人民不再生活在恐懼之中,而恐懼永遠屬於薄熙來及其死黨。

2013年9月22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