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薄熙來突然拿「綠帽子」扣自己頭上 (圖)

薄案宣判 薄熙來自扣「綠帽」內幕被揭

2013-09-23 11:33 作者: 李莊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9/23/20130923113045849.jpg

【看中國2013年09月23日訊】今天,濟南中院對薄熙來做出了一審判決——無期徒刑,薄是否上訴,以及終審結果如何,取決於他本人的內心考量、檢察機關是否抗訴以及法律的最後評判等諸多因素。當然,也取決於是否追究其「漏罪」。因10天的上訴、抗訴期屆滿時,是法定節假日,依法,要等到10月8日了,這樣,也給各方一個充分的準備期限。

民眾對這次庭審與宣判,說法不一,對被告人庭上表現,有的大加讚賞、有的嗤之以鼻,總之,不一而論。

但,無論薄如何巧舌如簧,雄辯滔滔,其貪污、受賄、濫用職權的事實已昭然天下,尤其是前兩項罪名,伴隨其庭審中口無遮攔「我們家有很多錢……有七、八個保險櫃……北京71號房還有一個巨大的保險櫃……5萬、8萬美元根本不記得……」的表演,使其多年來精心營造的清廉形象,在民眾心中轟然坍塌。

此次審判的方式,堪稱中國司法史上前所未有,甚至在世界法制史上也史無前例。法庭在有限的條件下,做到了最大限度的公開和透明,庭審筆錄在第一時間公布,讓所有關心此案的人有了身臨其境感,這種審判形式,值得讚揚,值得推廣。

雖然,庭審及宣判形式受到了廣泛讚揚,但,由於審判實體決定其效果,而效果,卻不盡如人意。這裡的「人意」,不是簡單的你我他,而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潮流和依法治國的宏圖。

大家還記得,正當審判的關鍵時刻,薄熙來本人突然將一頂「綠帽子」扣在自己頭上,霎時間,所有的觀眾和媒體,甚至全中國、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他頭頂的「綠帽子」上了。人們注意力的快速轉移,完全淡化或遺忘了其纍纍的罪行,再加上他「我是一架工作機器、走遍了重慶的所有區縣……沒有時間關愛家庭……請法庭不要榨幹我們家最後一點兒親情……」的煽情表演,使坊間生出不少對他的同情和憐憫。什麼1400萬歐元的天價仲介費、什麼2600萬的貪腐,統統被忘到了腦後。至於重慶的黑幕,就更沒有人去關心了。

不久前,我在成都停留了四天,應邀進行了六場演講,最後一場是在西南石油大學,無論在演講間隙還是在茶餘飯後,也無論與企業家還是在校師生交流,他們的很多提問,無不引起我對濟南審判效果的思考,「薄本人到底和多少女性發生和保持不正當兩性關係啊……他太太和王立軍到底怎麼一回事啊……他很清廉啊,不就剛2000多萬嘛,我們那兒的鄉長都比他多……」,如此云云,令人莫衷一是。難道,這就是濟南審判得到的效果嗎。

多少年律師生涯,我為形形色色的被告人辯護不計其數,不得不承認,薄,是我見過的最出色的被告人,他,擔得起世界最優秀被告人的稱號,之所以優秀,是他知道在什麼訴訟階段說什麼話,針對什麼證據提什麼質疑,遇見什麼證人採取什麼應對。

濟南審判,最為精彩、最能體現薄熙來「出色」之處的,當屬薄谷開來和王立軍對他的指證出現後,面對對其極為不利的險境,薄,坦然自若,臨危不亂,在公訴人、審判長、辯護人、證人均未提男女私情的情況下,極為要強、好面子的薄,卻突然將一頂「綠帽子」扣在自己頭上,此舉,薄意在降低人民對薄谷開來和王立軍證言的可信度,同時也起到了擾亂了法庭審判方向,扭轉了公眾視線,改變對己不利的局面之目的。這種高超的訴訟技巧,普通被告人是難以望其項背的,即便專業律師,也很難做到這些,單從這點兒看,不得不令人嘆服。一場莊嚴的法律審判,被一頂「綠帽子」演變為現代版的金瓶梅,攪成了狗血局,民間反映多以同情出現,就足以證明這些,薄,博得民間同情的目的,確實達到了。

很多人,對薄的認識與反思,僅停留在法庭審判層面,甚至認為薄的罪行「僅此而已」,比起那些巨貪他算「清官」了。他只是栽在太太手裡。

用上述觀點在民間廣為傳播的人,無外乎5種:一是受過薄恩惠或提拔重用,視薄為人民大救星的;二是被薄的「唱紅打黑、共同富裕」洗腦後對其深信不疑的。三是曾受到社會不公的傷害始終站在政府對立面的,只要政府反對,他就擁護,只要政府提倡,他就反對,這種人對薄其實沒有什麼感情,如今成了反政府群體,跟著起鬨;四是同情弱者的,這也是人類共有的通性;五是被薄的表演所打動,法庭上,薄用「綠帽子」把自己扮成一個無辜者,受害者,博得了很多同情和支持。

薄要打造的,是與其他貪官痛哭流涕認罪完全不同的形象,所以,他一改在偵查階段自述認罪的虔誠面孔,努力要將自己塑造成「失敗的英雄」,這場審判,作為他在歷史舞台上最後「完美」的謝幕演出,他,滿足了自己最大的表演慾望。偉人?偽人?

薄專制的思想體系,表現在政治上,唯我獨尊,權力不受約束,視下屬為家丁。表現在法律上,把法律當工具,無視和隨意踐踏。表現在經濟上,他遏制私營經濟的發展與壯大,按自己的意志安排和擺佈經濟。這套「治國安邦」的手段,既不符合中國國情,又遠落後於時代,與整個中國社會的核心價值和努力方向背道而馳。但,薄是一個不甘寂寞、野心極強的人。一個思想體系與時代脫節而又有野心的官員,在現實中,要麼上演悲劇,要麼上演鬧劇。希特勒當年的得逞,製造了人類的悲劇。薄的權力生涯嘎然而止,也只能算一場鬧劇,如任其繼續上演,勢必重蹈文革覆轍。

薄搞「唱紅」,曾舉辦了15.5萬場紅歌會,上億人次參與,租場地、包專機、服裝費……且不說耗費了多少巨額財政,在邁克.傑克遜、江南style風靡全球的今天,以唱紅的形式簡單重複地灌輸一種思想,一種價值觀,只能是一種瘋狂和痴想!希特勒曾經對戈培爾說:「不需要讓青少年有判斷力和批判力。給他們摩托車、明星、刺激音樂和流行服飾就夠了。剝奪思考,根植對命令的服從心才是上策。」

薄「唱紅」的良苦用心,遠高於希特勒。不只作用於青少年,還包括對那個時代有印象的所有人;不只為了「剝奪思考,根植對命令的服從心」,還要給自己披上「紅色」外衣,佔領道德制高點,誰反對,就是反對社會主義特色,甚至反黨。

假如,我們的文化生活真如薄導演的那樣,強制性地用「唱紅」去填充,中國將走向怎樣的文化荒島?印度阿克巴大帝對其他宗教和文化的寬容與接納,創造了莫臥兒王朝的黃金時代,我國盛唐對宗教和各種文化的包容與吸納,造就了中國歷史上真正的全盛時期。我們,應該有比阿克巴、唐太宗更為寬廣的胸懷,吸收和接納人類文明創造的一切成果,豈能因單一的顏(紅)色而自縛!

薄,是當年重慶打黑除惡專項領導小組的組長,公檢法緊密圍繞在他的周圍。藐視辯護、迫害律師,利用法律、打擊異己、聚斂錢財、摧殘民營經濟,使多少個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又使多少民營企業關停倒閉。其間,令人髮指、慘無人道的刑迅逼供,又使多少人被打死、打殘,搞不公開審判或者虛化公開審判,利用手中掌控的媒體造勢,掩蓋了多少真相,矇騙了多少百姓。如此種種,均被法庭上一頂天大的「綠帽子」所遮蓋,而且蓋得嚴嚴實實。倘若,允許那些在重慶黑打期間的被害人出庭指證薄的罪惡,我想,即便不是鋪天蓋地,起碼也會人山人海。

資產達數十億元的俊峰集團,老闆2009年被非法、秘密關押,被迫交出四千多萬後,無罪釋放。公安機關還為其出具的無犯罪記錄證明。但在他拒絕捐出土地建紅歌廣場後,忽然再變成有罪被通緝,緊接著公安局又強行劃走6800萬,而且沒有任何說法,這些鉅款,在財政局、公安局帳面均無顯示,十幾名親屬、幾十名高管和員工被嚴刑拷打後投入大牢,至今得不到平反。

另一著名打黑案——岳村案,酷刑下岳村仍不「認罪」,專案組就將其上大學的兒子押來(永川高速大安收費站辦公樓三樓),當著老虎凳上不能動彈的爸爸,警方對兒子拳打腳踢,爸爸眼睜睜看著骨肉被摧殘,哽嚥著:別打了、別打了,你們寫的我都簽字……。筆錄就這樣做成,岳村死刑,億萬財產罰沒……

龔剛模連續數天被吊打,大小便失禁,審訊人員竟然令其手捧大便、用內褲擦拭地板。陳貴學與妻兒等四人,被當成中國最小的「黑社會」,刑訊逼供了數月,打掉六顆牙齒,最終遍體鱗傷,無罪釋放……這樣的案例舉不勝舉,如此毫無人性的黑打,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打黑期間,成百上千的「涉黑」組織,累及成千上萬人。一個標準羈押12人的監室,在盛夏的重慶,最多時竟然裝進去六、七十人。監室爆滿,待人如畜。很多警方專案組不得不租賃招待所、度假村、廢棄的收費站等非法地點關押疑犯。為查辦一個李莊,大肆抓捕了四、五十不相干人員,這些法西斯式的執法,致使多少無辜的人員和家庭失去祥和。對中國法制建設造成的影響和破壞,擢髮難數!

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薄的遮蔽天日,根本容不下任何反對意見,毫無良知卻不受社會監督,以案件協調會、大三長會議、合署辦公的方式辦案,使相互的制約監督功能完全喪失。但,薄在濟南中院審判的最後陳述中,卻特別強調了公檢法的制約監督功能:「我希望公訴人不要把我在法庭上講我的意見當作是惡劣的行為……我國法律為了防止冤假錯案,設置了公檢法相互制約的制度,特別是檢法的互相制約機制,還包括辯護人,就是為了防止冤假錯案。如果只聽檢察機關的一面之辭,會導致冤假錯案大量發生。」前後二章,判若兩人,真是莫大的諷刺!

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與?薄一度的絕對權力,導致他肆無忌憚地破壞法制,濫用生殺予奪大權。

在當年重慶的法制遭踐踏、薄一手遮天,予取予奪時,環境往往會放大他的英明神武,導致很多人對他的頂禮膜拜,很多人對他只能匍匐在地,若敢對抗,將遭致更大的禍端。時任重慶公安局長的「一級英模」王立軍尚且如此,更何況庶民百姓。甚至,網友發布一條調侃的帖子,都要被抓去勞教!

百姓,不知不覺中失去了有理走遍天下的自信,失去了據理抗爭的精神和勇氣!所謂民心屈辱,加劇了民族奴性的形成。長此以往,中華民族將如何屹立於世界之林!

薄的打黑除惡,打的都是民營企業,而沒有一家國企。他充分利用了改革開放以來民粹者的仇富仇官心裏,搞所謂的「縮差共富」,他完全憑自己的主觀意志去擺佈經濟,這種倒行逆施,究竟是出於政治野心的需要,還是對經濟的無知?無論什麼動機,都是對經濟規律的違背,都是否定改革、拉歷史的倒車,最終會將中國引向赤貧。

薄的「打黑」,影響已波及到其他省份,不少地方紛紛效仿。這極大加劇了私營企業家向海外移民,財富外流的趨勢。這種殺雞取卵,竭澤而漁,鯨吞私營企業財產的後果,使國民經濟失去了可持續發展的資金和主體,使經濟發展無以為繼。貧困惡果,最終要百姓承擔。

濟南中院的審判,僅僅是對薄所犯的受賄、貪污和濫用職權刑事犯罪的審判。而薄對中國政治、文化的負面影響,對中國法制建設的破壞與踐踏,對中國民營經濟的絞殺乃至國民經濟及改革成果的破壞,罄南山之竹也難書其罪,決東海之波恐難流其惡!

文革殷鑒未遠,我們應該對薄的種種罪行全面反思,當然,揭露薄的其他犯罪,並不是非要剝奪他的生命,其目的,無非是讓民眾瞭解其真正的罪惡,理解法律對其審判的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我也是主張「廢除死刑」者,其他罪行揭露之後,現有的無期徒刑仍可以不變。但,如果不把其重慶執政期間的黑幕拉開,將其真正的罪惡公之於眾並予以審判,部分民眾仍抱有對其原來的「同情」和牴觸,而不知其真正罪惡,薄案,很難劃上圓滿的句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