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 薄熙來滅頂之災,毛左派幡然醒悟?(圖)

2013-09-25 08:25 作者: 陳破空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9/25/20130925121313973.jpg

【看中國2013年09月25日訊】「判決不公!嚴重不實!既不公開,也不公正!完全沒有採納我和我的律師有理有據的辯護意見!」聽完無期徒刑的宣判後,薄熙來在法庭上如是咆哮,被戴上手銬後,雙拳緊握,劇烈抖動,表現其內心的緊張、憤怒與恐懼。

是的,不公,不實,人們可以相信薄熙來的這個抗議。然而,在中國,只要涉及政治或權力鬥爭,又有哪一項判決是公正的?對楊佳的判決公正嗎?對譚作人的判決公正嗎?

遠的不說,只說薄熙來本人在重慶「唱紅打黑」,拼湊證據,羅織罪名,刑訊逼供,搶奪民營企業家財產,從肉體上消滅文強等黨內政敵,從重從快,不准辯護,甚至將辯護律師打入大牢,那時候,飛揚跋扈的薄熙來,可曾想過,他對那些人,是否判決不公、嚴重不實、既不公開、也不公正?

作為現行體制的建立者和守護者,薄熙來遭到這個體制的嚴厲報復與懲罰,具有極大的反諷意義,歷史對他當頭斷喝:請君入瓮!

「這是硬判。如果真正地依照法律來執行,他應該被判無罪,這就說明權力大於法律,政治大於法律。」得知薄熙來被判無期,毛左派學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副教授韓德強如是抱不平。

是的,「權力大於法律,政治大於法律。」這就是中國的現實。論其源起,毛澤東是始作俑者。直到今天,中共延續的,還是換湯不換藥的毛式專政。而毛左派反對憲政、抵制民主,要的不就是毛式專政?

當高智晟被強制失蹤、遭受非人酷刑時,韓德強們以為如何?當劉曉波入獄,連其妻子劉霞都遭到非法軟禁時,韓德強們又以為如何?當劉萍、魏中平等人要求公布官員財產而遭逮捕下獄時,韓德強們又以為如何?原來,毛左派的邏輯是,這種毛式專政,只能針對別人,不能針對自己。如今,毛式專政落到了自己這一派頭上,落到了他們的精神領袖頭上,毛左派就大聲鳴不平、大聲喊冤了!不能不說,這是報應,是毛左派收穫的現實報。

為了捍衛毛澤東,這個姓韓的副教授,甚至當街毆打一名批評毛澤東的耄耋老人。滿腦子暴政、暴力的韓副教授,竟然抨擊起習近平針對薄熙來的暴政、暴力來了。甚至宣示:「薄熙來被判無期徒刑,對改良左派是一個沈重打擊。今天中國的兩極分化只能通過革命解決。因此薄熙來宣判後,革命左派會更加活躍。」另一名毛左派人物司馬南則表示:「薄熙來將會戰鬥到底。這就像一部電視連續劇,我們還只是看了一半。」暗示:毛左派力挺薄熙來翻案,誓與習近平決一雌雄。

也好。薄熙來的滅頂之災,應是毛左派的慘痛教訓。毛左派受此猛擊,應幡然醒悟:你可以有自己的理念與主張,但不能沒有表達和捍衛自己理念與主張的權利。這個道理,對自由派適用,對毛左派同樣適用。明白這個淺顯而又簡單的道理,毛左派就應該認同:只有民主、自由與憲政,才能保障社會各階層享有平等權利、權益與機會。所謂「共富」,也只有在民主、自由與憲政的前提下,才能落實。

重判薄熙來,震動海內外,在中共黨內,也肯定激起千層浪,毛骨悚然,人人自危。此時此刻,深陷牢獄之災的薄熙來,應當自思:自己父子兩代都曾受難於文革和毛式專政,為何自己還要舉毛旗?作為權力鬥爭的得勝方,習近平也當自思:自己父子兩代也曾受難於文革和毛式專政,繼續舉毛旗,究竟還有什麼意義?

一個眼中只有既得利益、而沒有民族大義的政治家,注定是歷史的匆匆過客;一個只有實用主義而沒有理想主義的民族,注定是一個劣等民族。

但願習李苦心經營的上海自貿區,在解除該區域的網路封鎖之後,超越深圳的經濟特區,而成為嘗試民主的政治特區,進而擴大於全國。借薄案的句號,往前走,而不是朝後退。否則,薄熙來的沉浮與下場,未必不會在另一個層次上,重演於習近平身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