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壓歲錢自費赴美 20歲女孩一年蛻變(圖)



從來沒有做過家務的韓方欣在美國嘗試著清洗廚具資料照片

【看中國2013年09月26日訊】今年暑假,西安女孩韓方欣自費去美國體驗大學生活一個月,結果她發現,美國大學所展示給她的幾乎都是新奇的,上課如同學生採訪老師,學生自治管理公寓井井有條,每個人都很講「規矩」……

去美國一週後,她給父母發電子郵件說:以前一直認為學習是為了生活得更好,如今則明白學習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大學的目的不是只有考研[微博]、出國和工作,還可以更豐富精彩。

用壓歲錢自費赴美當「臨時留學生」

20歲的韓方欣如今在中央財經大學讀大三。一直以來,她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高考後,儘管她的成績在西安的高校中也有眾多選擇,但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北京。她說想去外面看一看、闖一闖。

大學兩年,她突然萌生了想去國外看看的念頭。「想法很簡單,就是想去看看國外的學生是如何讀大學的。」韓方欣說。

今年4月,她在校園網上看到一則通知,說暑期有一個去美國密歇根大學參加社會實踐的項目。從小在西安長大,美國對於韓方欣來說是陌生的。她給父親發簡訊徵求意見。身為公務員的父親首先考慮的是經濟賬,問女兒得多少費用,韓方欣回複數字說2萬。

一直到赴美前,父親韓顯楓才知道,來回機票加上在美國生活一個月,總共費用約4萬元人民幣。女兒之所以說只要2萬,是因為她有一筆2萬元的壓歲錢,那是她從小到大的所有積累。為了讓父母放心,女兒寬慰他們說,我們去美國其實就是當一個月的「臨時留學生」。

父親回憶說,當時主要擔心孩子的生活自理能力,倒不是怕受苦。如果不是去美國,韓方欣這個暑假應該是去南方的一家銀行實習。

一個月是短暫的,但對於韓顯楓夫婦而言是漫長的。他們每天都會通過網路看美國密歇根州的天氣預報,女兒和他們的交流大部分時間通過QQ或郵件來完成。

女兒的郵件每天都有不同的主題,比如剛去美國時她會很開心地告訴父母:8月份的北京和密歇根都是盛夏,但密歇根一點都不悶熱,倒是很有秋天的感覺。學校周邊到處都是小樹林,在學校的路邊散步,經常可以看到小黃鹿和松鼠,更有意思的是這些小動物都不怕人。

她還給父母講述:這裡的人整體的文化修養都很高。每當你出入教室或商店走到狹窄的路口時,男生都會十分紳士地微笑著示意讓我們先過。看到這些文字,韓顯楓夫婦終於放心了。

感覺到女兒有變化是在韓方欣去美國一週後。她在電郵裡對父母說:以前一直認為學習是為了生活得更好,如今則明白學習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大學的目的不是只有考研、出國和工作,還可以更豐富精彩。

當女兒講述在美國清洗餐具花了三個多小時時,韓顯楓忍不住心疼。在國內,90後的女兒幾乎沒做過家務,更不要說清洗那麼多餐具。

起初,韓方欣和她的同學自費赴美國的目的是考察中國留學生在美生活現狀。但隨著考察深入,韓方欣發現,美國大學和學生們的狀態更吸引他們。

8月底回到西安,韓方欣一口氣完成了她的「美國大學生活考察報告」。「報告」字裡行間透露出的信息和國內大學的生活完全不同,在同學中引起不小的爭議。

上課像開「記者招待會」,學生是記者,老師是新聞發言人

記者:你感覺美國大學生的學習態度如何?

韓方欣:中國學生刻苦認真,而密大(美國密歇根大學,以下簡稱「密大」)學生的特點是勤奮、嚴謹,又富有活力。我身邊的許多同學往往在高中階段拚命學習,目的是為了考上理想的大學,但許多人在進入大學後很快失去了學習的動力。密大學生則不同,他們很多人在實驗室早上8點一開門就會進去學習,一直到晚上10點關門再離開。國內大學課堂主要聽老師的灌輸,但美國學生總是在思考,總是能想到一些有價值的問題,然後與助教熱烈交流討論。

記者:美國大學生有課外作業嗎?

韓方欣:密大課堂外的學習任務叫Assginment(任務、作業),一般是教授親自佈置的,與其說是作業,不如說是一個小的研究任務:題目本身並不是對上課內容進行的簡單重複練習,而是需要藉助上課所學知識解決的綜合性問題。

記者:好完成嗎?

韓方欣:這樣的作業形式儘管新奇好玩,但是對於沒有任何研究經歷和軟體基礎、習慣了計算、證明、簡答、論述等題目作業的中國學生來說,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挑戰。第一次拿到這樣沒有統一解法也沒有標準答案的任務時,在國內習慣了題海戰術的我感覺完全無從下手,後來我就熬夜查資料,主要是向網路求助,完成作業的過程有一種當偵探般的成就感。

記者:密大的教授留給你的印象如何?

韓方欣:給我們上課的教授Berbaum是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他在這個課任教已經26年了。我們後來在課下與教授交流得知,原來他已經75歲了,而且去年還經歷了中風,右撇子的他現在只能用左手寫字。而在國內,「大師」一般都會被安排個領導崗位,這樣的安排使他們不僅無法專心搞科研,也無法將他們的思想和經驗傳授給學生。

記者:如此有風度魅力的教授上課,課堂秩序一定特好吧。

韓方欣:密大的課堂很鬧,但鬧而不亂。打個比方,國內的課堂更像是講座,老師講,學生聽。而密大的課堂更像是記者招待會,學生都是記者,老師是新聞發言人。在我親歷過的所有課堂,幾乎每堂課都是在問問題、回答問題中度過。

有一個叫Minnie的女生,每次都會問很多問題,只要是上課過程中哪個地方她沒跟上,或者有什麼新想法,她都會毫不猶豫地舉手提問。有時Beraum回答不出來,就頭向左一偏,攤開雙手,聳聳肩。有點遺憾的是,在這一個多月中,課堂上舉手提問的沒有一個中國來的學生,即使有問題,也都會留到下課後獨自去問。

每人每月至少值日3次,無故缺崗要罰款

記者:這學期開學初,國內不時有高校學生宿舍垃圾遍地的新聞曝出,國外大學這方面是如何管理的?

韓方欣:宿舍垃圾遍地在美國的大學是不可能發生的,這裡的學生自治制度有嚴格明確的分工,每一個公寓的居民必須保質保量履行值日中自己分內的清潔工作義務。另外,公寓對宿舍垃圾處理有很詳細嚴格的要求,比如果皮之類的會腐壞的垃圾不能扔在寢室裡垃圾筐內,而是要直接扔進公寓後面的垃圾臺。回收的紙箱、報紙等不能直接扔在垃圾筐,要壓平並折疊好放在專門的箱子裡,會有人負責來收。印象最深的就是這些,因為後來我們的同學中就有人在這些問題上出了差錯。

記者:也就是說,學生自己管理自己?你看到的效果如何?韓方欣:其實,到密大第一天晚上,公寓的管理階層就召集我們開會。我本以為所謂的公寓管理層和我們學校公寓管理員一樣都是大媽級的,沒想到是一群學生。最先發話的是學生自治管理委員會主席,他身後是各個分區的管理員。

那天晚上,主席主要是跟我們強調公寓的紀律和制度。每人在這一個月中至少要輪三次崗,具體工作後期安排,包括廚房清潔、準備食材、粉刷公寓等等,每次值日時間要達到三個小時,無故缺崗的將被罰至少30美元。

記者:國內的許多大學也有類似的「園委會」啊,比如每層樓都有樓長,宿舍都有舍長。

韓方欣:但問題是我們大學的「園委會」制度基本就是單向管理,而且整個宿舍園區的運作其實也並不是落在委員會手中。所以,即使同學提出問題,也沒有高效、公平的方式來裁決是否可行,即使可行,還需要經過校方再次審核。我讀大學兩年多,幾乎沒有見過有人在公告欄裡寫過建議。

如今回想起來,國內大學生的宿舍生活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集體生活。因為你沒有和大家共同分享過食物,沒有共同承擔過任務繁重的清潔工作。宿舍內部衛生靠同學自覺,或舍長安排,但其實最終都變成了「各掃門前雪」。寢室外部衛生靠保潔阿姨,經常垃圾成山,夏天還發出惡臭。

值日時洗滿滿四推車餐具,「我差點吐了」

記者:在美國期間你參與過值日嗎?感覺怎麼樣?

韓方欣:我參與過三次值日。最誇張的一次是洗了滿滿四推車餐具,從晚上8點半一直站到了11點半,主要工作就是用高壓水槍將餐具上的飯漬沖掉,然後排列整齊放到專門的筐子裡。

剛開始的時候我還覺得新鮮好玩,但到後來聞著飯漬的油膩混合著洗潔精的味道,我差點都吐了,胳膊也不聽使喚了。這才意識到自己以前家務幹得太少,或者說幾乎沒幹過。想起之前經常不把盤子裡的剩飯倒乾淨的行為,心想,這就是報應吧。也就是從那天起,我下決心以後一定要把吃完飯的餐具盡量清理乾淨,盡量少用幾個餐具,別給後面的同學帶來麻煩。

記者:看來美國的大學生對公寓的衛生要求很高?

韓方欣:我們入住公寓的第一天就被告知,宿舍中的公共食物可以隨時取用,但是要求取用任何物品之前都要戴上一次性衛生手套,且直接從公共容器中取食要用乾淨的餐具,更換容器的同時也要更換餐具。但在後來的日子中,我們有學生習慣性地直接用手取,或是用用過的餐具取食物,遭到了外國學生的投訴。

在我們的同學值日之後,總有管理員找老師反映清潔不徹底。我後來總結,這些衛生意識淡薄的背後是責任感的缺失,這裡的責任感既是為他人負責,更是對自己負責。

「犯規」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記者:在美國期間如果遇到中國留學[微博]生,交流是中文多還是用英語?韓方欣:比如回到公寓或者和私人關係特好的同學,一般都是漢語。但在公共場所必須使用英語。我們線性代數課的助教ArialTong是一位中國人,一位畢業於北京大學[微博]的女學者。

有一次課間我找到她問作業,我本能地講起了中文。沒曾想Ari-al很生氣,告訴我在課堂上應該用英文交流,氣氛一下子有些尷尬。還有一次,我未能按時交作業,她板著臉告訴我晚交作業應該發郵件提前告知。現在想來,這其實是想讓我明白美國課堂上的「規矩」。

記者:關於美國人的「講規矩」,你還有哪方面的體驗?

韓方欣:老師給我們推薦過的正版教材書都很貴,比如《應用縱向數據分析》這本書,100多美元,折合人民幣600多。密大有百年歷史的二手書店,為學生提供便利,但絕對不破壞對知識產權的保護。而同樣是這本書,我們在國內一知名高校的論壇上,花30個論壇幣就可以下載到電子版。

記者:也就是說,在美國一旦「違反規則」,代價會很大?

韓方欣:考試作弊、論文抄襲這些現像在國內並不是啥奇怪的事,但在美國,論文抄襲、考試作弊一旦被發現,就等於自己給自己的未來判無期徒刑,所以美國的大學生自律能力特強,因為他們知道這樣做的代價會很慘重。

比如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在美國youtube上看美劇、聽音樂,很多都是要付費的。這讓許多習慣了在國內網站上下載盜版的中國學生很不自在,於是有的人繼續那麼做。一位留學生說,他在美上學期間下載盜版美劇被發現,受到了學校非常嚴厲的處分,差點無法畢業。

美國師生眼裡中國學生適應能力強

回國後,韓方欣和她的團隊對在美國一個月的考察做了系統的分析,得出的結論是,中國學生的基本功非常紮實,尤其是數學知識。她認為這和中國教育中從小就演算過大量的練習題目有關。「在上線性代數課的時候,有一位同課的密大博士生,是學醫的,經常向我們詢問數學問題。作為本科生的我和其他同學都能夠幫到她,這讓我們很驕傲。」

另外,中國學生普遍能吃苦,上進心很強。在很多美國師生眼裡,中國學生不僅適應能力強,成績提升也很快,多數人能很快適應美國教育。還有一點,中國學生紀律性強,而外國學生在課堂上比較隨意。有一位老師曾半開玩笑地抱怨說,外國學生都有穿著睡衣和拖鞋去上課的,「我曾親眼見過有個學生上課時把鞋子脫掉盤腿坐在椅子上,這在國內大學是絕對不可能的。」韓方欣說。

在美國一個月,有一件事給韓方欣他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學校一個女生在宿舍離奇死亡,校方專門發通知,讓大家注意安全。這個插曲讓他們覺得美國大學的校園安全問題無法和國內相比。「我想這可能與他們的校園大多是開放式的有關吧。相較之下,國內學校的安保就十分充足,每棟教學樓都有保安執勤到封樓,校門口一般都設有保安值班室,有的還會檢查進出人員的證件。」

父親:她以前很自我 如今願意合作了

從美國回來,幾乎所有接觸過韓方欣的熟人都認為這個孩子言談舉止變化很大。父親韓顯楓給女兒的評價是:以前很自我,如今變得願意合作了,尤其是和比她小的弟弟妹妹們在一起時,很明顯總是會為對方考慮。

西安女孩李娜是韓方欣的「發小」,兩人從幼兒園一直讀到高中。9月初韓方欣回國後兩人有過幾次接觸。李娜說,韓方欣從小學習成績很優秀,以前兩個女孩子在一起談得最多的話題莫過於學習和對未來的憧憬。但這次兩人在一起,韓方欣談得更多的卻是環保、人生規劃、理想和如何從小事做起等話題。更讓李娜驚喜的是,以前不大會做飯的韓方欣從美國回來後卻學會了做飯,並給李娜看她在美國做飯的許多圖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