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一聲炮響 四年之後一場浩劫


【看中國2013年09月27日訊】1958年「大躍進」,中國人的狂熱也傳染給了在華的蘇聯專家,他們把「定向爆破堆石壩」的技術介紹給中國,說用它修建水庫最符合「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

定向爆破堆石壩,就是利用炸藥的爆炸能量,把山體岩石按預定方向拋擲,在設定的地點堆筑成水庫大壩,以代替人力或機械的挖、運、填、軋實等工序,功效高,速度快,省勞力,投資少,工期短,技術設備簡單,且不受地理條件和施工季節限制。中國水利部和河北省水利廳經過調查研究,把試點選在邢臺縣東川口。

東川口位於太行深山區和丘陵地的交界處,七里河由西向東流過,峽口背後有個小盆地,正好興建一個中型水庫。七里河發源於西面的鳳凰山,本來林密草盛,羽毛豐滿。後來因為亂砍濫伐,植被破壞,水土流失,山成和尚頭,坡是光屁股,滿溝大石頭。洪水來時一瀉千里,激流滾滾。山洪過後,流水滲漏,暗暗流去。當地人管它叫「瀉肚子河」,越瀉沙越多,土越瘦,人越窮。一位民工說,他過去鬧腸炎,吃了就拉稀,別的藥不靈,吃「金黴素」就不鬧肚子了。如果定向爆破能根治瀉肚子河,那它就是金黴素。

1959年1月13日上午,一行38輛大汽車向太行山駛來,捲起一路飛塵。10點鐘,到達東川口東邊、黃店村南山的觀炮臺,一排新扎的席棚。他們當中有蘇聯專家,有中直37個部委的代表,全國25個省、市的代表,共計400餘人。不知是寒風刺激還是過於興奮,個個面部通紅,眼睛放光,聚精會神地期待著那個神聖時刻的到來。十里方圓以外的山頭上站滿了人,他們是奉命撤到安全區的群眾和聞訊趕來的看熱鬧的人們,光禿禿的山嶺上好像一下子長出了一排排小樹。幾萬雙眼睛盯著峽口南面一座山峰,紫褐色的山頭在那裡已經沉默了億萬斯年,沒有人注意它,甚至連個名字也沒有。如今它有幸被專家們選中,作為中國第一個定向爆破的試點,下部被開挖了若干藥洞,埋進了204噸黃色炸藥,只要一按電鍵,隨著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它便一鳴驚人天下知了。

11時55分,三聲信號炮響,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睛。12時整,總指揮按下電鍵,電流通過電線衝進藥洞,觸動雷管點燃炸藥。說時遲,那時快,只覺得腳下鬆軟了一下,山峰從西面驟然斷裂,接著像海嘯裹挾海水一樣,把整個山頭高高舉起,飛過天空,重重拋下。此後才聽見一陣沉雷,地動山搖,飛沙走石,濃煙滾滾,瀰漫山谷。那連環炮聲不僅在耳膜經久不息,還鑽進人們的胸膛,跳動不止。20分鐘後,煙霧漸漸散去,只見峽谷中平地呈現一座新的山頭,堵住了峽口,一座龐然大物的大壩眨眼間形成了。真神了。

經工程技術人員測量,爆破石方十三萬五千立方米,落到壩上七萬立方米。這樣的大壩如果用人工,至少需要七十萬個。而定向爆破只用清理壩基、開挖藥洞等共需三萬個工,真的多快好省了。稍加修整後,高峽出平湖,讚歌鵲起。「一炮能造千米壩,一炮能移千丈山,一手提起七里河,霎時掛到高山尖。」「當年霸王力拔山,召集我們把山搬,要讓五帝觀新景,南天門上劃綵船。」「大紅旗下逞英豪,端起水庫當水瓢,不怕老天不下雨,哪方乾旱哪方澆。」

人們的頭腦處於高度亢奮之中,也便沒有了深思熟慮,聽不得不同意見,只圖多快省,忽略了一個好字。一炮崩出個大壩,基礎不牢,也沒有層層夯實,表面上巍巍然,煌煌然,其實是一豆腐渣工程。東川口水庫成為懸在壩下黃店村頭上一顆定時炸彈。

噩夢終於發生了,定向爆破堆石壩僅僅支撐了四年多。1963年8月初,邢臺山區24小時降雨950毫米,被氣象學命名「63·8」特大暴雨。8月4日上午9時45分,洪峰漫過壩頂,2060萬立方米蓄水超過204噸黃色炸藥的能量,大壩根基不牢,一下子被推倒,在洪流中翻起了跟鬥。百丈水頭像一面牆一樣頹倒下來,首當其衝的黃店村,一個漩渦便沒了蹤影。噩耗發生在夜間,猝不及防,黃店村103人葬身洪水,其中包括3名駐村縣幹部、5名水文站職工。一個社員抱根木頭,一直衝到天津靜海縣。洪水肆虐勢不可擋,所到之處,房倒屋塌,良田被毀,下游十個村莊被淹,50里以外的京廣鐵路,被擰成了麻花,直接經濟損失60億元。四年之前一聲炮響,四年之後的一場浩劫,之間因果關係如何,令人想都不敢想。好在定向爆破堆石壩這項技術1963年之後在中國便被封殺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