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網站背後的隱秘江湖(組圖)


齊活了。
大五毛(左至右:吳法天 司馬南 染香 孔慶東 點子正)(微薄圖片/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09月27日訊】中國商業民族主義網站「四月網」最近爆發了激烈內部鬥爭和股權糾紛。四月網前身是北京奧運前火炬傳遞運動中反西方情緒爆發而生的ANTI-CNN網站,此後幾次轉型,現在是一家民族主義傾向,略有毛左色彩的思想時政評論網站。

最近幾天來,該站包括總編輯胡亦南、多名主力編輯出走,他們通過網路和微博發布公開信,指控四月網創辦人、執行董事饒謹貪污公司資產,拖欠編輯工資,這一指責在左右激烈對立的中文微博上不脛而走,甚至被解讀為「五毛討薪」。

幾天來,本臺採訪了四月網創辦人饒謹,發起罷免饒謹的該網站採編人員,以及部分離職員工,還原了四月網這一曾引起海外媒體許多關注的「愛國」網站背後的隱秘故事,也提供了一次難得的瞭解左派網站背後政府、投資人、左派大V這一隱秘江湖的機會。

左派網站《四月網》創始人饒瑾
四月網創辦人饒謹(右)與孔慶東的合影(微薄圖片/看中國配圖)

神秘投資者

四月網的前身Anti-CNN創辦於2008年3月,當時的名為「anti-cnn」,主旨是抗議西方媒體對中國的「歪曲報導」,集結了一批外語流利,教育程度高、對中國「受辱」耿耿於懷的年輕人。

Anti-CNN創辦人饒謹是清華大學畢業生,一時間儼然成為各路西方媒體的必採中年輕人中民族主義者代表人物,美國駐華使館的幾次網友座談會他也成為座上賓。

饒謹的說法是,「四月網是一個公益網站,這個項目並不能盈利,現在所需資金主要靠中易網天公司營利獲得。中易網天公司靠老客戶維持。」

2011年9月,饒謹發了一條微博,介紹四月網的剛搬遷的新辦公室,「圓形會議室簡約大方,有著無敵的270度大窗,眺望元大都遺址公園東段,風景一流。配備80寸高清投影幕和55寸可移動液晶電視,可容納40-60人同時開會」。

當時,有網友問饒「誰投的錢」,饒謹回覆說:「偶們自己創業,五毛五毛攢起來的。」

事實並非如此。在此之前的2010年10月前後,一筆1000萬左右的投資到位,ANTI-CNN轉為現在的「四月網」。

據一位離職員工透露,當時,饒謹按照很高的數額提出補償自己之前的投入,投資者對此作出了全額的補償,金額不詳,新的大股東入股後,在1000萬的資金中,新股東佔股百分之六十八,饒佔股百分二十多。

四月網雖然在網路政治話語生產以及外宣領域有不小影響,商業上卻處於長期的負現金流狀況,持續失血,而該網站投資者在這種情況下以大額真金白銀入股該站,商業邏輯令人費解。

有內部人士稱,饒謹曾在多個場合暗示,四月網的這位投資人是知名風險投資人李志默 (Eric X. Li),但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候,饒否認此事。他堅持說,公司股東名單上,並無李姓人士。

李世默是罕見的有西方背景,但又堅決擁護中共體制的西方銀行家,他曾在TED做擁護中共體制的演講《兩個制度的故事》,此後他又在歐盟議會發表讚揚中共反腐績效的演講,影響巨大。

一位上海的移動網際網路創業者告訴本臺,業界一直傳聞,李世默投資了毛派的觀察者網和民族主義的四月網,據說,李的TED演講「被首長認可過」,李的這些政治類網站的投資「完全是政治投機的思路,但李一直很忌諱把此事明面化」。

本臺無法聯繫上李世默查證此事,不過,內部人士透露,李的確並未出現在股東名單上。

一個有趣的細節是,2011年8月,饒謹與當時的網站運營團隊唐傑等發生衝突後,員工給李寫信,股東代表很快到京處理,似乎暗示李與四月網的名義上的投資人應有直接聯繫。

貪污指控

在最近的公開信中,包括四月網總編輯、原中國日報記者胡亦南在內的多名四月網員工們指控,饒涉嫌掏空公司。「是四月網養肥了饒謹,而非饒謹養活了四月網。」

在投資商進入之前,「Anti-CNN」定位是公益性的新聞論壇,營收幾乎為零,開支也很小,主要是伺服器,流量接入是免費的,編輯則依賴於論壇志願者的半免費服務。

知情者回憶,論壇最早招聘的全職人員基本是論壇網友,對工資待遇的要求不高。當時,饒謹聘請的論壇全職人員有網路編輯2人,論壇管理員1人,「中易網天」(饒謹名下的一家微型網路技術公司)的技術人員幫助處理論壇的技術問題。

在多個公開場合中,饒謹曾對媒體表示,他以自己運營的中易網天公司的盈利所得來補貼四月華文公司(四月網)的費用。這一階段,ANTI-CNN的在職人員平均工資在4000元以下,據估算,網站一年開支大約不到50萬。

但根據胡亦南等人的指控,「是四月網養肥了饒謹,而非饒謹養活了四月網。」

據一位匿名的四月網前員工透露,四月網一個月的廣告收入僅有1萬多元,其他零星收入主要是網路公關推廣項目。

例如,饒謹曾承接了外人轉包的歸真堂網路公關,其實就是網路水軍業務,基本形式就是饒出面找左派大「V」轉發攻擊亞洲動物基金的帖子和調查,具體形式和金額不明,收入是否進入四月華文公司的賬目也不清楚,但這些收入並不穩定,金額也不大。

開支方面,根據員工們獲得的財務數據,從2010年起,四月網在華亭嘉園辦公,月租為8000元每月,在2011年秋遷往元大都遺址公園辦公,房租升至三萬多元每月;公司也從20多人擴展到最高峰時期的30人。

饒謹給公司職工開出的薪水普遍很低,二十幾個人總只有5人有社保,且以北京最低標準執行,因此,人員、房租這兩項,公司四年運營成本大概為100萬元。

但難以解釋的是,在饒謹的控制下,四月華文公司財務文件顯示的開支高達每年400多萬,由於四月網的流量一直有官方免費補貼(至去年底因故中止),如此成本結構令人難以理解。

胡他們在公開信中指控,饒謹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及投資方、媒體和「海內外進步人士」對四月網的信任,通過開空餉、轉租房產、吃回扣等手段,將公司財物非法佔為己有,供其買房、買車、出國旅遊及其餘花銷,所涉數額達數百萬元。

熟悉饒財務情況的四月網員工稱,饒謹擔任為總裁的另一家公司,即北京中易網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業務連年下滑,在其頂峰時期的年收入也不過幾十萬元,很難維持其個人花銷。

饒的第一套房產的首付是家中父母資助,但在四月網1000萬現金投入後,饒卻在北京買下第二套房產。

股權糾紛

不知出於何考慮,外部股東今年春季停止了對四月網的經濟扶持,四月網的這筆1000萬投資也基本被基本耗盡。

據員工公開信所述,8月16日,饒謹召開員工全員大會,宣布公司沒有錢了,必須搬離現址,員工從即日起可暫時在家辦公,但員工工資無法確保;如果清退員工,法律規定的遣散費用無法支付。

他提出的折中方案,是向員工轉讓部分其所持的公司股份,並以此抵扣工資。

2010年新股東進入四月網後,並未派出財務監督,饒謹以總經理身份控制了財務、財務軟體以及與相關的資質文件和印章等,這1000萬也完全由饒謹掌控。

四月華文公司在2012年進行了一次增資擴股,是以公司的「商標、域名」等知識產權擴股,註冊資金增長到2100萬,但並無實際資金注入。這次擴股當時的大股東是否知情認可外界並不清楚,但結果是饒謹以商標持有人身份攤薄了新股東的權益,可能重新成為四月網的大股東。

9月4日,由於公司現金耗盡,接近停擺,四月網的外部股東代表趕到北京,與其饒謹及部分員工協商,最後三方決定,饒謹退出公司、網站及論壇管理,減持股份至20%;大股東將所持有的全部股份轉讓給公司員工,撤換其總裁、執行董事和法人職位,並結清公司的內外債務。

員工們指責,饒謹在協議達成當晚就很快變卦,並修改了四月網伺服器密碼。

爭議爆發後,員工們在網上公布了三方當時的會議錄音。

錄音顯示,當時作為核心員工代表的四月網總編輯胡亦南說,「對外口徑是,饒謹因為個人發展的原因,決定離開公司,另謀發展,」而饒謹則說,「來日方長,有機會我還能回來看看。」

這位不知名的投資人代表則說,在小房間裡,所有的核心員工把事情解決了,這是一個新的開始。在四月網,饒謹還是創始人和股東,事情的利益上他「就乾淨了許多,清楚了許多」。

公開信描述說,9月6日,饒謹明確表示,此前達成的協議並不作數,他作為公司法人、執行董事及最大股東的地位不可改變,他拒絕與員工進行財務交接,將公司的兩箱財務文件與財務電腦搬回自己住處。

此後,雙方一直對峙,多名員工陸續在北京市海淀區遞交了勞動仲裁申訴書,在公司財物歸屬等、工資結算爭議中,饒謹還曾報警處理,期間四月網停擺多日。

左派網站江湖

捲入所謂貪污疑雲的四月網是中國大陸的「民間」左派網站中較為知名和活躍的一家。

由於目前中共以左派意識形態執政,擁護政府,警惕外國,呼籲威權的民族主義呼聲,往往也被列入左派,民間左派網站大致可以分為毛左、以及所謂自干五的威權民族主義兩派。

雖然是左派網站,但並不是都能獲得官方的認可和資助,潛在的資助也往往低調而分散,有消息說,左派網站「獨家網」的啟動資金就是北京公安局下屬某單位提供。

據受訪的四月網前員工證實,多年來,四月網的網路接入費用,一直由國新辦(現國信辦)下屬的一家公司免費提供。

這項資助一直持續到去年年初,當時薄熙來案發,因為四月網上明顯的挺薄傾向,曾被國信辦關停一個多月,資助也被叫停,那時到現在,四月網在託管伺服器的世紀互聯機房據說已累積了70多萬的欠款。

饒謹本人也因為四月網這一「愛國」平臺,獲得了許多商業上的好處,首先,饒通過這一「愛國」行為,結識了大量北京的政府高層資源,四月網員工透露,該站所有的對外政府關係,饒都一手掌握,並從中獲利不少。

例如,有離職員工指控,饒通過關係,利用相關人員留學身份,註冊兩家公司,入駐人大科技園文化大廈的創業孵化器,試圖騙取每家30萬元的創業補助,並藉此獲取了文化大廈的廉價辦公場所。

毛左網站以「烏有之鄉」最為知名,去年初的薄熙來被雙規後,網路上的毛左和自干五一度合流聲援薄熙來,「烏有之鄉」和「四月網」都被國新辦網路局(現國信辦)下令暫時關停。

由此可見,與官方直接主辦的人民網等網站不同,民間的「左派」由於其自發性,仍然可能與官方發生意識形態衝突,相對而言,毛派的烏有之鄉則被防範和猜疑得多。

某種程度上,官方對有組織的毛左的防備和監視甚至不遜於對一般的右派網路大V,對這些左派網站的分割管制正是防備這種網路上的串聯組織。

知情者透露,四月網創辦後長期依賴北京一些官方機構的直接資助,甚至與黨內某些政治派系過從甚密。

四月網後轉型為民間左派思想評論網站,時常會有社會敏感事件的討論,常會接到網管當局的刪帖命令。一位離職員工就認為,四月網網友很多是「有原則」的「自干五」、「毛左」,但饒謹完全是逐利的,幫政府刪帖他是四月網最積極的,其他編輯對刪帖都不是很主動。

但在薄熙來事件中,饒謹表現則有些特別。一位離職員工透露,饒謹自稱在過去幾年與數名薄案涉事人員有交往,並曾公開聲稱自己多次赴渝期間,受到了相關官員的高規格接待和照顧。

此外,有材料顯示饒與徐明擔任副理事長的光華科技基金有一定數額的經濟往來。有網友發現,四月網辦公地點曾註冊了一家網路基金會,招募在西方網站上引導輿論的志願者,資助者正是光華科技基金。

四月網以民族主義色彩知名,普通網友對薄熙來的支持遠遜於毛左色彩明顯的烏有之鄉網友,但在王立軍、薄熙來案發後,饒謹對相關信息的管理十分鬆懈,這位離職編輯認為,不僅有著對網站流量方面的考慮,也有「政治投機」的因素。

對目前的當紅的網路左派,這位知情者說,「今年以來,政府推了一下王小石頭兒和周小平,有意識地利用民間聲音說話,因為他們也開始發現這樣的效果比較好。」

(原標題:從「四月網」股權糾紛管窺左派網站江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