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垃圾」是怎樣由「政績垃圾」煉成的?(圖)

2013-09-29 17:34 作者: 王培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峽大壩

【看中國2013年09月29日訊】新華網宜昌9月27日電,受三峽庫區新一輪蓄水影響,27日上午,庫首秭歸江段,上游沖刷下來的樹枝和生活垃圾大量聚集,在茅坪港附近形成了數萬平方米的漂浮帶。秭歸縣啟動應急清漂預案,20艘清漂船每船每天打撈漂浮物15立方米以上,力爭在「十一」前將江面漂浮物打撈結束。

90年代初南京水科院曾模擬出這種結果,今天不幸言中。黃萬里曾明確告訴世人三峽大壩可能造成的影響會很糟糕,最後只能被迫自己炸掉。網友留言說:「張光斗...你在地獄裡面永世不得超脫...為了幾十年的官祿你喪盡天良..."

黃萬里為著名教育家黃炎培之子。1937年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工程博士,1945年任南京水利部視察工程師。1947年任甘肅省水利局局長兼總工程師,黃河水利委員會委員。1953年被調至清華大學任教。編有學術專著《洪流估算》和《工程水文學》。

1955年4月,蘇聯專家建議中國上馬三門峽工程。國內學者和水利工程師70多人,中國人大政府,沒有一人反對蘇聯專家意見,唯有黃萬里「舌戰群儒」辯論七天,反對建造三門峽水庫。毛澤東「這是什麼話」,給三峽大壩也給黃萬里定了性,預算13億元實際耗資40億元三峽大壩決定動工。

三門峽大壩建成不到兩年,1960年潼關以上渭河大淤,淹毀良田80萬畝,一個小城撤離,西安水患,40萬多農民從渭河谷地被迫向寧夏移民,15萬人來回遷移十幾次。渭河變成懸河,2003年,5年一遇小洪水釀成50年一遇大災,225萬畝良田絕收,500萬人受災。黃河每年斷流100多天。

清華校黨委宣布黃萬里「右派」時,黃萬里說:「伽利略被投進監獄,地球還是繞著太陽轉。」1969年下放江西鄱陽湖勞動,1971年曾留下「絕筆」詩:「一死明知素志空,九州行水失斯翁。但教莫絕廣陵散,枉費當年勞苦工。」

1974年,黃萬里批鬥中寫成的《論治理黃河方略》說:「黃河乃是全世界最好的利河,今人把它看成害河,實為我水利學者的恥辱。它水少沙多,歷史上南北漫流形成25萬平方公里的黃淮海平原,全球最大的三角洲。我祖先修了兩堤,逐步加高成為懸河。今人恐懼洪水,不敢修閘分流,不知它正是一條自流淤灌的總干渠,足以解決華北平原缺水缺肥,恢復南北大運河。」 

1980年2月26日,22年右派生涯後,黃萬里得到「改正」:「黃萬里同志原劃右派問題屬於錯劃。經中共北京市委批准予以改正。恢復政治名譽,恢復高教二級教授的工資待遇。」

三峽大壩上馬消息傳出後,他數次給中央領導人和政治局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國家監察部寫信,痛述三峽工程的危害,反對在長江三峽建大壩。他指出,公布論證報告錯誤百出,必須懸崖勒馬重新審查,建議立即停止一切籌備工作,分專題公開討論,不難得出正確的結論。他認為:從自然地理觀點,長江大壩攔截水沙流,阻礙江口蘇北每年十萬畝的造陸運動;淤塞重慶以上河槽,阻斷航道,壅塞將漫延到滬州、合川以上,勢必毀壞四川壩田。

黃萬里說,論經濟效益,三峽大壩每千瓦造價三四倍於一般大中型壩。對比五年工期的大中型壩,三峽大壩施工期1995年至2010年連續15年,每年20億元浪費達13億元,等於每年拋扔大海400萬噸糧食。從國防的角度大壩建起來後無法確保不被敵襲。黃萬里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如果是為了發電,黃萬里建議在雲貴湘鄂贛非航道上建大中型電站,造價低工期短,經濟效應比三峽大壩發電大四倍以上。流域經濟規劃可先修四川盆地邊緣山區之壩,如烏江電站等。

但是,黃萬里似乎成為另類,198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三峽工程論證,沒有邀請黃萬里參加。黃萬里要求為中央決策層做半個小時陳述,說明為什麼三峽工程永不可建,但請求泥牛入海。在國內存在眾多反對意見的背景下,1992年,江李主政的七屆人大五次會議,三峽工程議案以1767票贊成177票反對664票棄權通過。

黃萬里的可悲是科學被當成了垃圾,而「革命激情」膨脹的政績意識失去了理智。專制宮殿裡黃萬里至多是角落裡的一顆蒲公英,你的良心正義科學與沒有法律約束的高傲權威沒有同日而語的可能。更可悲的是,當今所謂「公知」自詡捍衛體制和國家利益,正在推波助瀾新的愚昧欺騙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