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薄熙來不可能東山再起

2013-09-29 23:53 作者: 橫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9月29日訊】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9月22日上午10點,濟南中級法院宣布了對薄熙來案的一審判決,判決的內容是對辯護人和被告人的辯護意見不予採納,最後採用的是薄熙來和他家人受賄數是2,044萬,貪污款是500萬,最後的判決是受賄罪無期、貪污罪15年、濫用職權罪7年,最後執行無期徒刑。這個宣判的結果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來給我們點評這一個判決。

橫河先生,在判決前有各種各樣的猜測,有不少還說是內部消息,但是大概大家估計的範圍都是在10年到20年之間,當然也有講死緩的,但是數量比較少。大家估計的差距這麼大,您覺得原因是什麼?

橫河:我首先要說明一下,大家對他這個判刑的估計是基於對他的三項指控的基礎上,而且是基於這場審判實際是為了把在胡溫時期就揭出來的薄熙來這個案子收一個尾,而不是說基於薄熙來真正的罪行,就是那些隱瞞的、沒有起訴他的那些嚴重的罪行,因為那個罪行的話那死刑都不夠的。所以這個是基於法庭給他提出的罪名這個基礎上的。

我覺得原因有這麼幾方面,一個方面是根據陳希同和陳良宇判刑,根據當時那個情況和他們的地位衡量下來,那可能是比照他們兩個人去判刑。因為事實上陳良宇和陳希同也是和當局的政治鬥爭的矛盾,當然沒有薄熙來這麼嚴重。這是一種估計方式,這種估計方式會把量刑判決判定在15年到20年之間。其實我當時也是這麼估計的。

另外一種比較低的可能來源是跟薄熙來家有關係的,或者是內部支持薄熙來的人,或者想表現自己沒有在這裡面給他落井下石的人,這些人可能從內部放一些風出來,這個量刑就比較偏低一些,包括薄家人自己的估計、他的律師的估計都偏低一些。

到死緩這一步,我估計一個就是根據現在公布的罪行,另外一個是估計當時在法庭上薄熙來翻供可能導致最終原來達成的協議(失效了)。而協議有幾個層次,一個層次就是在法庭上你要配合,還有一個層次就是不能動別人,不能揭到黨內鬥爭或者其他更嚴重的罪行。這個他遵守了,但是給他的指控當中也可能他已經沒有遵守當時的協定,所以可能要把他重判,這個可能是死緩和無期的估計。所以這麼大差距的估計跟消息來源不一樣,還有放風的人不一樣,放風的目的不一樣,多種因素決定的。

主持人:現在一審判決的結果出來了,您剛才也提到跟您以前的預期有一點點不同,那您覺得現在量刑的標準是什麼?它是用薄熙來真正的罪行去定呢?還是說有其它的因素?

橫河:這個實際上它給他受賄罪和貪污罪這兩個罪名,特別是受賄罪本身就是無期了,這個受賄罪讓它定多少錢?其實對於薄熙來這樣的人,你可以低到幾百萬、高到幾億都可以找到一定的證據的,拿出這麼多最後定他是多少錢,這個錢實際上是給他判刑的依據,就是決定給你判多少年,然後給你定都少錢。

主持人:就給你找出多少錢的受賄的證明。

橫河:最後就是確認多少錢,不一定是說真正有這麼多錢來量你這個刑。所以我認為這個量刑的標準更多的是政治考慮,就是說這個案子實際上是一個政治案件。對於薄熙來來說,實際上最早的時候,重慶唱紅打黑倒不一定是他真正的罪行,因為中共並沒有否定重慶的唱紅和打黑。

從現在來看的話,中共實行的仍然是有回到毛澤東時代的那種趨勢,就是重豎毛澤東旗子的趨勢。在打黑的角度上來說,現在全國各地的黑打的情況不見得比重慶當時要差,所以這個問題並不在於他唱了紅、打了黑,而在於它作為一個地方勢力去獨出心裁的發動了像政治運動這樣,對中央形成挑戰,這個是中共真正把他認定的罪行。

當然另外還有中共不把他認作罪行但實際上是他極其嚴重的罪行的那些事情,比如說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還有就是打黑的過程當中嚴重的侵犯人權,包括酷刑、包括刑訊逼供、包括濫處死刑,這些事情。像這兩天又揭出來的,因為披露他在重慶的一些人家認為他應該負責任的一些案子,結果就被抓進去黑打,人家要求去薄熙來案件作證也不讓去,還受到威脅。所以我認為這個量刑的標準,更多的是薄熙來作為政治上對當時的政權和現在的政權形成一個挑戰性的人物的話,量刑的標準可能是從這個地方出的。就是不能讓他有翻身的機會,不能讓他出來以後重新在政治上有東山再起的機會的這個考量在裡頭,我認為。

主持人:在宣判的前幾天,比如說9月17日海外有媒體就披露了一封薄熙來的家書,在19日《南華早報》聲稱是兩名和薄熙來家關係密切的人都證明這封家書的真實性,家書的內容當然是替薄熙來自己塗脂抹粉了。您覺得這個家書是有意透露出來的,還是無意透露出來的?是什麼人在後面支持這件事情呢?

橫河:我認為這有幾個可能性,第一個是家書真實性的問題,薄熙來他能夠把家書寄出來,就是這樣的內容肯定是經過嚴格的檢查得到同意以後。那也就是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可能性就是在高層裡面仍然同情他的人把它(家書)放出來的;還有一個是打擊他的人把它放出來的,是為了撇清自己。事實上真正要打擊他的是誰?現在肯定不會說中共最高層出來有一個人說我是要把他從重打擊的人,另外一個人出來說我是要保他的人,絕對不會這麼說的,因此兩方面的人都有可能性。

最大的可能性是薄熙來自己家的人在放風,想通過這個影響到最後的判決,這個可能也有的,因為和薄熙來家有關係密切的人證實它的真實性而不是別人證實。我們到現在都不能確認這個家書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從這個內容來看,有幾點我覺得是值得注意的。第一個就是薄熙來表達了對中共的忠誠,這一點很重要,就是說他仍然想把自己定位在中共這個系統裡面政治正確的人物。也就是說實際上他的政治生命倒不一定隨著他坐牢就真的就結束了,說剝奪政治權力就真的剝奪,這個不是人為能夠剝奪掉的,所以他很可能想通過這個方式來保證他自己在政治上不至於就一棒打死了、死亡了。

這個是這份家書所要起到的一個真正的作用。因為從現在來看,如果不是這個圈子裡面的人,在中國一般的民眾當中看來的話,實際上「效忠中共」這種說法已經是非常可笑的了,而且是表明你這個人很差勁,不是表明你這個人很有用或者是很能幹,實際上是非常差勁的一種表現。

作為薄熙來他這樣表態的話,實際上是給自己做一個定位,而且也是給自己留一條中共那個系統裡面的後路。這其實真的是他的政治生命結束的象徵。這是家書所起的作用。至於說透露出來的結果顯然看來跟判決沒有直接的關係,這個判決沒有受到家書的影響,也就是說透露這個家書要想達到輕判的目的可能是沒有達到。

主持人:您覺得薄熙來他會上訴嗎?在宣判之前,可能所有人都預料薄熙來一定會上訴的,法庭也當然是宣布說2∼10天之內薄熙來可以上訴,您覺得他會上訴嗎?

橫河:我覺得他一定會上訴的。根據是他在法庭上所有的辯論,他是對所有的指控的罪行都一概否認的,現在法庭判決的時候把他的否認又給否認掉了,也就是說所有的辯解它都沒有採用,如果他不上訴的話,他在法庭上的表現就白表現了。

主持人:您覺得二審它會維持原判嗎?

橫河:我相信二審肯定還會維持原判,因為這種判決嚴格的說他是一個政治判決,這種判決不會接受新提供的證據,他在上訴的過程當中提出新的證據,然後再重新審查。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你可以看到法庭辯論整個過程,最後法庭辯論採用的證據不足的弄了個100多萬說是證據不足來表現一下,好像這個是真的一樣的。但實際上這都是表演,只是說表演的是即興劇,定了個大方向然後即興演出過程當中出了個問題,其中一個演員沒按本子演,沒有按指定的方向演,因為即興劇沒有本子嘛,沒有按指定的方向去演,所以出了個大問題。所以我認為他一定會上訴,二審還是會維持原判。

主持人:在一審期間出了兩件事情都是指向更高一層的,而且是跟我們以前評論中觀點認為的是跟薄熙來是同一條線上的人,一件就是涉密工程,後來披露出來是江澤民的別墅,這件事情我們沒有專門做過節目,您能不能分析一下這個事情?

橫河:這個事情很有意思,就是開始說有大連那個涉密工程,大家就很奇怪說這個涉密工程撥款500萬,這500萬不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像1962年在全國各地建了不少,就是60、61、62年建了毛澤東的別墅,60年代的時候花的人民幣,一個別墅就一億人民幣。

主持人:比這個多的多了。

橫河:比這個多的多了。這個500萬當時大家就很奇怪,是誰撥的款?是什麼款項?後來發現是江澤民的別墅。那就更奇怪了,這是中央辦公廳撥的錢了,還是財政部撥的錢?誰撥的錢,像這種屬於專款專用的,如果這筆錢用不掉的話要還回去的,這筆錢沒有用掉以後,怎麼會就轉到他的名下去了?也就是說這筆錢撥下來以後,管你建不建,沒人管的事,這很奇怪。

這裡面就有個問題,第一,他把這個項目拿出來而且有意透露出來這是跟江澤民別墅有關係的,也就是說他留了一條線,將來要追究是可以的,或者說他有一定的目的,將來留著追究,要不然他用不著說這個案子究竟是什麼。他最後說出來這是跟江澤民別墅有關的,那就是有意透露的,你不透露誰也不會知道。但是這個要追究起來,實際上有一個瀆職罪,不是大連的人而是撥款的人,中央一級有瀆職罪的,就是你撥下去的錢,最後沒有用你沒有收回來,而且到了誰手裡面你都沒有收。

這個給我們一個什麼提示呢?就是說在這種財政撥款不要說成百萬了,可能成千萬了、成億的財政撥款當中,進了私人腰包以後都沒有人會查的。所以我們現在一點都不奇怪說紅十字會捐款裡面一大部分都跑到私人腰包裡面去了,都不知道到哪去了,這可能性太大了。就是說確實這種錢只要撥下去了它就沒有去處了,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本身倒不一定會公開追究,但是不排除當政治鬥爭需要的時候會把這個當作一個武器拿出來用,這還是可能的。

主持人:還有另外一件事就是處理王立軍事件的時候說上級指示是來自周永康,在一審判決之後,現在很多事件都指向了周永康,您覺得這件事情還會繼續深挖下去嗎?

橫河:在這之前曾經討論過,現在中共當局可能在各方面跡象都指向了周永康,至少他周圍的人,就是跟他有直接利害關係的家人,和家族利益集團的成員,大部分都已經被抓或者是被看管起來了,所以這個情況是很明顯。

如果是有必要的話,真正劍指到周永康本人的時候,這個可以拿出來做為證據,或者是做為一種震懾的工具使用。為什麼呢?就是即使在打周的時候,它也不一定會打出很多很多跟中共這個系統有關的,你比如說政法委啊有關的,因為這個罪行一揭露出來以後,實際上是揭露的就是中共的罪行了,就不僅僅周永康的。

因此也可能會像薄熙來案子一樣的,侷限在某些事情上,特別是貪腐上面。除了貪腐以外,那還有一些就是濫用職權。濫用職權它不能擴展開來,因為一擴展的話就牽涉到很多很多別人的事情,因為他畢竟是政法委書記,牽涉到的冤假錯案太多了,但是又要指責他犯了瀆職罪或者濫用職權罪的話,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已經用過的證據,或者是已經曝光的證據拿來再用一次,那麼這個證據顯然就是最有效的。

因為既然薄熙來為了這件事情可以是濫用職權,把罪行可以加到上面,17年嘛,但他還包括其他內容,但是至少這是其中之一嘛,最後指控,所以也可以把它用在周永康身上。就是說如果你要加一個罪名的話,最簡單的就是把這個罪行加上去,所以不排除這個證據將來會用上去。

主持人:就在薄熙來一審判決宣布的前一天,《大紀元》披露說湖北商人徐重陽,當年他的億萬家產被官府侵吞以後,在薄熙來案開審之前,薄熙來在北京的親戚就曾經託人帶話給他,警告他不要透露薄熙來的事情,而且威脅說習近平和胡錦濤要倒臺,而薄家不會倒,那您怎麼看這個事件。

橫河:確實這個事件很有意思,就是說這個商人他在薄熙來唱紅打黑最高峰的時候,徐重陽就在網上披露了,就是說當時重慶有一個淹水死亡事件,他應該負刑事責任。那麼結果就扣上帽子逮捕,被誰逮捕的呢?實際上是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就是現在剛剛當上公安部副部長的傅政華。傅政華實際上是周永康系統的。他下令把徐重陽逮捕,逮捕以後他曾經被剝光衣服吊打,被打斷肋骨,打斷牙齒,打至殘廢,到現在這兩天我看採訪的時候,他就已經是不能走路了,就是非常厲害的。把他關了以後,給他扣的帽子是什麼呢?居然是阻止薄熙來進北京,也就是說阻止薄熙來最終進政治局常委,是用這個名義給他扣帽子的,還有就是和令計畫勾結。

就是當時在這種情況下,也就是說薄熙來確實是有一批黨羽,在為他進北京上中央去在開路,而傅政華沒有必要直接為薄熙來賣命,因為畢竟是兩個城市,一個是北京市公安局長,一個是重慶市市委書記,因此這個事情很可能就是周永康在指揮的。

也就是說在幫助薄熙來進京入常這個過程當中,周永康的作用確實是非常清楚,我們現在講的大部分都是政治分析,而這個確實是一個受害者的證據,所以當時他要求,他可以到薄熙來案當中去作證。這裡就牽涉到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薄熙來這個案子當中,被他黑打的人,這種冤假錯案有多少,其實任何一個案子拿出來的話,都夠薄熙來判無期的,他處決就處決了很好幾個嘛。

這些被屈打成招,最後被槍斃的,或者是被注射致死的這些民營企業家,你就是一命抵一命的話,你至少也得死緩嘛,10個死緩可能都判下來了。那麼為什麼不能讓他去作證呢,就是說在給薄熙來審判的時候,這些罪行全都沒有拿出來過。所以說對薄熙來的審判,根本就沒有觸及到他真正的罪行,也沒有觸及到由於他的政治野心,而造成有多少人家破人亡,更不要說就是他迫害法輪功的罪行這麼多年,再加上活摘器官啊、屍體展啊,這些罪行根本就提都沒有提。

所以我覺得這個案子說明一個問題,就是說薄熙來的這個罪行和他所牽涉到的人,和牽涉到的這些事情,根本就沒有通過薄熙來的這個案子得到真正的觸及,像傅政華,還新任公安部副部長。

主持人:還陞官了。

橫河:對,也就是說中共這個系統,只要你沒有直接觸動到中共的利益,你不造成威脅了,你像傅政華肯定立刻就轉向了。

主持人:對。

橫河:就可以用他,而且就必須用他,為什麼呢?因為中共它必須要用這種道德敗壞的啊,違反法治的這些人在公安系統裡面做,它不能找那些守法的人,或者是真正按照法律來執行的人來做,那就不能成為它的工具了。當然那些真正能夠守法的人,執法的人,在中共的政法系統裡面幾乎已經不存在了,早就篩選淘汰掉了。所以只要你轉過來效忠新的班子,那就行了,它使用人的原則是做惡的程度,還有一個就是效忠的程度,你以前效忠別人,你轉過來沒關係。

有些人可能是來不及轉,或者就是說要作為打擊的目標,表示現在在打老虎了。就是說薄熙來這個案子當中,很多很多真正違法亂紀的事情,真正破壞中國法治的事情,不僅沒有提,而且相關的人士還一點事都沒有,所以我們就不能指望說薄熙來這個案子審過以後,對中國的法治建設有任何推進的作用,不要看你微博直接去直播或者是什麼,這個跟法治建設一點關係都沒有。

主持人:您剛才也講了,薄熙來這個審判的量刑,它其實是個政治的考量,那薄熙來的太太薄谷開來被判的是死緩,薄熙來被判的是無期,雖然死緩一般在中國,特別是這樣比較有背景的人,死緩最後也是變成無期,也是最後變成一定期限之內就出來。那您覺得這個無期和死緩之間,中共它想表達的意思有沒有不同?

橫河:想表達的意思可能還是有一些不同的,如果到了死緩的話,它是屬於死刑一類的,儘管他不處死,但是它屬於死刑的。死刑在政治局委員當中,基本上就沒有發生過。也就是說中共它的這個內部的鬥爭,從毛澤東死了以後,毛澤東在的時候他不管誰的,就是什麼主席、副主席照樣整死掉,那一點關係都沒有。那以後實際上就達成了一個默契,就是說不僅常委免死,政治局委員就免死了,在這種情況下,判無期沒有觸到這個底線。

你要判死緩,雖然不執行,也是突破了這個底線了,那谷開來不一樣,薄谷開來她不是政治局委員,她不是個政治人物,所以那個不一樣。所以我覺得這個判刑基本上還是沒有敢觸動中共的一個內部的底線,不管王岐山說什麼打老虎,政治局常委免死牌要拿掉,至少在薄熙來這個案子上沒有體現出來,當然他可能有所指,指的不是薄熙來。我們原來講過,薄熙來本來就不是習近平的案子,但是現在看來有所變化。

主持人:那您的意思就是說他這回給薄熙來判了無期,這是習近平把這個案子作為自己反腐打老虎的一個例子嗎?

橫河:我覺得這個就是無期的話呢,因為超過我的預計,原來我並無沒預計到是會判無期,不是說他不值得判無期,而是說按中共現在這個政治……。

主持人:慣例來說,它不太會這樣。

橫河:對,政治生態來說的話,它不太會這麼做。因此一個可能性就是薄熙來當時是翻供,翻供那就對不起了,就是原來決定給你15年或者20年的,就不給你了,那就是要判成無期了。

對薄熙來來說的話,實際上10年、15年、20年、無期是沒有區別的,因為他要指望在政治上要東山再起的話,那是要整個政局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的。你要是坐滿10年,政治局勢不變,你出來你照樣是沒有任何翻身的機會了。

主持人:因為你的勢力已經都換了。

橫河:對,你的勢力都沒有了嘛,就像陳希同嘛,陳希同當時很多人為他喊冤叫屈的,判刑出來以後,銳氣也沒了,他的勢力範圍也沒了,所以就一點聲音都沒有了。所以只要政治不變化,他判多少年是一樣的。

他的唯一的指望是中共不倒,但是政局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因為中共一倒的話,他的整個旗幟,就是他是豎毛澤東旗幟的人,所以中共一倒他第一個倒,他倒得比誰都快,因為他是中共的原教主之一,就真正中共這個元老的這個系統下來的一個樣板,他就把自己樹成這麼樣子一個典型的。一旦中共一倒,他肯定就倒。所以他指望的這個事情其實是不會發生的,就是中共不倒,而政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是不會發生的事情。

主持人:其實事實上如果有天翻地覆的變化,一定是中共倒了。

橫河:對,所以中共一倒,他一點希望都沒有,因為他把自己的所有的賭注全部下在所謂中共最正統的,也就是最壞、最邪惡的那條路線上面。作為習近平來說的話,當然可能是另外一個考量,就是說如果說判10年或者是20年的話,那麼他沒有出胡溫當時處理薄熙來的這個框子。

但是如果突然之間要把他判得非常重,或者非常輕,就是想把他為自己所用了,就是說他可能是想,因為要打大老虎確實很難,那他就不如把這個人作為一個大老虎打一下,至少就讓人們認為他是敢動大老虎的,可能是有這個想法。

但是實際上你只要在他的罪行上,你不觸及他一些最嚴重的,真正的政治上的罪行,而僅僅是以反腐的樣子打的話,其實人家還是很清楚你沒有動到大老虎,但是不管怎麼說吧,他可能有這個用意,就是說你不能說在我手上判了,結果從中沒有得到任何好處,人家說這也不是你的。他可能有這個考量,所以重判可能是有這麼幾個因素在裡面的。

主持人:那今天的時間已經就到了,剛才我們也說過薄熙來這件事情,他肯定還會上訴的,所以這個事件還會在持續發展,那麼我們會一直關注這個事情的發展。當然薄熙來大家都知道他是個很難控制的人,所以也許情況會有些新的、出人意料的變化,我們會繼續的為您分析。這次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再見。

橫河:謝謝大家,再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