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毛譜寫語錄歌的紅色音樂人之死(圖)

2013-09-30 01:00 作者: 林輝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08/12/20110812213533929.png
李劫夫(資料圖片/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09月30日訊】提起李劫夫這個名字,非音樂界的很多人應該十分陌生,但是當提到《我們走在大路上》、《革命人永遠是年輕》、《歌唱二小放牛郎》、《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等曾流行一時的紅色歌曲時,很多人都耳熟能詳,甚至還能勾起人們對那個瘋狂時代的記憶,而李劫夫正是這些歌曲的作曲者,同時也是一系列毛詩詞、語錄歌的譜曲者。

1913年11月出生在吉林省的李劫夫,原名李雲龍。1937年受中共宣傳影響,前往延安,在中共八路軍西北戰地文藝服務團工作。次年加入中共,1948年調到東北「魯藝」音樂部工作,1953年擔任東北音樂專科學校校長,後改為瀋陽音樂學院,繼續擔任院長。可以說,李劫夫一生中創作的絕大多數歌曲都是為政治服務的,說其是「紅色音樂人」絕不為過。

根據大陸霍長河撰寫的關於李劫夫的傳記,李劫夫差點在1957年「反右」時被打成右派,所幸有人保護,躲過一劫。不過,在1959年黨內「反右傾」時,李劫夫因業務第一、政治第二的作風,而被扣上了「犯有右傾機會主義錯誤」的帽子。1966年文革爆發後,自知難逃一劫的李劫夫默默等待著自己被批鬥,被抄家,但因受到「中央文革」的保護,他沒有與其他同事一樣遭受折磨和批鬥。他選擇了長期滯留在北京。

在此期間,他不僅為毛澤東公開發表的所有詩詞都譜了曲,讓毛的詩詞成為了可歌可唱的流行作品;而且還為那些不押韻的《毛澤東語錄》,寫下了大量的所謂「語錄歌」,並在那個時代被廣為傳唱。李劫夫也因此在那個瘋狂的年代,過上了有滋有味的日子。

然而,這樣一個為毛走向神壇立下汗馬功勞的音樂人,卻突然從1972年初開始,銷聲匿跡,其作品也被禁止播放。據悉,他被牽扯進了林彪事件。林彪1971年「出逃」後,中共開始了大清洗,而與林彪及其親信黃永勝有過交集的李劫夫也走了霉運,被扣上「投靠林彪反革命集團」的罪名。

原來李劫夫在北京時,加強了與黃永勝一家的往來。他與黃永勝1943年就認識,黃是其上級領導。1962年,李劫夫去廣州開會,再次遇到了時任廣州軍區司令員的黃永勝。當黃永勝的夫人項輝芳得知李劫夫是瀋陽音樂學院的院長時,便讓他將自己的三兒子黃春躍,招到瀋陽音樂學院去學音樂。結果,12歲的黃春躍到「瀋音」後,李劫夫讓他住到了自己家中,以便從生活上能照顧這個小孩子。後來,項輝芳還讓黃春躍做了李劫夫的乾兒子。有了這層關係,李劫夫1967年在北京期間,便同當時也常住北京的黃永勝一家,有了較多的往來。兩人的夫人還以姐妹相稱。這是李劫夫後來罪狀的由來之一。

因兩家關係親密,李劫夫與夫人張洛瞭解了很多高層內幕,並扯出了一件為林立衡(林豆豆)找對象、接著又受到林彪接見的事情。受到林彪接見後,李劫夫夫婦趕忙寫了一封感謝信,表示要「永遠忠於毛主席,永遠忠於林副主席」等等。這封信,日後自然成為李劫夫的一樁罪行。

除此以外,李劫夫向林彪「靠攏」的證據還有:1970年為林彪寫的《重上井岡山》譜曲;1971年9月他從偷聽到的外蒙古電臺所播的信息中得知,中國有一架飛機飛到外蒙古時墜毀,中共高層出事,他以為是毛病重,林彪接班,於是提前創作了一首《緊跟林主席向前進》,但只寫了題目。

李劫夫的那首未完成的《緊跟林主席向前進》最終將他們夫婦二人送進了地處瀋陽的「學習班」,進行審查。一「學」就是五年多,直到1976年文革結束,「學習班」也沒有解散的跡象。而就在這一年的12月17日,李劫夫因心臟病發作,猝逝於「學習班」中。

1979年,遼寧省委「紀委」於11月20日作出決定:「李劫夫積極投靠林彪反革命陰謀集團,問題性質是嚴重的,但考慮其全部歷史與全部工作,定為嚴重政治錯誤,並因其已死,對其處分不再提起。」這是官方對李劫夫問題的最後正式結論。1981年,李劫夫創作的紅色歌曲被解禁,繼續毒害著中國人民。

用音樂為中共服務了一輩子的李劫夫,無疑是具有相當的音樂才華的,但這份才華卻用在了助紂為虐、從精神上麻痺、毒害中國人上,而自己的性命最終也被自己服務的黨所吞噬。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