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軍並非唯一心腹 薄熙來夫婦還信誰?


【看中國2013年10月01日訊】本文摘自:《鳳凰週刊》2013年第26期,作者:龍軍,原題為:薄熙來重慶「遺產」再調查

薄熙來主政重慶的四年多時間裏,「唱紅打黑」、「五個重慶」等政治動作接二連三,其力推的「重慶模式」也名噪一時。如今,隨著薄案公開受審,其政治生涯走入末路,但薄熙來留給重慶的諸多「遺產」和問題尚需逐步釐清和糾正。

8月26日,經過5天的庭審,薄熙來案一審結束,濟南市中院宣布將擇日宣判。

從2007年就任重慶市委書記,到2012年3月黯然去職,薄熙來主政重慶的四年多時間裏,「唱紅打黑」、「五個重慶」等政治動作接二連三,其力推的「重慶模式」也名噪一時。

如今,隨著薄案公開受審,其政治生涯走入末路,但薄熙來留給重慶的諸多遺產和問題尚需逐步釐清和糾正。重慶媒體「非常時期」

濟南對薄熙來持續5天的審判高潮迭起,在海內外媒體均掀起報導風潮。但在重慶,本地媒體除了有限地轉載新華社的通稿之外,幾乎看不到自採的新聞。

8月22日,薄熙來貪污、受賄、濫用職權一案在濟南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後,重慶媒體就高度重視,但並無「自選動作」。一個夜裡10點還要趕到辦公室值班的媒體總編告訴記者,非常時期,非常時期……

回顧一年半以前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期,任何與薄熙來有關的新聞,都是這個城市所有媒體頭等重要的大事。作為重慶市委機關報的《重慶日報》,則組建專門團隊,負責薄熙來日常工作的報導,無一例外的是,每篇報導刊發之前,都必須送薄熙來本人審看修改。

如今,重慶媒體的集體噤聲,既與公審期間中央媒體對薄熙來的高調批評對比鮮明,也讓底層民眾對薄熙來本人的認知,仍停留在形象過度包裝與媒體嚴格受控的薄主政時期。

濟南公審期間,在重慶街頭隨機採訪,仍能感受到底層一些民眾對薄熙來似乎不無好感。這種好感既有基於對薄熙來政績的人云亦云,也有對他人生和仕途徹底失敗的些許同情。

沒有人能說清楚他們判斷的理由,如果一定要從他們的言語裡提煉出一點理由,那就是薄熙來「在重慶做了一些事」,「城市有變化」。至於這些變化背後的代價,無人知道,似乎也無人關心。對底層民眾來說,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被無辜勞教的網民、開除公職的警察、被黑打的企業,似乎都與他們無干。

過去幾年,重慶的經濟發展一度被譽為奇蹟。圖為從長江電纜車上俯瞰,市中心一帶高樓林立。

即使是種植銀杏樹這樣遭遇普遍非議的事情,一些重慶的百姓也覺得不對,造成了嚴重的破壞,但他們能理解。理由是不種銀杏,這些錢也到不了他們的手裡,甚至可能被官員直接貪污。

儘管有一些好感,但被訪問到的普通市民對薄熙來的命運也並不關心。很多人在表達了自己的複雜感受之後,並不知道薄熙來庭審已經歷時數日。這個曾經在重慶唿風喚雨的政治人物的墜落,對他們來說,依然是一個遙遠的事情。

但對於因在網路上批評薄熙來,並因此被勞教的警察蔣某來說,審判薄熙來讓他略感安慰。數年前,作為南岸區一個警察,他因為發布了兩條不足100字的天涯跟帖,被開除公職,並直接送勞教,最後不得不依靠開小賣部養家煳口。

王立軍、薄熙來倒臺之後,蔣重新回歸警察隊伍,但身體徹底毀了。薄熙來走上被告席的那一天,他因為糖尿病、高血壓併發症送醫急救,仍在電話裡詛咒薄熙來、王立軍,表達自己的憤怒。

但在此次庭審中,除了貪污、受賄和針對王立軍本人的濫用職權,勞教無辜網民以及違反程序黑打,都沒有列入庭審的範圍。

薄熙來在重慶的若干故事,除了引發「政治地震」的毒殺尼爾·伍德被殺案本身,其餘也都沒有成為司法解剖的內容。

眾多因薄氏政治而受牽連、被打擊的人士和企業,正在努力尋求申訴或平反。處理此類申訴成為重慶官方此後的重擔。當地媒體人士介紹,一些「撥亂反正」的工作已在進行,有了一些成果,但同樣保持靜默,「只做不說」。

薄熙來及其私人圈子留給重慶的是沈重的後遺症,其痕跡正在逐步消除,隨著薄案的塵埃落定,重慶方面逐步會更加全面地檢討和糾正。

東北心腹空降重慶

至少在相當長的時間,王立軍在重慶的影響,和他的職務並不吻合。但一直到他倉皇出逃,外界恐怕也不會知道他並不是薄熙來夫婦在重慶唯一的心腹。

據大陸媒體公開報導,早在薄熙來入主重慶之前的2007年,情報人員出身、且與薄家關係頗深的於俊世就抵達重慶,住進日後的兩江經濟區北部新區棲霞路8號59號別墅,事後有媒體解讀說,這是為薄熙來的入主做準備。

於俊世的公開身份是大連世源貿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為人非常低調。在重慶的4年多里,他唯一的一次險些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系因其飼養的名貴鬥犬咬死人。此前,他飼養的烈犬就已經兩次咬傷人,但都不了了之。2012年3月14日,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紐約時報》報導說,作為薄的親信,於俊世與大連實德董事長徐明同時被捕,開始暴露在公眾面前。

據大陸《財經》雜誌報導,於俊世是王立軍和薄熙來的牽線人。王立軍於2008年中調任重慶公安局副局長,後迅速提拔為局長、重慶市副市長。2008年9月、2009年11月,王立軍在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局長期間,於俊世先後兩次為其支付在重慶租住的別墅租金共計20萬元。2009年

10月,王立軍接受於俊世請託,指令重慶辦案部門將已羈押的楊某某予以釋放。薄熙來的另一個重要夥伴是徐明,這位大連實德的掌門人,系薄熙來在大連時的故交。查詢重慶官方現有的檔案資料可以發現,薄熙來入主重慶後,徐明也在2009年跟進,染指重慶市政建設工程和地產項目,依托系列新成立的平臺公司,進行了一系列讓人眼花繚亂的融資運作。

早在薄熙來事發之前,關於王立軍、薄熙來、徐明的鐵三角關係,就在坊間流傳,大陸網民戲稱徐明是薄熙來的錢袋子、王立軍是薄熙來的槍桿子。於俊世雖不為公眾所知,但他的能量在重慶政商兩界卻是公開的秘密。在重慶全面打黑時,重慶商業巨頭人人自危,有傳言說,重慶著名的摩托生產大腕就主動找到於俊世,希望不被薄熙來主導的打黑所波及。這個說法沒有得到當事人的正面回應。

實德系重慶圈地

據知情人介紹,徐明的實德系進入重慶,除了薄熙來本身的因素,還有一個不無偶然的機會。2008年2月7日,重慶藍箭賓館北碚區區長雷政富與一位自稱周曉雪的女子有染,被人偷拍下來,隨後,雷政富遭遇敲詐勒索。感到危險的雷政富主動將此事向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檢討報告,

薄熙來讓王立軍調查。王立軍成立了7·30專案組,很快查明系商人肖燁一手佈置的桃色陷阱。2009年初,王立軍將肖燁逮捕,收繳了光碟,雷政富和多名涉事官員卻沒有受到任何處理,接下來還得到了薄熙來的重用,升任北碚區區委書記。此後,雷政富傾力「配合」王立軍的工作,在重慶市公安局建設用地方面提供了諸多便利。

正在這個時候,具有實德系背景的哈爾濱上和置業進入重慶,與北碚區蔡家組團簽訂了一個佔地2500畝、金額達50億元的框架合作協議。北碚位於國家級新區兩江新區的核心,集中了大量建設項目。但哈爾濱上和置業簽訂框架協議後,並沒有實質性的動作。2009年7月,一個名為重慶盛和建設的公司入駐北碚區。該公司註冊地址為重慶市北碚區蔡家崗鎮風棲路6號,其母體公司是高登國際(香港)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高登國際」),法人代表為高登國際的副總經理李鵬翱。高登國際的前身,也是徐明的實德系。

據公開數據,2011年重慶本地收入中,稅收收入為880億元,非稅收入為607億元,土地出讓金則高達1309億元,顯示其過度依賴土地財政。但讓人意外的是,實德背景的盛和公司還沒有註冊完畢,重慶北碚蔡家組團的項目就已經給了他們,甚至沒有經過土地出讓公告。工商信息比對和建設方備案材料顯示,從賬面上看,盛和公司最後並沒有直接參與該項目的建設。

與哈爾濱上和一樣,盛和建設同樣只颳風不下雨,迅速成立了另一傢俱有實德系背景的重慶和生裕公司,拿到了包括上述地塊在內的三塊地。2011年1月27日,就在上述地塊之一,重慶刑事技術中心開工。重慶市公安局安康醫院,也準備在北碚建設。

也是在2009年8月,一家同樣有徐明背景的光華資產管理公司成立,並於2010年2月8日以6092萬元的價格拍得重慶市北碚區蔡家組團D分區D18-5號地塊,性質為醫療用地。在短短的一個多月裡,四個公司先後登場,其中有三個公司是新成立的公司。如今,上述地塊幾乎都抵押給了銀行進行融資或進行股份稀釋。除已經稀釋掉的部分,重慶某知名地產企業,也準備接盤徐明的北碚地塊。但故事在2011年11月出現了急轉。

2011年11月13日晚,谷開來在重慶南山麗景酒店毒殺英國商人尼爾·伍德。隨後,谷開來和王立軍的矛盾因尼爾·伍德之死而迅速激化。徐明似乎第一時間就知道了真相。2011年年底,其在北碚蔡家剛開工的一個項目在沒有支付建築商一分錢的情況下停工,成為爛尾工程;其拍下的其餘地塊,也長滿了荒草。

重慶市招拍挂信息顯示,徐明利用其北碚圈地進行融資的同時,走出監獄的肖燁也在雷政富的轄區開始了大張旗鼓的擴展,北碚區2010年度農綜項目中標公示,重慶市北碚區2010年度農業綜合開發土地治理項目C標段工程項目被其拿下,合同金額97萬餘元,二標段合同金額則達到171萬元。在短短的2年內,肖燁在重慶中標32個,合同金額達到1.32億元,其中,雷政富執掌的北碚成了他擴張神話的基地。

2011年底谷開來殺人、2012年2月初王立軍進入美領館後,薄熙來很快從政壇上墜落。幾個月後,肖燁和11名被他套牢的官員,被流出的艷照門徹底擊倒。此後,他們又因共同接受司法審判再次進入公眾視野。

土地財政支撐重慶奇蹟

即便在薄熙來退出公眾視野的一年多時間裏,他在重慶創下的所謂經濟奇蹟,特別是民生成就,仍為其支持者津津樂道。重慶模式到底是怎麼回事?薄熙來究竟給重慶帶來了什麼?公開的信息顯示,在薄熙來風頭最勁的2011年,重慶經濟增速達到驚人的16.5%,不僅在中國名列第一,在全球範圍內也獨佔鰲頭。這也是他一直對外廣為宣揚的資本。隨著他離去,之前不被公開的數據逐漸浮出水面,讓人得以一窺重慶經濟奇蹟的真相——最大限度的政府投資、銀行借貸,以及土地銷售的快速擴展。

對重慶模式的最權威解釋迄今為止來自市長黃奇帆。黃奇帆的理論是,作為內陸城市的重慶要趕超沿海地區,必須打造不同的發展路徑。通俗地說,有別於沿海地區的產品出口在外、原材料在外的發展模式,重慶的特點就是出口在外,原材料、勞動力在內。將原材料、零部件等生產全部實現本地化,聚集在同一城市和地區,從而大大降低物流成本。

遵循這一理念,美國惠普公司4000萬臺產能的電腦生產基地落戶重慶,全球代工巨頭富士康引入重慶。至2011年,世界500強企業中,超過200家已經落戶重慶,大批零部件企業也接踵而來。當年重慶出口增速高達165%,毫無爭議地雄踞全國第一。

但需要注意的是,這些表面上無限風光的數據,背後除了中央政府諸多優惠政策(其中包括使重慶擁有兩個保稅區)的支撐,還有薄熙來不惜血本的招商引資模式——最高標準地降低外資應承擔的企業成本,最大限度地給予外資超國民待遇,大量融資進行基建,改善經商的硬體環境。

2011年,重慶固定資產投資佔GDP比例高達76%,四川比例為72%,全國平均水平則為64%。單此項差別,就可以解釋三者在經濟增速上的大部分落差(重慶16.1%,臨近的四川為15%,全國9.1%)。

在巨大的投入和高企的GDP背後,重慶的產出似乎並不理想,依然過度依賴土地財政。公開數據顯示,2011年重慶本地收入中,稅收收入為880億元,非稅收入為607億元,土地出讓金則高達1309億元;在稅收收入的880億元中,建築業與房地產業佔比高達452億元。

這一組數據的背後,正式掛牌於2010年、規劃面積達到1200平方公里的國家級經濟區兩江新區,在其中起到多大的作用不言而喻。其中,550平方公里的可開發麵積,是2011年土地財政的核心。

綜括重慶市的財政狀況,其對土地與房地產的依賴度超過60%。大量外企並未貢獻太多的稅收增長,工商業經營狀況也不盡如人意——2011年增值稅僅82億元,不足財政收入的3%,增速也僅為5%。對重慶本土企業來說,他們的麻煩才剛剛開始。在與大批享受超國民待遇的引進企業的競爭中,本土企業還沒有出發,就已經輸了。

「五個重慶」和民生造假

在對外包裝中,薄熙來一再強調「民生、共富」,提出了五個重慶的口號—「宜居重慶」「暢通重慶」「森林重慶」「平安重慶」和「健康重慶」。但在薄熙來倒臺後,被媒體鼓噪和包裝了數年的「五個重慶」很快現出了虛構寫作和輿論過度包裝的痕跡。

和臨近的同類型大城市成都相比較,即使在砸入數千億元的基建巨資之後,重慶的宜居和暢通,目前還只是停留在口號上。

在被廣泛宣傳的民生工程——「森林重慶」上,薄熙來給重慶留下了個人喜好的強烈印記。2008年,薄熙來提出要用10年時間打造森林重慶,他喜歡銀杏,於是,重慶大街小巷開始種植銀杏。據媒體公開報導,從2008年到2012年,重慶市種植銀杏達2276.75萬棵。在最瘋狂的2010-2011年,國內著名的苗圃基地成都市溫江區的20年以上樹齡的銀杏幾乎被搶購一空。為了視覺效果的統一,一些原本生長良好的黃桷樹、小葉榕被挖起,換種銀杏。

2010年4月,重慶市南岸區政府從財政拿出1億多元投入江南大道的樹種改造。江南大道兩旁數百棵生長了數年的小葉榕被換成了一棵棵胸徑在40-125公分的銀杏樹,有的樹齡在100年以上,單價達到30多萬元。

此後2年的實踐證明,銀杏並不適合重慶夏天接近40攝氏度的嚴酷氣候,遮陰效果和生態功能較差。而且盲目引進和大面積種植的銀杏,成活率並不高。以潼南工業區為例,移栽的銀杏大面積死亡。

在重慶,銀杏並不是唯一的尷尬。一度作為薄熙來重慶經驗的微型企業項目,實際操作中也因其大躍進式的做法而變相走形。

被廣泛宣傳的重慶微型企業培育發展工程,鼓勵重慶市的弱勢群體創辦微型企業,即辦理個人獨資企業和小型公司,每個微型企業政府補助2萬至5萬不等的創業資金,還可享受無息貸款和減免三年稅收等優惠政策。重慶市某工商局人士說,這是薄熙來主抓的最重要的民生工程,其初衷不能說不好,但執行過程中走樣了。

據這位親歷者透露,為了完成這個所謂的民生工程,一開始就給各工商局、工商所下達了高額任務。比如,面積只有5平方公里、長住加流動人口總計不足7萬人的九龍坡轄區,要求每年新辦100戶微型企業。每月通報各個工商所完成情況並排名列位次。

重壓之下,弄虛作假成為常見現象。為了完成考核的數量,工作人員發動自己的親朋好友都來申辦微型企業,幫助自己完成任務;往往上半年完成任務後,遇到真正想開微型企業創業的人來辦理手續,又壓著不辦,坐等來年。

據一位辦事員介紹,他在受理材料時經常會看到熟悉的名字。由於高科技、創意類微企的創業補助資金最高,達註冊資金的40%至50%,很多明顯不具備相應文化水平的人卻申辦計算機軟硬體開發、動漫設計等高科技、創意類的微企。該人士稱,有時,一家人申辦3-4個微型企業執照,就可騙取政府補助資金十幾萬元。

在微型企業項目成了「唐僧肉」後,一些領導也開始染指。該人士回憶,有一天,某領導直接將一疊材料交給他員,讓他火速辦出執照,因為申辦人士是財政局某領導的女兒。由於註冊資金要一次性拿出10萬元,才能得到2萬-5萬元不等的政府補助,弱勢群體很難一次性拿出這麼多錢來,使得這個原本想扶持弱勢群體的政策流於形式,真正的弱勢群體卻享受不到。

那麼,究竟是哪些人在享受這個所謂的民生福利?記者經實際調查發現,以重慶市九龍坡區工商局黃角坪所為例,該所九個人,就有三個職工的直系親屬辦了微企執照。

薄熙來當政時,沒有人敢對微型企業進行任何質疑。重慶市工商局一名經手人稱,他專門上網檢索重慶微型企業的新聞,發現全是鋪天蓋地的讚揚,他們這些瞭解內情的人,除了搖頭嘆息,一句話也不敢說。

薄熙來離開重慶後,重慶對微型企業亂象出臺了一系列規定,如:不准代辦公司代辦;一家人不准辦第二個微型企業執照;工商人員不能裡外串通讓親朋好友申辦微企;不能收受申辦者的賄賂;開始清查騙取政府補助金的虛假行為。2013年7月,重慶市工商局在全局範圍內對內部職工辦理微型企業執照的情況進行摸底,召集內部職工直系親屬辦了微型企業執照的人開會。據消息人士透露,之後,有些微型企業開始更換法人。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