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家族基金興起


【看中國2013年10月02日訊】十月,一群中國富豪將赴美考察家族基金運作情況。這是由國內財富管理機構諾亞財富下屬的歌斐資產管理公司組織的。這個豪華團隊包括20位中國富豪,家族財富超過100億元。

伴隨著高階富裕人群的增長以及第一代民營企業家的逐漸老去,家族財富管理正在成為這群人的核心關切。Wealth-X和瑞銀最新的《2013世界超級財富報告》顯示,中國境內資產淨值超3000萬美元(1.84億人民幣)的超級富豪達1萬餘人。

事實上,類似家族財富管理的活動正吸引著越來越多的人參加。不久前,國際家族基金協會(IFOA)在北京組織的交流會上,諸多參會富豪圍繞在金杜律師事務所專門負責海外信託設立事宜的合夥人身旁,仔細詢問海外信託的操作細節。

國內一些財富管理機構也看到了這塊市場的龐大需求,從一年前開始,招商銀行、平安信託、歌斐資產等都啟動了家族基金管理業務。

年初,一位地產商成為歌斐資產家族財富管理的第一位客戶,至今客戶已經超過6個。不久前在達沃斯論壇現場,網秦公司CEO林宇等數位中國企業家向經濟觀察報表示正關注家族基金。

雖然目前國內家族財富管理的模式還停留在投資管理的層面上,但以家族信託模式為代表的家族基金正在悄然崛起,像招商銀行等都可以用離岸信託的形式為家族財富服務。

潘石屹、吳亞軍、張茵等超級富豪們早已通過家族信託管理家族財富。而管理財富、財富傳承、避稅等成為了許多超級富豪們普遍的需求。

超級富豪們的煩惱

一位年齡大約55歲的中年富豪,在天津等地有自己的工廠,除了在國內有一個法律上的妻子外,他在美國還有一個「太太」。他與國內妻子育有一子,今年25歲,在英國留學;與美國的「太太」也有一個女兒,年僅3歲。

以前,兩位「太太」都不知道對方的存在。但不久前,國內的妻子知道了二「太太」和女兒後,這種平衡打破了。他不想與妻子離婚,更希望兩全其美,但婚姻問題若處理不當,必然會出現家庭各成員對財富的爭奪。

在鄭錦橋等的建議下,這位富豪對自己名下的價值資產做了一個信託安排,把財產按比例分到這四位家庭成員的名下,確保這些家庭成員的生活能夠得到保障,子女的學業能夠順利完成。「這個信託資產規模為5億元,包括現金、物業、公司股權等都放了一部分進去。」鄭錦橋稱。

這位富豪所做的信託安排,是通過在香港的離岸信託來實現的。即該富豪作為委託人(財產所有人)將信託財產移轉予受託人,受託人依照信託方案將其財產加以管理、處分和運用,同時指定受益人享受該財產的受益權。

由於擔心國內妻子會執意離婚,這位企業家還在信託中設置了一個條款,若妻子與其離婚,則妻子所獲得的信託收益分配比例將有所下降。

這樣的案例鄭錦橋屢見不鮮,超級富豪們的婚姻及家庭變化正在給他們的巨額資產帶來實質性的影響。

土豆網創始人王微就是一個典型案例。「如果王微在土豆網第一次提交上市申請之前能夠設立一個家族信託,或許中國網路視頻行業的版圖並不是這樣。」新加坡商保得利信譽通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黃文鴻評價道。新加坡商保得利信譽通有限公司是亞洲最大的獨立信託公司集團,為富人提供一站式的財富管理服務。

2010年,正當土豆網雄心勃勃地在美國提交上市申請時,王微與前妻楊蕾離婚,楊蕾起訴要求分割土豆網的部分股權,導致土豆網上市受挫,晚於其提交上市申請的優酷網則順利上市,這成為土豆網後來在與優酷網的競賽中敗下陣來的直接原因。

黃文鴻稱:「自王微事件出現後,風投基金在投資一家準備去海外上市的公司時,普遍要求創始人先行設立一個家族信託,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規避婚姻變化對公司控制權的影響。」

超級富豪吳亞軍則是平穩離婚。有中國女首富之稱的吳亞軍是香港上市公司龍湖地產的主席,其與其前夫蔡奎在2012年底時正式解除婚姻,但婚姻的變化並沒有引發出股權紛爭和上市公司股價異常波動。吳亞軍和蔡奎在龍湖地產上市前設立了一套以家族信託為依托的持股架構,他們通過匯豐國際信託分別建立了吳氏家族信託和蔡氏家族信託,並分別將雙方擁有的龍湖地產的股權注入這兩個完全獨立的家族信託,前者的受益人是吳亞軍及其家族成員,後者的受益人是蔡奎及其家族成員。

破除富不過三代魔咒

富豪們的擔憂不僅來自於對婚姻、家庭變化。擺在這些創一代面前另一個棘手的問題是,家族事業、家族財富難以傳承的隱患。

「每一個企業都想可持續發展,都想做百年老店,但是有一個殘酷的現實,就是中國叫做富不過三代」,力帆集團掌舵人尹明善此前公開稱,「這是一個非常殘酷的客觀事實」。

瑞銀財富管理總監郭丹圓接觸過很多中國超級富豪,她發現許多富豪都面臨著子女不想接班的問題。

她所服務的一位企業家客戶,兒子在美國學金融,父親雖有意子承父業,但其子卻興趣不大。由於教育背景的差異,父子在事業觀、投資理念等方面也有明顯分歧。因此,這位富豪委託瑞銀證券財富管理團隊在對兒子進行溝通與引導,逐步培養兒子的投資能力。在深入溝通和商議後,這位富翁為兒子在瑞銀證券單獨開設了一個資金賬戶,由瑞銀證券提供培訓和投資諮詢,兒子做實際操作的模式,手把手來教這位「創二代」如何進行投資。

黃文鴻發現,中國富豪的典型特徵是:他們沒有海外家族那樣較長的歷史和背景,中國富豪是在最近這二三十年中崛起的,從事傳統產業居多,大部分富豪都有過非常艱難的生活經歷,習慣了拚命地打拼,現在還是如此。大部分富豪只有一個兒(女),子女的教育程度較高,通常有海外教育背景,與家庭的理念有明顯差異,接班意願低。此外,近年來富豪們對家庭財富的安全性重視敏感程度逐漸提高。因而,財富和家族事業的管理和傳承都成為這些富豪們面臨的共同問題。

在這樣的現實下,中國的家族基金已在摸索中低調潛行。由於家族基金的私密性特徵突出,要在中國瞭解到這些基金的運作模式並不容易。

中國版家族基金潛行

已經設立了家族信託或是其他可能考慮的設置家族基金的富豪,如潘石屹、曹德旺、尹明善等,在記者試圖採訪時都三緘其口;正在大力推廣家族基金業務的金融機構如平安信託、招商銀行、諾亞財富等,均將相關信息及案例視為高度機密。

但中國龐大的富豪群體使得家族財富管理越來越受到關注。9月中旬,國際家族基金協會(IFOA)正式在北京設立了中國地區辦公室,從開始考察中國家族基金市場到設立辦公室,它僅僅用了半年時間。

黃文鴻多年來一直為亞洲的超級富豪們打理家族財富,在他看來,近期中國內地的家族財富管理市場熱度空前,很多內地富豪開始諮詢打理家族財富的事情,有的也聘請了專業的顧問團隊服務於其家族基金或將資產全權委託給外部投資顧問等方式系統化地管理家族財富。

招商銀行聯合貝恩公司發布的《2013中國私人財富報告》也稱,家族信託已受到較多高淨值人士的關注。在超高淨值人群中,家族信託的需求更加旺盛,提及率超過50%,並且有超過15%的受訪超高淨值人士已經開始嘗試接觸家族信託。在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家族企業課程主任高皓看來,家族基金在中國的興起取決於兩方面的驅動力:民營企業家面對外部激烈的市場競爭與內部家族傳承的巨大壓力。「家族基金在中國是新興事物,招商銀行等幾家銀行和信託機構現在已經開始著手此方面的業務,但總體來講,還只侷限於私人投資銀行服務領域,真正意義上的家族辦公室管理隊伍還基本上沒有形成。由於中國還沒有實現資本項下的外匯自由流動,實現家族基金的全球資產配置在操作上還存在障礙。此外,信託結機構在中國境內還不能得到法律的保障,所以現在有些只能在海外實現。」國際家族基金協會創始人斯科特·麥克唐納表示。

不過,鄭錦橋認為,真正意義上的家族基金往往比私人銀行更高端,和私人銀行的重要區別在於,私人銀行在為客戶服務時的核心任務是為股東創造收益,而對家族基金而言,委託人才是真正的股東。

在海外,超級富豪的家族財富管理往往有著非常鮮明的個性化特徵,定制屬性較強,因而也缺乏一種普遍的模式。相對較為通用的方式是,資產規模大的家族會專門有一個團隊來負責打理家族基金事宜,家族成員往往也會在家族基金的運作中有話語權;資金量較小的家族,則可能多個家族基金共用一個顧問團隊。

國家家族基金協會全球研究小組顧問羅伯特·艾根黑爾稱,從海外經驗來看,資產規模低於1.5億美元的家族基金,若使用一個專屬的團隊打理則會顯得成本較高。

鄭錦橋稱,他已經協助多個國內富有家族設立家族基金,單個家族基金的淨資產超過1億元,其中一部分資金用於配置在嘉富誠的私募股權基金中,而這些基金一般會有家族成員參與管理。

離岸信託的吸引力

郭丹圓說,家族基金和家族信託不同,國內家族基金的概念還只是剛剛起步。海外市場常說的家族信託是指在海外設立一個私人信託,藉此實現財產隔離,但在中國,由於受制於信託法等法律的規定,這樣的私人信託並不可能在內地完全地實現。國內市場所談的家族基金更多是投資範疇的。瑞銀證券財富管理很早就為高淨值人群就資產配置提供投資建議及解決方案,管理客戶個人乃至家族財富。

家族信託在國內開展仍面臨法律、稅收制度建設不明晰等問題。信託登記制度的缺失是影響國內家族信託發展的重要因素。國內信託資產幾乎全部以資金信託的形式存在,而家族信託的委託人,其資產中往往包含大量的房產、股票等等其他資產。此外,信託財產是否能夠真正實現資產隔離尚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而缺失了資產隔離這一深受富豪群體歡迎的功能,內地家族信託的吸引力將遠遠弱於海外家族信託。

在海外,家族基金多是家族信託的架構來管理資產,即是以家族相關資產在開曼群島等地方成立的一類信託計畫。這一家族信託的基本模式是:委託人將信託財產移轉予受託人,受託人依照信託協議為受益人的利益或特定的目的管理或處分信託財產。信託可分為公益及私人兩種,大多數的家族信託都是私人信託,其存續期可達百年以上。

海外家族信託的模式和功能讓富豪們異常鍾情,而境內家族信託難以直接複製,操作上存有瓶頸,使得這些富豪們尋找變通之道,通過紅籌架構的模式來設立離岸信託的方式成為了一個變異的方案。即在海外有健全信託法的國家或地區,設立一個海外信託,同時再在海外設立一個海外控股公司,由海外控股公司來反向並購國內的資產,之後再把海外控股公司的權益作為信託資產放進海外信託機構中。

黃文鴻稱,在這種模式操作過程中,海外控股公司層面往往會由委託人本人擔任董事,負責執行重大決策,使得委託人的資產更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中。

不過,這種實際操作的變異模式也並不是完全沒有風險。對於內地富有家族來說,現在能夠放入海外家族信託的資產一般只包括在境外合法取得的收入,如境外投資所得和境外IPO所得,外資身份的受託人在持有境內資產時往往面臨限制,一些對外資有限制進入行業的資產是無法通過這種方式轉移的,因為內地資產若面臨訴訟糾紛依然可能影響該財產的安全性。

但儘管有這樣的風險,海外信託過去幾年依然吸引力不減。「最近我們發現境內的許多銀行、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都在做這塊業務。」黃文鴻稱。通過嘉富誠來設立離岸家族信託者也絡繹不絕。「實際上,在境外上市過程中,離岸信託安排的案例屢見不鮮,它早已經成為企業跨境重組及資產規劃的一個利器。藉助信託這一工具,實際控制人就可以在境外上市中很好地實現跨境重組安排,一方面通過轉換身份等方式實現了重組,另一方面又保證資產倒手過程不失控,還能夠巧妙、靈活地進行權益分配。」大成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李壽雙表示。

如何打理巨額資產包

今年5月,招商銀行簽約國內首單財富傳承家族信託,這是國內私人銀行家族信託第一單。去年年底,平安信託曾推出國內首單家族信託,委託人是一位40多歲的企業家,受托的資產規模為5000萬元,期限為50年。

招商銀行內部人士稱,招行從去年年中開始試水家族信託業務,一年多時間內跟進的客戶需求超過50單。招商該業務的模式是,委託人設立家族信託後,可就信託資產投資提出一定的收益目標或投資策略,招行作為財務顧問再提出資產配置方案建議,取得投資決策委員會和受託人通過後才會施行。

諾亞財富旗下的歌斐資產也於去年開始正式進軍家族基金業務行列。目前該公司已完成至少6單家族基金的業務,每個客戶的門檻均在5-20億元之間。歌斐資產通過兩種方式和這些家族基金合作,一是作為投資顧問的角色為家族基金提供投資決策建議,另一種是共同設立資產管理公司的方式來運作。

瑞銀證券財富管理投資產品服務總監張瓊則認為,從資產配置的方向上來看,由於中國內地外匯管制方面的原因,現在內地富豪要進行全球資產配置還有一定的政策障礙。而從風險偏好上來看,在新興市場中發展起來的富豪,往往具有較高的風險偏好和較強的風險承受能力,對於投資標的的選擇也較成熟市場激進。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