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孩子的「早產」秘密(圖)

2013-10-02 07:55 作者: 王淨文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10/01/20131001195302357.jpg
被稱為「李克強孩子」的上海自由貿易區急於在18屆三中全會之前掛牌,是近期外資大舉撤離、中國經濟陷入危機所致。(合成圖)

【看中國2013年10月02日訊】李克強採取強硬態度對待江派利益集團,既突顯了中共高層的公然分裂,也顯示中國經濟深度陷入泡沫大破裂的危機。不嚴懲江派,金融改革就走不下去,也就是說,上海自貿區不早產,三中全會就得流產。…

很多人把上海自由貿易區稱為「李克強的孩子」,可見其在李克強心目中的地位,以及在李主張的經濟改革上的地位。

2013年9月17日,中共商務部發言人瀋丹陽證實:7月3日,中共國務院審議通過上海自貿區總體方案;8月17日,國務院批准設立上海自貿區;8月30日,全國人大決定授權國務院在試驗區內暫時調整有關法律規定的行政審批,決定從10月1日起開始實行。

隔天(9月18日)《中國日報》報導說,參與自貿區的上海外高橋首席經濟師蒯振憲表示,上海自貿區將於9月29日正式掛牌成立,但具體改革措施將要等到年底或者2014年年初。

對此外國媒體評論說,上海自貿區實施細則的推遲公布,顯示出中共各派勢力的幕後角力達到了激烈程度,以至於李克強難於推動這項改革措施。德國媒體稱自貿區的成立是中國「自30年前設立經濟特區以來最大的實驗,(自貿區)首次嘗試人民幣自由兌換。」

世界銀行行長金墉(Jim Yong Kim)也視之為「非常積極的發展」,稱「這一自由貿易區將讓中國更具競爭力」,不過人們也認識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資本進出的強硬限制如同一堵高牆,很難迅速打出一個破洞。

李克強高壓兩監會

7月15日《南華早報》報導說,李克強準備在自貿區向外國投資者開放上海金融服務業,隨即招致中國銀監會和中國證監會的公開反對。在一次國務院閉門會議上,李克強得知其計畫無法推行時,氣得拍桌子發火,最後靠李克強的高壓態度才暫時把銀監會及證監會的人壓下去。兩天後,中共國務院才強行批准自貿區的成立。

人們發現,僅僅在9月初的九天中,李克強就四次公開談其改革措施:9月3日,在第十屆中國——東盟博覽會上,李表示,「著力釋放改革紅利,積極促進結構優化,充分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9月9日,李在英國《金融時報》上撰文,他承認目前中國經濟增長緩慢的事實及所面臨的一系列經濟發展困境及危機,強調必須深化社會、經濟改革的迫切性;9月10日,李克強會見國際企業家時表示,他的改革措施「這些都是觸動利益的事情。但是,我講過我們會用壯士斷腕的決心推進改革,做到‘言必行,行必果’。」9月11日,在大連舉行的夏季「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開幕儀式上,李克強作主旨演講時再次強調「中國改革大勢不可逆轉」。

在「達沃斯」論壇上,李克強利用這一機會向來自90個國家的約1500名金融經濟專家推介其改革計畫,並用一句話提到上海自貿區。他說:「在上海建立自由貿易試驗區,探索負面清單管理模式,重點在投資准入、服務貿易領域擴大開放。」所謂「負面清單」,列出不允許外資進入的領域,只要沒有限制的項目,都可以做。「負面清單」包括至少一萬個受限制的商業領域。

鳳凰網總結李克強在會上傳遞了六大信號:中國經濟不會硬著陸;承諾改革「言必行,行必果」;政策主線、著力點、主動力;金融改革牽一髮動全身;用「站穩腳跟」代替放鬆貨幣;共同參與全球經濟

儘管李克強表現出來很有信心,但外界認為李所面臨的困境仍舊很難、很深。

資金能否真正自由流動?

9月14日《華爾街日報》發表了與西方媒體態度相左的評論,文章稱,建立上海自貿區可能是一個突破的機會,但很難看出如何可以保證放鬆資本管制在一個特定的地理區域內得到實現。如果企業可以利用管制放鬆將資金自由轉入、轉出自貿區,實際上就等於打開了放開資本項目管制的閘門。

所以,這類資金自由流動可能被控制在最低限度,例如,企業或許只能把外國資金用於自貿區內的業務運作。又或者,自貿區內的銀行向國內其他地區的公司發放貸款時將面臨配額限制。如果是這樣的話,資本管制放鬆措施只會帶來很小的積極影響。

報導還說,除了資本管制和難以預測的波動性外,中國薄弱的法治、企業治理不善等系統性問題也將降低上海這座城市的吸引力。

美國「自由亞洲電臺」也發表評論文章〈上海自由貿易區:一場烏托邦試驗〉,據不完全統計,全球有超過1200多個自由貿易區,而中共建的上海自貿區與世界各國已經建立的自貿區的最大區別是:中國至今還沒有真正的市場經濟;貨幣自由化為自貿區設立的必要條件,而中國卻希望通過自由貿易區試驗人民幣自由化。

更為重要的是,世界主要國家自貿區的建立和發展,並不存在和現行經濟制度、特別是政治制度的衝突,並不存在自由貿易區內外制度性抵制。但是在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區顯然面臨著制度和觀念上的阻力和抵制。

文章還說,因為中國的現政權不會容忍真正的經濟自由化扎根和擴張,經濟自由化最終會導致政治和思想自由化,必然動搖國家壟斷的基礎,動搖一黨專政的統治基礎。

李克強想動利益集團的乳酪

人們看出李克強改革面臨的阻力除來自中國混亂的經濟局勢外,部分也來自既得利益集團。

在9日的《金融時報》文章中,李克強提及「混合所有制經濟」,支持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他還提出在金融、石油、電力、鐵路、電信、資源開發等方面的改革,然而中國的金融、石油、電力、鐵路、電信等系統一直被江派太子黨壟斷掌控。

德國之聲中文網2012年報導稱,中國社會學家早在幾年前就通過長期調研發現,中國億萬富翁90%是幹部子弟。「這樣的太子黨大約2900人,積累了總共兩萬億人民幣(約合2400億歐元)。他們尤其活躍於金融界、外貿領域和房地產業,作為公司老闆或大公司經理。在財富超過上億元的3220人中,當時只有288人不是高官子女。

中國「兩桶油」一直是江派曾慶紅和周永康家族的勢力、利益地盤;曾慶紅從80年代開始就浸淫石油系統,成為「石油幫」的老大,石油門出身的周永康晉升高層後,石油系統利益幾乎全被曾周兩家勢力把持。港媒曾曝光周永康父子利用其家族所壟斷的石油系統和政法委系統的影響力,大搞權錢交易,至少集聚200億的財富。

被外界稱為「中國第一貪」的江綿恆,在江澤民任中共黨魁之際,江為其長子江綿恆趕快「悶聲大發財」而大開綠燈。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從而開始了他的「電信王國」生涯。他掌控的公司除了經營電信、半導體等,還是中國最大中外合作文化項目上海東方夢工廠中方投資者。

有消息稱,中共中紀委正在追查與江澤民、江綿恆、江澤民姨外甥吳志明(上海610辦公室負責人、政法委書記)等人涉案金額達1.2萬億人民幣的金融貪污大案。

外資逃離 華爾街與中共「蜜月期」結束

李克強面臨的困境,除了中共內部利益集團的阻撓外,外部國際環境也有很多不利因素。

紐約城市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夏明認為,如今中共當局就靠打壓外國企業、貶低外國形象這種逆向方式來論證自身統治的合法性,用這種「反向合法性」來刺激中國老百姓的民族主義情緒,其中很重要的因素就在於中共今天面對的一個最根本的挑戰是西方的企業界和中國的蜜月正好結束,今後中國和西方企業的矛盾會越來越突顯起來。

中共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院長邢厚媛也不得不承認,當前中國的多邊貿易體制遇到很多障礙和困難,多哈談判沒有取得新的突破,區域貿易協定則在加強,特別是由美國推動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談判中,中國有被邊緣化的危險。與此同時,發展中國家在利用外資方面的政策競爭在加劇,一些國家的成本要素優勢逐漸顯現,而中國的優勢在下降,資本向外轉移已經出現苗頭。

據中共央行公布數據顯示,金融機構外匯佔款6月分和7月分的外匯分別下降了412億元和245億元人民幣,而同期外商直接投資(FDI)卻是直線上漲,以熱錢流出的通用公式計算,僅僅這兩個月有數千億元的資金流出中國。

到了8月美國長期國債價格快速上漲之時,資金同樣加速流出中國。據申銀萬國的研究數據顯示,8月22日至28日,流出中國概念股票資金環比增加163%至7.5億美元。

9月初,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將手中20億股中國建設銀行H股全部拋售,套現約14.7億美元。

美銀的拋售導致第二天建行H股股價下跌1.35%。這是繼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瑞士銀行(UBS)和蘇格蘭皇家銀行(RBS)悉數拋售所持中資銀行股份後,又一家加入這一行列的國際金融機構。至此,中國工、農、中、建四大國有銀行的外國資本已全部撤出。

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認為,外國企業撤離中國的高潮還未到來,但這要取決於中共18屆三中全會是否會出臺一些重大改革舉措。如果中共三中全會開完後,他們看不到什麼變化,那麼外資企業將從2014年開始大規模撤離中國。

外國企業在中國的經營環境正在惡化。中國美國商會(AmCham China)的年度商務環境調查報告(China Business Climate Survey Report)顯示,僅28%的受訪者認為中國的經商環境正在改善,而這一比例在一年前為43%。這份報告還顯示,目前僅有19%的美國在華經商企業打算擴大業務規模。

黨媒不經意「洩密」近期外資數據水分多

9月13日,經濟學家何清漣撰文〈人民日報「十大外資來源地」背後的秘密〉,文章分析稱,8月12日,中共黨媒刊載文章〈外資並未大規模撤離中國〉,否認外國企業和資本正在撤離中國,但卻不經意間洩露一個「國家機密」:多半外資系中資所為,實為「假外資」。

今年上半年全部外資總額應為609億左右,其中來自香港的投資為397.15億美元,在全部外資中佔比為65%。現在香港對大陸的投資多半系中資所為,可列為「假外資」。來自新加坡的投資32.52億美元,佔比為5%。這些號稱來自新加坡的投資,其實不少也是中資漂白後回流。

何清漣表示,經過分析說明多年以來,中國引進的巨額外資當中,有70%以上來自漂洗後回流的中國資本。這一對於政府、富豪、貪官以及相關分析人士來說並非「秘密」的事實,只是由於宣傳「中國對外資具有強大吸引力」的需要,於普通中國人來說成了「國家機密」。

李克強與溫家寳的不同

人們不禁要問,既然上海自貿區的實施面臨這麼多阻力,為何李克強還要強力推行呢?不但拍桌子瞪眼睛,還在九天內四次藉外國媒體宣傳其改革理念,這是為什麼呢?

答案很簡單:李克強別無選擇,他只有這一條路。

李克強上任半年多後,國際社會就提出了「李克強經濟學」,因為他們看到了李克強與溫家寳推行政策的大不相同。形象地說,溫家寳搞的經濟改革都是小的修修補補,而李克強上來重點推出的就是大的結構調整,為什麼要改變結構呢?因為原來那套所謂社會主義經濟體系,已經被事實證明是沒有前途的,已經走不下去了,李克強被逼沒有辦法了,老路走不通了,只得摸著石頭「過海」,因為畢竟歷史發展到全球化國際化的新時期,中國那套舊有的經濟體制已經無法再「挂羊頭賣狗肉」了,不做大的結構調整,怪胎存活不下去了。

那為什麼溫家寳時期不做這種變動呢?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溫家寳不是專業搞經濟的,他的地質探測知識無法幫助他探索更深的經濟理論,更關鍵的是,哪怕溫家寳想推行經濟改革,他也沒有能力做,因為溫家寳和胡錦濤結成了聯盟雖然堅固,但由於胡錦濤在政治上的弱勢,也必然決定了溫家寳在經濟上的弱勢。當時江澤民派系實際掌控了中共政治實權,溫家寳想碰一碰江派的乳酪都是不可能的,他根本無力向江派既得利益者提出任何消減其壟斷地位的改革建議。

目前李克強採取強硬態度對待利益集團,一再對其發出警告,不惜拍桌子瞪眼睛,既突顯了中共高層的公然分裂,也是中國經濟深度陷入危機,到了不得不改地步後的條件反射。中國經濟再不改革,必然就是泡沫的大破裂,經濟的大崩潰。

那李克強能做到他想做的事嗎?這就取決於李克強和習近平、王岐山這三方結成的「鐵三角」聯盟的運作方式是否成功。在《新紀元》前面的報導中,我們介紹了李克強與習近平、王岐山結成鐵三角聯盟,互相支撐,但他們三人的處世態度和行事方式卻大不相同,習近平是「光說不做」,王岐山是「又說又做」,而李克強是「光做不說」。

為什麼李克強「光做不說」呢?因為他搞的自貿區之類的改革,都是與中共原有的理論體系相牴觸,都是毛派左派們無法接受的事,都是和中共體制對立的東西,但又是經濟發展規律必須要求的東西,所以他只能做不能說,這也是李克強為何在九天四次談改革的原因:他不能在中國大陸媒體上說,只能藉出國或開國際會議的機會,利用外國媒體發出他自己的真實聲音,因為在國內說,他的話可能會被中宣部刪改。

李克強孩子的「早產」秘密

從目前形勢看,李克強非常強硬地推行上海自貿區,哪怕具體實施細則要等一百天或更長時間才能達成共識,也要先把牌子強行掛出來,生米做成熟飯,讓反對派沒有退路。由此可見,李克強非常強硬,可能強硬得超出一般人的想像。

從習王李鐵三角的運作方式來看,中南海對中石油、中石化等石油幫的清理,一方面是在政治上,用剝洋蔥的方式圍剿周永康與曾慶紅,另一方面是在經濟上,用反腐的方式打掉壟斷央企的既得利益者,讓他們不能阻止李克強的經濟改革。

從這個角度看,王岐山抓石油幫的蛀蟲,也是在為李克強的自貿區開路,不嚴懲江派,經濟改革特別是金融改革就走不下去,這也許是習近平陣營在18屆三中全會前必須要做的事,否則習政權無力出臺新政策,也就是說,上海自貿區不早產,三中全會就得流產。

按照李克強的想法,先搞上海自貿區,再擴大在全中國,其自由經濟體系與中共政權的專制體制是格格不入、水火不相容的,到那個時候,不是經濟改革死亡,就是共產黨死亡,兩者必死一個。

死了改革,百姓遭殃;死了中共,中國新生。這就是當今中國經濟改革的真正秘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