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通華裔副總裁遭FBI正式逮捕控罪(組圖)


【看中國2013年10月03日訊】一個華人的頂尖奮鬥史,因實施內幕交易而改寫了命運。

前高通執行副總裁汪靜對法庭並不陌生,對於早年曾是一名美國執業律師的他,這是施展辯才與擊敗對手的地方。然而,當前日再次走進法庭,面對他的卻是內幕交易等多重罪名的指控以及可能的牢獄之災。


汪靜

美國聖地亞哥當地時間本週一,汪靜被FBI正式逮捕,並於當日下午出庭受審。消息傳出,熟悉他的人頗為驚愕。汪靜在中國並非聲名遠揚的顯赫人物,但在中美兩地通信圈卻是鼎鼎大名,他在高通工作超過10年,先後擔任高通在中國、亞太的負責人,是中國通信行業的資深人士。即使其升職遠赴高通位於聖地亞哥的總部之後,仍和國內行業人士保持著密切溝通。

但自去年底開始,汪靜「出事」的消息即在業內小范圍流傳。一位曾和汪靜關係非常親密的國內通信業人士回憶,其曾在今年新年前後通過郵件、簡訊等方式聯繫汪靜,均未獲任何回應,當時即感到異常。

事實上,汪靜自去年5月起就被暫停了高通執行副總裁職務,開始休長達一年的「行政假」。今年5月,汪靜正式從高通離職。而其離職的原因在美國證監會(SEC)厚厚的起訴書中得以還原:SEC指控汪靜通過內幕交易非法獲利超過24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50萬元),此外,汪靜還涉嫌犯下洗錢、妨礙司法調查等多項重罪。前美林證券聖地亞哥分部資深副總裁、個人理財部門副總裁殷敢為(Gary Yin)參與和協助了汪靜的內幕交易,亦被指控多重罪名。

SEC起訴書顯示,2005年汪靜與殷敢為兩人相識於聖地亞哥的教堂。同樣是華人精英,一個當時是美林證券的財務顧問,另一個則是高通中國區的董事長,兩人迅速熟稔並建立密切關係,殷由此成為了汪靜的個人理財經紀人,當年十月,汪靜將所有的帳戶轉移到由殷代管的美林證券帳戶中,開始了長達八、九年的合作。

但雙方的友誼在法庭上遭遇到嚴峻的考驗。昨日,殷敢為在當地法庭低頭認罪。承認協助汪靜進行內幕交易,藉以換取承擔妨礙司法與洗錢等兩項較輕的罪名。而前一日已經出庭的汪靜,面對內幕交易等多重罪名則以「無罪」申辯。

區區150萬人民幣,對於年薪曾高達數百萬美元的汪靜來說,顯然並不是一筆耀眼的財富,然而,代價巨大。

膽大的內幕交易

SEC的起訴書顯示,殷敢為從1994年起就任職於美林證券美國聖地亞哥分部,負責私人理財業務。他的業務範圍逐漸從美國擴展到中國等地,成為一名國際財富管理顧問,公開資料顯示,2000年前後起,他就開始頻繁往來於中美之間開展業務。

為汪靜理財之後,汪靜曾向殷詢問如何隱藏自己的現金交易,在殷的建議下,汪靜冒用了仍是中國籍,當時在安徽省當地方官員的哥哥汪兵,用他的名字在英屬維京群島設立了空殼公司Unicorn Global Enterprises,並將自己名下的36萬美金轉到該帳戶中。

汪靜2008年起擔任高通高管之後,名下所有高通和相關公司的股票交易都受到嚴格限制。SEC與FBI長達17頁與30頁的起訴書中,分別指控汪靜利用該空殼公司的名義,分別在2010年3月1日、2011年1月25日,藉著高通發布財報前事先得知將上調股息等消息,買進高通股票獲利。

SEC更詳列汪靜在2010年3月1日出席七點半開始的董事會後,隨即在10點07分打電話給殷敢為。十分鐘後,殷敢為就利用空殼公司的名義,以27萬739美元買進了7,700股高通股票。

高通當天下午一點半宣布調升股息後,股價從原本的35.56元上升到37.93元,相當於6.7%。當年12月,汪靜將手中7700股全數賣出,賺了將近10萬美金。

嘗到甜頭後,汪靜的膽子變大了

同年9月,高通內部以Project Tango的代號,電郵通知高管有關收購Atheros公司的高度機密。在12月6日,汪靜在香港開完董事會,確定高通將收購Atheros。隔天美國開市後,兩人以電話和簡訊交換信息,掛上最後一通兩分鐘的電話後,殷幫汪靜用Unicorn的名義買進了10,800股Atheros股票。並購消息傳出後,Atheros股票大漲20%,汪靜在隔年1月25日脫手,並用這筆錢買進高通股票。

起訴書中指控,殷敢為是明知或故意忽視汪靜不尋常的作法。因為汪靜通常把錢放在貨幣市場共同基金,很少買公開市場上的股票。

Atheros股票一來一往,這一票,汪靜賺了11萬美金。


FBI解釋汪靜、汪兵與殷敢為三人之間的財務糾葛。

風聲走漏

2010年7月,SEC開始正式啟動對高通財務報表可能不實的調查,2011年4月對高通的調查範圍擴大。8月1日SEC對汪靜發布傳票,調閱他所有電子郵件與財務資料。起訴書中指,汪靜開始緊張,擔心涉及內幕交易一事被察覺。

他知道自己必須有所行動。

汪靜首先要求殷敢為將Unicorn帳戶中的交易記錄刪除,卻因為這些記錄是永久存在美林證券的伺服器中而沒有成功。汪靜告訴殷敢為他要想一下怎麼應對。之後汪靜假冒自己媽媽的簽名和其他文件,在英屬維京群島開設了另一間空殼公司Clearview Resources,並將之前公司的資產轉移到這個新帳戶。

到了2012年4月,汪靜確定已經被SEC盯上。他說服殷敢為與空殼公司Unicorn掛名的哥哥汪兵見面,並帶著Unicorn的帳戶資料,在5月特地飛到中國,教汪兵一套如何應付SEC的說詞。

2012年5月21日,高通董事會的審計小組決定暫停汪靜執行副總裁的職務,並讓他放行政假。

汪靜在今年5月1日正式辭去待了13年的高通,卸下了執行副總裁的光環。

本週一,汪靜被FBI逮捕。

同日在汪靜出庭後,法官准以300萬美元保釋,但在他下次10月8日出庭前,必須配戴電子監測器,不能離開家門。

汪靜其人

2011年10月,騰訊科技曾在高通總部見到汪靜,汪當時還請中國記者在當地中餐館吃了頓私宴。高通作為當地最大的僱主之一,在當地很有影響力。在席間可以感受到汪靜在當地華人圈中交友廣闊,即使華人服務員和他也能親切攀談。

汪靜的辦公室在高通總部頂層,緊鄰高通CEO小雅各布的辦公室,顯示其在高通內部的地位很高。當時,汪靜任高通執行副總裁兼全球運營總裁,是高通最核心的執行委員會成員之一。

得知汪靜因涉嫌內幕交易被控的消息,國內和他接觸過的人士無不感到驚訝。

在國內通信業人士的眼裡,汪靜給人的印象是時時帶著謙和微笑,快人快語,面對複雜的行業,從不隱藏自己的觀點,暢所欲言,和他一起交流總是非常愉快。很率真,不隱瞞自己的想法,對很多問題都有自己獨到見解。

即使在美國已定居多年,也是一個標準的職業經理人,但汪靜仍然保持著一口家鄉方言,給人以親切感。

作為一個出生在安徽農村土生土長的中國人,汪靜的經歷可謂華人精英奮鬥史的濃縮:在中國念完大學,到美國讀研究生,攻讀國際法律並獲得碩士學位,後受聘全球15大律師事務所之一Reed Smith律師事務所,隨後被聘為高通副總裁,並一直做到這家全球500強公司的最核心層,其上升曲線可謂完美。

2001年,汪靜被Reed Smith律師事務所服務的客戶高通挖走,出任高通公司高級副總裁。

2001年,中國聯通引進高通的CDMA技術,推出了成熟的CDMA網路。但是由於高通在CDMA網路上的專利授權模式,由於高通和中國市場溝通不暢,CDMA網路也一直在爭議中成長。

當時,汪靜主導了中國與高通的CDMA2000知識產權談判,並與華為、中興等簽訂了授權協議。在中國做事,除了考慮技術和市場,同樣也需要談判技巧,在這方面,汪靜的律師經歷很有幫助。

2003年,汪靜被公司任命為高通中國區董事長,負責高通在中國的戰略發展。「汪靜用三年時間,面對各方面的壓力,重建高通在中國的形象,理順了組織結構,很好地開展了業務,讓高通中國走上了正軌。」一位業內人士評價汪靜這段經歷時指出,律師出身的汪靜清醒而理性,善用歐美團隊意識來為高通在中國選擇合適定位。

截至2008年3月底,中國三家運營商重組之前,中國聯通的CDMA網路用戶數為4280.9萬戶。汪靜甚至被稱為「CDMA教父」。

「高通曾經就是壟斷的代名詞,社會充滿了惡評,而汪靜上任之後,自己面對媒體,把問題講清楚,使今天高通在中國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時也贏得好評。」一位熟悉汪靜的人士指出。

2008年,汪靜升任高通執行副總裁,負責高通在亞太、中東和非洲地區的市場業務。當時,有媒體評價,汪靜作為中國區董事長升任亞太董事長在高通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之前的亞太區董事長基本上是從新加坡或者日本市場選拔。汪靜的升職,反映出中國在高通市場戰略中的突出地位,也是高通對汪靜這個中國區掌門人幾年來工作成績的肯定。

在擔任高通公司高級副總裁兼亞太區董事長期間,汪靜在推動CDMA在中國以及東南亞地區的採用和發展、制定和實施高通公司在整個亞太地區的商業戰略以及與中國電信(微博)設備製造商建立牢固的合作關係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直到2011年,汪靜擔任全球業務運營總裁,其領導的部門涵蓋高通公司分布在全球各地的業務開發辦公室,包括中國、歐洲、印度、日本、韓國、拉美、中東、非洲和東南亞。

民事刑事多項罪名纏身

但如今,曾經是風光一時、打入主流社會的華人科技高管,卻可能面對牢獄之災。

汪靜的代表律師布萊恩·海納根(Brain Hennigan)目前不方便評論殷敢為承認有罪,是否會對汪靜的案件產生重大影響,要看檢方與殷敢為所談的條件而定。

SEC調查此案的探員透露,汪靜找的這名律師在當地相當有名。根據所屬的律師事務所資料,身為合夥人的海納根擅長企業危機與白領刑事罪案辯護案件。在2010年更被選為洛杉磯地區年度最佳白領刑事罪律師,同時也被洛杉磯雜誌選為南加州前100名最有影響力的律師。

汪靜面對來自FBI與司法部的五項刑事罪名:內線交易的證券詐欺、妨礙司法程序、洗錢、串謀妨礙司法與洗錢,同時因盜用哥哥與母親身份開設離岸帳戶,而被控嚴重身份盜竊罪。上述前三項罪名最高各可被判處20年徒刑與最高500萬與25萬美元罰款,而串謀罪可判處入獄5年,嚴重身份盜竊罪2年。

另外,在民事訴訟上,SEC要求罰款,同時因為涉及內幕交易,罰款部分可能提高三倍;SEC還要求汪靜和經紀人交還不當所得;同時要求法院禁止汪靜日後在任何上市公司擔任高管或董事會職位等。

汪靜的哥哥汪兵也被FBI以串謀罪名起訴。

殷敢為將在12月16日宣判刑期,汪靜則將在10月8日再次出庭。

汪靜還能扭轉自己的命運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