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上訴最後期限 妥協還是魚死網破(圖)


2013/09/25/20130925121426848.jpg

【看中國2013年10月03日訊】薄熙來9月22日被一審宣判無期徒刑,至今已經到了第10天。根據判決書,薄熙來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10日內,通過山東中院或者直接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10月2日正是薄熙來的「最後期限」,過期則不再享有上訴權。但由於10月1日至7日是中國十一長假,據中國法律規定,薄熙來案的上訴截至日期也就被順延到了10月9日。

外界普遍猜測,薄熙來針對法院宣判上訴的可能性極大。在一審判決後的第二日,多家海外媒體報導稱,薄熙來家人23日已正式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但截至目前,無論是薄熙來辯護律師還是中國官方渠道,都未證實此消息。

劉志軍的順從與薄熙來的不服

8月22日至26日,濟南中院連續四天半公開審理薄熙來案,期間通過微博公布庭審紀實,每半天召開一次通報會,其開放程度可謂開創了中國司法審判的先河。由於以往中國大部分貪官在案發後接受法院審判時,通常都已經與負責調查的檢察機關、紀委方面在基本事實達成了一定「默契」,對於檢方提起的指控一般都會無條件認罪,從而換來從輕處罰。例如在薄熙來案件審判之前不久的原鐵道部長劉志軍案審判時,劉志軍不僅放棄了自行委託辯護律師的權利,更是在庭審現場對被指控的事實和罪名都沒有提出異議,並且表示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會上訴。並在庭審最後聲淚俱下地說:「我作為一個農民的孩子,本應該為中國鐵道、為中國夢做更多的貢獻,但是因為放鬆了自己的學習,放鬆了思想上的警惕,走到了這條道路。」

而薄熙來在庭審時不僅當庭全盤否認了檢方對其指控的「三宗罪」,更是當庭希望法院「如果聽檢察機關的一面之詞,會導致冤假錯案大量發生」、希望檢方不要用貪腐的罪名侮辱自己薄家的「家風」,由於案件是使用微博直播的方式,因此在那5天裡,薄熙來與檢察機關在法庭上針鋒相對的對抗也被第一時間於中國網路上傳播,成為當時的熱點事件。

薄熙來這種不配合的做法,被觀察人士認為是其最終被「重判」的重要原因。隨後的9月22日,當薄熙來聽到法院宣判自己無期後更是失態,當庭咆哮,被法警強行帶離法庭,並沒有當庭提起上訴的機會。薄的這種表現也是之所以外界認為其極有可能會繼續上訴的理由。23日,有媒體披露薄熙來已提出上訴。

薄熙來上訴時間進入最後期限

根據中國法律規定,在刑事案件中,有權對提起上訴的人員有自訴人、被告人或者他們的法定代理人,以及經被告人同意的辯護人、近親屬。附帶民事訴訟的當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有權對判決、裁定中的附帶民事訴訟部分提出上訴,但不影響刑事判決、裁定的效力。公訴案件的被害人對一審判決不服的,只享有向人民檢察院請求對一審法院的判決進行抗訴的權利,但不享有獨立的上訴權。在薄案中,享有上訴權的主體有薄熙來,以及經薄熙來同意的辯護人和近親屬。

享有上訴權的主體可以因任何理由、甚至無需理由提起上訴。不服判決的上訴期限為10日。不服裁定的上訴的期限為5日。從接到判決書、裁定書的第2日起算。薄案9月22日宣判,上訴的期限從9月23日起算共有10天。上訴一般應當採用書面形式,並同時提供正本和副本。但上訴人因書寫上訴狀確有困難而口頭提出上訴的,第一審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其所陳述的理由和請求製作筆錄,由上訴人閱讀或者向其宣讀後,上訴人應當簽名或者蓋章。

上訴人通過原審人民法院提出上訴的,原審人民法院應當在3日以內將上訴狀連同案卷、證據移送上一級人民法院,同時將上訴狀副本送交同級人民檢察院和對方當事人。或者,上訴人直接向第二審人民法院提出上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應當在3日以內將上訴狀交原審人民法院送交同級人民檢察院和對方當事人。

截至目前為止,雖然消息指出薄熙來已經提起上訴,但是無論是薄熙來辯護律師還是中國官方,都未證實此消息。

魚死網破心態考驗中共

薄熙來究竟是否上訴,至今還沒有一個準確的說法。未來幾日可能發生三種情況:薄熙來上訴排期二審;上訴被駁回;不再上訴。

一輩子浸淫政治的薄熙來不會不知道即使上訴,改判的可能性幾乎沒有,結合薄熙來本人的性格,以及他在一審庭審中的「表演」來看,即便上訴,他想達到的效果,也只是表現一種姿態。當然,上訴所透露出的另一個信號就是,薄熙來已經徹底與中共「撕破臉」,如果說一審前雙方還有一定的默契和妥協的話(檢方控訴的「貪污、受賄、濫用職權」,薄熙來的辯護也一直圍繞著「錢」,雙方都不涉及政治因素),那在薄熙來當庭否認,官方從重宣判之後,兩邊已經在這個問題上難以有任何共識,如果有二審,那現場的控辯對峙一定更為激烈和針鋒相對,甚至已經做好魚死網破的準備。

第二種可能,就是薄熙來上訴被駁回。尤其當薄熙來可能的上訴內容如果脫離原先檢方對其的指控,而將話題開始引向政治的時候。如果說庭審前幾日薄熙來為自己辯護的證詞大多圍繞著「錢」來說,在後兩天以及最後陳述中,薄的證詞就漸漸開始超出中共的掌控範圍,不僅大談薄家家風,上級領導批示處理王立軍事件意見,更是強調自己不想做中國的「普京」,不想跟李克強搶國家總理之位,因為李的位置在十七大之後就已經決定了……種種高層秘聞被其這樣堂而皇之的公之於眾,孰知如果有二審,抱著「魚死網破」之心的薄熙來是否會更加口無遮攔,難以掌控。從法院的角度,是否接受上訴,其實衡量標準只是是否跟本案有關,對於指控,被告是否能提供新的有效的證據進一步對案件進行審理。也即表示,薄熙來是否有第二次「表演」的機會,主動權其實並不在他本人手裡。從目前種種信息看,上訴被駁回的可能性很大。

第三種可能就是薄熙來不提起上訴,當然,這種可能性是最不符合薄熙來脾氣性格的。回頭再看看薄熙來案前後牽連的王立軍案、谷開來案,以及他在重慶搞「獨立王國」,前前後後參雜著太多的政治因素。雖然大陸媒體一直遮遮掩掩,正如此前多維新聞分析的那樣,王立軍的叛逃事件只是薄熙來案的一個導火索,薄熙來身上確有貪污、受賄的問題,但海外所傳的其監聽胡錦濤,搞政治圖謀等等這些更是大忌。

當然,即使最後薄熙來提起上訴,中共也並非沒有方法應對,畢竟王立軍在接受審判時由於其叛逃的內容涉及國家機密,就進行了不公開審判,因此,屆時將薄熙來二審確定為不公開審判,也能保證整個事態繼續在其掌握之中。雖然可能引起外界非議,但相較於薄熙來所可能再度帶出的影響,顯然這種非議已經不足為慮。無論如何,能否在三中之前,將薄熙來事件徹底解決,考驗著習近平和新中共領導層。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