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監獄把犯人變成沉默的奴隸(組圖)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3/10/02/20131002215346288_small.jpg
摩爾多瓦監獄

【看中國2013年10月03日訊】人權人士對俄羅斯監獄中存在的暴力現象和精神打壓提出抗議。曾經被關押在俄羅斯監獄的囚犯講述了他們遭遇的經歷。

奴役式的勞動、睡眠不足、暴力毆打--俄羅斯朋克樂隊「暴動小貓」的成員托洛克尼科娃(Nadeschda Tolokonnikowa)猛烈抨擊俄羅斯監獄裡犯人遭到的對待。她在9月23日發表的一封公開信中寫道:「監獄裡的生活就是通過打壓一個人的精神,通過恐嚇他,通過利用其他聽命於監獄看守的犯人,最終把你變成一個沉默的奴隸。」

托洛克尼科娃的公開信引發抗議浪潮。其他在押犯人和人權人士已經連續多年來抗議俄羅斯監獄內非人道的狀況。

斯大林的遺產

俄羅斯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2012年俄羅斯監獄中關押的犯人數量超過58.5萬。另外還有26萬人被關押在看守所。特別是在莫爾多瓦共和國境內建有很多監獄。這些監獄大多還是在斯大林時期修建的。蘇聯時期的「人民公敵」被關押在此。

莫爾多瓦位於莫斯科東南約500公里處,森林覆蓋率高。在那裡有18座監獄仍在使用。公路兩邊設置了無數個看守崗亭。在這裡被關押的有被判有終身監禁的罪犯、有外國人、帶著孩子的母親和慢性病患者。

二等公民

專門關押女犯的13號監獄和14號監獄相鄰。來自莫斯科的巴赫米納(Swetlana Bachmina)曾被關押在14號監獄2年半。朋克樂隊「暴動小貓」的成員托洛克尼科娃現在就被關押在這所監獄。巴赫米納曾經擔任巨頭尤科斯集團的律師。她和尤科斯總裁霍多爾科夫斯基(Michail Chodorkowski)一樣因貪污和偷稅被判入獄。

俄羅斯監獄把犯人變成沉默的奴隸
巴赫米納曾被關押在14號監獄

巴赫米納回憶起她剛剛達到14號監獄時的感受時說:「一開始真的是嚇了一跳。大約100名女犯被關在一間棚屋。一個星期只能洗一次澡。大家從暖氣片裡放水洗澡,還得防備著別被看守看到。」棚屋裡雖然有一間廁所,但是卻不能用。女犯們只好使用戶外的簡陋茅房。

最可怕的不是監獄中的生活條件,而是如何同其他犯人打交道。巴赫米納說:「犯人被看作二等公民。」雖然俄羅斯早已廢除強迫勞動,但是巴赫米納說還是會有人因拒絕勞動而受到懲罰。「我們常常超時勞動。就像是在流水線上。他們有個生產計畫表,每個人都得完成。誰要是幹不完,就會挨他女犯的打。」

無法想像的精神壓力

監獄裡每天的日程安排都非常嚴格。2005年因參與準備恐怖襲擊而被判入獄8年半的木塔查理耶娃(Zara Murtazaliewa)被關押在13號監獄。她說:「每天早上6點起床,然後在外面做操,把自己的東西放進櫃櫥,然後吃早飯。7點就開始勞動了。」俄羅斯人權組織「紀念」認為木塔查理耶娃是政治犯。司法部門對她的指控都是情報部門編造出來的。

俄羅斯監獄把犯人變成沉默的奴隸
莫爾多瓦的監獄就像是「獨立的王國」

「我們在監獄裡干了很多縫紉的活兒,從軍服、手套到帳篷,無奇不有。而且從早到晚忙不停。」30歲的木塔查理耶娃每個月可以得到700盧布,約合15歐元。她是車臣人,因此也受到同其他犯人相比更為嚴格的監視。她挨過幾次打。她說她在監獄裡會懷念的就是安寧和一個人獨享的空間。「到處都是監控攝像頭,你會感覺到一種無法想像的精神壓力。」去年木塔查理耶娃獲釋出獄。如今她生活在法國,她在那裡得到了政治庇護。

獨立王國」

記者和人權人士斯維托娃(Soja Swetowa)將莫爾多瓦的監獄比喻成一個「獨立的王國」。無論是犯人還是當地的居民都無法將其打破。監獄在當地提供了大量就業崗位。有很多家庭世世代代都在監獄工作。斯維托娃說,經常會有被關押在摩爾多瓦監獄的犯人給她打電話,向她講述鐵絲網背後的暴力。

不過斯維托娃也說,監獄中的情況稍微有所改善。例如初犯和累犯開始被分開關押。但是對她來說最重要的一點是,俄羅斯社會開始關注監獄中犯人們的生活狀況。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