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人的戰俘文化

2013-10-06 22:33 作者: 程實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06日訊】住在紐約市的皇后區十多年了,只要一有空閑的時間,我就要一個人開著車去新鮮草原的那家巴恩斯 • 諾布爾書店看書和看雜誌。一個秋日的下午,我按老習慣又將車停在了那條既安靜又整潔的179街左側的路邊,熄了引擎,拔下鑰匙,下了車,鎖上車後,像以往那樣朝著書店信步走去。就在我即將要橫穿馬路,從馬路左側走向馬路右側之時,我斜視的目光瞥見的一輛老式汽車後面掛著的一個醒目而又特殊的車牌一下子吸引了我。

那是一塊與其它的車牌決然不同的牌子,是一塊我來美國後從來不曾見到,或者說從來不曾見識過的汽車車牌。只見上面赫然印刻著這樣三個英文單詞和三個阿拉伯數字,它們的先後順序依次是 —— Former Prisoner of War 119 。啊哈,這英文的三個字不是分明寫著「前戰俘」嗎 !就是說,這塊車牌中文的意思是「 前戰俘119 」。我不覺一愣,覺得有些蹊蹺,感到這或許是這位汽車的主人別出心裁,自己隨心所欲刻制的一塊車牌吧。可這麼一來,若讓警察發現了,是會在後面按響警笛,叫停住這輛車,並對其開出罰單的喲 ……

說實在的,我當時真的不相信這會是真的,心裏在想或許這是一輛根本就不開的老車的車主在搞個什麼新花樣吧。剛想邁步繼續前行,不知為何還是戛然止步,重新退回了兩三步,走近了這輛汽車的車尾,蹲了下來,仔細地看個究竟。沒錯,這果然是一塊紐約州汽車管理局製作的、正規的紐約州的汽車牌照,上面清晰可見英文 「紐約州」的字樣,而「 Former Prisoner of War 119 」這幾個字,也端端正正地刻制在這塊以白色為襯底的車牌上。

紐約州汽車車牌的品種,五花八門,算得上是一種獨特的汽車文化了吧。通常情況下,前面三個英文字母、後面四個阿拉伯數字的車牌,是紐約州汽車管理局製作與頒發的正式車牌。但除此之外,不知為什麼又衍生出了數不勝數的、車主多花一些錢就可以從紐約州汽車管理局那裡以個人的名字,抑或自己選擇的英文字母為其車牌牌照上字樣的一批特立獨行的、毫無規律可循的車牌。但是,這個寫著「前戰俘119」字樣的車牌,我相信,許許多多人都是不曾見到過的。

朝著書店的方向走去時,我不禁想到了書店裡擺放著的那本記述美國陸軍五星上將麥克阿瑟戎馬一生的精裝本畫冊。1945年9月2日,停泊在日本東京灣的美軍戰列艦「密蘇里號」上舉行了日本向同盟國無條件投降的受降儀式。美國陸軍五星上將道格拉斯 • 麥克阿瑟,作為盟軍最高司令,端坐在受降簽字方桌前的那幅照片,可稱得上是宣告美、中、英、蘇等同盟國戰勝日本法西斯最為經典的一幅歷史性的照片了。 這張照片上,他的身後站著兩位瘦弱的將軍,就是兩位戰俘 —— 兩位曾被日軍俘虜並一直關押在中國瀋陽日本戰俘營裡的美軍將領喬納森 • 溫賴特和英軍將領阿瑟 • 帕西瓦爾。這兩位分別在菲律賓和新加坡被日軍俘虜的將領,不僅以勝利者的姿態昂首挺立地站在了日本政府投降代表重光葵和日軍投降代表梅津美治郎的面前,同麥克阿瑟一起作為勝利者的姿態接受日本人的投降,他們倆還分別獲得了麥克阿瑟用五支鋼筆在《 日本無條件投降書 》上簽字時使用的第一支和第二支鋼筆,即麥克阿瑟簽下了自己名字「道格拉斯」中的Doug 這四個字母的第一支筆,和寫下了las 這三個字母的第二支筆。

這種對於本國軍隊中在戰場上被敵軍俘獲而淪為階下囚的戰俘,不僅不摒棄,不歧視,反而在班師振旅之時將其視為衝鋒陷陣的英雄的現象,璞玉輝金,班班可考,是美國國家的一大特色,是別的國家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說顯示得微乎其微的。

這個小小的車牌,顯示了一種不同流俗的文化的存在。那就是,在美國,存在著一種獨清獨醒的「 戰俘文化」,存在著一種人人不以戰俘為恥,人人敬重戰俘的和諧氛圍。我們可以看到,不僅美國政界與軍隊中的高層視戰俘為英雄,美國的平民百姓更是尊重這些戰俘。紐約州汽車管理局頒發了這塊寫有「前戰俘」字樣的車牌,開著這輛車的前戰俘榮光煥發地駕駛著這輛車在美國的國土上自由地行駛,美國的警察與民眾對車上的這位前戰俘投以別樣敬慕的目光 …… 所有的這一切,似乎是在告訴人們這樣一種理念,即:為國家上前線打戰是光榮的,即便你沒有為國捐軀而被敵人生擒活捉淪為了戰俘,你也是條漢子,算得上是個勇士!

兩個小時後從書店回來取車時,我竟同這位「前戰俘」不期而遇,在他從寓所裡出來準備開車去辦事的時候遇上了他。同這位身高約六英尺出頭的老者簡單地攀談了四五句的交談中,我知道了二戰時他是美國陸軍航空兵部隊重型轟炸機上的領航員,他是在1945年3月一次執行轟炸日本東京的任務時被擊落而成為俘虜的。後來,他和戰友們被日本人關押在東京以北約30英里的崎玉縣的一座破舊的修道院裡。不巧的是,這位「前戰俘」當時真的有急事,所以未能獲知更多的我想進一步瞭解的一些情況。但從他風淡雲清的談吐中不難看出,開著這輛表明自己曾當過戰俘的汽車,他覺得甘露法雨那般無上榮光。因為在那場同法西斯的搏殺中,他為了美國的家園,為了全人類,打敗了法西斯,他雖當了俘虜,卻怎能抹殺得掉他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建樹的功勛 ?

對戰俘,人們由衷地懷著的敬畏之情,這是一個國家國民素質高雅與人文民俗純良的具體體現,是美國這個建國不到三百年的年輕國度之所以能夠蘊含著如此旺盛之朝氣與活力的表徵之一。縱觀而論,美國的這種戰俘文化,既表達了國民慰勉的心態,又顯示了政府恢宏的氣度。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