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已跌入「中等收入陷阱」

2013-10-08 03:00 作者: 薩豪恩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07日訊】政府將社會拽進陷阱

按著比較專業的分析說,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是要從戰略上進行設計,避免中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但這是個與事實嚴重相悖的說法,因為中國已經跌入中等收入陷阱,其發生的大體時間是二○一○年下半年至二○一一年上半年。那段時期裡,對抗全球金融危機的刺激政策正能量釋放已盡,而負作用集中顯現。

在經濟結構方面,調整困難之大以至於所為均無收效,也致今日李克強內閣陷入保增長與調結構的艱難平衡之中,即便社會沒有跌入中等收入陷阱,而政府先期掉進「某種陷阱」已是事實。在社會結構方面,刺激政策進一步加劇了社會不公的程度,這是因為刺激政策屬於應急措施,不可能將政治改革那種以遠期效果來證實的政策作為選項。

社會不公的加劇不可避免地將整個社會帶進陷阱。形象地說,是政府(尤其中央政府)在陷阱的底部發出求救聲音,誘使社會去拯救它,結果社會往陷阱邊一站,還未等施援就不由自主地滑進陷阱。中國不允許出現政治諷刺漫畫,如果允許,這裡的形象描述一定是政治漫畫的創意。

威權政治走到盡頭

社會不公加劇或者說社會不公讓中國人比其他國家人民更有切實之感的不是高房價,也不是日常消費價格的上揚,而是政治資源壟斷形成的強烈刺激。焦點性的問題有兩個:一是新生知識群體的就業機會不平等;二是傳統官場上的升遷機會不平等。更理論一點地說,權力資本化與權貴私有化是政治資源壟斷的必然結果,也是二十四年前開槍鎮壓遺留下的未解決問題。二十四年前的新生知識群體以血的代價反「官倒」,二十四年後,「官倒」已變身為「權倒」。對任何一個政治性家族,哪怕它小得只是一個縣城內的低級官僚世家,也必然以「政治香火」繼承為最優先考慮──「安排孩子」是中共所有官員的最真實也最迫切的意識形態!

回顧中國現代化歷史,中共在民族國家的建立上確實有著功績。這也是人類反法西斯主義勝利的一個邏輯結果,其相類比的是上世紀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西歐社會左翼政治持續高漲。但是,中共無從放棄既定革命思維,向執政黨轉變之不可能,說明它已經完成建立民族國家的歷史使命,到了退出中國現代化進程的時候。否則,中國社會將永久地困於中等收入陷阱,且往再貧困下滑。

從技術層面看,中等收入陷阱的十大分類中以福利陷阱、人口陷阱、民主陷阱為最有決定性。福利與人口兩項完全可合二為一,至於民主陷阱又多為威權主義所利用,用以說明激進民主帶來的壞處。在中國現代化史上,例子有之,即蔣介石在上世紀四十年代晚期發動「打老虎」運動失敗後,蔣對不同意見厲聲指責是用民主來破壞國家秩序。當今中共又面臨蔣介石威權政治的困境,因此,體制內既得利益集團不斷放大民主陷阱的刺激信號,稱「中國進入中等偏上收入行列之後,一些諸如引進西方式民主等不適當的民主訴求凸顯」,會將中國引入民主陷阱。

福利陷阱底部繼續下沉

目前,習近平稱「意識形態工作極端重要」以及宣傳體系聯手政法體系打擊網路異議,亦是對民主陷阱的故意放大行為。當然,網路異議的特質也已改變,從知識精英的傳統正式發展為「人人不滿」的社會情緒表達。

最現實地壓迫中共政權的重大社會因素是福利陷阱,而且這個陷阱的底部還在下沉。為了對付這個下沉,北京決策層放風試探公眾,試圖推遲退休年齡以緩解養老金入不敷出的局面。在對此試探的巨大爭論之外,問題的本質是國家萬能論的破產,從官方包攬養老到官民合作養老,再至養老徹底失去安全預期,也說明瞭陷阱底部繼續下降的事實。

分開來看待,老齡化作為一個突出因素已經讓整個社會走向下沉之路。對此,多數官方人口專家亦不否認,他們判斷說「中國的老齡化將在未來幾十年內持續加速,成為老齡化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有些國外觀察家已將中國的老齡化判斷為滴答作響的「人口炸彈」。有相關數據預測:十五年內中國人口基數將達到頂峰,而後是逐年減小;到二○二五年,老齡人口將達到三億,到二○五○年將達到四點五億。就實際情況來看,人口老齡化的情況要比國外觀察家估測嚴重得多。為防止真實數據對社會養老心理預期形成崩潰性壓力,少報數據成為一項國家絕密級的信息戰。如去年底的老齡人口絕對數是一點九四億,而實報至最高決策層是一點八五億,差額為九百萬。

計畫生育罪孽百年難消

毛時代晚期以來的計畫生育政策是中國人口老齡化的最主要動因,但是,到目前為止,中國學術界只有少數聲音批判強行墮胎等不道德的計生措施,而未及毛時代初期的鼓勵生育政策。該種多生政策是古代君王「十年休養,十年生息」霸權思維的延續。由於這個古典政策在毛時代前十年的成功,毛才發出打核子戰爭不怕中國人死三億的狂言。然而,正如國家全能思維下的養老終成騙局一樣,毛時代晚期不得不採取計畫生育政策。從一九六九年(毛時代後期)至一九七九年(鄧時代初期),十年間,中國總體生育率(出生數與單個婦女之比)從五點九下降到二點七。現在大體維持為一點四。

中國出生率要達到輕優的三點五水平,在一百年內確實沒有希望,因為老齡化的壓力所產生的社會下沉後果是社會再貧困、國家經濟體積驟縮、城市化進程失敗。第三項在十年內就會有明顯後果:節節攀升的老齡比率會使城市住房出現大規模閑置,比現在的新造「鬼城」更可怕的是大量三四線城市存量住房的「次鬼城」現象形成。

中國已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慘痛事實證明,中共作為具有嚴重封建主義性質的革命集團,確實無法領導中國的現代化進程。退出社會政治的方式或是和平的或是非和平的,但退出是不可逆轉的,正如中國的中等收入陷阱底部下沉不可逆轉一樣。如此後果形成,真不知北京的頂尖級權貴們還有何資格再言「中國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