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哭了整整一夜!"(組圖)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3/10/10/20131010230307860_small.jpg

【看中國2013年10月11日訊】每年有幾千名難民在試圖前往歐洲的途中死亡,約翰森·歐佛(Johnson Ofore)的弟弟就是其中之一。弟弟在上週發生的蘭佩杜薩島悲劇中不幸溺水身亡,而歐佛則早已成功抵達柏林。

馬蒂·歐佛(Mati Ofore)在利比亞登上去歐洲的船,這艘船嚴重超載。那天,約翰森沒能聯繫上他。哥哥沒能最後一次說服馬蒂,讓他不要冒險擺渡,至少推遲去歐洲,先在利比亞找個工作。「我一直和他說:從十月開始,穿越地中海就非常危險了!」這個迦納人的肩膀抽搐著。他甚至都沒能和弟弟告別。過了不久約翰森的手機響了:「是父親打來的。他說,你弟弟死了。」

約翰森的目光垂了下來,弟弟溺水而亡:馬蒂·歐佛是一週前蘭佩杜薩海難悲劇中喪生的幾百人之一。共有270多名難民喪生。每天都會有很多人,因為戰爭、貧窮和毫無前途而逃離他們的家鄉,坐船去歐洲。沒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由於搭乘破舊不堪而又超載的船隻而最終遇難,可能成百甚至數千。

我生命中最傷心的一天」

「蘭佩杜薩-柏林的村莊」-懸掛在柏林克羅茨堡(Berlin-Kreuzberg)中部的一個帳篷村落上空的巨幅牌子上寫著這樣的字眼。從一年多前開始這裡就住著來自世界各地反對德國避難政策的難民。灰色的帳篷旁晾著衣服,巨大的塑料咖啡壺邊有一箱子綠色小蘋果,同樣是帳篷搭建的廚房裡放著用過的盤子和被雨淋濕的麵包。幾個男人站在樹下聊天。他們中的許多人就像約翰森和馬蒂兄弟一樣,在海難中失去了自己的朋友、兄弟姐妹和孩子。「只有發生大的海難時,記者們才會來」,一個年輕人這樣說。他的聲音聽上去些許嘲諷,些許憤怒。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3/10/10/20131010230307322_small.jpg
難民等著被送到西西里

奈及利亞人巴史厄(Bashir)點點頭。「歐洲根本就不採取措施來營救難民。」這個40歲的漢子清晰的記得2011年5月27日發生的事情。此前,利比亞士兵強迫他登上了一艘難民船,而這一天,他所乘坐的船在蘭佩杜薩島海域傾覆了。曾在黎波裡的工地工作過的巴史厄最終得救,可是他的兩個孩子永遠離開了他。「這是我生命中最傷心的一天。」巴史厄的聲音中也充滿憤怒和責備:難民曾向義大利,突尼西亞,甚至馬爾他的海岸警衛隊發出求救信號-但是救助來的太遲了。

只留在記憶中

約翰森也永遠不會忘記他弟弟死於蘭佩杜薩海難的那一天。「我哭了整整一天。」這名43歲的男子輕聲說道。自此之後他幾乎不能入睡。陰暗的帳篷裡,他坐在一張木板床上,六個月來,他和另一個難民一起睡在這張床上。約翰森費勁兒的從一個小箱子裡找出了照片:在迦納生活的妹妹,正衝著他笑。但是他沒有弟弟馬蒂的照片,馬蒂留在迦納的三個孩子的照片也沒有。他打算從歐洲寄錢給他們用。

「我總是和他說,他應該在利比亞找個工作」,約翰森搖著頭說道。他用手指了指陰暗的帳篷,窄窄的小床,廚房裡被淋濕的麵包,還有他的塑料涼鞋和那件薄薄的運動衣。儘管如此,他還是想留在德國,找一份工作,什麼樣兒的都行。現在他還要照顧弟弟的家人-那個他都沒能與之告別的弟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