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蠢 「敢於亮劍」 確實蠢到了家

2013-10-11 22:38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11日訊】一蠢:蠢在欲蓋彌彰。不說,「公僕」們還能安樂死,以為斷井頹垣固若金湯;一說,等於洩露了已處在危急存亡的關頭,變相印證了的確是不得人心……都要進行「輿論鬥爭」了,已在發狠說「敢於亮劍」了,可見態勢不容樂觀。這不但是欲蓋彌彰,而且是自亂陣腳,是動搖陣前人心……

二蠢:蠢在不自量力。要展開「輿論鬥爭」,總得要有「鬥爭」的對象吧?眾口鑠金,「一小撮」人說好說壞,應不至於讓廟堂上有「鬥爭」的需要吧?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人口大國人多嘴雜,社會輿論也從來就不是廟堂上能真正調控出來的產物。同十幾億人打嘴仗或打筆戰,會贏嗎?

三蠢:蠢在再降公信。天朝要展開「輿論鬥爭」,可倚重的無非是豢養的「權威」傳媒。極權統治下的傳媒,公信度本來就很低,就連人命關天之事都能臣服強權「統一宣傳口徑」,再這麼一叫嚷「輿論鬥爭」,就讓受眾更是要懷疑某些朝廷言說是否出自鬥爭的需要,是否又在搞輿論先導。

四蠢:蠢在圖窮匕見。所謂「輿論鬥爭」,說到底就是口舌之爭。荒廟裡霸佔了全部的大喇叭,而被「鬥爭」的對象只有一支筆一張嘴,主流輿論在與公共輿論的交鋒中,竟若敗北流氓,敗北後居然還能以「敢於亮劍」相要挾。這是在說笑話嗎?說不過就要動拳頭?紳士辯論不乏道骨仙風。

五蠢:蠢在揉搓法治。周國平說:「輿論很清楚它的敵人是思想,但它從來不正面與思想交鋒,它總是把對手抓到自己的庸俗法庭上,用自己的庸俗法律將其定罪。」強權邊叫嚷「輿論鬥爭」,邊假「釋法」之名揉搓法治,後果嚴重。沒有「人人皆受制於法律」的平權意識,法治從何談起?

六蠢:蠢在害人害己。以「敢於亮劍」的姿勢叫嚷「輿論鬥爭」,沒有贏家,只會進一步給自己樹敵,日久要落得四面楚歌。將法律變異成一個麵團或是一碗胡辣湯,害的不只是「異己」,害的也是「自己人」。相關報導顯示法官和警察請辭者與日俱增,這一現象該引起廟堂上的深刻反思。

七蠢:蠢在倒行逆施。1940年毛澤東起草通電《向國民黨的十點要求》,言及「政府宜即開放黨禁,扶植輿論,以為誠意推行憲政之表示。昭大信於國民,啟新國之氣運,誠未有急於此者。」時過境遷,黨國「昭大信於國民」,叫嚷「輿論鬥爭」,威脅「敢於亮劍」。此進步乎?此倒退乎?

八蠢:蠢在不務正業。為什麼會廣受輿論指摘?因為廟中野僧佔著茅坑不拉屎,而且作惡多端……評語要由公眾來寫。欲以「輿論鬥爭」和「敢於亮劍」平息廟外之洶洶輿論,這根本就是吃飽了撐的,是不務正業,是工夫在詩外,是做不好還說不得,是在群情激憤中企圖逃避輿論的約束……

九蠢:蠢在本末倒置。荒廟要提高聲望並得到社會輿論的普遍尊重,面對蒼苔蠹壁,蛛網黏塵,首先要有的態度該是痛改前非,堅定確實為香客作善降祥的決心,對廟裡予以徹底的打掃,以善行贏得香客的景仰,而不能本末倒置,荒唐得提著把鐵劍追得香客滿山跑,寄望香客為此噤若寒蟬。

十蠢:蠢在慌不擇路。十幾億人的黨國,有人說好,有人說壞,這很正常,當以平常心對待。叫嚷「輿論鬥爭」,鼓噪「敢於亮劍」,這不是雍容雅步,倒像是慌不擇路。為擺脫輿論的壓力而拋開以理服人、以德服人,而箝制輿論,只會使自己被推到輿論的對立面,進一步導致人心的流失。

寫於2013年10月10日(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一條連襠褲的「偉光正」放任凶徒逍遙法外第2643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黨國全面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故鄉居所被反動當局連續非法斷網944天!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際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不時操弄「不作惡」的谷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