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北京」是否將成北京人的新選擇(圖)

2013-10-12 07:50 作者: 祝振強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10/11/20131011194744727.jpg
隨著飛機高度降低,滿眼所見,是一蓋沙塵暴景觀,是沙塵暴中的污濁、灰暗、昏黃、濃郁的城市,樓宇建築,地面上的一切,基本上目力無及。(博客圖片)

【看中國2013年10月12日訊】剛剛過去的這個十一長假,北京人又經歷了一次實實在在的霧霾的洗禮,每個人的心靈也都經歷了一次不大不小的震撼——雖說霧霾尋常見,且今年年初、上半年的霧霾一點也不比十一少,可如此集中、大規模、濃度極高的連續霧霾天,還是未免讓人惶然失措。

筆者十一期間外出,有幸躲過了這次霧霾天。可在國外看到媒體頭條報導中國北京的霧霾,同樣經歷了一次震撼——電視臺主持人以極其沈重、肅穆的表情播報這條新聞,極像突發災難降臨一般;霧霾中的北京,極像是世界末日一般,這對於見天藍天白雲、基本上沒有一絲污染的外域而言,的確非常不可思議。

或許,這就是外媒、外人眼中的中國霧霾,這就是曾被北京某官員稱之為「不看外國人臉子」的中國霧霾,這就是已然成為全世界熱議、成為頭條新聞的中國霧霾。

長假結束,筆者回北京的飛機經停青島,待飛機在一碧如洗的蔚藍色中下降,說實話,筆者很是詫異——蔚藍、灰黃色的污濁一線分界極鮮明的天際之下,就是海濱城市青島嗎?是的,沒錯,這就是青島。待飛機下降,但見機翼下的樓宇、山巒,皆籠罩在一片混黃、微黑交錯的霧靄中。由此,筆者印象中的空氣清新的海濱城市青島,在心中大打折扣。

待飛機接近北京,開始下降,說實話,筆者簡直有了非常強烈的恐懼之感——依舊是蔚藍的天際下,隨著飛機高度降低,滿眼所見,是一蓋沙塵暴景觀,是沙塵暴中的污濁、灰暗、昏黃、濃郁的城市,樓宇建築,地面上的一切,基本上目力無及。一時間,筆者真的以為北京正在經歷一場嚴重的沙塵暴。當飛機降落在北京機場,筆者方醒過神,不是沙塵暴,是從地面上看上去並不十分嚴重的霧霾!

飛機降落地面,大家有說有笑,機艙外也未見得輕度霧霾就有多可怕。很快,人們都融入這個都市的慣常生活,呼吸霧霾,親近霧霾,與霧霾同在。

如果不是剛剛從外域歸來,如果不是剛剛從萬米高空的蔚藍中比對霧霾,筆者尚沒有如此真切的體會,可筆者恰恰是感受到了,比對過了,震撼過了——在這樣的霧霾天裡生活,夠多可怕!夠多恐怖!

難怪從未經歷過霧霾天的人,一天都覺得難受;難怪駐北京的境外機構,要提升可觀的污染補貼;難怪但凡從藍天上飛下來的所有人,都要對北京的氣候、連帶對北京皺眉頭!

長假結束上班,在工作以內、工作以外的幾乎所有場合,均聽到人們議論紛紛:北京是沒法呆了。退休以後一定回老家。得考慮遷都了,不遷都,自己也得遷走了。

應該說,這霧霾天在北京乃至在全國,並非存在了十年八年,以往既不觀測,也不重視,更不承認,故是一筆糊塗賬。以2008年奧運會為節點,人們開始對PM2.5有所瞭解,前前後後,也有個十年左右的時間了,這PM2.5,這霧霾,就從沒有降低過。以往的霧霾天,總有一些奇談怪論,比如筆者前面提到的不看臉子論,冥頑之極,自以為是之極。此次霧霾,又有一些娛樂化的妙語登臺,比如司機刷微博造成擁堵、居民炒菜貢獻PM2.5等等。

迄今為止,這PM2.5,這霧霾的原因究竟如何,其實並不清楚。以往的工業污染、汽車尾氣污染、燃煤污染的相關比例資料,被此次霧霾以及奇談怪論衝擊得七零八落,既然刷微博、炒菜都是原因了,那以後一定會把兩千餘萬常駐人口、非常駐人口的放屁指數、嚏噴指數計算其中的。

我以為,造成持續不斷的霧霾污染基本上無治的根本原因,不能忽略一條,那就是,瞎子摸像一般、沒頭蒼蠅一般的盲目擴張、發展以及老子自大、長官意志的行政管理,輔之以行政撥款回扣式的打雞血動力。遺憾的是,可怕的是,此風或隱或顯,一直就沒有減弱減緩的跡象。

說點實際的,北京城內全部污染的地上的河流都治不好,能只望治好天上的污染?不妨舉個治理北京通惠河的例子,最近十幾年以降,至少有過幾次大規模、大投入的所謂「集中整治」,花大把的錢以前,話說得山響,什麼能撐船到哪裡、能看花、看魚、看鳥,且都有規定時日,多少天怎麼怎麼樣云云。

在此之下的治理污染、治理霧霾,不過是應景浮泛,淪為或「政治任務」,或一陣風,或雷聲大雨點小。怎麼能指望能一勞永逸長治久安?怎麼能指望科學行事可持續發展?

說實話,依現在的行政人員心態、政績觀、工作作風、模式,依現在的京津冀行政管理格局,依現在的車輛數額、人口數額,依現在的貧富分化程度,依現在的環境污染程度,言能從根本上治理好霧霾,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譚。花費巨大的人力、物力驅散霧霾,用巨額的資金維繫幾天的藍天白雲,這能持久嗎?最新出爐的5年內降低多少多少能相信嗎?即便果真數目不摻水,降低了又能維繫多久?

接下來,我們就討論一個實際的問題,近5年10年,生活在北京的人怎麼辦?

要想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要想有基本的生活品質,上班的人沒有辦法了,只能硬抗,拼五臟六腑的抵抗力了。上學的也沒有辦法,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非此不可。唯一能活動的就是老人了——當然,遷出北京是需要條件的,需要成本的,普通老百姓就別想了。

欣喜的是,污染之中,霧霾之下,特權失靈失效,正可謂同呼吸共命運,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了。只是,這顆顆心都被霧霾污染黑掉了,身體不給力,勁頭怕也大不到那裡去。

北京怎麼辦?北京的霧霾怎麼辦?霧霾中的北京人怎麼辦?誰知道?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