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衛星之父」趙九章緣何自殺?


【看中國2013年10月14日訊】中共在1949年建政後,能在不長的時間內發展「兩彈一星」,除了依靠蘇聯的幫助外,還在於有那些從國外歸來的科學家們的奉獻。令人哀嘆的是,這些為中共獻出了畢生才華的科學家們卻大多命運多舛,有些甚至在文革期間自殺或者被迫害致死。

據張建偉、鄧琮琮在《中國院士》一書中的統計:「中國科學院在10年中,被抄家的達1,909戶,被迫害致死的229人。被迫害致死的人員佔全院職工總數的0.38﹪,被迫害致死的科技人員佔科技人員總數的0.41﹪。」作者還開列了一份被迫害致死或自殺的高級科技人員、多數是學部委員的名單,他們是:熊慶來、鄧叔群、趙九章、葉渚沛、張宗燧、劉崇樂、曹日昌、丁瓚、周仁、黃漢武、姚桐斌、李璞、司幼東、蕭光琰、余柏年、陳紹澧、雷宏叔、伍欽榮、葉企孫、饒毓泰、許寳騄。

本文所要講述的趙九章也在其列,他被譽為「人造衛星之父」,也是中國地球物理和空間物理的開拓者。中國航天科技曾評出過一些做出突出貢獻的科學家,排在前五名的依次是:趙九章、錢驥、錢學森、王大珩、陳芳允。趙九章位列第一足以說明其貢獻之大。其最為突出的一個貢獻是:他是世界上最早把數學物理的一種方法、一種概念、手段引到氣象科學來,使氣象學從描述性的定性進入到定量化。

1907年10月出生的趙九章,1929年考入清華大學物理系,由於學習成績突出,他與另外兩位同學被稱為物理系第五級的「三傑」,廣受師生的讚賞。受物理學大師葉企孫先生的影響,趙九章認識到了氣象學的重要性,在1935年赴德國柏林大學深造。在導師的指導下,趙九章刻苦攻讀動力氣象學和高空氣象學,並於1938年獲得博士學位。

獲得博士學位的趙九章迫不及待地返回了中國,並在西南聯合大學擔任教授,先後開設了理論氣象學、大氣物理學、太空氣象學等課程,還編寫了中國第一部《動力氣象學》講義。1944年經竺可楨推薦,主持中央研究院氣象研究所工作。

中共建政後,趙九章擔任了新成立的中國科學院地球物理研究所所長。懷著滿腔的熱情,趙九章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並寫信給國外留學的朋友、學生,動員他們回國。1958年,他還參與創建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出任地球物理系主任。

1964年導彈發射與原子彈爆炸成功後,趙九章向中共國務院提交了開展衛星研製工作的正式建議。其後,負責實施人造衛星發展計畫的651設計院成立,趙九章擔任院長,負責科學、工程技術方面的工作。他與錢驥對中國衛星系列的發展規劃和具體探測方案的制訂,對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返回式衛星等總體方案的確定和關鍵技術的研製,發揮了重要作用。

1966年文革爆發後,中國上上下下都陷入了瘋狂狀態。在中科院中,趙九章是首當其衝。原來,他是國民黨元老戴季陶的外甥,年輕時做過戴季陶的機要秘書,因與戴時常發生矛盾,後來便離開了國民黨機關,走上攻讀學問之路。而這成為了他的歷史罪狀。

就是這樣一位一心做學問、為中共做出了重大貢獻的科學家,在文革開始後,每天都被押到街上,像牲口一樣被趕著往前走。脖子上挂一塊墨跡森然的牌子,上面不是「反動學術權威趙九章」,就是「歷史反革命趙九章」。牌子重達十幾公斤,很快脖子被鐵絲勒出道道血槽。遊街完畢,再帶回科學院批鬥,每次批鬥,他都必須低頭彎腰,甚至坐「噴氣式」。有時因為腰有病,實在無法彎下去,「革命群眾」就用煙頭燙他的腿,燙他的腰,直到煙頭燙滅,他的腰還是沒有彎下去……

儘管遭受如此殘酷對待,趙九章在心裏仍沒有放下人造衛星。然而,1968年6月,已在北京郊區的紅衛大隊勞動改造小半年的趙九章,聽說了火箭金屬材料研究專家姚桐斌被打死的死訊,受到了沈重的打擊。而這一年的「十一」,他沒有像往年一樣收到前往天安門觀禮的請柬,而這或許成為其選擇走向絕路的直接誘因。

1968年10月25日晚,趙九章將平時一粒一粒攢下的幾十粒安眠藥全部倒進嘴裡,躺在了床上……趙九章死後,他的遺體不知在哪裡火化,骨灰也不知流落到哪裡。1970年,中共第一顆人造衛星上天。1978年,趙九章被中共「平反」,恢復名譽,還被授予了「兩彈一星」功勛獎章。地下有知的趙九章該如何評價自己的一生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