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戰-江澤民中共對全球發動的戰爭(下)(組圖)


2013/06/08/20130608121648186.jpg

【看中國2013年10月15日訊】經濟輸血

中共和外國大財團相互利用

中共的「改革開放」,改革了什麼世人從來都弄不清楚,只知道政治上,法制上,經濟政策上,人權狀態上,總之社會的方方面面,問題太多,需要改革的東西太多,積重難返。而且今天世人都懂得了,希望中共政權通過它自己號稱的「改革開放」走向通常意義上的西方自由市場經濟和人權標準的社會,無疑於白日做夢。但是中共「開放」倒是很明顯的,就是展開血盆大口,千方百計吸引外資進入,用幾百年西方資本主義的積累資金和技術,高速的催肥中共社會主義的勢力。

中共的「改革開放」,一直是以經濟上的發展來掩蓋並幫助度過政治上的不斷危機。1989年「六四」之後,中共面臨國際制裁,但是,過了不久,西方同中國的經濟關係就開始恢復。特別是鄧小平的92南巡講話之後,引發了又一波外商投資潮。在90年代前幾年,美國作為中國最大的出口市場及貿易夥伴,國會還必須每年舉行專門會議,討論是否繼續批准當年給予中國的最惠國待遇,這樣至少讓中共在人權問題上感到一些壓力。中共通過在華投資的跨國公司極力遊說美國政界,使得最惠國待遇與人權問題在中國人權最差時期的克林頓政府任內脫鉤。江澤民在1999年傾舉國之力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國際社會就已基本上發不出什麼實質性的聲音,更採取不了什麼行動了,因為與中共的經濟利益捆綁關係已經主導了西方的對華政策。

世界上最後一個堡壘不戰自塌,隨著美國對華政策的疲軟,整個國際社會已經沒有任何能力向中國的人權提出國際制裁性質的質疑。中國在2001年被批准加入WTO,海外對中國的投資顯著增加。外界的經濟輸血讓中共製造出了一個急功近利不計工本的經濟繁榮。這個「繁榮」,既給了中共迫害人權的財力,又給了中共用來搪塞外界、愚弄自己百姓的藉口。於是,中共對國家資源的掠奪和浪費、對人權的迫害就變得愈發肆無忌憚了。

下面是中國商務部的外資投資數據,可以看出外資給中共國的經濟輸血情況。從1979-1989十年間年累計實際使用外資總額不足600億,到了2010年,累計總額已高達12,500多億。中國年度外商直接投資流入規模居世界前列,已連續多年保持發展中國家第一的位置。

2013/10/15/20131015224244865.png
1979—2010年中國實際利用外資情況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統計局官方網站、中國商務部官方網站、《中國統計年鑑》歷年各期。

*2001年起由於統計口徑調整,中國不再公布對外借款數據,轉而採用國際標準的外債統計口徑,由國家外匯管理局另行公布。

2013/10/15/20131015224245144.png
中外雙邊貿易額度

資料來源:中國政府的「國別數據」
countryreport.mofcom.gov.cn

經濟增長的非正常因素

中國早該富了,如果沒有共產黨的話。中國曾經是富有的,在沒有共產黨之前。中國人以自己的勤勞勇敢致富,以自己的智慧和能力發展國家和個人的財富,幾千年的歷史這樣走過來。近六十年被中共隔斷了歷史的緣脈,游離於世界正常的軌道,中國人變窮了,變苦了,這是中共造成的災難。

經濟學家楊小凱曾經說過這樣的話,「有經濟學家說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真正的大市場,只要它向誰開放,這個國家就富了。」

經濟全球化中跨國大資本家集團們有意帶給中共政權的大量資本,撐持起了中共搖搖欲墜的合法性。西方幾百年積累的先進技術和加工製造的機會提供給中共,首當其衝的為中共政權獲得了曇花一現的時機,這是「經濟輸血」的直接結果。被中共整得窮怕了,條件再苦再累也願意工作,而且工作長久、穩定的龐大廉價勞動力,光農民工有2個多億,對特別是需要技術工人穩定的外國投資者而言,非常有吸引力。中國沒有獨立的工會、農會的「低人權優勢」,資源、環境能夠不受約束的被過度開發與污染。再加上由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維持的一個相對和平的國際環境,等等,各種因緣際會湊到一起,造成了中國經濟的變化。

這幾個因素又是互相依賴的。中共把執政合法性押寳在經濟發展上,需要西方的資金和經濟輸血,為了吸引外資,中共人為地製造極度的「低人權優勢」,使外商避免了「工會嚇跑投資者,農會趕走圈地客」的拖累。許多外商為了利用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和分到一塊他們想像中的未來中國市場,不遺餘力的遊說本國政府不要干預中共的人權迫害,把投資和人權脫鉤,推銷「中國正行進在接近西方民主的改良之路上」、「經濟發展將會促進中國的政治改革」、「網路普及將給中國帶來新聞自由」等似是而非的理由。可以說,中共和很多外商一起,為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犧牲了中國人民的長遠福祉,造成了中國今天的現狀。同時也犧牲了他們本國人民的利益,傷了他們的國本,造成了本土經濟不景氣的低迷狀況。

如果當年的跨國資本家集團們用同樣的方法對待前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那麼今天的世界格局就會是完全兩樣的情形。因此,中共經濟奇蹟並不是什麼奇蹟,只是跨國集團挪動世界資源,在此時此地堆砌出來的一個臨時爆發戶罷了。任何時候能夠在那個時間點和地點上榨取的利益和資源不能夠繼續滿足跨國集團的碩大胃口了,那就是跨國集團放棄和拋下中共,不顧中國人民的長遠利益損害中國,並損害其他追風的外國小公司利益的時候。

正因為經濟輸血是這樣性質的運作,外國財團不負責任何中國人民的損失;中共政府不需要對財源的使用真正負起責任,所以中國枉有如此大筆的財富這麼多年,黨富民窮,黨進民退,有錢賺了,生活指數仍然排名世界之末,貧富分化,民生不保,對中共不信任的危機在民心,內需當然拉動不起來,正常經濟發展的因素被中共執政道德的敗壞腐化破壞了。倒是道德越腐敗的官員越發財,國際資源變成黨國資本,進而變成私人財富,甚至最終轉到海外私人戶頭名下。惡性的資金循環在這樣的資金鏈上異樣的週轉。

經濟輸血讓中共獲得了經濟數目上的增長,但中國經濟呈現的是畸形的發展,因為政治制度不提倡自由競爭,法律制度不保護公平交易,分配不公,貧富分化,導致內需嚴重不足,並沒有讓西方普遍分享到中國潛在的巨大市場。相反,西方公司把製造業轉移到中國,中國依賴低人權優勢製造的廉價產品卻衝擊了全世界,造成其它國家的大量失業,而且西方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正面臨製造業空心化、產業鏈斷裂的危機。失卻了製造能力的國家,正在逐漸喪失創新能力,傷了國本,這才是真正可怕的後果。

急紅了眼的招商引資

中共需要外國的經濟輸血。中共對海外經濟輸血的依賴,從「招商引資」的火熱程度,特別是一些常遭到媒體批評的雷人標語可窺見一斑。「誰破壞招商引資,誰就是歷史的罪人」,「投資者是上帝,引資者是功臣」,「損害企業利益是罪人」,「誰鬧事誰就是破壞招商引資,專政侍候!」,「誰與招商引資企業過不去,就是與人民過不去」。山西長治市為優化招商環境,出臺若干新規定。如,「凡是外地車輛進入長治市發生違章,只糾錯,不罰款」,外地客商到長治投資,由於當地人文環境、政策環境、法律環境等因素造成虧損,一律由當地政府包賠。

CLUBMED(世界著名度假村)高層考察廣西北海湄州島,CLUBMED創始人的兒子光著腳穿著大短褲頂著烈日快步走在沙灘上,當地政府官員打著傘跟著後面。官員們很希望這個世界著名的度假酒店能選中他們的地方。老外們看完整個島提出了十條意見,其中涉及到島上的一個村子。官員們不假思索地說:「沒問題,我們讓這個村子搬家,統統搬走。」老外驚得張大了嘴:「你說什麼?你要是搬走村子,我們就不來了!」

2006年底,臺灣《工商時報》發表了一篇「赴中國投資,就有超國民待遇」的文章,報導稱,沿海地區因為大量吸收外來投資,帶動地區發展,讓其他一些地區眼紅。位於河南西北部,屬於焦作市管轄的沁陽市近年連發三個紅頭文件,規定只要依法註冊、投資五千萬元人民幣(下同)以上,或年納稅五百萬元以上投資者,就可享有「夜總會免查房,開車違規不罰款」,併發給榮譽市民證的「超國民待遇」。

只要被沁陽政府賦予「榮譽市民證」,或持有「特別通行證」的投資者或企業負責人,可專享十二項特殊法律豁免待遇。這十二項優惠待遇包括:持證人在賓館、酒店和娛樂場所消費,出示「榮譽市民證」後,可不受公安機關檢查;除涉及刑事案件外,執法部門不准對持證人進行人身、車輛、住宿檢查;持證人車輛挂放「外地客商車輛通行證」,除特大交通事故外,不扣證不罰款;子女入學自由擇校、醫院看病半價、風景區免收門票、配偶可免費參觀地方組織的大型文藝體育活動等。

2008年以前,在企業所得稅政策上,中國對外資企業已經給予了很大的優惠,外資所得稅率是15%,而內資企業是33%。除稅率差別之外,各級地方政府為推動招商引資製造政績,往往對外資企業有相當多的稅、費優惠和抵扣政策,並且有土地、信貸方面的種種傾斜。制定的優惠政策一個比一個「火」,有的甚至到了「舍血本」的地步,推出免除土地使用費的優惠政策。稅收減免上,對於外資企業所得稅實行稅收減免政策,如企業所得稅「兩免三減半」(「兩免三減半」的政策是指外商投資企業可享受從獲利年度起2年免征、3年減半徵收企業所得稅的待遇)、「五免五減半」,即前5年免所得稅,接下來的5年減半徵收。

跨國公司在哪裡都是香餑餑,各地政府的競爭自然很激烈。在地方政府手中最方便、最有利的王牌就是以極其低廉的價格出讓甚至白送土地。有一個故事,說某跨國公司擬去內地某城市投資,向當地提出了極其嚴苛的附加條件,那代價是當地政府要當掉子孫後代幾代人的幸福。不過,政府還是答應了,只是國家的土地政策那一關怎麼想辦法也過不了,因為近年來政府制定了最低土地出讓指導價。如何既招來金鳳凰,又規避風險,政府們想到的一招是「瞞天過海」,把合同簽署日期改為土地出讓指導價政策出臺的兩年前。

印度雖然近年建了不少經濟特區吸引外資,但遠沒達到給外資「超國民待遇」的程度,從世界零售巨頭家樂福的不同遭遇中就可以看出中印在對待外資方面的區別。多年來,家樂福一直謀求進入印度市場,但至今未能成功,因為印度一直未對外資放開零售領域。而在中國,家樂福1995年就進入市場,並迅速開遍大江南北。雖然多次涉嫌違規開店,但仍然非常受許多地方政府歡迎。路透社最近引用一名中國專家的話報導說,家樂福開到哪兒,哪兒的民營流通企業就會倒一大片,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地方政府的青睞,這其實令本地的民營企業受到不公平的競爭。

對於政府官員來說,GDP就是政績,就是升遷的資本,招商引資是最容易出成績,而且為吸引外資可以交換的隱形資源很多。至於犧牲了多少國家利益,毀壞了多少環境那是多少年之後才算得清楚的帳,現在誰也不用負責。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