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重祭父 習近平用心良苦


【看中國2013年10月18日訊】習近平之父習仲勛是極少數開明的中共元老之一。在這個以冷血、專制、唯上著稱的黨內,習仲勛先被指牽涉「反黨事件」遭毛澤東清除,16年後復出在廣東大膽主持改革,後又因替胡耀邦辯護遭鄧小平冷落。他的顛簸的經歷贏得了民間的尊敬。然而,習仲勛冥辰百年之際,中共傾國紀念,紅二代爭相出動,如此大動作,對黨國領導人習近平而言,恐怕是一面雙刃劍。

誠然,習近平這樣做或有如此打算:藉助已故父親擁有的聲望鞏固人心,團結黨內,為即將開啟的18大3中全會做鋪墊。習近平清楚,他當初上任時民間那麼多對他的期待,實際上源自對父親的尊敬。由於其父顛簸的經歷,連帶習近平文革期間被迫回到陝西農村老家務農。這種當年的不幸經歷為後來習近平上位增添了幾分傳奇色彩:比如人們想當然地說習近平承繼了父親人性、親民和開明的一面。18大閉幕時習近平首次以黨主席身份發表講話一口氣講了很多次「人民」也給人們留下較深的印象。許多對中國前途有期盼的人每當聯想到胡耀邦、趙紫陽這些中共改革派人物時,自然就想到了習仲勛。由此脈絡,人們一廂情願地想像習近平至少能夠繼承遺志,在中共黨內逐漸推動政改。習近平剛剛掌權的時候的確助長了人們的這種願望。他說到要依法治國,他說到要把權力管進籠子裡,他對黨內腐敗嫉惡如仇等等,這些都為他增分不少。

然而,人們的期待漸漸稀釋。如果說,元月初南周事件有關憲政夢是中國夢的社論被撤版,雖然一時激起疑慮,但人們還在寬容地設想,不能逼領導人太急,中共黨內各種勢力盤根錯節,需要均衡和調適,習近平需要時間鞏固自己的大權。到了五月份,反憲政言論登堂入室,再不久,推動公民運動的一波人,包括許志永,郭飛雄,王功權陸續被抓,胡錦濤十年維穩的陰影再也揮之不去了。更讓人感到不安的是習近平越來越自如地運用著毛的理論,毛式語言:「走群眾路線」,「整風」,「批評與自我批評」。在他的帶動下,出現了一批黨政幹部蹲炕頭與農民共舉飯碗的場景,出現了省委常委互相揭短的「批評會」場面,這種語言,這種做派,似曾相識。回溯四十年,這不正是官媒大肆宣揚的毛式作風?如此尚感不足,習近平還要求大家不能放鬆意識形態,要敢於「亮劍」。

的確,習近平在有意學習鄧小平,走政左經右那條路。據說上海自貿區就是要為新一波更大膽的經濟開放探路。政治上,用早已陳舊的意識形態來控制;經濟上,維持不斷增長的態勢,以抵禦可能的來自社會層面的動盪。然而越來越讓一些觀察家擔心的是,鄧小平雖然口口聲聲「四個堅持」,但鄧從骨子裡並不相信毛的那一套,鄧是一個徹底的實用主義者。從習近平大抓意識形態來看,他對毛的那一套真的有點心悅誠服,而他卻在領導著一個二十一世紀的中國。

從這個思路走來,大約不難看出隆重紀念習仲勛先生的另外一層用心了。這就是要賦予習近平一種 「歷史的深度」。通過展示習仲勛49年以前曾經是紅軍領導人的歷史,把自己與仍然被部分中國人視為偉人的毛澤東聯繫在一起。習近平有意識地運用毛式語言,展示毛式風格,試圖以「自我批評」和「群眾路線」來恢復民眾早已失去的對中共的信心。

危險在於,在強調自己與毛澤東的精神聯繫時,習近平提醒了人們他也屬於紅二代。這個 「紅色貴族」階層的特權身份來源於締造「紅色江山」的父輩。可現在使用這一策略並不見得是個好時候,在中國,許多民眾對紅二代僅僅依靠父輩就能陞官發財的路數不以為然甚至充滿敵意。一系列貪腐醜聞以及縱情放蕩於聲色的緋聞都跟他們中的一部分聯繫在一起。他們中一時登峰造極的應該是薄熙來,這是另外一個中共革命元老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曾被視為是後毛主義的掌門人,薄目前被送進了監獄,正在上訴。但目前有不少人懷疑,習近平正在實施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

習近平希望告訴人們自己的父親是一個革命者,但這不是同時在告訴人們他們紅二代的位置和待遇是多麼地特殊和優越。

先在甘肅,後在北京,先在地方臺,後在央視,慶祝習仲勛百年冥辰。隆重,但有點異常。習近平希望在18大3中全會開幕前向人們撇清,他的合法性一方面來源於共產體制的革命傳統,另一方面來源於包括父親在內的改革派傳統。

然而不少分析人士指出,習仲勛是共產黨內少有的智者、開明和敢於獨立判斷的政治人物,習近平在多大程度上繼承了父親的這一特點,目前還看不出來。

接下來,據說當局正在準備於12月份隆重慶祝毛澤東120週年冥辰。毛澤東的陰影越來越濃重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