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麗滿唯一本事:對江的內衣褲如數家珍


【看中國2013年10月18日訊】第十八章:寡人好色妻妾成群 小人得志雞犬升天(下)

4. 黃麗滿

江澤民最寵愛的女人還有黃麗滿。

辦公室的鴛鴦會

黃麗滿是齊齊哈爾人,畢業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黃上學時成績不怎麼樣,但她天生撩人,雖然姿色平平,卻非常善於勾引男人。當年同她同班的同學回憶說:東北從初中開始就允許男女學生跳舞,黃從那個時期起就弄得許多男生為她爭風吃醋。軍工有個老師由於同她關係曖昧,結果被老婆鬧到系裡,最後因為此事受了處分。

八十年代初,江澤民被任命為電子工業部部長,黃麗滿則恰好任職於該部辦公廳。據當時辦公廳的同事回憶,黃麗滿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臉蛋抹得紅一塊白一塊,高跟鞋響處法國香水味扑鼻而來,把天生好色的江樂得大嘴一咧、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中共機關有個習慣,每天中午都要午休。每到午休時間,黃麗滿就悄悄地閃進了江部長的辦公室。同事們只要聽隔壁部長室的門鎖卡噠一響,大家就都神秘地交換眼神不言語了。

一次,中央有緊急文件送給江澤民。送信的知道裡邊在發生什麼事,不敢攪了部長的鴛鴦夢,只好在外邊焦急地等待了一個多小時。等下午上班鈴打過了老半天,黃麗滿才衣衫不整地從部長室裡匆匆出來。送信的這才躡手躡腳地把中央文件交給了江。在汪道涵的提拔下,江澤民當上了上海市長。臨走時,江把自己在部裡的老情人黃麗滿提升當了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廳長。江到上海後,黃家很快就裝上了北京上海專線電話。

中國部司局級幹部的長途電話費是公家報帳的,但因為黃家的電話帳單實在太過嚇人,電子工業部財務部門只好將此事捅了出來。最後經電信局核實,絕大部分電話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個電話差不多都超過兩個小時。黃同江澤民的曖昧關係終於在家裡摀不住了,黃的丈夫大隨為此同她打起了離婚官司。江澤民不得不趕緊跑到北京找黃的丈夫調解,最後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電子集團公司去做生意,而黃則一個人留在北京,供江澤民來京「匯報」工作時盡情受用。

深圳呼風喚雨

「六四」之後,江澤民把黃麗滿調到深圳。初去時,深圳大員們誰也沒把這個女人放在眼裡,再加上組織部門不好直接了當把江黃的關係點穿,黃麗滿被放到了深圳市委副秘書長的虛位上。黃麗滿一肚子的苦水倒給了江,無論如何要江澤民替她出這口惡氣。無奈江當時地位未穩,而黃的頂頭上司又是中共元老任仲夷的大兒子任克雷,一時難以搬動,於是只好勸黃暫且忍氣吞聲。

93年初鄧小平南巡後,江澤民因為反對改革開放,差點兒沒丟掉總書記的位子,於是被迫緊跟,立即率隊前往深圳。

市委領導剛坐下準備匯報工作,江澤民頭都沒抬、慢條斯理地問道:「怎麼麗滿同志沒到會啊!」這一問可把市委書記厲有為嚇得心驚肉跳。厲明白,按規矩副秘書長是沒資格參加匯報會的,江澤民擺明是給他遞話,要他別怠慢了這個女人。熟悉官場運作的厲有為趕緊派小車接黃到會。會後,江澤民輕鬆地向厲打招呼:「今天胃口好,晚上跟我去小黃家吃餃子。」戲演到這裡,厲有為摸了摸腦袋、倒吸了一口涼氣:「差一點讓這個東北蕩婦給摘了烏紗帽!」

接下去,市委領導班子大改組,黃麗滿升任市委秘書長兼市委常委,後又升為市委副書記。雖然她只是個副書記,但家中卻裝有直通中南海的保密電話「紅機子」,深圳建市以來所有的頭頭都不曾享受過這種極特殊待遇。

黃麗滿政治上看好,經濟上也不落後。這些年她家門庭若市,跑官的要官、逃法的講情。據公檢法的一位朋友說,經黃打招呼無罪釋放的大號經濟犯就有很多,這些人到黃家哪次也少不了撂下幾大捆美金。

實際上,深圳官場上上下下都看不起黃麗滿,他們認為黃的官帽是靠傍江澤民得來的。一名深圳資深幹部說,黃麗滿要本事沒本事,要品德沒品德,要政績沒政績,要民意沒民意;唯一有本事的是,對江澤民的內衣褲顏色、質地、品牌如數家珍。

為了減少戴綠帽的黃麗滿丈夫的憤恨,江澤民指示,給黃的丈夫在銀湖做的房地產生意大開綠燈。深圳新落成的耗資十億元以上的聯合廣場,工程總承包商就是黃的丈夫大隨。

黃麗滿在深圳呼風喚雨,她的幾個妹妹也跟著飛黃騰達。大妹妹黃麗蓉在深圳一家大公司任工會主席,該公司總裁天天向黃氏姐妹表忠心。1997年,該公司股票上市,公司總裁立刻就送了黃五萬股原始股。後來深圳合作銀行成立,黃麗滿將小妹黃麗哲安排到該行當處長。雖然銀行近年來銀根都很緊,但黃麗哲老公辦的私人公司從來沒缺過錢。他們家別的不說,單是做貸款生意發的財,就夠黃氏家族幾代人受用不盡。

後來黃麗滿又躍升為廣東省委副書記。李長春被江任為廣東省委書記前,江澤民專門叮囑:「凡事要同麗滿同志商量。」李長春很乖,處處讓著黃麗滿,所以李在2002年11月當上了中共政治局常委。黃麗滿在江有權安排十六大人選的時候擠進中央候補委員,排名倒數第三。

黃麗滿的小金庫

據透露,中央檢查重點省市,發現貪腐及「小金庫」情況非常嚴重。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掌控的小金庫無論怎麼花銷,也總能保持五百個億。

國家審計署的調查顯示,黃麗滿每月福利三十萬元。調查指出:深圳特區市委、市政府的副省級級別的主要領導人黃麗滿等,每人每月的福利、津貼、待遇達二十五萬至三十萬元;僅每月私人宴請開支,每月租用五洲賓館高級套房,就達十五萬至二十萬,月贈送禮品五萬元。

黃麗滿到深圳的四年,在深圳灣、廣州、北京和上海各有一幢豪宅,市值共達一千四百萬至一千五百多萬。黃在北京、廣州、深圳購置的三幢住宅,都有國家津貼,實際上等於饋贈。位於廣州白雲山風景區的一幢別墅,市值四百萬元,但黃僅付了二萬五千元人民幣的裝修費。在該風景區的四十多幢別墅,都是廣東省委近屆常委的私產。黃麗滿在深圳灣的一幢歐式別墅,面積二百八十平方米,附有一百多平方米的花園,市值近五百萬,黃僅付了五萬元。無論是居住面積,還是國家對幹部的住房津貼,黃都屬於違規、超標。

黃麗滿還被舉報以市委的名義,長期包用麒麟山莊、五洲賓館十六套高級套房(供省部級高干休假時享用),年開支高達二千萬元。

黃麗滿當政時,深圳平均每天發生的「兩搶」刑事案件達到600宗,成了罪犯的樂園。江澤民下臺後,黃麗滿很快失勢,被調到廣東省當沒有實權的人大主任。但她在任期間給深圳留下的爛攤子,卻不是短時間能被整頓好的。

江澤民到底和多少女人有染,恐怕對江澤民本人來說都是一筆糊塗帳。江澤民在50年代中留學蘇聯時就勾搭異國情婦克拉娃。江在當電子工業部部長時,第一次出國就在拉斯維加斯嫖妓。事情過去後,那妓女對聯邦調查局的警察交待說:那肥佬給的小費還真不少--當然江澤民用的是公款。80年代,江澤民作為上海市長訪問美國舊金山。在訪問期間,江特意去了一趟離舊金山不太遠的內華達州裡諾(Reno)賭場,這是美國除拉斯維加斯外的又一著名賭場。江最後賭輸了,錢是從上海市政府立即撥過來的。訪問期間江澤民突然想吃洋葷,說要嚐嚐美國女人的味道。當時負責江貼身警衛的一美國高級警官聽了半天沒緩過神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個堂堂大國的第一都市的市長在外國訪問期間會公開提出嫖妓這樣令人難以置信的要求。十幾年後,這位高級警官與幾位好友在一家酒吧聊天時還不忘提起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江澤民如此淫亂,甚至到底有幾個孩子也很難說清。原配王冶坪給江澤民生了兩個兒子:長子江綿恆(原名江民康)、次子江綿康。但是江澤民卻有三子,另有一兒子江傳康,從來沒有出現在闔家團圓的照片上。江傳康是上海一名中層黨政幹部,據說是「610」辦的負責人。

很多人玩弄女人僅止於兩性關係和金錢交易。大款高官貪色,女人貪財但決不參政,而且這些女人大多是沒有丈夫的自由身。但是江澤民搞淫亂不僅全部使用公款,而且公然將情婦提拔到高級領導崗位,而被江提拔成高官的女人又都死心塌地幫助江禍國殃民,甚至在各個領域裡幫助江澤民禍害中華民族的文化遺產和道德規範。江澤民的姘婦陳至立敗壞教育、黃麗滿搞腐敗、宋祖英唱讚歌幫著掩蓋國家危機、俄國情人克拉娃協助克格勃促成江澤民出賣中國領土。所以,江澤民的淫亂範疇已經遠遠超出他個人的道德品行,而關乎著國家的興亡和民族的未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