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螳螂」為自保 「供出」高官知多少?(組圖)

2013-10-18 21:46 作者: 張正聞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18日訊】(看中國記者張正聞綜合報導)據中共官媒中紀委網站10月17日發布的消息: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季建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有知情人士透露,季建業被組織調查,源於他人為求自保而「供出」,其中蘇州金螳螂建築裝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螳螂」)嫌疑最大。金螳螂公司實際控制人朱興良被稱為江蘇首富,自今年7月被相關部門帶走協助調查,此後被監視居住,據說他為求自保而「供出」中共多名高官,案涉江澤民,周永康、回良玉、季建業等。

金螳螂2004年4月30日在江蘇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完成工商變更登記手續,並領取了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註冊資本為7000萬元人民幣。是一家以室內裝飾為主體,融幕牆、傢俱、景觀、藝術品、機電設備安裝等為一體的專裝飾集團。

金螳螂已連續10年成為中國建築裝飾百強企業第一名,並成為中國裝飾行業首家上市公司。

「金螳螂」涉嫌「供出」季建業

10月18日,《21世紀經濟報導》的一篇報導稱:季建業2009年從揚州市委書記調任南京市長(正廳到副省)至今近4年。此前的2005年,南京舉辦了「十運會」。此後,南京市官方曾對外表示:為了舉辦「十運會」,南京城建進行了大規模修建和改造,給居民生活帶來了極大不便,因此未來城建等將不會再有大動作。

季建業(網路圖片)

但隨著季建業的到來,又一輪大規模城建上演。這其中,引發最大議論的是季建業親自主導推動的「雨污分流」工程。有關這一工程預算支出的信息透明度不高,每年南京市「兩會」期間都有代表委員在小組發言中「炮轟」。南京地鐵建設在其任期內亦突飛猛進,不過,為建地鐵3號線而砍伐、遷移梧桐樹也一度引起南京市民不滿。

此外,季建業任期內的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策略也受到質疑。其中,最為典型的是引入中電集團來重組主業定位一直模糊不清的南京熊貓,作為交換,南京市主城區諸多優質土地被中電開發為房地產,這又以破產倒閉的華飛電器為導火索。

2001年-2009年,季建業在揚州主政,先後擔任市長和市委書記。這一期間,揚州市委原組織部長蔡愛華被「雙規」。後江蘇省紀委查實,蔡在擔任組織部長時,涉嫌受賄,在揚州牧羊集團改制引發的爭議中扮演了關鍵角色。對此,曾有更高層次領導認為這是主要領導的「用人失察」。

據報導,季建業在從昆山市委書記調任揚州市委副書記、代市長,而後轉任揚州市委書記期間,金螳螂在揚州所獲工程頗多,甚至引起揚州本地商人的不滿。「幾乎承包了揚州所有的酒店、醫院、商品房的裝潢。」金螳螂公司朱興良與季建業私交較好,此次波及或涉及金螳螂在揚州和南京的多項工程。

雖然,季建業涉及許多腐敗事件。但是,這並不是他落馬的主要原因。據知情人士透露,他被組織調查,源於他人為求自保而「供出」,其中上市企業蘇州金螳螂裝飾公司嫌疑最大。

江蘇省委黨校一位教授認為季建業的落馬是:「省會城市與揚州、昆山不一樣,各種利益集團和人脈關係更加複雜,難以平衡。」

金螳螂老闆朱興良案涉江澤民,周永康、回良玉等高官

朱興良

今年年7月24日,金螳螂公司實際控制人朱興良被相關部門帶走協助調查,此後被監視居住。54歲的朱興良從蘇州城建環保學院畢業後,逐漸將「金螳螂」發展為首家國內建築裝飾行業的上市公司。在《新媒體》等媒體發布的排行榜上,朱興良被評為江蘇首富。

「金螳螂」承接的工程遍佈全國各地,並且都是以大型工程為主,動輒數億元。金螳螂的公告中顯示,金螳螂曾接洽了諸多江蘇重要國資企業的業務。

據港媒報導,作為江蘇首富的蘇州商人朱興良被有關部門帶走協助調查,而被調查對象是何人至今未有消息透露。北京高層消息證實江蘇窩案並不單單指向原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回良玉,而且也涉及到了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家族與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諸多私人關係。

回良玉為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原國務院副總理,當年在安徽省、江蘇省任執期間得江澤民李嵐清青睞。回良玉的女兒嫁給了江的兒子,結成兒女親家。此後江澤民對回良玉多有讚賞,早在2004年,回良玉即被中紀委調查,涉近三百億問題款。但作為江澤民的兒女親家,回良玉得到後臺江澤民力挺,後僅以「工作失察、疏忽」作了結論。

今年4月29日,周永康訪問母校蘇州中學之時,與江蘇書記羅志軍與省長李學勇探討了「保住朱興良」的可能性,不過,羅李二人均稱:「事情沒在省裡,是中紀委那邊直接查的。」周未料到得知的是更糟的結果。

前段時間,有傳聞說前中共副總理回良玉捲入江蘇省貪腐窩案,經劉雲山指令,媒體對退休的回良玉進行一番正面宣傳,風波暫平。但是,這並未改變江蘇官場已經大亂的事實,據中紀委的一位處級幹部私下透露: 「巡視制度重啟以來,江蘇舉報的頻率與數量居全國之首。」

據說,北京高層消息證實江蘇窩案並不單單指向回良玉,而且涉及到了江澤民家族與周永康的諸多私人關係。從朱興良在北京拿下的巨額項目看,上述消息較為可靠。朱興良的公司因包攬奧運鳥巢、國家大劇院、人民大會堂江蘇廳的裝飾而致財富以幾何級數增長。

當年,作為奧運安保總指揮的周永康借奧運項目收買人心、平衡諸種關係,在北京高層眾人皆知。周永康原籍江蘇無錫,高中就讀於著名的蘇州中學,蘇州商人朱興良正是借周永康曾在蘇州就讀的名頭與周建立了私交。

據海外媒體報導,中共內部對周永康已進行立案調查。這將是繼薄熙來案後中共高層引爆的又一起轟動全球的重大事件,外界猜測,中南海將迎來更大暴風雨。朱興良案和季建業案和周永康密切相關,不排除這是中共當局為拿下週永康做準備的可能。不僅如此。朱興良案還涉及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這其中尤以朱興良能拿下國家大劇院裝飾工程與江澤民密切相關。

國家大劇院與江澤民的關係

江澤民題名的國家大劇院,耗資近30億,於2000年上馬,期間來自國務院、人大及各路專家等多方的反對聲音不斷,但是在江澤民的執意堅持下強行上馬,建築師斥責建築設計荒謬可笑,破壞傳統文化,民眾則指建設勞民傷財,浪費人民血汗錢。

期間也有坊間流傳,江澤民之所以力排眾異,乃「衝冠一蛋為紅顏」,是其送給其情人宋祖英的禮物,故也被網友戲稱為史上最大的二奶工程。因其外形特徵、設計缺陷、安全隱患等,被民眾稱作墳墓、膿包、毒蛋等。

而這個工程的設計者,正是3年前突然倒塌的巴黎戴高樂機場的設計人安德魯。專業人士譏諷該設計「遠看像墳墓,近看是個蛋」。

加拿大建築大師、教授、哈佛大學雙碩士麥ܪ克倫批評道,「它的地理位置合適嗎?它是不是完全屬於西方世界的物品?但一點不科學,這應該是一個功能性非常強的建築物,但設計人把它當作一個藝術品來做,大錯特錯。上面加了蓋子,房子套房子,是在屋中打傘。結果需要高大空間的舞台上不去,要向地下挖六至八層樓,這是全世界建築界有史以來最荒謬的大笑話。」

麥ܪ克倫表示,因為大量的池水而有絕對的危機,如果這個建築能建成,那全世界的建築教科書都可以燒掉了。他說,「一個愚蠢的構思、一意孤行地思考的方案。它是一個在西方絕對不會被允許的,反而在中國鑽了空子,成為有機會能實現的方案。」他堅信這這方案會給中國帶來羞辱。

中國易經學者李燕指出,國家大劇院不僅嚴重破壞北京人文環境和諧,四周的5萬噸儲水和水下3層樓深的劇場,更如計時炸彈,一旦出問題後果不堪設想。他說,科學家測算過,1公升水滲漏到電源密佈的水下劇場,電解後分解出的氫可產生200公升汽油能量,大劇院將恍如「汽油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