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青被逼瘋後(圖)

2013-10-19 00:50 作者: 林輝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10/13/20131013114454485.png
1962年春,毛澤東與二兒子兒媳合影。(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10月19日訊】毛岸青是毛澤東與楊開慧所生的第二個兒子,1923年11月出生在長沙。1927年國民黨實行「清黨」,楊開慧帶著3個兒子到鄉下躲避,但最終還是被逮捕。由於毛的冷血,不加以營救,楊開慧被槍決,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三人則被保釋出獄,由外婆撫養。其後幾經輾轉,毛岸英、毛岸青於1936年被送往莫斯科,進入國際第二兒童院。毛岸青的俄文名字為亞歷山大。

1947年,毛岸青回國,並加入中共,在黑龍江從事土改工作。1949年中共建政後,他成為軍人,挂階中校,在軍事科學院從事編譯工作。1951年秋,毛岸青與領導發生口角,毛澤東下令他寫檢討,將他逼瘋,使其數度住院,最終成為了一個廢人。

林彪之子林立果在其秘密制定的武裝政變計畫——《「571工程」紀要》中也證實:「他過去的秘書,自殺的自殺、關押的關押,他為數不多的親密戰友和身邊親信也被他送進大牢,甚至連他的親身兒子也被他逼瘋。」這裡所說的「他」指的就是毛澤東。

毛岸青患上精神疾病後,情況時好時壞。1960年1月,毛岸青在大連療養期間,毛澤東與張文秋以親家形式,撮合毛岸青與張文秋的次女、北京大學學生邵華結合,二人隨即於4月下旬在大連結婚,至1962年春天回北京。而當時醫院提出,按照法律這種病人不能結婚,但因毛同意,醫院也不敢公開反對。

在毛岸青和邵華回北京後,毛接見了他們,三人留下了一張合影(網上可以見到)。令人訝異的是,毛與兒子毛岸青沒有任何身體上的親密接觸,甚至表情也十分嚴肅,但右手卻和邵華十指緊扣;而毛岸青給人的感覺是誠惶誠恐、渾身的不自在。父子關係、公公與兒媳關係的錯位自然讓人們產生了聯想。畢竟在那樣並不開放的歲月,身為老公公的毛再疼愛兒媳,也不用「十指相扣」吧,而這樣的場景通常發生在戀人之間。

毛澤東與邵華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或許江青的哭訴可以讓我們窺知一二。1966年文革爆發後,毛指派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副組長江青等去北大,召開萬人大會,北大附中全校師生也全部到齊。然而,所有人沒想到的是,江青的發言將矛頭指向了邵華:「邵華是北大二年級的學生,她媽媽張文秋很壞……張文秋有野心,我不同意邵華和毛岸青結婚,……他們……就結婚了!」說著,江青還哭出了聲。當時,全場各色人等都傻了,不知該喊什麼口號才是,邵華在會後則馬上跑掉了。

按理說,江青根本沒必要干涉非自己所生的毛岸青的婚事,除非她與邵華有什麼過節。而有消息稱,毛澤東和張文秋早年時就有一腿,在張無望進駐中南海後,張遂將自己的兩個女兒先後貢獻出來。大女兒劉思齊嫁給了毛岸英,可惜毛岸英早死;二女兒嫁給了精神有疾病的毛岸青,但卻與老毛關係不清不楚。想必這一切江青都是心知肚明,但卻是有苦說不出。

1970年1月17日,邵華誕下了兒子毛新宇。坊間傳是其與老毛亂倫的結果。是否如此,筆者暫不下斷言,由讀者判斷,但有兩個事實大家要知曉:一是邵華與老毛的關係確非一般,她不僅可以隨意給毛拍生活照片,而且在中南海還有自己的一個暗房沖洗照片;此外,她可以隨意出入毛的居所,而這樣的權利連江青以及毛的所有孩子都不具備。二是老毛終生未見自己唯一的「孫子」毛新宇,這是否有悖常理?

如今,當事人大多已死,但毛新宇這個活寳的存在卻讓人無法忽略這段可能存在的醜聞。

至於毛岸青一生過的如何,他自己是最為清楚的。1997年9月1日《大地》刊登了一篇題為《在毛岸青、邵華家做客》的文章,內中寫道:54歲的毛岸青在1977年去韶山時,熟悉的景物才使他想起了一件與「父親」有關的故事。小時候自己打碎了一個瓷杯,遭到父親的訓斥。而母親,在他心中的印象深多了。幼年時代,他一直在開慧媽媽的身邊成長,曾用名叫「楊永壽」。當幾十年後,他含著熱淚來為媽媽掃墓時,來到板倉舊居,他在簽名簿上寫下了「楊岸青」三個字。

一生懦弱的毛岸青將自己的簽名寫成了「楊岸青」,應該是他內心最真實的寫照吧。在他的心中,父親究竟是個什麼樣的角色呢?嚴酷?無情?不倫?好色?或許只有其自知。

毛岸青晚年居於北戴河總參療養院,以寫作與靜態活動為主,因十分低調,基本沒有關於他的新聞。其後他行動不便,2007年3月23日凌晨在北京301醫院去世。2008年12月,其骨灰遷至其母陵園。生在帝王家的毛岸青悲劇的人生又是誰造成的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