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歲揀茶工盼回家 每天工作八小時掙15元(圖)



秦依姆正在細心揀茶秦依姆正在細心揀茶。

76歲揀茶工盼回家 她來自重慶 11年沒回過老家

早上9點,金泉路一家茶店前,來自重慶豐都的76歲揀茶工秦大珍弓著腰,坐在一張矮塑料凳上,兩手慢騰騰地揀著簸箕裡的茶葉。一天的活得干七八個小時,但只能掙到15元

「想家啊,已經11年沒回了。」頭髮花白、背已有點駝的秦大珍常把老家掛在嘴邊。而和她一起來揀茶葉的老鄉,情況大多跟她類似。

辛苦揀茶,一天下來就掙15元

每天早晨6點剛過,在洋下新村的出租房裡,早早起床的秦大珍已經開始張羅起一天的生計。煮飯花了她一些時間,兩碗乾飯下肚後,她裝上一瓶白開水,帶上兩個饅頭,準備開工。這兩個饅頭就是她今天的午飯,為了不影響白天揀茶的進度,她早飯盡量多吃,吃飽。

初秋的清晨透著些涼意,秦大珍叫上老鄉余明珍和胡本芳,走上半小時,來到金泉路的茶店前,開始一天的打工生活。

8時30分,秦大珍正將一塊白布鋪在簸箕上,等著稱茶。半小時後,她端著簸箕,來到茶廳裡,排隊等待店裡的小妹分茶葉。小妹嫌她說話太吵,說了她兩句。

秦大珍今天只要了兩斤茶葉,在揀茶的人中,數量不算多。分完茶,她走到揀茶工的隊伍裡,慢騰騰地揀起簸箕中的茶,接下來的兩個多小時,她就這樣弓著腰,沒有停下來喝一口水。

中午過了1時,秦大珍停下手裡的活,就著白開水,嚼起手中冷冰冰的饅頭。幾分鐘後,她又開始揀起茶葉來。

「坐久了,腿會僵,腰會酸。」秦大珍捶著大腿,顯得有些疲勞。她說,她每天要幹上七八個小時,即使揀了3斤茶葉,也只能掙到15元。

幹完一天的活,秦大珍兩手的拇指和食指常常會火辣辣地疼,睡前,她總要用酒來回擦拭。

這麼老了,哪個人願意出來揀茶

秦大珍來自重慶豐都雲溪鄉,老伴已經去世二三十年了。2002年,在福州打工的小兒子和兩個女兒將她從老家接來福州,只剩下大兒子在老家。在福州,子女去上班後,她留在出租房裡照看孫子、外孫。

她們住在洋下新村已經很多年了,住在一起的大都是豐都縣老鄉。現在,秦大珍一個人住,自己做飯吃。三女兒則住在樓上。三女兒幫她支付每月兩百元的房租,小兒子則提供每月400元的生活費。

「沒辦法,不出來揀茶葉,咋辦?」秦大珍已經揀了七八年茶葉了。

「這麼老了,哪個人願意出來揀?自己手裡有錢,方便。」坐在秦大珍旁邊的胡本芳附和著說。胡本芳今年66歲,跟著子女來福州有一二十年了,她和老伴都自己出來掙錢。

秦大珍說,胡本芳、余明珍和她都是一個村的。來福州後,大家一起住在洋下新村。由於人生地不熟,她們有空只能約在一起,嘮嘮嗑,聊點老家的事,或者到周邊逛逛。

常常想家,11年沒回過老家

「想家啊,怎麼不想?」秦大珍自2002年來到福州後,已經11年沒回過老家。每次子女過年回家,她都想跟著回去,但是子女說坐火車花的時間比較久,她歲數大了,不方便。

「我想早點回去養老。」秦大珍不想再待在福州了,今年,正逢老家的大兒子五十壽辰,她說無論如何今年都要回去一次。在福州出生的孫子沒有家鄉概念,這讓秦大珍感到無奈。

與她同病相憐的胡本芳也有一二十年沒回去了。去年9月,她的母親去世,她才回家奔喪了一回。余明珍來福州七八年了,只有去年娶孫媳婦,她才得以回了一趟老家。

在福州的子女們都想再打幾年工,多掙點錢,等歲數大了,再決定回不回老家。住在洋下新村,三個老人嘮嗑時聊得最多的還是老家的事。

何時能回老家?這些老人都很迷茫,因為那要面臨很多現實問題。年復一年,老人越發年邁,幾千公里外的老家,越發變得遙不可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