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貪:江綿恆


【看中國2013年10月25日訊】第十八章:寡人好色妻妾成群小人得志雞犬升天(下)

「中國第一貪」江綿恆

八十年代江澤民讓江綿恆去美國留學、生孩子、拿綠卡,觀看中國形勢。92年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讓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於是江綿恆帶著美國籍的兒子全家回來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當一名普通技術員,四年後竟然擔任了所長。隨著江澤民地位的穩固和權勢的增大,江綿恆投入商海不離官職。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而開始他的「電信王國」生涯。上聯是由一位姓黃的上海市經委副主任策劃創辦,為此而付出了大量心血。但是成立和運作了三個月之後,黃突然被調回經委,然後「空降」而來誰也不認識的江綿恆,並且自任董事長兼總經理而成「電信大王」。那位黃先生就此消失,連名字都沒有人記得了。「上聯」就這樣被江綿恆搶去。

表面上「上聯」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恆私產。江綿恆以上聯為個人事業的旗艦,坐鎮上海。由於他是江澤民的兒子,所以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做生意包賺不賠,海外華裔和西方商人包括雅虎掌門人楊致遠等紛紛上門拜訪或投靠,幾年時間江綿恆已建立起他的龐大電信王國,2001年上聯和上聯控股的公司已有十餘家,如上海信息網路、上海有線網路、中國網通等。業務相當廣泛,如電纜、電子出版、光碟生產、電子商務的全寬頻網路等。

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恆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經濟領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的董事會,他也有份。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機,無意中發現空中雜誌上刊登的上航董事會舉行會議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綿恆,但上航正式股東名單則從未向社會公布過。他們說,江綿恆既是中國電信大王,也是上海灘的大哥大。

這還不能使江氏父子滿足,因為在中共的歷史上,富商做的再大,沒有官位做保證也是危機四伏。於是1999年12月2日,國務院宣布的任免名單中,令人跌破眼鏡的出現了江綿恆的名字,他被江澤民任命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坐著火箭擠進來國家領導人的行列。

2001年5月,在香港舉行的《財富論壇》,江澤民帶了「國家領導人」江綿恆出席,介紹給非富即貴的國際要人認識,特別是跨國公司的富豪們,以擴大江氏王國的實力,果然在中國申奧成功的第二天,江綿恆就開始與這些外國富豪們簽下大筆訂單。此時,江綿恆已經成了中共「官商一體」的最高代表。

在沒有「中國網通」之前,江綿恆是「網通」老闆,他揚言說要吞併「北方電信」,其實「網通」早已經讓江綿恆給折騰空了,他根本沒有能力收購「北方電信」。為瞭解除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親自下令中國電信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

2004年9月,作為內地四大電信商最後一個沒有上市的公司,「網通」的上市時間表一拖再拖,10月是最後期限。江綿恆是手握實權的江澤民之子,為何中共四大電信商中的三個都有上市實力,而江綿恆卻在得到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後還是沒有資產?錢哪裡去了?

這段時間,江綿恆把網通三次整合後又統統撤銷,在令人眼花繚亂的整合、撤銷把戲中他把國家電信資產都收集到自己荷包裡。江綿恆親自網羅來的中國網通總裁張春江毫不隱諱的說:這一切就是「為了股票上市」。說白了就是自己把官產掏空了化為己有,讓買「網通」股票的人當冤大頭。

還有一件眾所周知的醜聞,2000年9月,江綿恆和台商王永慶的兒子宣布合作搞宏力微電子公司,總投資六十四億美元,號稱合資。但據王文洋透露,實際上他一分錢沒出,全是江綿恆從銀行弄出來的錢。藉著老爸的權力關係,江綿恆大發橫財,成了名符其實的「中國第一貪」。此外,江澤民還授意讓學術上毫無建樹的江綿恆當了中科院副院長,成為中國科學界的大恥辱、世界科學界的大醜聞。

號稱上海首富的大地產商周正毅在2003年5月被查扣,他逃稅、操縱股票和不法貸款已經導致中銀香港分行總裁劉金寳被撤職。此案被稱為「建國以來最大的金融詐騙疑案」,調查結果直指江綿恆,因為當年宏力微電子公司成立時,劉金寳從中銀上海批出的十幾億貸款都是違規操作。

《開放》雜誌透露,在調查周正毅官商勾結圈地問題時,甚至已查到江澤民兩個兒子頭上。據說調查人員查到在緊鄰靜安區的普陀區,發現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和普陀區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靜安區的手法圈了一大塊地。江綿恆和江綿康在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但都是免費圈地,不掏一分錢。江綿恆比周正毅還惡,周還要給上海幫進貢,而惹不起的江大公子只需讓住戶強遷遠郊,絕不按照規定給予任何補償。

在十六大前夕,江綿恆去信息產業部502所,觀看第二代高速網際網路演示,其中一項內容就是測試數據檢索速度。匯報人員可能想討好江綿恆,所以在Google上檢索「江澤民」三字,沒想到出現在屏幕上的頭10條新聞中就有三條歷數江澤民的罪惡,而且「邪惡江澤民」被顯示在頭條,江綿恆又驚又氣。

回去後,江綿恆在封鎖網際網路的問題上不斷加大力度。他所主持的金盾工程前期投資就是八億美元,為的就是不讓大陸網民得到任何有關民主、人權、自由,特別是法輪功的海外資訊。江綿恆成了江澤民統治之下的電子警察總警監。

「內舉不避親」

江澤民的次子江綿康沒有哥哥那麼火,但也被江澤民委託徐才厚塞進了南京軍區任副政委,軍銜為少將。江綿康本來是搞無線電的,歷來的工作都與軍隊毫無關係。江澤民要退休前,覺得把槍桿子交給誰也沒有交給自己的兒子放心,就想把江綿康調到總參,不料被遲浩田頂了回去。沒辦法,江澤民只好把兒子塞到總政組織部任第二局局長,不久升任組織部副部長,再提升為組織部部長。

江上青共有兩個女兒,江澤慧和江澤玲。江澤民提拔江上青的女兒江澤慧當上部級幹部。江澤慧原不過是安徽農業大學一名普通教師。江澤民陞官後,江澤慧受到火箭式提拔,先升安徽農大林學院院長,隨即再升農大校長,然後又任林科院院長。

江澤民有個在安徽蚌埠當了十八年扳道工人的姨外甥吳志明,是江澤民生母吳月卿一支的親戚。吳志明不學無術,直到江擔任上海市委書記,才在1986年3月入了黨,提了干,最後火箭式竄升成副部級幹部:現在是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

江澤玲的兒子邰展因炒作房地產而虧空1150萬元人民幣,但由於邰展是江澤民的外甥而在審判時受到層層阻力。邰展因炒賣房地產失敗並無力償還,於是偽造了「揚州港展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公章,將某港商的四十五套住房抵押給工商銀行。該案被港商告上廣陵法院而於2000年3月審理。雖然法院認定「房屋產權遷移證」上的公章是偽造的,但受到當時就任揚州市委書記的吳冬華、市政法書記冀仁貴及揚州中院院長帥小芳等人的施壓,被迫於2000年3月30日宣布中止對該案的調查與審判。最後,邰展未受到任何處罰,港商也未收回住房。

知情人透露,十幾年來,邰展利用其為江澤民外甥的身份大肆進行買賣房屋、股票及投資娛樂業。他先後任「揚州大廈」總經理、「添展娛樂城」的老闆及多家合資公司董事。邰也曾利用其江澤民外甥的身份向軍方背景的「北方工業集團」借貸1600萬元人民幣買賣股票,此後邰一直活躍在商業火線上。

2003年1月,江澤民把自己的外甥夏德仁調任遼寧省省委常委、大連市市委副書記、大連市市長。從此江澤民到大連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呼風喚雨。

據媒體報導,周永康自稱是江澤民夫人的親侄兒,並時常吹噓自己是「是江主席身邊的人」。周品行惡劣。據接近周永康的人士透露,周時常以「忘我工作」為名,住在酒店晚上不回家,實際上暗中召妓嫖宿,並曾多次在實業賓館姦污內部女工作人員。但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周永康是衝在最前列的幾個人之一,後來被江提拔為公安部部長。

此外,江澤民還有多少或明或暗的親戚在做官或悶聲大發財,已經難以統計。上樑不正下樑歪,江澤民公然大搞裙帶關係,使得整個國家權力腐敗蔓延,更加不可收拾。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