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人保姆年薪高達10萬美元 保險假期俱全


【看中國2013年10月26日訊】 在美國的華人保姆,有些是前來探親的父母, 把子女的孩子照顧大了,來看望子女之餘正好掙些「外快」。也有通過各種渠道從國內來美國打工的人, 還有一些是旅遊探親,最後為掙錢就「留」了下來。

來自湖南的安娜,在美國做家政工作已有十幾個年頭了。她英語流利,做事穩妥,深得僱主喜歡,最令人矚目的是她的薪酬待遇—年薪10萬美元左右,醫療保險、帶薪假期樣樣俱全,她還有自己獨立的住所,當然,她供職的並不是一般的美國家庭。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近日對美國保姆市場的走訪顯示,不僅為富豪之家工作的保姆收入甚至有時候能夠超過華爾街的初級白領,而且,保姆這一在中國看似卑微的職業,在美國卻甚至可以影響到部長任命,更不必說一個勞動者需要的體面和尊嚴。

年收入5萬∼15萬美元

Pavilion Agency是紐約一家專門針對高端保姆市場的家政公司,其副總裁格林伯格(Seth Norman Greenberg)對本報記者表示, 在這個行業中, 年收入在5萬∼15萬美元之間,而很多從Pavilion Agency介紹過去的保姆收入都在10萬美元以上。

「當然,這需要很多的經驗, 每一個家庭、每一種工作的要求都不一樣。」格林伯格說,「有良好的推薦很關鍵。」

踏入這個圈子,干好第一份工作至關重要。

安娜當初便是經過類似於Pavilion 這樣的中介公司找到的第一份保姆工作, 那是紐約赫赫有名的富豪之家, 女主人的挑剔也人盡皆知。

安娜的任務是在莊園裡做管家,女主人的床單每天都需要更換,且要熨燙。 莊園裡養了很多貓狗,但是住所裡卻不能看見動物的毛髮。甚至冰箱裡的飯菜,她也需要琢磨女主人的喜好而選擇留下還是倒掉。

也是安娜上述這般用心體貼,很快她贏得了女主人的信任,甚至可以經常邀家人來莊園玩耍,她一年的薪水也從最初的5萬美元翻了快1倍。

更重要的是,有了這樣的經歷,安娜後來在富豪家庭的保姆生涯就順暢多了。誰比那樣的女主人更挑剔呢?經過那樣調教出來的保姆誰又會不願意用呢?

安娜的第二任東家是個黑人影星,和前一任東家相比,好伺候得多。安娜收入還有所增加, 做起事來自然是游刃有餘。而和那位挑剔的女主人,和她後來的僱主,雖然有著各種要求,但對她都很尊重,她也覺得這是一份需要全心付出的職業。

想進入高端保姆的行列並不容易, 向Pavilion Agency求職的保姆80%都會被拒絕。

格林伯格表示,這個行業往往要求幼教、心理學或者老師的執照。當然也不盡然,經驗是最被看重的。有些家庭要求保姆知道怎樣打理古董傢俱, 還有的要求保姆舉止優雅、談吐得體,要知道怎麼幫助家人用餐, 怎麼招呼接待客人和家庭成員。

當然,英語要流利,但是現在如果能說中文,尤其是普通話,那麼,英文的要求可以相對降低。格林伯格補充介紹道:「很多富豪家庭希望自己的子女在小的時候能夠接觸中文,」「有些中文基礎, 將來會比較有競爭力。與中國有關的一切都越來越重要了。」

保姆難「伺候」

富豪之家畢竟是少數,大部分中產階層都無法負擔上述昂貴的超級保姆費用。 而對於父母都工作的現代家庭來說, 最重要的是能找到照顧好嬰兒的保姆。
  
紐約地區的保姆價格一般是15美元/小時。這樣算下來,如果是鐘點工還不算什麼,但是保姆住家的話,一個月的薪酬就非常昂貴了。

麗莎(Lisa) 和她的丈夫都是出色的金融界人士。她的丈夫在曼哈頓一家著名的基金任主管,她本人也已經在一家中等規模的基金升任董事總經理,家境相當富有。

3年前,麗莎夫婦的兒子出生,請的保姆每週住家6天,休息1天,價格一個月是6000美元。「你要是按15 美元一小時,差不多也是這個價格了。」麗莎說。麗莎夫婦付給保姆的是現金,這樣就避免了另外交稅、社保、醫療等其他費用。

事實上,富豪階層一般擁有企業,他們就把保姆算作是企業中的僱員,進而來支付包括醫療、社保、稅收等費用。而這種方式,對於其他家庭,則是一個更加昂貴的選擇。即便是富有的家庭,大部分也是現金交易,但嚴格意義上,這並不合法,如果查出來,代價可能會很大。

2004年,紐約前警察局長克里克被美國前總統布希提名為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就在他意氣風發正準備上任時,他卻發現自己遇到了麻煩。

克里克不久前僱用的一名家庭保姆兼管家有非法移民之嫌,他也沒有替她交納應繳的社會保險費,由於擔心此事引發調查,克里克不得不忍痛辭掉提名。

而在克林頓時代,律師佐薇·貝爾德曾經是司法部長第一人選,但由於後來她被披露沒有按照法律規定給她的管家支付社會保險稅,最後不得不放棄了提名。

克林頓在耶魯大學的同學拉尼·吉尼爾原本被指定擔任司法部民事部門的負責人,結果也是因為她沒有給家中的一個保姆交稅而未能如願。

上述這些由保姆而起的事件,甚至還流傳著這樣的笑話:「如果不給家裡的保姆交稅,你就當不了司法部長。」

而像麗莎那樣的家庭,也是屬於美國前0.1%以內的富有階層。每個月6000美元的保姆絕不是一般家庭可以負擔。即便是找通勤的保姆,如果一天工作8∼10個小時,價格也要在2400∼3000美元之間。

與之相對應, 美國的幼兒園接收出生剛剛六週的寳寳。大部分母親不放心將小嬰兒放到幼兒園裡,美國人一般也不會讓父母住在家裡幫忙帶小孩,而保姆價格又如此昂貴,所以很多母親在生完孩子後, 會辭職在家一兩年, 專心育嬰。

伊麗莎白(Elisabeth)在曼哈頓的一家酒店工作,大兒子7歲的時候她又生下小兒子。在3個月產假要結束的時候她算了一筆賬:如果請個通勤的保姆來照顧小兒子, 一個月要2000多美元,同時還要請人每天接送大兒子上、下學,及送各種才藝班學習,這又要45 美元一天,兩項加起來,已經佔她收入的一半以上,而且,家住新澤西的她要早出晚歸,一天在路上的時間都要將近3小時,見孩子的時間也很有限。

最終,伊麗莎白忍痛辭掉了很有前途的工作,自己在家照顧兩個孩子,等小兒子2歲後再考慮重回職場。

中國保姆在美國

而在紐約華人圈裡活躍的中國保姆,因為大部分不會說英文, 也不能獨立開車,相對於美國保姆還是便宜很多。

目前紐約地區華人的住家保姆大約是80美元/天, 包括帶孩子、做飯,有時間的話打掃衛生。一個月下來,差不多也有1700美元左右的收入,當然,這都是現金交易。

在美國的華人保姆,有些是前來探親的父母, 把子女的孩子照顧大了,來看望子女之餘正好掙些「外快」。也有通過各種渠道從國內來美國打工的人, 還有一些是旅遊探親,最後為掙錢就「留」了下來。

紐約的中國保姆市場並不是很大,因為華人家庭大部分會請父母來美幫著帶孩子,請保姆的是少數。而美國的勞動力少,做保姆一般也沒有年齡上的要求,60多歲做保姆司空見慣。

李奶奶在新澤西做保姆已經10年了。當初她把自己外孫女帶大就踏上了這條保姆之路,算下來,她帶過的孩子也已有十幾個了。 雖然今年她已經68歲了,但是依然有好幾個家庭在等她的空檔。

李奶奶身體硬朗結實,帶孩子非常盡心,而且勤快麻利,還燒得一手好菜。被周圍熟悉的人稱為「超級保姆」。她一週工作5天,目前她的東家吳珊每個月付她1750美元的工資。

吳珊對李奶奶非常滿意,她對本報記者說:「與那些美國人家裡花五六千美元請的住家保姆相比,李奶奶一點都不差。有些事情你還沒想到,李奶奶就已經做到了。」 周圍的朋友都已經預約,等吳珊的孩子上幼兒園後,要李奶奶去當保姆。

10年干下來, 李奶奶不僅在河北的老家買了新房子,她還給在國內的兒子也買了房子。

據吳珊介紹,她是在新澤西當地的中文報紙上打廣告找到的李奶奶。一個小廣告, 就有八九個人打電話過來應聘。為了確保安全, 吳珊選了其中比較靠譜的兩人面試,最後選中了李奶奶。

也有很多人通過紐約的中介來找保姆。

法拉盛是紐約新興的唐人街, 保姆職業介紹所生意興隆。一家職業介紹所的老闆告訴本報記者,如果應聘的保姆乾淨整潔,讓人感覺有愛心, 很容易會找到工作。而被聘的保姆大部分來自紐約、新澤西州和康涅狄格州的華人家庭,價格每天基本在80∼90 美元之間,由東家來支付保姆的來往車費。

吳珊不太喜歡法拉盛職業介紹所推薦的保姆, 她覺得還是打廣告,然後到保姆家裡去面試更為放心。而從新澤西到紐約的火車票往返也要20多美元, 選擇法拉盛也就意味著,一個月又會多出100美元左右的支出。

安娜後來又離開了那位黑人影星家,來到了一位老太太家裡,老太太也是富豪世家,一個人有兩三個保姆照顧, 安娜的工作很輕鬆, 但是因為和其他保姆經常有矛盾, 被老太太「炒了魷魚」。

不過,安娜並不太擔心, 她已經進了這個圈子,找到下一份工作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