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時刻:是是非非周恩來(圖)

2013-10-28 00:30 作者: 蕭雨, 杜林, 昱杉, 李肅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04/19/20120419113140386.png
周恩來(資料圖片/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10月28日訊】解說: 1969年11月12日,中國共產黨副主席、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在河南開封的一間陋室裡孤獨、淒慘地死去,死得無聲無息。他的屍體被秘密火化,火化單上的名字寫的是「劉衛黃」,職業一欄寫著「無業」。

就在一年前的1968年10月,中國共產黨八屆十二中全會批准了《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將這位中國共產黨第二號領導人、毛澤東親自選定的第一位接班人「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這份報告不僅宣布了當時被稱為「黨內頭號走資派」的劉少奇「政治生命」的死亡,而且為當時對劉少奇的人身迫害提供了合理合法的依據。在這次會議上宣讀這份報告的,就是報告的起草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國總理周恩來。

李肅:文革的時候,毛澤東要打倒劉少奇,周恩來是個什麼態度?

高文謙(前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周恩來生平研究小組組長):開始,毛並沒想把劉少奇像在「九大」的時候那樣給搞死。一開始只是想把他從接班人的位子上拿下來,從第二號人物拿到第八號人物。周那時候還都是要保劉的,因為毛那時候也講,劉、鄧是人民內部矛盾嘛。

解說:1966年8月1日到12日,中共中央召開八屆十一中全會,決定開展文化大革命,同時劉少奇在黨內的地位由第二位下滑到第八位。不過,劉少奇還保留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國家主席的職位。毛澤東儘管在8月5日發表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矛頭直指劉少奇,但是他此後也曾經制止貼劉少奇的大字報。毛澤東在1966年八次接見紅衛兵,劉少奇都參加了。11月3日那次接見時,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還特別走到劉少奇跟前,詢問了他的工作、生活情況。

在這期間,周恩來的確有保護劉少奇的言行。例如,周恩來在1967年初曾經告誡造反派說:「不要揪人,……劉少奇、鄧小平也不能揪。……劉、鄧、陶(鑄)是中央常委,我還得保。」

但是,毛澤東聽說劉少奇並不服氣,聽說劉少奇還和一些省市負責人商討對付中央文革的辦法,並且有意要和毛對抗,改組政治局。終於,毛澤東下定了徹底打倒劉少奇的決心。

周恩來稱劉少奇為「劉賊」,落井投石

高文謙:毛就開始在歷史問題上來做劉案。一旦定成歷史問題,定成一個叛徒的話,那就是敵我矛盾了。只有這樣,才能對黨內外有一個交待,證明文化大革命是完全正確的和非常及時的。

隨著毛下決心要拋棄劉的時候,周的態度那就變了。周當時是中央專案審查委員會的主任。中央專案審查委員會是在66年5月政治局擴大會議打倒「彭羅陸楊」的時候成立起來的,專門審查他們四個人。

解說:「彭羅陸楊」指的是當時被打倒的中共北京市委書記彭真、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中宣部長陸定一和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這個中央專案審查委員會,後改名為中央專案組,直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領導,在毛澤東的直接控制之下,專門負責高級官員的案件處理,權力巨大,最鼎盛時期的工作人員達數千人。該機構於文革結束以後的1979年解散。周恩來生前一直擔任中央專案組的總負責人,並且兼任劉少奇專案組組長。

李肅:那麼在這個過程中,周恩來發揮了什麼作用呢?

高文謙:最後把劉案給搞出來,直接是在江青的指導下,但是周參與,而且周是在江青的上面。江青把材料搞出來之後,要到周那裡去,周最後也就認可。

解說:中共黨史專家司馬清揚在《周恩來與林彪》一書中寫道:劉少奇專案組成立之後,所有關於劉少奇的罪證材料能否上報都是由劉少奇專案組組長周恩來決定的。沒有周恩來的同意這些材料根本上報不了。

司馬清揚還引述文革史專家王年一的話說:送給毛澤東看的只有證明劉少奇有罪的「人證物證」,而證明劉少奇沒有罪的人證和物證卻沒有送給毛澤東看。對毛要打倒的人,周恩來總是可以遞上讓毛滿意的材料。

1968年9月25日,周恩來向毛澤東和林彪提交了關於劉少奇的審查報告。

高文謙:我看的檔案材料,劉案的審查報告,上送給中央的報告,是周恩來親自起草的。用周、陳伯達、康生、江青四個人聯名向毛、林報告。周在這個裡面稱,親筆寫的「劉賊」,給劉那時戴了五頂帽子。

解說:周恩來在劉少奇的「罪證材料」上做了一大篇批示。他寫道:「劉賊是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奸、大特務、大漢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反革命分子!」

「我們要首先歡呼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沒有這種大革命,怎樣才能把劉賊及其一夥人的叛黨賣國、殺害同志的罪狀,挖得這樣深。這樣廣?」

據中共黨史專家司馬清揚在《周恩來與林彪》一書中透露:「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擔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李銳說:大約在1983年至1984年間,中組部奉命銷毀一大批檔案材料。在銷毀之前,中組部部長陳野蘋讓我看了一個原屬於劉少奇專案組的絕密件。這個絕密件中有兩份原稿,都寫的是給劉少奇定罪的結論,一份是由江青主持草擬的,一份是由周恩來主持草擬的。由周恩來主持草擬的那份結論計有四條,是周恩來親筆寫下的。比較起來,周恩來給劉少奇定的罪名,要重於江青給劉少奇定的罪名。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關於劉少奇問題的決議,基本上就是按周恩來所親筆擬出的那個結論來定調子的。」

李肅:作為中央專案委員會主任這個角色,對於劉少奇的這個案子,他最後下的批示,他起草的這個東西,有沒有落井投石之嫌?

高文謙:劉本身已經落難了,從毛的接班人已經成了階下囚了,你還要用偽證,在政治上宣判劉少奇的死刑。這本身就是一種落井下石。

如果說周恩來在文革中很多污點的話,他審理「劉案」,最後代表中央做「劉案」的審查報告,而且親筆寫的那些話,這是他最大的一個污點。

李肅:劉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對周恩來怎麼看?

高文謙:王光美剛從秦城監獄裡出來的時候,她對外界的很多情況不瞭解,因此她的兒女們,劉源啊,劉平平啊寫過一篇紀念他父親的文章。最後在這篇文章裡,王光美說:「總理,你真好。」這是在前半期,王光美不瞭解情況的時候。後半段,王光美出來之後,瞭解很多情況之後,對周,我聽說,意見就很大。90年代,國內有一部周恩來的電影,講周恩來在文革,是王鐵成主演的。王光美全家拒絕觀看。

周恩來推薦林彪當副統帥,感到「很大幸福」

解說:周恩來到底為什麼沒有對落難的劉少奇施以援手,反而落井下石,其真實原因我們也許永遠不會知道。劉少奇之死發生在被稱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開始後的第三年,成為文革中最大的冤案。劉少奇被打倒後,林彪成為中共黨內排名第二的領導人。

李肅:周恩來一直是在林彪之上,在黨內的地位,在軍中的地位也是如此。到了文革中間以後呢,林彪躍升為毛的接班人,成了第二號人物,周成了他的下面了。那時候叫林副統帥。周是怎麼接受林彪作為自己的上司的?

高文謙:周這個人的組織紀律觀念非常強。黨一旦定了什麼樣的事情之後,他也會去照辦,作出什麼決定,他會去服從。所以在文革中林一確定地位後,他十分注意處理好跟他的關係。

解說:1966年,在中共決定開展文革的八屆十一中全會上,毛澤東親自擬定政治局常委候選人名單,把林彪列在第二位。當時包括林彪在內,中共有五位副主席。為了突出林彪的副統帥和接班人地位,周恩來主動提出不再提及自己中共中央副主席的頭銜,從而也避免提及其他幾位副主席的頭銜,使林彪成為唯一的副主席。為此,周恩來曾經在文革初期多次公開自豪地提及這件事,說林彪「是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最好,跟毛主席跟得最緊的,我推薦他為副統帥」。

1969年4月,中共召開「九大」,林彪的接班人地位被寫入《中國共產黨章程》。當時毛澤東有意讓周恩來也擔任副主席,周恩來一口謝絕,為的是突出林彪的接班人地位。周恩來在4月14日的全體會議上說:「我們不僅為著我們偉大領袖,當代最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毛主席而感到無限幸福,我們還為有了眾所公認的毛主席的接班人,林副主席而感到很大幸福。」

他還修改朱德和毛澤東在井崗山會合,建立「朱毛紅軍」的歷史,把中共南昌暴動中只是一個連長的林彪說成是率領部隊和毛澤東會師的領導人。他說:「林彪同志南昌起義失敗後,帶領部隊上井崗山,一直在毛主席身邊戰鬥。所以我說南昌起義的光榮代表應該是林彪同志。」

高文謙:周在寫報告的時候,都是毛、林並列。每天晚上寫到半夜三更,而且多少年這麼寫下來之後,從66年一直寫到71年。

林彪事件之後還有個小插曲。林彪已經摔飛了,週一晚上沒睡覺,還是給毛、林寫報告,報告裡面寫的是毛,信封上寫的「毛主席,林副主席」。筆誤,嚇得一身冷汗。然後專門把他的小秘書紀東給叫過來,說:「你看看,我犯了這麼個錯誤,你以後要替我來把關啊。」

實際上信根本就沒有送出去,但是你從這個事情就可以看出來,他已經都習慣了。

解說:文革史專家宋永毅說,周恩來和林彪的關係好過他和毛澤東的關係。林彪當年的「四大金剛」之一、前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兼總後勤部部長邱會作的兒子程光曾經回憶說,林彪一再關照他下面的「四大金剛」和葉群,要在中央文革碰頭會上和周恩來合作。這是他特地關照多次的,說周恩來就代表我。

高文謙:林彪是中共打下紅色江山頭號的功臣,但是建國以後就閉門養病了。周利用總理之便,經常去看望,關照,問候。周去看林彪時,林彪每次都把周送到大門口,也是表示對周的尊重吧。

林彪事件之後,從毛家灣抄出不少周和林彪之間的信件和照片,最後都被汪東興送給周,週一把火都給燒了。

李肅:在政治上週恩來和林彪曾經是盟友嗎?

高文謙:兩個人一文一武,共同支持毛髮動文革,那時候江青還沒有成氣候。

解說:文革初期,林彪和江青同屬文革派,協助毛澤東斗倒了以劉少奇為首的「走資派」。隨後,他們之間的矛盾越來越突出,勾心鬥角、明爭暗鬥的事情時有發生。

1970年8月,中共在廬山召開九屆二中全會,林江兩派激烈對峙。當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與江青手下的張春橋發生爭辯。林彪在會上沒有點名地批評了張春橋,引發全會對文革派張春橋的全面圍攻。毛澤東沒料到文革這麼不得人心,因此被觸怒。他後來說:「他們名為反張春橋,實際上反我。」這使毛澤東和林彪這兩個昔日的政治盟友反目。

李肅:在毛澤東和林彪發生矛盾的過程中,周扮演了什麼角色?

高文謙:周實際上是被夾在當中。

李肅:左右為難?

高文謙:左右為難。在一開始的時候,周還試圖和稀泥。

高文謙:但是毛這個人是這樣的,不得罪人,一得罪人,得罪到底。一開始是集中對陳伯達。陳伯達那時還要保留中央委員呢,後來就根本關到秦城監獄裡去了。然後從他轉到黃吳葉李邱敲山鎮虎,逼林彪出來作檢討。

李肅:但好像林彪沒有正式做出檢討,是不是?

高文謙:沒有正式。毛對林彪之所以非常地惱火,之所以抓住黃吳葉李邱不放,就是因為林彪不檢討。林彪看得非常清楚,一旦檢討,事情就沒完沒了,等於你輸了理了。實際上林彪在廬山會議上沒有做錯什麼事情,他在廬山會議上的講話,不指名地點張春橋,事先都和毛打過招呼的,兩個人在小會議室裡,開會前。結果呢,沒想到林彪這麼一講話,在全會引起的反響非常大,所有的人都說,林副主席講得好,包括四方面軍的人,是毛非常看重的,許世友、陳錫聯,在林彪講完話後,走過去去跟林彪握手去。毛一看這麼多人對著中央文革,所以那時候江青帶著張春橋、姚文元8月25號到毛主席那兒去,緊急求見毛。而且張、姚都下跪啊,大哭,據說都把毛的褲腿兒都哭濕了。

高文謙:周的本意是希望毛林不要(對立),能夠緩和一下。這樣子我們可以共同搞經濟建設,但毛那個時候已經決心要和林彪分道揚鑣了。

解說:1971年9月13日,一架中國的三叉戟式飛機在蒙古溫都爾汗附近墜毀。機上包括林彪、葉群夫婦、兒子林立果在內的八男一女全部喪生。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九一三事件」。至此,毛澤東親手扶植起來的第二位接班人也被他親手打倒了。

李肅:在林彪出事以後,周恩來對林彪的子女是怎麼對待的?

高文謙:林彪的子女實際上就剩下一個林豆豆(林立衡)。林立果已經一塊兒摔死了。對林立衡的待遇前後是有一個變化的,開始的時候林立衡是住在玉泉山,而且中央文件說她是立了功的,但是非常快的就把她就立案審查。

林立衡在壓力大的情況下,最後就講了好多林彪說毛的黑話。這句話也是比較要害的:「毛主席身邊也有葉群那樣的人。」你想想,大家都知道葉群指代的是誰?那都很清楚了。從那以後,林立衡的處境就大壞了。

在這個過程中,林立衡專門給毛寫過信,要求跟毛面談。毛把這封信就批給了周。週一見了林立衡,劈頭蓋臉就是一句話:「你一個小孩子家,胡亂寫什麼呢?我都看不懂。」

你說林說毛的黑話和「毛主席身邊也有葉群這種人」,週會看不懂,聽不懂?他說他聽不懂。

鄧小平復出,周恩來奉旨行事

解說:「九一三事件」後,中國政壇發生了文革中的另一個重要事件,就是一度被打成「資產階級司令部」第二號人物的鄧小平復出。

李肅: 鄧小平的復出,按照官方的說法,周恩來發揮了很大作用,周恩來真的發揮了很大作用嗎?

高文謙:並非如此,實際上恰恰相反,鄧的復出,是毛用鄧制約周的一招棋。林彪事件之後,周的勢力在上升,而且掌握實際權力,而毛的身體又不行了。那麼毛考慮,制衡周最好的就是鄧。

解說:在毛澤東打倒劉少奇的同時,他對「劉鄧司令部」的二號人物鄧小平卻網開一面。1968年,在開除劉少奇黨籍的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毛澤東先後兩次為鄧小平講好話,說「不要開除黨籍,最好嘛還能夠做點工作」。在另外幾個場合,毛澤東曾經幾次指示要把鄧小平和劉少奇區別對待,並且指示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直接管理鄧小平的事務,保護了他的人身安全,為日後重新起用鄧埋下伏筆。

周恩來對待被打倒的鄧小平,完全是按照毛澤東的旨意行事。1969年秋,鄧小平被發落到江西。周恩來事先打電話給江西黨政領導人,過問對鄧小平一家的生活安排,還對他們說,鄧小平下去「是到農村鍛練」。

鄧小平的女兒鄧榕在回憶父親的書中說,鄧小平被送到江西的時候,江西省政府的辦公室主任親自接機,親切地稱鄧小平為同志,說「毛主席叫你來江西,我們非常歡迎」。鄧小平一家人在江西住的是原福州軍區南昌陸軍步兵學校少將校長的兩層小樓,被稱為「將軍樓」。鄧小平在一公里以外的新建縣拖拉機修造廠「監督勞動」,廠內專門為他設立了一個休息室。

在下放江西期間,汪東興還親自幫助鄧小平的女兒和兒子上了大學。

「九一三事件」後,毛澤東在1972年1月再次明確表示,鄧小平和劉少奇不一樣,是人民內部矛盾。8月14日,毛澤東對鄧小平的來信批示說「鄧小平同志……沒有歷史問題」,「有戰功」,「沒有屈服於蘇修」。於是,周恩來於1972年12月18日要毛澤東的親信紀登奎和汪東興寫信提議恢復鄧小平的工作,再拿著這封信去請示毛澤東。1973年3月9日,毛澤東批示同意恢復鄧小平的黨組織生活和國務院副總理的職務。在同年8月舉行的中共十大上,鄧小平再次成為中共中央委員。

李肅:周恩來和鄧小平之間,他們是盟友呢,還是對手?

高文謙:毛的如意算盤最開始是想用鄧來制衡周,進而想用鄧來取代周,完成權力格局的換馬,這當然是在周病重之後了。但是實際上的情況沒起到這麼一個作用。非常快的,周鄧兩人就成為一個盟友了。

為什麼能成為盟友呢?也和當時的政治環境有關,因為林彪事件之後,江青這一派坐大。周那時候在朝裡面就他一個人。鄧出來之後,雖然毛是想讓鄧來制衡周,但是周也有意識地做了鄧的工作。譬如說,鄧小平從江西回北京之後,第一次見周,到玉泉山去,周就跟他談了張春橋的問題,說張春橋是叛徒,主席不讓查。

以我對周的瞭解,周輕易不會講這種話,但是他要看準了人。他講這種話也是跟鄧交心的話。換句話,也是幫助鄧復出以後所面臨的局面。當然周和鄧之所以結盟,也和江青咄咄逼人有關。不斷地對鄧發難,把鄧也推到周的那一邊去了。

解說:毛澤東讓鄧小平復出以後還曾經考驗過鄧小平對周恩來的態度。1973年11月到12月間,毛澤東為了壓制周恩來,對周恩來同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談判中的表現橫加指責,指示中共政治局召開會議批判周恩來對美外交的「右傾投降主義」。

高文謙:江青就是把這個問題說成是第十一次路線鬥爭,上綱上得非常高,那就等於周要(被)打倒了。周這個人就是這樣,你讓我檢討,我就去檢討,毛最後一看,也不想徹底把他整垮他。但毛又想通過這個事情來敲打周,所以毛在選擇鄧來列席政治局擴大會議,是大有深意的。深意是什麼?就是通過這件事情來考驗鄧。

李肅:考驗鄧對自己的忠誠度?

高文謙:對,考驗對自己的忠誠度。第二,對周是不是能下得去手?最後鄧就講了那一番話:總理啊,你這個人,別人跟主席都是可望而不可及。你呢,跟主席是可望又可及,只有一步之遙,今後希望你注意這個問題。

李肅:警告他不要奪權?

高文謙:對,警告他不要有非分之想。其實這個事情對周就是很冤枉了,週一輩子也沒有想過自己要當一個第一號人物,但是毛始終對這個事情放心不下。但是這個話最後通過鄧的嘴講出來了。毛一直在觀察著鄧,鄧是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最後一個發言的,毛在這個過程中始終問王海容:「小平同志發言沒有?」「還沒有。」又問王海容,(王說)「沒有」。最後聽說小平同志發言了。鄧發言了,毛是非常高興,等於在周鄧之間打了一個楔子。

解說:毛澤東得知鄧小平發言之後高興地說:「我知道他會發言的,不用交待也會發言的。」於是,1973年12月12日,毛澤東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宣布鄧小平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軍委委員和解放軍總參謀長。鄧小平再次進入中共最高決策圈。

讓毛澤東始料不及的是,以江青為首的文革派與鄧小平發生了嚴重矛盾,使文革前關係並不密切的周恩來和鄧小平在文革後期結成了政治聯盟。

周恩來批朱德是中央常委裡的「定時炸彈」

朱德曾經是和毛澤東一起被中國人喊過「萬歲」的中國領導人。周恩來不僅是朱德的入黨介紹人,在他領導的中共南昌暴動中,朱德是主要軍事領導人之一。

高文謙:周和朱的關係是很好的。朱這個人是與世無爭啊,而且他的資格很老,德高望重,週一般也很尊重他。周又是朱的革命引路人。當年旅歐的時候,周介紹他,朱德和孫炳文,就是孫維世的父親,在德國入的黨,所以周和朱德兩個人相知是非常深的。

解說:1966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澤東的授意下開會批評朱德,原因是他對批判「彭羅陸楊反黨集團」持消極態度。

高文謙:在會上唱主角的是林彪。林彪講朱有野心,想當領袖。還有一個人唱得也非常高,是陳毅。陳毅講,朱德想黃袍加身。真是子虛烏有。朱德在建國後,長期賦閑在家裡。

李肅:周恩來在批判會上是怎麼表現的?

高文謙:周那個時候也跟著批,周跟林彪和陳毅所不同的是,把自己也擺進去了,說:「我在歷史上就一直反毛。反毛的話,你朱德歷史上錯誤也非常多。你也多次反過毛。你是中央常委裡的‘定時炸彈’!」

解說:周恩來在發言時指責朱德多次犯過路線錯誤,「反對毛主席」。還教訓朱德說,「毛主席說過,你就是跑龍套,可是你到處亂說話。你要談話,得寫個稿子,跟我們商量。」「你是不可靠的,是不能信任的。」

高文謙:這個話的份量也很重啊。那個會場上簡直是亂七八糟。從這裡你就可以看出中共高層政治生活是個什麼樣子。完全是在政治上非常殘酷,人性完全沒有了。其實周跟朱的私交是非常好的,兩個人相識是非常深的,但是在會上也是要指著鼻子這麼樣的講:「你是中央常委的‘定時炸彈’。」你就可以看到,這個共產黨裡面講黨性就沒辦法講人性。

周恩來保陳毅,就是保自己

解說: 毛澤東在文革中的政治高壓讓大批黨內元老不滿,也深感自身處境的岌岌可危。這種積蓄已久的情緒終於在1967年2月周恩來主持的懷仁堂碰頭會上爆發出來。副總理兼外交部長陳毅元帥率先發難。

高文謙:陳毅大鬧懷仁堂,這是文革中一個重要的關節點,陳毅講得最厲害。陳毅講到「延安整風」,影射林彪,而且提到「延安整風」涉及毛。就是說「延安整風」的時候是他們這些人最擁護毛主席,劉、鄧、彭、薄。現在歷史證明怎麼樣?我們這些人都是挨整的。

事後,張春橋和王力兩個人對了筆記後去向毛匯報大鬧懷仁堂的過程。毛一開始像聽笑話似的,臉上還有笑容呢,但是王力注意到,就是當陳毅講到「延安整風」的時候,毛的臉就變了。結果最後毛大怒啊,用江青的話說,「發無產階級之震怒」。就是說,你們還想翻「延安整風」的案,「你們把王明,把張國燾,把劉少奇都給請回來。陳毅,你當中央文革小組的組長,我和林彪重新上山打游擊去。」

李肅:周恩來和陳毅的歷史淵源應該是很深了。

高文謙:兩個人早在紅軍的時候就共事。建國以後,陳毅又是同在外交系統,是周恩來的左膀右臂。陳毅是個性情中人,豪率,說話也幽默,因此周很喜歡他的個性。我當時在周恩來研究組的時候採訪過的一些周的老秘書說,在國務院這些副總理裡面,就是陳毅跟周走動得近。陳毅經常是不請自來,到西花廳就串門去了,招呼也不打。像別的人進西花廳,還要事先打個招呼, 陳毅經常跺著步自己就過來了,所以兩個人的關係還是不錯的。

毛對整陳毅實際上並不是像對賀龍,對劉少奇,對彭真那樣,在政治上非要把他們剪除掉。毛那時又開始緩和了,這不是67年2月份嘛,67年5月1號的時候,又讓陳毅他們上天安門了,要表示團結吧。

解說:1966年文革開始以後,陳毅在中國外交部受到批判。毛澤東當時的態度是,對陳毅既要批判,又要保護,即「一批二保」。1967年5月1日,在天安門城樓上,周恩來特別安排陳毅與毛澤東合影留念。毛當時對陳毅說:「我是保你的。」正因為如此,周恩來在保護陳毅的問題上也勇氣十足。

高文謙:毛自己就說的就很清楚,當面對周講,點明瞭:陳毅一倒,你也就差不多了。所以在67年夏的時候,周為了保陳而苦戰。周知道,他和陳毅的關係是一損俱損,保陳毅就是保自己。因此周甚至於講出來,在人民大會堂他們要衝人民大會堂揪陳毅的時候,就是外交部的造反派,他講:我就站在人民大會堂門口,你們要衝的話,就從我身上踏過去。

周恩來與賀龍,始保終棄

解說:與「保陳毅」的態度不同,毛澤東在賀龍問題上的立場可謂一波三折。在文革前,賀龍是負責中共中央軍委日常工作的軍委副主席,與林彪不和。賀龍在中共軍中的資歷比林彪老得多,但是在中共黨內和軍內的地位卻在林彪之下。

文革之初,林彪在軍中發起了「打倒賀龍」的風潮。毛澤東開始並不以為意。他對賀龍的印像一直不錯,因為賀龍在歷史曾經幫過他的大忙。延安時代,毛澤東與王明為了中共黨內的領導權爭得你死我活的時候,賀龍站在了毛的一邊。賀龍也曾力排眾異,支持毛澤東與江青結婚。賀龍當年說:「堂堂一個大主席,討個女人有什麼了不起,誰再議論我槍斃了他。」

高文謙:毛一開始,還是希望賀龍跟林彪搞好關係,所以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之後,要賀龍到林彪家去談一次話。

李肅:也就是說,毛澤東開始的時候,並不是想要真正地打倒賀龍?就是說,如果你要跟林彪搞好關係的話,我可以一起再用你們。

高文謙:對,結果兩個人談崩了。談崩了之後,毛那個時候就有一個選擇了:是林彪,還是賀龍?

解說:周恩來是元帥賀龍的入黨介紹人,兩個人關係密切。中共南昌暴動中,周恩來是最高領導人,賀龍則是暴動的總指揮。他率領的國民革命軍第20軍是暴動部隊的主力。文革之初,賀龍落難,周恩來有心要保。1966年底,賀龍在北京東郊民巷的家數次被抄,周恩來建議賀龍夫婦搬到北京西郊為中共領導人修建的別墅----新六所去休息。然而,這時的毛澤東在政治上倒向了林彪。

高文謙:賀龍的問題為什麼會升級?和劉少奇的問題升級那是一樣的情況,是形勢所迫。在奪權之後,軍隊開始亂了。在這種情況下,毛的態度就開始變了。當周看到後來事情不簡單的時候,他也開始保持距離了。

李肅:現在中國的官史普遍的一個說法是說周恩來主動地保護了賀龍。賀龍跑到中南海周恩來的西花廳去避難,周恩來把他主動給藏在了那個地方,避免他受衝擊,事實是這樣嗎?

高文謙:恰恰相反。賀龍去中南海西花廳是不請自來。

賀龍被造反派揪得東躲西藏,在新六所也救不了。所以賀龍一看,乾脆回家算了,等著你們揪我去了。

結果他們兩個人(賀龍和夫人薛明)坐著車,從新六所,就是萬壽路,回到他們家,他們家是在反帝路(東郊民巷)。在這個過程中,經過中南海,薛明說,你看看,咱們當時到新六所也是總理讓咱們去的,既然咱們回家也跟總理打聲招呼吧。這麼著就去了,所以說是不請自來啊。到了總理家的時候,周當時不在家,周恩來的秘書周家鼎在,馬上跟總理報告。總理一看說,既然來了就住下吧。所以在賀龍住下來的過程中,在生活上,周,主要是鄧穎超,對賀龍夫妻噓寒問暖,但政治上絕不談任何話題。

李肅:但在後來的時候,周恩來把賀龍給送出去了,根據中國官史的說法,他是把他送到西山去,到軍隊裡給保護起來了,這是事實嗎?

高文謙:對。林彪那時候也給周打電話去,讓周交人。周在這種情況下,就代表中央和李富春一塊兒找賀龍談話,等於就是宣布賀龍隔離審查。話說得比較委婉:我送你到西山像鼻子溝去,那是軍委前指(中央軍委前線指揮部),送到那兒休息一段時候,秋天我去接你回來。實際上就是把他正式隔離了。

開始的時候,周曾經還派人去看過。賀龍還真信周這句話,每天一個人在西山的前指那兒,一個人也沒有,就看通往山下的一條小路,只要上來一輛車,就看是不是總理來接他來了。結果就到了秋天,也就是67年的秋天,實際上賀龍被正式立案審查。

解說:1967年9月,林彪的妻子葉群在文革碰頭會上提出專案審查賀龍。周恩來表示附議。

高文謙:審查報告就是周寫的。

李肅:審查報告又是他寫的?

高文謙:對,因為周曾經兼任賀龍專案審查組的組長。

解說:周恩來還在賀龍的審查報告上寫下數百字的批語,大罵了賀龍一通。

高文謙:周對賀龍的問題,基本上可以用四個字來概括:始保終棄。開始是保的,後來棄了。同樣的一種情況,他是看毛的臉色。

解說:1969年6月9日,賀龍病逝。不到兩年後,發生林彪事件。毛澤東說,看來賀龍的案子假了。周恩來聽了,馬上派人把賀龍的遺孀薛明從貴州接回北京。

1975年6月9日,賀龍的骨灰安放儀式在北京舉行。周恩來此時已是病入膏肓。當人們勸阻他不要出席時,他說,我已經對不起賀老總了,我不能不來啊!他不僅親自致悼詞,而且據說向賀龍的遺像一連鞠躬七次,還哭著對薛明說,我沒有保護好他啊。

李肅:薛明對周恩來有沒有什麼評價?

高文謙:這個也是跟王光美的情況也是一樣的,開始剛一出來,以為這就是林彪、四人幫迫害的。後來瞭解情況多了之後,知道周在這裡面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所以,後來薛明對周也是有非議的。

有一個流傳非常廣的一個講話,講她當年跟賀龍時怎麼樣子被迫害的。其中講到賀龍那時候在山上,水上不去,連水都不夠喝,他們只好接雨水喝,而且吃飯營養也嚴重不足。賀龍是個糖尿病人,吃不飽之後,就到處發顫,血壓高,所以最後就惡化,走著走著路就倒地下,嘔吐。在最後的時候,明明是嚴重的糖尿病人,還給他打血糖,這麼著他就死了。

周是中央文革碰頭會的牽頭人,當時各個專案小組,都定期向中央文革碰頭會匯報被審查人的思想,生活和身體情況。

李肅:也就是說賀龍當時的慘境,周恩來應該是知道的?

高文謙:不是所有,但是基本上應該知道的。周在文革中不是什麼人都保,他首先要看毛的臉色。第二,他要不得罪林彪,不得罪江青。在毛、林、江,甚至於包括康(生),在這幾個人之間,哪一方都不得罪的情況下,找到一個平衡點,他去保。如果得罪了其中任何一個人,他就不吭聲了。

結束語:對於毛澤東有意要保的人,周恩來會堅決貫徹執行。正如周恩來在文革初期所說的:「主席領導我們,要我們做的,沒有別的話好講。我保了多少人,劉少奇、鄧小平、王光美……,但我還不是‘保皇派’,我奉命‘保’。」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迄今為止,我們在史料中還找不到一例毛澤東要打倒的人被周恩來保下來的事例。1949年中共建政以後,劉少奇、朱德、陳雲、林彪、鄧小平、陶鑄、彭德懷、高崗、陳伯達等與周恩來同時代的中共領導人,或遭到清洗、迫害,或被打入冷宮,幾乎無一倖免,唯有周恩來可以像毛澤東一樣始終大權在握,全身而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