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斌:我被國安美色臨時工——維穩(組圖)

貴州彞族市長上訪女兒龍美伊:「不是威脅,是在撒嬌」

2013-10-30 04:32 作者: 杜斌

手機版 简体 1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30日訊】不能回家了。

我已經兩天不能回家了。

我的家被一個名叫龍美伊的人惡意更換門鎖入室居住。

北京的警察認為這沒啥大不了的。

我的門鎖是一個在北京的上訪者私下更換的。這名上訪者名叫龍美伊,24歲,貴州省六盤水市人。她自稱是紅三代。她的長輩在六盤水市政法系統工作,父親曾經分管公檢法,母親在國安部門任職。她因為一樁性侵害案而上訪。中國媒體的報導曾讓此案「震動」貴州、轟動全國。

艱難的陳情之路,用龍美伊的話來說是「抑鬱」。

一個上訪者向我介紹了她。她也認識了我的朋友劉華——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主講人。她脈絡清晰地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她說北京警察對她的傷害使她在「夢裡發抖」。

她說她的爸爸媽媽「逼」她上訪,要麼讓她在北京傍個官二代,要麼在北京嫁個著名維權人士。

她還說,她身邊有一個美女上訪團,希望能嫁給為民眾發聲的維權人士。她還多次請求我將這個(美女上訪團的美女願意嫁給維權人士)的消息在推特上發布。


圖:龍美伊的彞族盛裝照

她還告訴我和劉華說,她親眼看見她的爸爸媽媽收受大筆的賄賂。她認為這是沾著別人「鮮血的錢」。她聲稱將來要把這筆錢捐出去。

她擔心自己長期上訪,會把爸爸媽媽牽進去。

她太可憐了。她成為這個體制的奴隸。

我同情弱者,對她也不例外。

她說,我做過的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她在看後曾經很震驚,很敬佩我的正義感。所以通過朋友介紹找到了我。她說,我想找個有名的維權人士,所以她說她喜歡我。她害怕回家,因為她在北京曾多次被警察打過。所以我很同情她。接觸了幾天,她屬於體制內政法系統的孩子,有著一致的通病:任性、多疑、專橫、變化無常,以自我為中心,從小被父母寵慣,要什麼都要要到手。

現在,她想要我,要我跟她結婚。

後來,我發覺,我同情她是錯誤的,這反而縱容了她。她試圖以「一哭二鬧(虛張聲勢搬救兵)三割腕(包括跳樓、服安眠藥等尋死方式)」來制服我,來得到她要的結果。她說,她的父母親就是這樣被她「吃定」的。

我的朋友劉華告訴她,我有女友,已交往數年了。她對劉華不滿意,就開始發簡訊息進行恐嚇。她的親密女伴,也被她以「亂七八糟的簡訊息進行恐嚇」。而我的女友也被她羞辱,與我分手。

我對這樣的女孩,感到恐懼,所以不能跟她結婚。

經過北京市豐臺區右安門派出所警察許世平(警號043283)的調解,最後私下解決,賠償龍美伊8000元精神損失費(抽了兩個嘴巴子造成的),兩人無異議,簽署了調解協議書(這份協議書保存在派出所)。我和她之間「互不追究」,從此再無瓜葛。

與此同時,龍美伊發簡訊息恐嚇我的朋友劉華:「我可以不要臉不要命不要良知原則……」

「乾脆直接警告你,有強大的人再三稱要幫我報仇,只有他們知道怎樣解決你,幫我報仇。」「報復你就是我的人生樂趣。」

劉華前往右安門派出所報案。立案:恐嚇被改為騷擾。

龍美伊所作所為,印證了我的朋友們的分析:這是政府設的局,搞美色,作誘餌,來維穩維權人士。我也成了維穩對象。甚至連我的家都被霸佔了。派遣國安美色臨時工,目的就是干涉我做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的後續。

結果,事情更加惡化。

本月27日下午,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她找到開鎖公司,直接將我的防盜門鎖進行了更換,結果住進了我的房子裡。當我發現我的鑰匙已打不開門鎖時,才發現我的門鎖被她給私下更換了。


圖:我的防盜門鎖被合法維穩了,房子換主人了。我流浪街頭了。

我趕到附近的北京市豐臺區右安門派出所報警。警察出警。但警官張萬勝(警號056945)以我無身份證件(我在取保候審期間,身份證被豐臺國保支隊扣押),也無房東的電話以及租賃合同(電話號碼和租賃合同都在房間裡)為由,拒絕讓我請來的開鎖公司的開鎖人員開鎖,並說,你可以先打電話詢問一下豐臺國保支隊是否因為辦案而給我的防盜門換了鎖。

本月28日,龍美伊承認是她私自撬換的門鎖,她在給我的電子郵件中寫道:「你給我地址,我把(換的鎖的)鑰匙郵寄給你。」

按照憲法第39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非法侵入住宅罪,是指違背住宅內成員的意志或無法律依據,進入公民住宅,或進入公民住宅後經要求退出而拒不退出的行為。

依照此規,龍美伊已經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

我拒絕龍美伊的電話和簡訊息,更換了電話號碼。她就寫電子郵件給我。

龍美伊在給我的電子郵件中寫道:「我從來沒有威脅你,我只是受的教育你應該怕我愛我……」

「一哭二鬧三上吊,不是威脅,」她還寫道,「我覺得是在撒嬌。」

隨後的兩天,我連續尋求右安門派出所的警察幫助。報警四次。並撥打110投訴中心。他們的答覆驚人地一致:就是接待警員張萬勝(警號056945)說的話:「找房東,先把鎖換了。不夠立案。等她下次再撬換你的門鎖時再說。」


圖4、我的中國夢:如今好日子天天象過年。咋這逼樣呢?

看中國編輯註: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主講人劉華在10月28日發表的一篇文章裡訴說了自己遇到的麻煩,文章很長,現摘錄部分:

(這個去年因為被人強姦而上訪的24歲女孩曾向大紀元求救,以田小龍(化名)進行過報導。)

她(龍美伊)說,她在北京的日常開銷,都是貴州省委出資。
   
她還說,她天生就是一個刑偵天才。她在9歲時,就背著秘拍設備,監視六盤水的維權抗議者,還有法輪功修煉者,然後上報給國安部門。

她告訴我和杜斌,國安部門對著名維權人士胡佳和杜斌這樣的人非常感興趣,只要能挖掘出他們不光彩的一面來,然後上報國安系統,就能榮立一等功,除了能得到一筆獎賞外,家人可以在政府機關任意選擇崗位,死後還能評為革命烈士。

她一直跟我和杜斌講,胡佳是她崇拜的偶像,也是想嫁的對象。
   
她說,她每晚都要向她的媽媽匯報她在北京(瞭解到)的訪民和維權人士的狀況。

龍美伊說,她的媽媽是干國安的,國安是政府培養,暗中盯梢殺人的,讓你死都不知道是如何死的。

龍美伊發給我的恐嚇簡訊息:

「我可以不要臉不要命不要良知原則,只要可以報復你這個老妖婆。你敢毀掉我的幸福,惹毛老子送你吃牢飯。國安說你這種辣椒就適合她們來對付。老子警告你,別以為老子做不出來。」

「老子掌握的你的證據比你想的要多。老子裝憨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老子不上報是在乎杜斌,否則請你不要怪我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