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蔣百裡預言:日本必敗,中國必勝(組圖)


2013/10/27/20131027165521288.jpg
蔣百裡

【看中國2013年10月31日訊】蔣百裡:他是軍事理論家而非軍事指揮家,但其影響和作用不亞於任何將帥

蔣百裡(1882-1938年),原名蔣方震,字百裡,浙江海寧人,民國陸軍上將,中國近代著名軍事理論家、軍事教育家。家學淵源,早年時代接受了很好的傳統文化教育,國學深厚。1894年中日甲午之戰失敗深深刺通了他,經常手捧《普天忠憤集》挑燈夜讀,讀至熱血沸騰處放聲痛哭,淚如雨下,立誓為國效命。1898年戊戌變法時考中秀才,受維新思想影響,飢渴地閱讀新書。1900年到杭州求是書院(浙江大學前身)深造。翌年東渡扶桑,留學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步兵科第三期(此前在成城初級軍事學堂),光緒卅一年(1905)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與蔡鍔、張孝准並稱為「中國三傑」,日後三人都成為非凡人物。

當時中國留日學生已達3000人左右,大多思想激進,傾向革命。蔣百裡當選為中國留日學生大會幹事,並組織「浙江同鄉會」,又於1903年2月創辦大型綜合性月刊《浙江潮》,影響甚大,魯迅、章太炎等人亦為其撰稿。蔣氏自己所寫的《發刊詞》、《國魂篇》、《民族主義論》等文,宣揚民主革命,提倡民族精神,立論獨到,條理清晰,文辭流暢,感情奔放,頗類梁啟超文筆;而他傾向革命,又不同於梁氏的改良主義,頗受讀者注意。(因在此期間蔣氏結識了戊戌後亡命東瀛的梁氏,並執弟子禮。)

1906年,蔣百裡應滿清東三省總督趙爾巽所聘,為東北新軍督練公所總參議,籌建新軍。趙曾專折奏保蔣氏為「特異人才,可以大用」。隨後被公派至德國研習軍事,成為興登堡將軍(後為德國總統)下屬連長。1910年回國任京都禁衛軍管帶,在瀋陽「以二品頂戴任用」。這一年他不過28歲,但在同齡人中已鋒芒畢露,聲望無兩。1911年武昌起義後潛回南方,任浙江都督府參謀長。民國成立,又調任陸軍部高等顧問。1912年任保定陸軍軍官學校首任校長,學生中有未來名將白崇禧、陳銘樞、唐生智、方聲濤、劉文島、張治中、陳誠等。斯時便已與廣東李浴日、雲南楊傑同為中國軍事學巨擘,馳名海內外。

2013/10/30/20131030121159908.jpg
蔣百裡在德國哈爾伯斯達特軍營 (1911年)

1913年6月18日,在保定軍校,凌晨5點,天剛灰亮,校長蔣百裡就召集全校兩千餘名師生緊急訓話。他身著黃呢軍服,腰挂長柄佩刀,足蹬鋥亮馬靴,站在尚武堂石階上,一臉沉痛:「初到本校我曾宣誓,我要你們做的事你們必須辦到,你們希望我做的事我也必須辦到。你們辦不到我要責罰你們,我辦不到我也要責罰我自己。現在看來我未能盡責……你們要鼓起勇氣擔當中國未來的大任!」

同年蔣百裡兼任袁世凱總統府一等參議。1916年袁氏稱帝,蔣氏入川佐老同學蔡鍔討袁。袁氏死後,又陪蔡氏去日本就醫,旋即為之料理喪事。1917年回國,任黎元洪總統府顧問,開始首次撰寫軍事論著《孫子新釋》、《軍事常識》等,出版後成為保定軍校教材。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時,與梁啟超等一起去歐洲考察。次年春回國,正值國內提倡新文化,一時如風起雲湧。梁氏深感於歐洲的文藝復興,決心放棄政治生涯,全力從事新文化運動。蔣氏積極參與,成了梁氏最得力的助手,號稱「智囊」。他不僅出主意,更著書立說,主持「讀書俱樂部」、「共學社」等團體,成為新文化運動的重要戰將之一。

1920年蔣百裡當選浙江省議會議員,參與浙江、湖南省憲起草工作,支持「聯省自治」;又主編《改造》雜誌。

次年,蔣百裡將歐洲考察的成果寫成一本《歐洲文藝復興史》;梁啟超為之作序,下筆不能自休,竟寫了5萬多字,跟原書的字數差不多了,只好另作短序。後來梁氏將這篇長序改寫、充實,取名《清代學術概論》,反過來又請蔣氏作序——此事可算民國學術界一大佳話。

1923年蔣百裡心血來潮,文藝精神奮發,同胡適組織新月社,並同徐志摩結為至交。

1925年蔣百裡再度出山,任吳佩孚部總參謀長;因吳不「討奉」而辭職,去上海投孫傳芳。1933年奉蔣介石之命再赴日本考察,便很早就預知到中日大戰不可避免,擬定多種國防計畫,呼籲國民政府備戰。1935年任軍事委員會高級顧問。來年赴歐美考察,回國後倡議發展空軍(中國最早關於空軍構建的思想,卻是來自陸軍出身的他)。1937年9月以蔣介石特使身份出訪意、德等國,回國後發表《日本人》及《抗戰基本觀念》,斷定日本必敗,中國必勝。1938年8月代理陸軍大學校長。

蔣百裡對日本人的軍事評價不高,但他後半生和日本結緣不少。他是國民政府對日作戰計畫的主要設計者,他於1937年編著的《國防論》出版後曾轟動一時,書中第一次提出抗日持久戰的軍事理論,成為整個二戰期間中國軍隊的戰略指導依據,在日後一定程度地影響了白崇禧等多人。在這部讓他耗盡心血的千鈞之作的扉頁上,老將軍飽含深情地寫下了這樣的字句:「萬語千言,只是告訴大家一句話,中國是有辦法的!」八年抗戰的戰場上,無數蔣將軍在保定軍官學校、陸軍大學帶出來的國防軍子弟浴血沙場,成為中國軍隊高層指揮官的柱石。

有人說,蔣百裡「在日本軍校與德國軍隊裡得到的尚武之血,終身都在其身中流淌。……有兩個蔣百裡,一個文人的蔣百裡,愛結社、寫文章、交名流;一個軍人的蔣百裡,終身夢想親手擊敗整個日本軍隊。到最後,軍人蔣百裡戰勝了文人蔣百裡,雖然,他依靠的只是紙上談兵」。

蔣百裡的主要軍事戰略觀點是:第一,用空間換時間,「勝也罷,負也罷,就是不要和它講和」;第二,不畏鯨吞,只怕蠶食,全面抗戰;第三,開戰上海,利用地理條件減弱日軍攻勢,阻日軍到第二棱線(湖南)形成對峙,形成長期戰場。他還犀利指出,中國不是工業國,是農業國。對工業國,佔領其關鍵地區它就只好投降,比如紐約就是半個美國,大阪就是半個日本。但對農業國,即使佔領它最重要的沿海地區也不要緊,農業國是鬆散的,沒有要害可抓。所以,他的結論是:抗日必須以國民為本,打持久戰。

但遺憾的是,蔣百裡無法看到自己的理論變成現實。同年11月4日,在遷校途中,他病逝於廣西宜山。國民黨政府追贈其為陸軍上將,稱之「軍神」。

蔣百裡終身沒有親自指揮過一次戰役,在30多年的職業生涯裡,他先後被梁啟超、胡適、趙爾巽、段祺瑞、袁世凱、蔡鍔、黎元洪、吳佩孚、孫傳芳、唐生智、蔣介石等歷史風雲人物聘為參謀長或顧問、同道,但只是充當高級幕僚,顛沛於諸侯。他的蓋棺定位,應該是軍事學家而非軍事家。王芸生回憶他的文章,或者曹聚仁的《蔣百裡評傳》,都審慎地使用了「軍事學家」一詞。王氏說:「百裡先生是中國有數的軍事學家,他未曾典兵,而他的學生多是典兵大將;他的軍事著作雖不算多,而片語隻字都可作兵學經典。」在「老虎總長」章士釗的輓詩裡,卻說他「談兵稍帶儒酸氣,入世偏留狷介風」。黃任之的輓聯則相對客氣一點:「天生兵學家,亦是天生文學家。」

楊傑:軍學泰斗、陸軍大學校長

2013/10/27/20131027165521185.jpg

楊傑(1889—1949年),白族,字耿光,雲南大理人,民國時期軍事戰略家、軍學泰鬥,陸軍上將。他的《國防新論》、《軍事與國防》、《大軍統帥學》和《戰爭要訣》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每一個想成為高級軍事指揮官的必備讀物。1895年開始在大理讀私塾,天資聰慧,所讀之書過目不忘,且思路寬廣,所提問題往往把老師同學弄得膛目結舌。1900年入大理敷文學院就讀。次年八國聯軍攻佔北京,逼清廷簽訂《辛醜條約》,全國民怨沸騰。先生在書院也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楊傑聽後,激動地對同學說:「海禁開後,軍事外交無一不敗,若不改弦更張,就會像安南、緬甸、印度一樣亡國滅種。」

1905年,年僅16歲的楊傑徒步到昆明報考京師大學堂,因考期已過,便轉考雲南陸軍速成學堂並被錄取,從此開始軍事戎馬生涯。在校期間接觸的新思想、新科學漸多,不久就悟出「那麼大的中國,為什麼打不過遠來的外國強盜」的原因,奮筆寫下「東魯文章舊,西歐教化新」的對聯贈友人。不久又入保定北洋陸軍軍官學堂學習;因成績優秀,1907年被清政府選送日本陸軍士官學校預備學校學習,在這裡結識蔣介石。1909年在日本加入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兩年學習期滿後,他考試合格,升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10期炮科學習。

1911年楊傑畢業回國參加辛亥革命。1912年5月任滬軍威武軍第一團團長,授上校軍銜;因遇兵變,回到雲南參加蔡鍔的軍隊。當時貴州局勢混亂,蔡鍔派唐繼堯率兵2000援黔。恰逢原貴州都督楊柏舟領兵萬人反撲,他向唐繼堯分析戰局:銅仁是全局要點,而大魚塘則是銅仁要點,應在此處展開口袋陣伏擊敵軍。經過兩日激戰,以少勝多,迫使楊柏舟退回湖南。此役被稱為楊傑黔東大捷。

1913年3月楊傑任黔軍步兵第10團團長,5月任黔軍第1旅旅長;二次革命時率部突入重慶鎮壓熊克武,兼重慶衛戍司令官、重慶道尹、四川省政務廳廳長、重慶警察廳廳長,授少將軍銜。1914年任雲南講武堂騎兵科科長兼日語教官,和趙丕欣結婚,生有兩子。婚後不久任雲南省彌勒縣縣長。

1915年袁世凱復辟帝制,唐繼堯、蔡鍔、李烈鈞在昆明五華山誓師護國。12月楊傑任護國軍第3軍(唐繼堯)5支隊支隊長,後改任護國軍第1縱隊司令;1916年2月任護國軍第4軍(黃毓成)參謀長兼敘南衛戍司令和第1梯團團長。他率部加入後,對部隊進行大刀闊斧的整編,加強軍事訓練,使官兵素質迅速提高,很快成為轉戰滇川黔地區一支勁旅。6月任中將。1917年1月任北京大總統府軍事咨議兼陸軍部顧問。他本想實行自己軍事報國的志願,但在看到北京官場的黑暗後,不久回滇任靖國聯軍第4軍參謀長;8月任靖國聯軍中央軍總指揮兼瀘州衛戍司令,指揮金漢鼎和朱德兩部大破川督周道剛部,收復瀘州。他見滇軍已轉為勝勢,便接受朱德還政於川人的意見,保舉熊克武為四川督軍。1918年春因父喪回昆明守孝,期間兩個兒子患白喉癌去世,從此再沒有親生子女。

1921年顧品珍為雲南都督後,委任楊傑為雲南省留日學生監督赴日本。這是他二次到日,回顧十年來,一腔報國的熱血竟被置於軍閥亂戰之中,而民國一天一天壞下去,他對學習西方產生了極大懷疑。認為要完成國民革命,就要徹底剷除依賴外國人的劣性根。他不斷督促學生不要忘記自己的責任。1921年除夕,在學生聚餐會上,他就指出:「日本對中國之侵略野心,益更積極而不可抑制。」

在對學生寄予厚望的同時,楊傑也為自己制定了目標:報考日本陸軍大學,學習更深的軍事理論。他毅然放棄中將頭銜,以中校入日本陸軍大學第15期深造。4年當中如飢似渴地學習中外戰爭史及有關歷史、地理、戰略、戰術等方面知識,軍事理論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深得校方欣賞。在一次演習中他被選為統帥,指揮演習得心應手,並有獨特創新,得到日本天皇讚賞,並賜予軍刀。他也因此贏得「天才將軍」的美譽。天皇還特意讓人測量了他的腦袋,果真比一般人要大。1924年冬以優異成績畢業,回到祖國。

馮玉祥國民軍第3軍軍長孫岳向楊傑發出邀請,經孫中山同意後,他來到孫部任參謀長。1925年3月任國民軍前敵總指揮,一舉打敗在洛陽的劉鎮華部;9月任河南陸軍訓練處教育長,對現役軍官進行培訓,取得顯著成效。旋脫離北方國民軍赴廣州參加國民革命軍,1926年5月任國民革命軍第6軍總參議,輔佐軍長程潛參加北伐,12月任第6軍17師師長。

炮擊南京事件後,蔣介石瓦解第6軍,1927年3月任楊傑為改編第6軍後的第1縱隊隊長,4月任第6軍副軍長並代理軍長,指揮第1軍第1、第3師和第6軍繼續北伐。7月部隊改番號為第18軍,他繼續任軍長。不久蔣介石強攻徐州大敗,他被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淮南行營主任兼總預備隊指揮官,負責淮河防禦。8月蔣介石下野前,將北伐第二路軍退守長江南岸,交他指揮。

龍潭戰役後,楊傑指揮第18軍、第14軍、第32軍渡江追擊孫傳芳,一舉攻克揚州、寳應,南通等地。1928年3月任軍事委員會常委兼辦公廳主任,旋任第1集團軍參謀長,參加二次北伐。5月蔣介石車到泰安,恰逢日軍出兵佔領濟南商埠,楊對蔣說:「日本出兵早在預料之中,應該命令部隊繞開濟南繼續北上,以收北伐全功。」遂使第1集團軍順利到達德州。6月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北平行營主任、北平憲兵學校校長。

1929年3月楊傑任陸海空總司令部行營總參謀長,隨蔣介石參加蔣桂戰爭。10月任南路軍行營總參謀長、討逆軍第10軍軍長兼左翼指揮官,隨蔣介石參加蔣馮戰爭。當時西北軍代總司令宋哲元東出潼關,發動強大攻勢,蔣軍整個正面危急。他率47師、48師增援,一舉打敗馮軍,扭轉整個戰局。

1930年2月楊傑任洛陽行營主任兼第10軍軍長,隨蔣介石參加蔣唐戰爭。1930年2月任寧、鎮、澄、淞四路要塞總司令,5月任第2炮兵集團指揮官、陸海空總司令部總參謀長,隨蔣介石參加中原大戰。7月中,閻錫山主力渡過黃河襲取濟南,馮玉祥也在隴海線上發動攻勢。他建議誘敵深入,在隴海、津浦兩條鐵路擺開口袋陣,各個擊破馮、閻兩軍。他親自指揮6個師於8月1日向汶上發動總攻,經過5晝夜激戰,傅作義在肥城部被消滅一半,戴玉璽部除三千投誠外悉數陣亡,張會沼部在長清完全潰散;同時19路軍也在膠濟線將閻軍主力王靖國部消滅。他完全贏得了濟南會戰的勝利。8月馮玉祥分兵7路,發動規模空前的八月攻勢,形勢非常危急,他勸說蔣介石不要退卻。等到10月張學良進兵關內時,馮閻軍不可避免走向了崩潰的道路。

1931年楊傑當選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12月任陸軍大學校長,1932年1月任軍事委員會參謀次長兼陸軍大學校長。他不僅有著傑出的軍事指揮才能,也是卓越的軍事理論家和教育家。他長期從事軍事理論研究和軍事教育工作,在創造中國的戰略戰術理論方面頗有建樹,在改造中國軍隊、提高其戰鬥力方面提出了許多重要方略。他長期擔任陸軍大學的領導工作,為國家培養了大量軍事人才,在抗日戰爭中發揮了巨大作用。他注重對學員加強品德、人格教育,強調中國的一代軍人要具有強烈的愛國主義思想。

1933年3月楊傑和財政部長宋子文、軍政部長何應欽、內政部長黃紹竑、外交部長羅干文一起北上,任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參謀長兼華北第8軍團總指揮,參加長城抗戰。他的正確主張遭到投降派何應欽的阻撓,憤然退出。9月任軍事考察團團長赴歐洲考察軍事,此後近1年時間裏先後到了德、法、蘇等29個國家,在蘇聯斯大林多次接見他,對他寫的《蒙古騎兵之性質及使用方法》讚賞不已,稱他為「戰略專家」。在英國,國防大臣讚嘆他為「軍學泰斗」。從此他的軍事、外交才能聞名於世。回國後寫成《歐洲各國軍事考察報告》。

1935年1月楊傑兼任陸軍大學教育長,按照日本陸軍大學校的教育和管理方法來教育學員。

1935年8月組織廬山軍官訓練團,蔣介石任團長,楊傑任團附。11月再次當選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

白崇禧:桂軍「小諸葛」,日本人稱他「軍神」

2013/10/27/20131027165521496.jpg

白崇禧(1893—1966年),回族,字健生,廣西臨桂人。軍事家,陸軍一級上將,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創始人。先後就讀於武昌陸軍預備學校、保定陸軍軍官學校。屬國民黨桂系中心人物,有「小諸葛」之稱,地位僅次於李宗仁,與李合稱「李白」。1911年參加武昌起義,歷經北伐戰爭、抗日戰爭,指揮過臺兒莊戰役、崑崙關大捷等諸多著名戰役。1966年在臺去世,安葬於臺北六張犁回民公墓。

李宗仁和白崇禧二人是國民黨內最具實力的地方軍事派系——桂系的中心,多年來一直合作無間:最初一同加入孫中山在廣州的革命陣營;又聯合一起驅趕廣西的舊軍閥;北伐時率廣西軍隊攻至山海關;北伐成功後和蔣介石及其他地方勢力多次開戰;八年抗戰爆發後動員廣西的軍隊抗擊日軍,合作指揮多場大戰,並屢有勝果。

白崇禧日常待人接物中,反對官僚架勢,反對打罵士卒,主張吃苦耐勞,禁菸禁賭,反對不良嗜好,在國民黨統治階層中是比較自守自節的;他多謀善斷,膽識超人,謀略深長,記憶力驚人,善於捕捉戰場信息,他善於根據不同情況,靈活運用窮追猛打、佯攻佯動、出奇制勝等戰略戰術,所以常常能夠以少勝多,有「常勝將軍」之稱,在國民黨將領中素有「小諸葛」、「今諸葛」、「當代張良」、「現代第一俊敏軍人」等雅號。其卓越的軍事才能甚至日本人也稱之為「戰神」,是國軍中為數不多能得到敵人稱讚的將領。著有《現代陸軍軍事教育之趨勢》、《游擊戰綱要》等;其採訪談話被整理成《白崇禧回憶錄》。

抗戰期間,白崇禧首先指揮臺兒莊會戰(1938年),殲敵1萬餘人,是國軍抗戰的首場勝仗;隨後指揮崑崙關戰役和武漢戰役(1940年),前者殲滅了日軍精銳中村旅團,後者消耗了日軍15萬人,使日軍很長時間無法展開大規模軍事行動。

1925年廣西統一,成為新桂系首領之一。1926年任國民革命軍副總參謀長,代理總參謀長之職。1927年任東路軍前敵總指揮,後兼任上海警備司令;同年任第四集團軍前敵總指揮。1931年被選入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1932年出任廣西綏靖副主任。1935年被授予陸軍二級上將。1937年任軍事委員會副總參謀長兼軍訓部部長。1945年當選第六屆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同年被授予陸軍一級上將。1946年任國民政府國防部部長。1947年兼任九江指揮所主任。1948年任華中「剿總」司令。

白崇禧與李宗仁是同縣老鄉,兩人與黃紹竑又是廣西同學。「李白」二人加上黃,超級的政治謀略成就了新桂系從鎮南關打到山海關的輝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