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撰文:兒子眼中魏姐是親媽 我是奶牛(組圖)


2013/10/31/20131031000056488.jpg

【看中國2013年10月31日訊】姚晨近日撰文描寫月嫂魏姐,文中寫到「魏姐身型豐腴,大部分時間,小土豆更願意被她抱著,像只小貓一樣蜷縮在她懷裡睡覺。只有吃奶的時候才會想起我,這點讓我頗為嫉妒。我甚至懷疑,在他眼裡,可能魏姐才是親媽,我就是頭奶牛。」

今年10月15日,小土豆出生滿3個月,月嫂魏姐的工作時間也到期了。

她五十來歲,經驗豐富,性格強勢。3個月前剛到我家,她便各種挑剔:消毒鍋不合適,吸奶器不好用,奶瓶不合格……我精心給小土豆挑選的東西,幾乎沒她看得上眼的。

我剛生產完,身體虛弱神經敏感,被挑剔得抓狂,幾次暗自發誓要把她請走,而且,永遠不再用月嫂!有此想法,心裏稍覺安慰,開始偷偷學藝——她動作麻利地給土豆換尿布、一臉寵愛地給土豆洗澡……一切都訓練有素。我學是學會了,可必須承認,這些事情,我幹得確實不如她漂亮。

魏姐身型豐腴,大部分時間,小土豆更願意被她抱著,像只小貓一樣蜷縮在她懷裡睡覺。只有吃奶的時候才會想起我,這點讓我頗為嫉妒。我甚至懷疑,在他眼裡,可能魏姐才是親媽,我就是頭奶牛。

魏姐是東北人,喚小土豆這3個字時喜歡尾音上揚,拐好幾道彎兒,小傢伙每次聽到都嘎嘎傻樂。給土豆洗澡時,魏姐還會哼兒歌哄他,標準的東北口音,「小燕紙,穿花衣……」土豆如聽歌劇般,頗為享受。

每次給孩子洗完澡,魏姐都會按自己的喜好,給小土豆梳個朋克頭,穿上她覺得好看的衣裳。我這個當媽的只有在一旁做觀眾的份兒。後來,土豆頭髮越來越長,實在立不起來了,魏姐就給他改了髮型,朋克頭變成了二八分。

聊天時,我問過她,「月嫂這工作是不是挺虐心的?孩子一出生你就帶,剛培養出感情就得走了,再到下一家,再重新帶另一個孩子。」

她嘆口氣:「所以我帶孩子從不願超過三個月。回家後,經常夜裡醒來滿床摸孩子,嘴裡還念叨:孩子呢?我兒子聽到後過來說,‘媽,你這是在家呢。’這才咕咚倒下接著睡。」

魏姐離開的這天上午,我比平日起得早,想著過會兒要送她下樓。結果她收拾停當準備走時,死活不讓我們出門,往屋子裡推我們的瞬間,眼淚扑扑往下落。平日裡愛笑的小土豆,也像知道魏姐要走了似的,嘴角往下撇著要哭的樣子。我安慰她:如果以後我再生娃,您一定再來幫我帶啊。魏姐背對著我們,使勁點頭,使勁揮手,匆匆進了電梯。

我們的一生,除了家人外,不知還會和多少人相遇。記錄下魏姐,是希望小土豆長大後知道,在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最初時段,和他的生命有過交集、愛過他、疼過他的人中,還有一個人,叫魏姐。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