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斤白酒煎熬21天 兩個爸爸萬里尋親(組圖)


【看中國2013年11月01日訊】前天晚上,香格里拉的氣溫已降至零下。兩個年過半百的男人,低頭吃著街邊小店裡的砂鍋,這是幾天來他們吃得最好的一頓飯。但是,熱氣騰騰的濃湯,並未給兩人的心頭帶來些許暖意。「只差98公里,他們就到了。」近日自駕游遇難的塗希夫婦引來各方關注。但對於塗新富和宋道火來說,兩個孩子這次出行,徹底地撕裂了他們內心深處全部的牽掛。帶著8斤白酒,頂著內心的煎熬,兩位父親苦尋了20多天,找到的仍是那個不願面對的答案。華西都市報:歷經艱險,宋道火和塗新富終於在香鄉公路一處懸崖下方找到了自己已經遇難的兒女。儘管香格里拉警方已經確認兩人遭遇了交通事故,但兩位父親在現場勘查後認為兒女有可能是遇到了雙車事故,並堅持查找其出事的具體原因。在香格里拉寒冷的冬夜裡,這兩位堅強的父親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宋道火和塗新富(左)仍留在香格里拉,查證兒女遇難的原因。


得知兒女遇難,家屬們悲痛難當。


兩位父親還在商量著查證事故原因。


兩個父親尋找兒女路線示意圖

事件過程:

10月5日:塗新富接到女兒最後一通電話,之後再無音信。

10月6日:塗希夫婦手機信號出現在雲南境內。

10月7日:塗希夫婦並未按期返回成都。

10月8日:塗新富報警。10月11日:塗新富和宋道火分批出發尋找失蹤兒女,該消息被發至微博。

10月17日:四川境內搜索完畢,仍無結果

10月27日:兩個爸爸發現兒女遺體。

10月28日:警方確認為交通事故,但兩個爸爸認為是雙車事故。

至今:兩個爸爸仍在查找事故原因。

最新動態

家屬望政府幫忙盡快得到調查結果

昨日上午,香格里拉出了太陽,但是塗新富和宋道火卻無暇欣賞這裡的美景,他們在親朋好友的陪同下,來到了迪慶州政府信訪辦公室,塗希的哥哥塗飛代表家人寫了一封信訪書,希望香格里拉交警和參與調查此事的相關部門能夠加快進度,給家屬一個信服的結果。

信訪辦公室工作人員說,將把他們的意見轉交給處理此事的職能部門,還將信訪書交予當地公安局和政法委。

這兩天,塗新富和宋道火窮盡各種辦法,跑遍了與此事相關的當地部門,看到對方接受了他們的請求,兩人才會露出一絲輕鬆。昨日的午飯,宋道火一連幹了幾杯白酒,一提起兒女便潸然淚下,「喝麻了才不想他們。」塗新富說,從12日到現在,他們的體力和精力都達到了極限,但不會離開,直到有一個滿意的答覆,給家屬一個交代,讓逝去的兒女瞑目。

10月5日女兒最後一通電話,攪亂慈父心

「爸、媽,我們在亞丁。」正如剛出發的那幾天一樣,女兒和女婿每抵達一個新地方,都會主動給父母報告行程。但在此之後,塗新富夫婦就再也沒能聽到女兒的聲音。

雖然確認女兒和女婿遇難已經4天了,但塗新富還是會時常想起10月5日上午接到的那一通電話。那是女兒女婿給塗新富夫婦打來的最後一個電話:「爸、媽,我們在亞丁。」正如剛出發的那幾天一樣,女兒和女婿每抵達一個新地方,都會主動給父母報告行程,併發回一些沿途的照片。在此之後,塗新富夫婦就再也沒能聽到女兒的聲音。

今年5月,女兒和宋學兵扯了結婚證,而婚禮就定在明年5月。每到節假日,兩人都會回家陪陪父母,今年國慶,是女婿和女兒唯一沒有回家的一次。

10月6日,塗新富夫婦不斷撥打女兒女婿的手機,始終都沒有回應。「我們還以為是山上沒信號。」一開始老兩口並不很擔心,因為女婿在駕校是資深教練,身為美術老師的女兒也時常駕車出外寫生,應該不會出什麼事。

然而,按原定計畫,女兒女婿應該在7號回到成都,宋學兵8日還要返回駕校上班。但直到當天下午,兩人依然沒有音訊。塗新富隨即通知了所有親屬,並從女兒的朋友處得知,塗希在10月6日的時候曾給同學打了一個電話,當時還在鄉城縣然烏鄉附近。

當晚,塗新富翻來覆去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他向成都警方報了案。9日,這個消息也傳到了家在樂至的宋道火耳朵裡,兒子媳婦失蹤,他決定和塗新富一起從成都出發,沿著兒女的自駕行的線路開始尋找。

10月11日風餐露宿遍尋高原路

塗新富和宋道火從來沒有去過香格里拉,他們只知道前往那裡的公路多在高原,又冷,還不容易找到吃住的地方。於是,帶上8斤白酒、一麻袋花生和大量壓縮麵包,兩位父親就這麼上路了……

11日早上,塗新富和4名親友先開著越野車出發了。宋道火隨後乘火車從老家趕到青白江,跟著第二批出發的親友追了上去。出發前,他們還向四川省鄉城縣和雲南省香格里拉縣的公安部門報了警。

因為塗希的最後一個電話顯示在亞丁,塗新富和宋道火就馬不停蹄地往當地趕。在稻城亞丁一線,他們停停走走,沿路不斷散發尋人啟事。12日到達鄉城的時候,他們已在路上走了兩天。沒有新的發現,當晚他們又沿著香鄉公路,一路趕往香格里拉。事實上,他們並不知道,一對遇難的兒女就躺在他們剛剛經過的香鄉公路下方,200多米的懸崖下。

10月11日,在成都守候的家人,將塗希和宋學兵自駕游失蹤的消息發布到了微博上,大量的成都網友開始關注搜尋進展。隨後幾天,家人們接到了來自多位網友的線索。內容大致都是網友在雲南的某個地方,看到了一輛疑似塗希夫婦的越野車。這些散亂的信息被兩位父親逐一記在本子上,然後分批前往四川和雲南各地查證。在幾天時間裏,他們先後前往了雲南的麗江、昆明和四川的冕寧等地尋找,但最終一無所獲。

10月17日做最壞打算,白酒暖身不暖心

兩個爸爸制定出一個最原始的方案:汽車每開兩公里,他們就停車放下一個人,步行查看道路兩側並大聲呼喊尋找線索。他們每天在雪地裡行走,從早上五六點到深夜……有時,他們會想,寧願孩子們是被綁架了,被關到什麼地方,那還有機會啊。

鄉城警方接到報案後,馬上組織警力搜尋。不久就確定塗希夫婦的手機信號最後消失的時間,在10月6日下午3點40分,地點位於雲南境內的一個信號塔附近。得到消息後,宋道火和塗新富又立即趕往雲南格咱鄉。

因為確定塗希夫婦失蹤的地點在川滇大小雪山附近,10名男性親友分作兩批,一批從香格里拉開始找,一批從鄉城開始找。宋道火和塗新富制定出一個最原始的方案:汽車每開兩公里,他們就停車放下一個人,步行查看道路兩側並大聲呼喊尋找線索。

兩位父親都沒有想到,十月的高原會這麼的冷,每個人的身體就像他們的心情一樣,始終如置身於冰窖之中。塗新富患有高血壓,每走一段路就會喘不過氣來,穿著皮鞋在雪上走久了,腳也失去了感覺。然而,再惡劣的環境也阻止不了他們每天早上五六點鐘就起床上山尋找,直到深夜才返回。

10月17日,在警方和當地政府的幫助下,四川境內的道路已搜索得差不多了,離一對兒女失蹤也已過去了11天,希望變得越來越渺茫。塗新富和宋道火有時會想:「寧願他們是被綁架了,被關到什麼地方,那還有機會啊。」

隨著搜尋時間的推移,兩個爸爸吃的東西越來越少,每天只有晚上回旅館的時候吃點花生,喝幾杯白酒暖暖身子,但是他們的心卻再也暖不起來,就算再不願意承認,他們的心裏也有了最壞的打算。

10月27日崖下見遺體,追查事故原因

「是了,那就是啊!」在公路下方200多米的懸崖處,兩個爸爸看到了宋學兵的身份證和幾頁散落的駕校資料,「那個時候,我就知道全完了。」儘管香格里拉警方初步將塗希夫婦的遇難定為交通事故,但宋道火和塗新富通過自己對現場的觀察,堅持認為是雙車事故,「人找到了,但還要給他們一個交代,這是我們唯一能給他們做的事了」

在高原上待了十多天後,塗新富和宋道火的高原反應越來越明顯,每晚睡不了兩三個小時就會醒過來。但兩個爸爸都很堅持,「畢竟那是我們的兒女,一定要找下去。」

按出發前的約定,每天晚上從山上下來的時候,塗新富和宋道火都會和家裡通話。可始終沒有消息,他們開始害怕接妻子的電話了。忍住心中痛苦,他們臉上掛著淚水,嘴裡還得寬慰妻子,「也許孩子已回成都了,只是沒給我們講。」

搜救長時間無果,大部分親友已經回成都了,但塗新富和宋道火還繼續前往香格里拉尋找,他們執著的就是「要一個結果」。

10月27日,從香格里拉一頭開始重點搜尋已經14天。在香鄉公路80公里的地方,塗新富和宋道火遇到了一位拉柴的婆婆,她說,看到一輛麵包車翻倒在前面的懸崖下。雖然探查之後證實不是兒女所駕駛的越野車,兩人還是繼續往前找去,又走了十幾公里,一個急轉彎處出現了一些車體碎片,他們趕忙沿著山崖向下搜尋了200米……「是了,那就是啊!」在看到了宋學兵的身份證和幾頁散落的駕校資料後,兩個爸爸崩潰了,「那個時候,我就知道全完了。」

當天下午,香格里拉警方和消防隊趕到,在公路下方200多米的懸崖處,發現了塗希夫婦的遺體,都是被拋出車外的。10月28日,香格里拉警方發布消息,初步確定塗希夫婦的遇難為交通事故。但宋道火和塗新富通過自己對現場的觀察,堅持認為是雙車事故。

前天,香鄉公路一段下起了雪,路面積雪有十厘米厚,塗新富和宋道火第二次上山看了現場。因為高反和悲傷,長期睡眠不足,兩人都不斷地抹著眼皮,讓自己清醒,臉變得通紅。塗新富說:「這個時候,我和親家都不能倒。雖然人找到了,但還要給他們一個交代,這是我們唯一能給他們做的事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