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淇跟習近平對著干 孤注一擲事出有因

《真實的江澤民》 第四節 血債幫


【看中國2013年11月02日訊】「血債幫」的形成

為延續鎮壓政策,避免罪惡曝光和血債遭到清算,江澤民在十六大做了三個安排。

第一,改變政治局常委的結構,把人數從七人變成九人,硬塞入第八個人李長春,負責反法輪功宣傳;和第九個人羅干,負責暴力鎮壓。

第二,江澤民取消了「核心」的稱謂,美其名曰「集體領導」。實則剝奪了胡錦濤過問李長春和羅幹工作的權力。

中共從獨裁體制變成了「寡頭政治」體制,九個常委各管一攤,互相之間則誰也管不著誰。只有政法委書記羅干做了政治局常委,才能調動全國的資源繼續鎮壓政策;只有九個人各管一攤,羅幹才能擁有不受制約的權力,這都是江澤民為鎮壓法輪功所做的重要組織結構調整。

第三,江澤民還做了一個讓世界瞠目結舌的決定。以准軍事政變的方式由江澤民十六大後繼續連任軍委主席。

江澤民在選擇政治局常委的人選上遵循了三個大多數的原則:第一,他所一手提拔起來的官員要佔大多數,這些人如果反江就等於否定自己的升遷之路;第二,貪污腐敗分子要佔大多數,這樣他們為了維護自身利益,不會認真反腐敗,更不會清算江澤民的腐敗罪責;第三,鎮壓法輪功血債纍纍的人要佔大多數,這樣法輪功才不會被平反。

在2007年十七大的安排上,江澤民已經無法為所欲為,他通過曾慶紅盡全力把血債纍纍的周永康推上政法委書記的位置去接替退休的羅干。在政治局常委名單上吊尾車的周永康,身世與背景複雜。有說他是江澤民外甥女婿,先天性的江系干將,故而被安插到關鍵位置。先後出任國土資源部部長、四川省委書記、公安部長,最後,躋身中共高層,以政法委書記、綜治辦主任的頭銜,集中共情報、特務與安全總管於一身。周永康不斷製造大案要案,藉機在手中集中無限權力,更兼一副凶神惡煞的面相,令中南海人人畏懼,見之忌憚三分,仿如貝利亞的幽靈在北京遊蕩。

在總書記的人選上,江澤民卻不得不與胡錦濤達成妥協。胡錦濤原本安排的是由李克強和李源潮分別接任總書記和總理職位,江澤民方面則推出了無派系色彩的習近平。但江澤民對妥協結果仍然不滿。習近平的個人道德是薄熙來完全無法與之相提並論的,江害怕習近平中斷鎮壓法輪功的政策,他最中意的接班人是薄熙來。

江澤民看中薄熙來的原因有三個。第一,薄熙來極其凶殘且滅盡人倫。薄一波1983年回憶文革時是這樣描述兒子薄熙來的:「……這個狠小子,又在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裡整的樣子,這個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接班人的好材料。夠狠,能乾大事。」薄熙來從金縣、大連、瀋陽再到主政重慶,一路都在「往死裡整」他升遷路上的絆腳石,到重慶時計畫要在重慶殺三千人。薄熙來說,「不狠狠地殺他一大批,不能建立我們的威嚴……六四就是殺人太少才使得現在還有人敢於翻案,這種教訓必須接受。」

第二,薄熙來非常善運宣傳。由於薄熙來從北大歷史系畢業,又到社科院拿到了國際新聞專業碩士學位,非常懂得用媒體為自己塗脂抹粉,欺騙輿論,沽名釣譽。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薄熙來在做商務部長期間,每到一個國家就被法輪功學員起訴,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韓國等12個國家被告上法庭。江澤民知道薄熙來才是唯一一個可以鎮壓法輪功不遺餘力、手段凶狠之輩。

許多人都因為攫取權力和利益的目的投靠江的門下,但是江澤民一旦權力減弱,這些人投奔他人的可能性也很高。而江家幫的核心人物,必是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欠下血債而形成的「血債幫」,這一點在2012年年初發生的薄熙來和王立軍的事件時就可以得到證實。

《紐約時報》3月29日刊出Jonathan Ansfield和Ian Johnson的文章,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在處理薄熙來的問題上,周永康與其他八人意見不和,不同意調查薄熙來並將他免職。3月31日《北京日報》公開刊登言論稱:「‘總書記’並非凌駕於黨的中央組織之上的最高機構,強調集體領導。」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公開出來為周永康站臺,脅迫中共黨書記胡錦濤和未來接班人習近平。

***

我們不妨對周永康和劉淇的行為做一點心理分析。周永康位列常委,已經躋身中共權力金字塔的塔尖,進無可進。為何要在臨退之前的半年,和另外幾位常委,特別是現任總書記胡錦濤以及繼任總書記習近平對著幹?劉淇已經年近七十歲,馬上就要退休回家了,為什麼也要做得罪胡和習的事?難道他們不知道黨內鬥爭你死我活,這麼做可能會搭上身家性命嗎?如果風險高、收益小,他們這麼做又為了什麼?

這件事就和當時江澤民在退休之後一定要「江前胡後」的戲耍胡錦濤,和一定要主導人事安排是同一原因。這不是「血債幫」的選擇,而是血債幫沒有選擇,只能孤注一擲。

「血債幫」 高層成員 

江澤民集團除了四大迫害元凶(江、羅、劉、周)之外,在當時的中央中共政治局常委還有一批參與迫害的重要成員,包括曾慶紅、李嵐清、賈慶林、李長春、吳官正等。【8】在人數和權力分配上,鉗制著胡溫。

曾慶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1999年至2002年底任中共中央組織部(簡稱中組部)部長。曾慶紅權力慾強、詭計多端,不但為江澤民在權力鬥爭方面出謀劃策,如離間鄧楊關係、整倒陳希同等,而且在迫害法輪功方面也是一肚禍水、滿腹陰謀,是「狗頭軍師」。

看到鎮壓的遲緩進展情勢,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給江出主意說:「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工作很不力,這和鎔基同志不重視、不公開表態有關。」按照曾慶紅的想法,朱鎔基在「四.二五」事件中親自接見法輪功學員,他不出來講話,會給外界造成黨中央分裂的猜測。另外以朱的民望和信譽,如果支持鎮壓,可以讓不少人倒向江澤民這邊。曾慶紅把這些分析告訴江澤民後,江立即把朱鎔基找去訓話,大意是說,國務院部門「三講」進行得很不得力,要朱鎔基把「三講」當作維護執政黨地位的運動重視起來。江澤民指責朱鎔基長期以來「不知道服從政治的大局,對黨中央的政策有牴觸情緒,消極應付。要知道,‘三講’中最重要的就是‘講政治’。鎮壓法輪功就是當前最大的政治。」江說,「鎔基同志,黨中央要求國務院不但要‘講政治’,而且要講好,要把推廣‘三講’和當前最大的政治結合好,否則就是分裂黨!」

從江辦出來,朱鎔基十分沉默。不久以後朱鎔基還是違心地表態支持江澤民的鎮壓決定。

李嵐清,他的兒子曾犯下十億大案,被江澤民一筆勾銷,江澤民以此威逼利用李嵐清。

當時大多數政治局委員乃至常委都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相當冷漠,李嵐清也不同意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決定。江澤民拿出黨性和「亡黨亡國」的帽子威逼李嵐清,最終李嵐清立場鬆動,同意了江的決定,成了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610」的首任最高頭目。

賈慶林,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開始之年,賈是中共北京市的市委書記,被江澤民批評為「如此麻木」。

賈慶林是賴昌星遠華大案發生時的中共福建省委書記,被江澤民以慣用的「收買貪官以為己用」的方法保住官位,並調任北京市長、市委書記,為江澤民控制北京要地。賈慶林賣力追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所以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賈慶林作為江的心腹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還為江澤民「分管」政協,當上了政協主席。賈慶林與羅干、黃菊、李長春、吳官正等人一起牽制胡錦濤,並繼續執行江澤民定下的迫害政策。

李長春,1998-2002年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2002年至今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宣傳。

李長春開始時也是消極敷衍、低調對待,不願和江一樣被綁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江澤民沒辦法,2000年2月只好親自去廣東督戰。他批評廣東對法輪功「鎮壓不力」、「軟弱」,要李長春在政治局會議上做「檢討」,還親自給深圳市委發傳真要他們「守住陣地」。在江澤民和羅干的高壓下,廣東終於開始勞教法輪功學員

2002年10月,在江澤民的授意下,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李長春在《廣東支部生活》上刊出文章,大談江澤民的假造「過繼」烈士兒子身份問題。一個月後,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上,為江澤民漂白出身有功的李長春被提拔進了政治局常委會。

薩斯最初於2002年11月在中國南方爆發。「薩斯(SARS)」第一病例在廣東被發現後,李長春(政治局常委,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為首的宣傳部門百般遮掩隱瞞,疫情逐漸蔓延至其它省。

吳官正,在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時任中共山東省委書記。在曾慶紅的獻計下,江澤民向吳官正施壓加重迫害。吳官正為了陞官,於是把山東變成全國迫害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就出現在山東,《華爾街日報》對此做了真相報導,並指出,吳官正與李長春都是中共十六大常委「人選」,但廣東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人數不多,而山東上訪的學員很多,於是中共高層向山東當局施壓,吳官正為了順利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加劇山東省的迫害,直接導致第一宗法輪功命案。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