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後國民黨挑起了內戰?

污染我們記憶的塵埃(九之一)

2013-11-04 01:00 作者: 史洪願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04日訊】22.抗戰勝利後國民黨挑起了內戰?

關於抗戰結束後接踵而來的那場內戰,中共一直都說是國民黨挑起的,其實不然!

1945年8月10日日本一宣布投降,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先生因立即考慮到中共勢將乘機謀亂,甚至乘機叛亂,故特別在他有關對日受降的命令中,「警告轄區敵軍,除接受(中國)政府指定之軍事長官的命令之外,不得向任何人投降繳械」,同時向全國各部隊發出了「應就原地駐防待命」的命令。8月11日,蔣介石委員長還就此項命令致電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朱德稱﹕「在今作戰地區境內之部隊,並應接受各該戰區司令長官之管轄。」

顯然,中華民國作為一個戰勝國,中華民國政府作為一個領導人民堅持了八年全面抗戰,並獲得了最終勝利的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其對敵受降的權力既不容否定,其指揮對敵受降的權力,亦同樣具有完全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然而,中共及其「養在深山、長在敵後」的百萬農民軍隊,卻將「對日受降」視作他們走出深山、席捲敵後、直至打江山和奪政權的「非常歷史機遇」。八年來,他們寧願不抗日、假抗日、陰謀擴張直至陰謀賣國,亦就是在等待著這一天的到來。8月9日夜,當延安意外獲悉日本投降和蘇俄對日宣戰的消息後,毛澤東在延安立即向中共軍隊發出了對日本「實行廣泛進軍」的命令。這個自八年抗戰開始以來,由毛澤東對自己軍隊發出的第一個「抗日」命令,其重心,乃是命令他的軍隊「擴大解放區和縮小淪陷區」。 8月10日夜至8月11日下午的十八小時內,毛澤東向他的軍隊連續發出了七道命令,其用心竟是「立即發動二十萬大軍以奪取中原」。為此,毛澤東命令各地中共軍隊,要強行對日受降,強行阻撓政府軍受降,強行「佔據及破壞全國各地交通要道」,「收繳日軍武裝」,並「將反抗的中國人當漢奸處分」,同時以「中國解放區抗日軍總司令」的名義,擅自指定受降地點,命令日軍司令岡村寧次向中共軍隊投降」。中共中央華東局在接到毛澤東命令的當晚,連夜召開會議宣布,決定派遣張執一以中共中央華東局和新四軍代表名義,首先化裝潛入上海,負責組織上海人民武裝起義,接應新四軍解放上海。後因8月21日中共中央為全力搶進東北而電令停止進攻,保存力量,以便將來發動「民主運動」才作罷。

8月11日,朱德在接到蔣介石關於由政府統一籌畫受降的命令後,竟公然回電反駁,稱蔣的命令是「完全錯誤」的,甚至威脅說﹕「如果你不公開承認你犯的錯誤,並公開撤回你這個錯誤的命令,我便徹底反對你的命令。」其囂張氣焰可見一斑。與中共及他本人在抗戰初期對蔣的歌頌相比,實為天差地別。

8月13日,毛澤東又在為新華社所寫的社論中顛倒黑白地說﹕「我們要向全國同胞和全世界人民宣布﹕重慶統帥部,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和中國真正抗日的軍隊。中國解放軍抗日軍隊有在朱德總司令指揮之下,直接派遣他的代表參加四大盟國接受日本投降和軍事管理日本的權利。要不是這樣做,中國人民將認為是很不恰當的。」正是在毛澤東的命令下,八年來養在深山、長在敵後、養精蓄銳、旨在打內戰奪江山的中共軍隊,遂如猛虎出山般地開始了對受降權的瘋狂爭奪。同時,又因爭奪受降權而開始了它的「全面抗戰」和「發動內戰」。中共除於察哈爾、河北、山西、山東、蘇北等地強行對日受降以外,還曾對三萬拒絕向中共投降的日軍實行進攻、包圍和繳械,對日寇打了一場八年來從來沒有打過的「大戰和運動仗」,獲得了八年抗戰以來從未有過的「抗日戰果」。同時,華北綏遠的集寧、清水二縣為政府軍受降不過五日,即被8月12日自河北、山西一帶急行軍而來的三萬中共軍隊所攻陷。9月11日,抗日名將馬佔山的東北挺進軍由綏遠進至察哈爾受降時,竟被中共軍隊圍殲三千餘人。10月17日,中共又開始調動軍隊,對歸綏的傅作義部展開包圍……。

日本投降之際,中共開始「全面抗戰」和發動內戰的成果是驚人的。1945年8月26日,即日本投降僅兩個星期,毛澤東就在他起草的對黨內通知中得意地和赤裸裸地說﹕「日寇迅速投降,改變了整個形勢。蔣介石壟斷了受降權利,大城要道暫時(一個階段內)不能屬於我們。但是華北方面,我們還要力爭,凡能爭得者應用全力爭之。兩星期來,我軍收復五十九個城市和廣大鄉村,連以前所有,共有城市一百七十五個,獲得了偉大的勝利。華北方面,收復了威海衛、煙臺、龍口、益都、淄川、楊柳青、畢克齊、博愛、張家口、集寧、豐城等處,我軍威鎮華北,配合蘇軍和蒙古軍進抵長城之聲勢,造成了我黨的有利地位。今後一時期內仍應繼續攻勢,以期儘可能奪取平綏線、同蒲北段、正太路、德石路、白晉路、道清路,切斷北寧、平漢、津浦、膠濟、隴海、滬寧各路,凡能控制者均控制之,哪怕暫時也好。同時以必要力量,盡量廣佔鄉村和府城縣城小市鎮。例如新四軍佔領了南京、太湖、天目山之間許多縣城和江淮許多縣城,山東佔領了整個膠東半島,晉綏佔領了平綏路南北許多城市,就造成了極好的形勢。再有一時期攻勢,我黨可能控制江北、淮北、山東、河北、山西、綏遠的絕對大部分,熱察兩個全省和遼寧一部。」

兩天以後,毛澤東就帶著這一「開始全面抗戰和立即發動內戰」的巨大成果,赴重慶談判「建設一個和平民主的新中國」去了。然而,他交下的「今後一時期內仍應繼續攻勢」的發動內戰的命令,卻沒有因為他的赴重慶談判而終止,甚至是變本而加厲。有統計顯示,從8月10日日本投降到十月五日的兩個月間,包括毛澤東在重慶「談判」的四十天,中共軍隊一共搶佔了三百座縣城。另一個統計顯示,從9月11日到10月11日的一個月內,即至毛澤東回到延安的那一天止,各地共軍所佔據的城市已達二百座。在膠濟、津浦、隴海一帶,平綏、北寧、德石、平漢、道清各鐵路沿線,中共軍隊均控制了一些據點,以蓄意阻撓華北和華中的鐵路交通要道,並威脅自山海關到杭州灣的海岸線,自垣曲到武涉的黃河沿岸,以及蘇皖兩省的長江沿岸和運河線。

遵照毛澤東臨赴重慶談判前所發出的指示,為切斷鐵路幹線,搶奪要道,奪取「府城縣城小市鎮」,阻止政府軍受降,中共甚至還成立了「交通控制隊」,在華北與華中破壞鐵路與公路。據統計,僅1945年10月一個月內,平漢鐵路即被中共破壞十七次,津浦路被破壞十八次,膠濟路被破壞十次。1946年1至8月份,津浦、平漢、膠濟、北寧、正太、隴海、同蒲、平綏等鐵路均遭嚴重破壞,各線被撤毀車站一百四十餘處,被炸毀的橋樑達二百零八座,被撤除的鐵軌五萬七千餘節,被毀掉的枕木達二十三萬餘根,被剪掉的電線十三萬餘公尺,被毀掉的車輛八十餘輛。1945年10月間,中共軍隊甚至於河南決黃河,於江蘇、山東決運河,在河北決永定河、子牙河,同時破壞工廠和礦山。由是,中共借爭奪受降權所發動的叛亂實已首開內戰的端緒。(本文選自辛灝年所著《誰是新中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