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全都掙紮在恐懼裡

2013-11-06 21:21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06日訊】暮色籠罩荒丘之後,恐懼就成了荒野的一種流行色。別看荒廟野僧前呼後擁,人五人六,別看簇簇花草在夜霧中隨風飄搖,強顏歡笑,輕輕撩開夜幕的薄紗,你就不難發覺整個荒野並不是想像中的那樣搖曳多姿,四下裡其實只有一張相同的臉孔:肉食性動物和草食性動物全都掙紮在恐懼裡。

血債纍纍的恐怖組織是恐懼的。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終須償還一切的不過是時間。越是高調「反恐」,越是暴露出它已明確感知種種的危險正在向其潛步逼近,越是說明它已惶惶不可終日蜷縮在了恐懼裡。深入骨髓的恐懼會如晚期的癌細胞一般,折磨得負債已久的恐怖組織日趨喪心病狂。

殺人盈野的嗜血魔頭是恐懼的。「墨寫的謊說,決掩不住血寫的事實。」不論你怎樣壟斷宣傳,無論你如何舌燦蓮花,對手無寸鐵的黎民百姓大開殺戒,這在任何朝代都是不可饒恕的死罪。喋血後伴隨魔頭餘生的,是揮之不去的恐懼,以至連死後的結局都已想到,臨了連一捧骨灰都沒留下。

蛇鼠一窩的殭屍官僚是恐懼的。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高位厚祿,也意味著要肩負相應的責任和擔當。對罪惡的長期默許和縱容,實為另一種意義上的犯罪。放任治下九關虎豹殺人、整人和搶人,任由匹夫匹婦走投無路、行號臥泣,即便是在現有法律框架內,也已經構成犯罪。

貪得無厭的贓官污吏是恐懼的。不單恐懼,而且糾結。貪吧,就怕站隊站錯,在看人下菜的「反腐」大戲裡,一不小心就可能淪為被拍打的「蒼蠅」;不貪,在你也伸手、我也伸手的全局腐敗面前,又心有不甘,怎能竹籃子打水一場空?貪婪VS恐懼,貪婪往往佔據上風,故此貪官多如牛毛。

指鹿為馬的一丘之貉是恐懼的。暗無天日中沆瀣一氣憑空製造六月飛雪,固然易如反掌,固然神不知鬼不覺,固然相對安全,但天遲早是要亮的。天亮之後,獸群在暗夜所做下的任何手腳,在陽光中都只會是暴露無遺。今夜的冤案製造者,天亮後必將自食其果,有些惡犬會在牢中度過餘生。

人頭畜鳴的鷹犬爪牙是恐懼的。在蒼生普遍面臨生之艱難的黑夜,你的食盆裡比別的盤子裡多出了幾根骨頭,是福是禍,尚屬未知。這幾根骨頭,有可能輕巧買走你的良知、未來甚至是生命。悠著點,別忘了形形色色的「壯烈犧牲」。在民怨沸騰中「執行公務」,隨時都有可能會血濺當場。

貫朽粟陳的富人階層是恐懼的。「先富起來」的背後,多半都隱藏著某些不可告人的原罪。即便可以長期將原罪深藏不露,對無處不在的「仇富」現象,也會是防不勝防。不單是坊間「仇富」,酷吏也一樣是「仇富」。想想有些地方的「黑打」,想想巧立名目的掠奪,這都足夠你膽裂魂飛。

比下有餘的中產階級是恐懼的。多年來削尖腦袋,累死累活,總算是過上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小日子,可看看危機四伏的窗外,想想翻跟斗一樣忽上忽下的房價和股價,聞聞空氣中暴風雨將至的氣息,就不免夜不成寐,心亂如麻。想到烈焰隨時有可能燎原,就更是愁腸萬斷,脅肩累足。

桑戶蓬樞的赤貧階層是恐懼的。廟堂上能動輒為「友邦」免債幾百億,但不會為「家奴」免債一分一厘,你此生就像是專為敲骨吸髓的掠奪集團還債而來的。在殘酷的壓榨之下,你看不起病,上不起學,買不起房……生存的艱難就像一座座大山一樣向你壓來,你滿心疲憊,對未來深懷恐懼。

敢為人先的有識之士是恐懼的。在正不壓邪的漫漫長夜,殘暴和無恥已成為流氓所能使用的最後路數。你不想埋汰你的良知,你想對這個社會有所擔當,恐懼就如影隨形,你的人生也將因此徹底改變。隨便給你安個罪名,你怕不怕?打斷你的肋骨,你怕不怕?殺了你無辜的孩子,你怕不怕?

……

荒野蒼生距離免於恐懼有多遠?布希說:「我們相信自由的力量,因為我們已看見自由戰勝了歷史上的專制、暴政和恐懼。愛德華茲博士說里根總統去過柏林,他清楚記得里根總統的演講,他說:‘推倒這堵牆吧’。兩年後,柏林牆倒了,中東歐的人民終於從令人窒息的壓迫中解放出來。」

暴行和恐懼是一對孿生姐妹。當你恃強凌弱,趁著夜色的掩護,肆無忌憚揮灑著獸性的凶狂,以可恥可憎的暴行豪奪著人們的所愛、尊嚴和驕傲時,你在自家的莊園裡,就已埋下盤根錯節的禍根。你不知道復仇的烈焰何時會將你的莊園化作灰燼,也無法確知死神將在哪時悄然拍打你的窗欞。

人人都該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對上游而言,與凶殘的過往進行堅決切割,讓上帝的歸上帝,讓凱撒的歸凱撒,讓正氣得到弘揚,讓罪惡得到懲處,堅拒蛇鼠一窩,回頭興許也還來得及。對下游而言,暮色中的恐懼並非來自外部,而是來自內心,在今夜,你首先要保證自己的內心足夠強大。

龍應臺認為幸福就是不恐懼:「幸福就是從政的人不必害怕暗殺,抗議的人不必害怕鎮壓,富人不必害怕綁票,窮人不必害怕最後一隻碗被沒收,中產階級不必害怕流血革命,普羅大眾不必害怕領袖說了一句話,明天可能有戰爭……」夜色漸濃,午夜夢迴,你痛定思痛,問自己:你幸福嗎?

前面是萬丈深淵的懸崖,背後是洶洶而來的狼群,被步步逼退到懸崖邊緣的羊群,在此生死存亡關頭,面對狼群無疑不再一如既往感到恐懼。既然把你逼進了人生的死角,反抗對你來說才是唯一的出路,那麼對你而言,恐懼還有什麼意義?生命如流星,都會從夜空滑落。問自己:你恐懼嗎?

 

寫於2013年11月5日(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一條連襠褲的「偉光正」放任凶徒逍遙法外第2669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黨國全面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故鄉居所被反動當局連續非法斷網970天!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際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不時操弄「不作惡」的谷歌……)

廖祖笙郵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訊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