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寧和斯大林的?

2013-11-08 11:07 作者: 顏昌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08日訊】最近,中國內地有網頁摘要介紹了由安·鮑·祖波夫主編的《二十世紀俄國史(1894—2007)》;該書用大量歷史事實指控列寧創建的蘇聯原來是人間地獄。這是2006年,普京總統提出為俄羅斯11年級(高中二)學生寫的歷史教科書。

首先,列寧是依靠德國供給5000萬金馬克(約合9噸多黃金)進行秘密策動組織,成功發動俄國十月革命,建立蘇維埃政權。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列寧就主張俄國失敗,堅持要變帝國主義戰爭為國內的階級鬥爭。實際上充當了德國對俄國戰爭的秘密代理人。俄羅斯教授潘佐夫認為不能因此說列寧是德國特務,歷史上利用外國資助在本國進行政治活動的事例很多。列寧乾脆宣稱「無產階級沒有祖國」。

《二十世紀俄國史》強烈譴責泯滅人性的「紅色恐怖」大屠殺。列寧稱「契卡(秘密警察)」在直接行使無產階級專政,除了用暴力鎮壓剝削者,沒有別的辦法解放人民群眾。列寧寫過「專政的定義就是不受任何法律約束的,直接依靠暴力的政權」。當時全俄各地有610個契卡工作委員會,1000多個革命法庭。1918年—1922年2月殺人不少於200萬。當年秘密警察「契卡」奉指示「審問被告時不用找什麼證據,只消讓被捕者回答他是什麼出身,受什麼教育或職業。就能決定此人的死活。這就是紅色恐怖的實質」。因蘇俄檔案嚴密封存;正式檔多半經過篡改,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數僅是實際的三分之一。

列寧和托洛茨基1918年就認為;在六個月內要完全消滅商品生產,真正的社會主義就會實現。所以「要強迫所有的工人吃苦受罪,」必須「把日常生活條件社會化;消滅家庭,吃大鍋飯……實行軍事化。全國1600萬人被迫每天工作12—16小時,僅聖彼得堡一地,從1917年到1920年有三分之一人因飢餓疾病和政治原因死亡。如俄國中部省份在1916年人口有6800萬,到1920年僅剩下3800萬。

《二十世紀俄國史》書中把20—30年代之交蘇聯的農業集體化稱為「第二個農奴法」,說它是蘇共開展的一場對付農民的鬥爭,(馬克思在《共產主義宣言》中認為農民階級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僅如此,他們甚至是反動的,因為他們力圖使歷史的車輪倒轉。)當時估計有200萬富農,150萬中農,800萬貧農。而富農乃是滋生資本主義的勢力,所以要實行消滅政策:第一類,頑固反革命分子槍決;第二類,流放或強制遷移至邊遠地區;第三類,趕出原住地。1930年1月30日蘇共中央記錄顯示,僅僅在一個多月就有20萬富農被剝奪財產,60萬被槍殺或遣至集中營,15萬被強制遷移至邊遠地區。消滅富農就是摧毀了農業生產的中堅,蘇聯一直到解體也達不到沙俄時代的糧產量。

當普京再度走上克里姆林宮的紅地毯,第三次就任俄羅斯總統,就隨即提名梅德韋傑夫為新一屆總理。哥倆對換角色,重玩一輪「二人轉」。

俄國社會,自戈爾巴喬夫發軔而開始轉型,中經葉利欽,再到普京,政治學界通常稱之為「威權型轉型」。自那以來,中俄關係就國際外交與社會經濟兩大領域而言,說得上是漸入佳境。對轉型中俄國的政治體制與意識形態,也許本著「尊重各國人民的自主選擇」的例話,中囯主流話語迴避公開地說三道四。但在某些以鄰為鑒的研究中,也頗有議論指責戈爾巴喬夫與葉利欽親手葬送了列寧打造的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眾目睽睽下,普梅哥們把總統與總理的寳座像玩蹬椅雜耍那樣地踢來蹬去,無論誰做觀眾,都有一種智商被低估的戲弄感。難怪早在2005年,前不久去世的美國傳奇媒體人邁克·華萊士採訪時,咄咄逼人地對普京說:「承認吧,這絕不是真正的民主!」

這裡不想評判在普梅的治下,俄國是否已然「真正的民主」,卻想說說普京對斯大林時代那段歷史的態度。普京在前克格勃幹過,曾聲言「要為蘇聯時代自豪」,也在情理之中。而作為威權型的政治家,對當年唯一能與美國叫板的蘇聯轟然解體,他也深感痛惜,直到2005年還認為,這是「20世紀最嚴重的地緣政治災難」。俄國反對派據此抨擊他在前兩屆總統任內試圖粉飾前蘇聯的獨裁歷史;而原蘇聯體制的擁躉們卻以此作為堅持舊模式的說辭之一。來自相反取向的這些誤讀,至少都有斷章取義片面詮釋之嫌,委實讓普京有點兒抱屈叫冤。

實際上,早在葉利欽時代擔任總理時,普京就坦承:「蘇維埃政權沒有使國家繁榮,社會昌盛,人民自由。」他說:「無論承認這一點有多麼痛苦,但是我們將近70年都在一條死胡同裡發展,這條道路偏離了人類文明的康莊大道。」

2000年,普京以代總統身份競選總統時,引用了當時俄羅斯民諺說:「誰不對蘇聯解體感到惋惜,誰就沒有良心;誰想回到過去的蘇聯,誰就沒有頭腦。」這應是其最初的肺腑之言:他的政治生涯起步於前蘇聯體制,所以有前半句的表態;但他對轉型有一個基本底線的認識,所以才有後半句的棒喝。至少,普京已經正視歷史:過去是病根,而不是藥方,絕不能倒退到過去。

2006年,時任總統的普京提議為高年級中學生編寫一部「非蘇聯味」的歷史教科書。他希望被譽為「俄羅斯良心」的諾獎作家索爾仁尼琴完成這一大業。但終因索氏年事已高,最後由安德烈·鮑裡索維奇·祖波夫主編了《二十世紀俄國史(1894—2007)》。索爾仁尼琴在出版前審閱並修改了相當一部分書稿。據報導,出版以後引起轟動,不到一年再版數次,原因就在於尊重歷史真實的「非蘇聯味」。

毋須贅述索爾仁尼琴其人其事,他在國外出版了《古拉格群島》,以親身經歷與同時代人的相同遭遇,描寫了斯大林統治下的勞改集中營。這部被譽為「人類尊嚴的紀念碑」的作品,如今已成為人類反獨裁的不朽讀物(寫出《夾皮溝記事》與《定西孤兒院紀事》的中國作家楊顯惠曾說過:中國作家全部作品加起來,其份量不如一部《古拉格群島》)。索氏榮獲了1970年諾貝爾文學獎,卻因最高當局阻止,未能親赴奧斯陸領獎。他對外界發表了書面領獎演說,結尾的名言廣為傳誦:「一句真話能比整個世界的份量還重。」他所做的這一切,連同說真話的三大卷《古拉格群島》,讓當時蘇聯最高統治者勃列日涅夫惱羞成怒。1974年他被驅逐出境,流亡異國20年,才回歸祖國。

2007年,普京特意在俄羅斯獨立日親自登門拜訪索爾仁尼琴,並將份量最重的國家貢獻獎頒給了這位飽經異議的諾獎得主。據說,葉利欽也曾打算為索氏頒獎,卻橫遭其白眼拒絕,作為其繼承人,普京卻終於贏得了「俄羅斯良心」的青眼。這年,普京還以總統身份參加了紀念蘇聯「大清洗」運動中受迫害者的公開活動,明確強調「政治理念應該是建立在基本的價值觀念之上」,公開認同普世價值。

2008年,索氏去世,其遺孀索爾仁尼琴娜將三大卷《古拉格群島》縮編為一個適合中學生的版本,建議國家將其列入中學生閱讀書目。2010年,特意選在俄國「大清洗紀念日」(10月30日)前夕,時任總理的普京會見索氏遺孀,感謝她的提議並準備了 這本書,告訴她政府已做出決定,將在「大清洗紀念日」前一天向中學生發行這部書。他還指出,「這是件里程碑式的大事」;「不瞭解書中所講述的一切,我們就不會徹底瞭解我們的國家,也很難想像未來」。

這年的「大清洗紀念日」,俄羅斯幾十個城市同時舉行紀念活動,追悼斯大林統治下受迫害的死難者。其中包括在原克格勃辦公大樓前排隊宣讀當年遇害者名錄,作為儀式的象徵,俄羅斯總統人權事務全權代表率先登臺,宣讀了當年10名被處決者的第一批姓名。而梅德韋傑夫在這年衛國戰爭紀念日接受採訪時更是明確指出:「斯大林針對自己的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雖然說他在管理國家方面作了很多工作,雖然在他的統治下,前蘇聯取得了一些成績,但他對自己的人民所犯下的罪行是無法饒恕的。」其時,梅氏還在總統位上,但作為普京的影子與鐵哥,他的這番話無疑應視為兩人的共識。梅氏還指出:「坦率地說,蘇聯政權……只能稱為極權政權。在這個政權統治下,基本的權利與自由受到壓制。」總統下屬的人權委員會向他提出了一項激進的去斯大林化方案,其中提議,禁止任何公開否認原蘇聯極權專制制度犯罪行為,或是為這種犯罪行為辯護的人在政府或國家機關中工作。

普梅聯手,通過國家行為,頒布有力政令,藉助多種形式,清除歷史包袱,讓歷史真相永遠成為全體國民刻骨銘心的集體記憶。這種做法,不能不讓我們刮目相看。

不僅在意識形態領域裡去斯大林化,在反腐問題上,普梅也率先示範,敢於從自己做起。2008年12月,梅德韋傑夫簽署《反腐敗法》,自次年起俄羅斯開始執行官員財產申報公示制度。時任總理的普京與總統梅德韋傑夫分別在政府與總統府網站公示個人財產與收入情況,至今已是第四個年頭。普京還發狠話:不願意公開財產的官都是貪官,不願意公開財產的就開除。

鄧小平在會見波蘭原統一工人黨領導人雅魯澤爾斯基時曾指出:「我們兩國原來的政治體制都是從蘇聯模式來的。看來這個模式在蘇聯也不是很成功。」確實,改革開放前的中囯與斯大林主政後的蘇聯,儘管在具體歷史上,兩家還有各自的特色與走勢,但在政治體制度與意識形態的基本面上,無疑是一個葫蘆兩半的瓢,伯仲之間彼此彼此。難怪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前期,中囯老百姓曾尊稱對方為「蘇聯老大哥」,還流行這麼一句話:「蘇聯的今天,就是中囯的明天。」倘若捫心反思,在相關傳統的歷史悠久與文化深厚上,中囯也許還是前蘇聯的大哥輩,在面臨轉型時背上的歷史包袱也許比咱們的鄰居還要沈重。

現在,我們已經完全沒有必要像當年中蘇蜜月那樣,一切惟其馬首是瞻;但還應該有孔子倡導的器度與眼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普梅哥倆一再互換場地大秀「二人轉」,自然不足取(但在蘇聯解體後,至少在形式上,多黨競選與全民直選的民主機制得以確立並延續至今,普京倚恃的只是他所在的統一俄羅斯黨一黨獨大而已;即便如此,在其就任總統前一天,至少還允許百萬反對派舉行抗議遊行)。至於表彰飽受異議的諾獎得主索爾仁尼琴,為下一代的教育編纂「非蘇聯味」的真實歷史的教科書,設立「大清洗紀念日」向全體受害者舉行國家追悼,普京在清算斯大林主義與去斯大林化上的所作所為上,其義無反顧的決斷與雷厲風行的力度,都讓人不容小覷。普京明白,倘若拒絕清算這些歷史舊債,正如他所說,俄羅斯「也很難想像未來」。

目睹昔日的「老大哥」業已放下包袱,輕裝上陣,對曾「以俄為師」的囯人來說,索爾仁尼琴在領取諾獎的書面演說中有一段話,恐怕大有必要三復斯言:一個國家能正確而概括地學習另一個國家真正的歷史,而且好似它也有同樣經歷般似的,以這樣的承認和痛苦的意識的力量來學習,這樣一來它也就得以不再重複那些相同的殘酷的錯誤。

然而,在中國大陸,列寧和斯大林還大有市場。比如前不久,中國韶山毛澤東紀念館就分別同俄羅斯的列寧博物館、喬治亞的斯大林博物館簽訂了合作交流協議。據悉,中國韶山市以及韶山毛紀念館的代表團先後訪問了俄羅斯烏裡揚諾夫斯克市,以及喬治亞的哥裡市,分別同當地的列寧博物館、斯大林博物館簽訂了合作交流協議。烏裡揚諾夫斯克市和哥裡市是列寧和斯大林的家鄉。

烏裡揚諾夫斯克州政府和當地新聞媒體透露,當地的列寧博物館在1970年為紀念列寧出生100年建成,是前蘇聯境內規模最大的列寧博物館。蘇聯時代就有許多外國共產黨代表團去烏裡揚諾夫斯克朝聖,中國代表團也專程到當地列寧塑像前獻花。列寧博物館和毛紀念館簽訂的合作協議內容包括:共同出版研究資料,互換展品,相互舉行展覽和放映電影等等。

烏裡揚諾夫斯克州文化和藝術部部長茹拉夫廖夫說,兩個博物館合作會推動當地旅遊業發展。他說,列寧博物館將舉辦毛圖片展,主要介紹毛的革命和政治活動。兩家博物館還將共同舉行一些列寧和毛誕生日的紀念活動。喬治亞哥里斯大林博物館領導人馬格拉科裡澤說,他的博物館也將同毛紀念館相互舉辦展覽,介紹斯大林和毛兩人的生平和政治活動。兩家博物館還將加強交流,派代表團互訪。

專門研究十月革命的俄國作家邦達列夫說,俄國社會目前更關注斯大林而忽視列寧。邦達列夫說:「要是沒有眾多的以列寧名字命名的街道,俄國社會已逐漸把列寧忘記。人們關注的是斯大林,圍繞斯大林在爭論。有人認為,斯大林建立了專制政權並犯下罪行,也有人認為斯大林有功績。」邦達列夫說,更多的人認為斯大林是食人惡魔。毛紀念館同斯大林和列寧博物館合作,這個舉動傳出來的信息似乎是中國人在主動對號入座,把毛同斯大林等同起來。邦達列夫說:「可以認為,斯大林同希特勒一樣是個十惡不赦的罪犯。列寧其實是個過渡人物,列寧的神話也是斯大林製造出來的,這也違反了列寧的本意。這就是俄國社會目前對這兩人的總體看法。」

邦達列夫說,他無法理解為何列寧和斯大林這兩人在中國仍然還有市場。喬治亞在2011年6月曾通過了名叫《自由憲章》的清除共產主義污垢的法律,把共產黨同納粹法西斯等同,在哥裡市的斯大林塑像也已被推倒。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