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當務之急是嚴懲冤案製造者

2013-11-10 17:29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10日訊】天安門前驚現「恐怖暴力襲擊」事件,當局在烈焰熊熊中驚魂甫定,山西省委門外又出現了連環爆炸……此起彼伏的爆炸聲,像聲聲驚雷,近在咫尺,炸響在荒廟之外。下一個爆炸點在哪,誰能預知?民憤未得到平抑的結果是可怕的。傳說中的「中國夢」,在爆炸聲中漸似夢魘,幾成夢囈。

「勇者憤怒,抽刀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刀向更弱者。」當局心驚肉跳之下,想用「反恐」壓驚。《世界日報》日前報稱,當局如驚弓之鳥,在大力加強維穩反恐工作,不但市面氣氛緊張,就連有的小學也開始進行「反恐」,「成效顯著」,搜出了小剪刀、鐵尺、玩具槍等「危險品」。

閑得蛋疼的軍隊值此多事之秋,再表「保家衛國」之決心,說要介入「反恐」。可惜潛在的「恐怖份子」,是一些被逼上樑山的「散兵游勇」,既無根據地可盤踞,也無碉堡供大軍以攻破,更無槍炮可繳獲。在隨時可能出現的「單兵作戰」面前,即使大軍壓境,也不知怎麼用大炮去打蚊子。

討不到說法的楊佳隻身潛入警局殺死多名警察,房子被掠奪的錢明其用汽車炸彈和政府建築物同歸於盡,一個又一個冤民以殺死無辜小學生的方式來凸顯自己的走投無路……凡此種種沒讓荒廟內覺得恐怖。而近期的爆炸事件,似乎有所觸動麻木的神經,「反恐」已然被當局提上了議事日程。

但如果只是與失去了理智的某些冤民一樣,「抽刀向更弱者」,搞花架子,擺大陣勢,寄望通過高壓手段來製造緊張氣氛,以壓制民憤,而不是通過有效策略真正從根本上去平抑民憤,其結果就注定只會是適得其反。壓迫無助於事情的解決,相反只會是進一步增添社會戾氣,激化社會矛盾。

於當下而言,其它都是浮雲,當務之急是減少怨恨,平息憤怒,嚴懲冤案製造者。凡事包容凡事忍耐的中國百姓對「公僕」的要求很低,許多時候只求高高在上的「公僕」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可大大小小的荒廟之內,就連這都做不到。這怎不引起普遍的社會憤怒?這怎怨得不斷有人走極端?

李克強總理近日提到要防止衝擊社會心理底線的事件頻繁發生。而荒廟林立,在無邊的夜色中,「衝擊社會心理底線」曠日持久。越來越多的黎民百姓普遍被逼入生存絕境的泥潭,這且不去說它,廟堂上竟會荒唐到就連殺人、整人、搶人的事都長期沒人管。這是朝廷嗎?這根本無異於荒廟!

無人在真正為這個國家這個黨負責。只要廟堂上還真正有人在管事,這地頭也不至於就這樣淪為荒野,這大大小小的辦事機構也不至於爭相就這樣淪為荒廟。這種從上到下的懈怠,是知道時日不多的自知之明,是放棄,是「能操一天算一天」……但就是出家了,也得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啊。

當正義之劍鏽蝕時,一個社會所能剩下的會是什麼?是出離憤怒,是危機四伏,是冤冤相報,是以各自的方式來體現天然正義法則……最後會將極權統治徹底送去墳墓的,不會是口水革命,不會是乞哀告憐,而有可能是無處不在的冤案製造者。民心盡失之下,堡壘實質已在這般從內部攻破。

對人心和社會規則的摧殘,莫過於冤案製造者。你昧著良心,恃強凌弱,覺得他只是一個傷殘之士好欺負?傷殘之士也有自己的自尊,也有兔子急了還咬人的時候,也有出人意外在首都國際機場製造爆炸事件的時候。形形色色的冤案製造者,這些年來就這樣將當局弄得防不勝防,焦頭爛額。

而說的比唱的好聽的當局不但政治智商明顯存在問題,而且就連個輕重緩急,時至今天也還是掂量不出來。一會兒秀「反腐」,一會兒秀「反恐」,一會兒鎮壓良心人士,一會兒叫嚷「輿論鬥爭」,一會兒斥巨資打造「天網工程」……這形似無頭蒼蠅,在天怒人怨中居然不知道究竟該幹啥。

行將就木者不會放任家人橫行鄉里,由著子孫去欺男霸女,或是任由其膽大包天在外面殺人、整人和搶人;春蠶至死絲方盡,燭炬成灰淚始干;落葉在枝頭凋零之前,也還記得用最後的一點養分為原野奉獻枯黃前的一抹綠色;樹有樹的形狀,竹有竹的風骨,玩政治當然就得講一點政治風度。

假若非得將荒廟視為朝廷,那麼此朝廷是一個怎樣的朝廷?是一個中國史上五千年來不曾有過的朝廷!從來就沒有哪一個朝廷,會像此朝廷一樣,竟綿延無盡放任冤案製造者將治下百姓紛紛逼上絕路。再反動的朝廷,在曲終人散前至少也會講點「表面光」,而此朝廷卻連「表面光」都不做。

你蛇鼠一窩,對一直在挖你牆腳的冤案製造者無法割捨,想要治下百姓甘於為奴,甘於殺了就殺了,整了就整了,搶了就搶了?對不起,此乃一廂情願。一樣米養百樣人,不會人人都像痛失愛子的書生一般能忍受常人之所不能忍。只要還有一個冤民的存在,你的美夢就遲早會被驚雷所驚擾。

中國的根本出路是拋棄獨裁,擁抱民主。知道時日無多,在實際操作中對罪惡體制已完全失去信心,已是放任自流,已在用無聲的語言宣告放棄,但也還是該「站好最後一班崗」,而不能總「忘了」當務之急是嚴懲冤案製造者。唯其如此,才能事半功倍,才有望讓天空祥雲款款,鴿哨悠揚。

 

寫於2013年11月9日(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一條連襠褲的「偉光正」放任凶徒逍遙法外第2673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黨國全面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故鄉居所被反動當局連續非法斷網974天!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際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不時操弄「不作惡」的谷歌……)

廖祖笙郵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訊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