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把誰「關進籠子裡」?

2013-11-11 02:35 作者: 丁學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11日訊】從去年秋天到現在,即從十八大前夕到即將召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這一年時間,是海外和中國國內對中國高層政治的期待由高潮到低潮的戲劇性時期。這種期待曲線可以用一個通俗的比喻來形容:就像是孩子玩的蹺蹺板,一頭猛沉下去,另一頭就被彈跳起來。中國政治蹺蹺板的兩端,則是公眾的改革期待vs.權力體系內的官員。

在習、李接班前夕,國內外對中國高層政治的走向有「春天就要來了」的期待,究其原因至少有三個。

首先是薄熙來案的審理和宣判。中共在去年年底之前就決定要審判薄熙來,啟動了司法程序。對這個中共政治舞台大玩家的審判,宣布了薄熙來依仗的那種假毛澤東式手段操縱中國政治走向的完結——這幾乎是海內外的共識。

其次是基於新領導人習、李的個人背景帶來的期待。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在老一代中共譜系中有很高的人望,政治品格不同凡響,始終閃亮著「真改革派」的標記。國內外因此普遍相信,新領導人習近平是決不會走他父親曾深受其害又堅決抵制的「毛左」路線的。而李克強是改革開放初老三屆中憑藉自己能力考上大學的,英文好,愛讀書,思想活躍,熟悉西方主流的政治經濟法律觀念。因而大部分觀察家認為,他倆的背景決定了二人接班後,馬上會出現與過去「左」的保守做法一刀兩斷的全新局面。

第三個原因是,從1989年秋到2012年秋的這23年間,中國的政治光譜從最左端到最右端,雖然各方對中國的當下和未來有不同的判斷和指望,但有一個觀察是共同的:中國的官場、商場和全社會的腐敗網路已經蔓延到無所不及的地步。當「腐敗無所不在」成為一種全民共識,大家就對新上任的兩位領導人的期待與以往大不同。無數民眾覺得,十幾年來中國政界高層的「擊鼓傳花」慣例(就是把最難辦的棘手問題能拖就拖、能捂就捂,盡量扔給後來者),在新舊領導班子交替之際,定會大大改觀。

火上潑油的一句話

國內外如此的巨大期待,又因為一句豪言壯語而火上潑油,那就是習近平剛接班時說的「把權力關進籠子中」。一把手公開說出的這句話,被中國的主流媒體廣為傳播,極具震撼力。人人皆知這話的內涵:這些年來中國的一切問題都有一個病根,那就是權力已經到了不受任何約束的程度。無論是黨紀國法還是道德良心,一遇上權力就成了豆腐渣工程。對於13億中國公民,很少有什麼官方辭令比得上習近平的這句話更有正能量。

這是中國政治蹺蹺板的第一個過程,高期待將民眾的一端彈到了頂點。而這種高期待也不是完全脫離事實,中共確實有一定的動作在支撐著它,那就是新領導班子中僅次於習、李的角色——王岐山領導的「打大中型老虎」的勢頭。王岐山被任命為中紀委書記時,很多人認為他更適合繼續管經濟,但我認為目前這個位子更重要,因為中共高層裡會管經濟的人還有,但敢於反腐敗的太少。

從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釋放的信號一直是積極的,但到了2-3月份有些信號就轉了向。中國權力機關此前對微博有一定程度的放開,使未能被關進籠子裡的權力之濫用醜聞被廣泛曝光,短短時間內微博成為巨型的輿論動員戰場,很多低中級乃至高級的掌權者被舉報被調查,進入紀檢和司法程序。

這就使「把權力關進籠子」的宣示成為民眾積極參與監督、制衡權力的真實過程,也就是民權抬頭,「Empower the People」。很多人認為,「把權力關進籠子」是新一屆領導的真目標,讓民間力量通過新的IT技術把肆無忌憚的官權制約住。這讓過去二十多年裡沒有機會參與政治的弱勢群體開始站起來了,他們的手可以操控「籠子」了。

想想看,在中國的權力場中有多少人聽到「把權力關進籠子裡」不膽戰心驚?利用微博舉報官員的越來越多,維權律師、職業記者、乃至官員中的正直者,紛紛憑藉自己的專業技能和內幕消息,參與到這個給力的過程中。權力場中的各類角色在過去多年的跌打滾爬中,敢講自己不濫權的有多少?享受慣了不受制約的權力的那些人,終於如坐針氈了,彷彿身邊有好多不定時的炸彈,說不準哪一刻會爆一顆。

官場裡稍有經驗的人都知道,權力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就在於能否儘可能地控制更高層掌權者的信息來源,也就是「壟斷領導的耳朵」。如果中國是只有幾百萬人的小型社會,最高領導就很容易直接收集信息,也易於把權力關進籠子裡。但中國是一個巨型社會,規模效應使把權力關進籠子的機制異常複雜。這就遇到社會科學上的一個基本問題:靠誰、通過什麼方式、把權力關進什麼樣的籠子裡?

「你們要關我們?先把你們關進去!」

於是到了今年的2-3月份,政治蹺蹺板發生了快速的變化。多年來中國「維穩壓倒一切」的諸多渠道有力反擊起來,這些渠道牽涉到權力的各個分支。中國龐大的國家機器一大半資源都和維穩有關,權力最大的部門掌握著最重要的維穩渠道,而且其中很多人都是靠著把「不穩定的因素」關進籠子裡得到特權和好處。他們掌控著如此多的維穩「籠子」,他們的核心作用就是每天24小時把「形形色色」不穩定的信息通過各種途徑上報,直到中央。

在海量的上報信息面前,習、李等中共上層也無法獨立判斷中國社會究竟有多少真正的動亂要素和即將發生不穩定的部位。他們只能依賴「維穩壓倒一切」的既有龐大體系及其子系統。在中國這樣缺乏公開競爭的信息市場的體制裡,只要每天有幾個不穩定的「重要情況」報上去,就會改變最高層的注意力和擔憂點,風向隨之而轉。

這個分析是根據前蘇聯解密的檔案、海外出版的眾多中共高層人士的回憶錄得出的。蘇聯末任克格勃主席V.Bakatin教授感慨地說:在我們的體制內,誰壟斷了高層的耳朵,誰就壟斷了核心權力的一部分。

可以合理地推斷,今年2-3月份的風向變化,多半歸功於強韌的利益集團的精明反擊:那些擔心「把權力關進籠子」的趨勢發展下去、就會把他們的一切特權和好處給切除了的人,及時以「政權的穩定受到各種威脅」的針尖,刺激了上層最敏感的神經。於是上層立刻警覺:不能把「關進籠子」的力量交給民間、交給公民、交給開放的多媒體、交給維權NGO。

在這個問題上,最高層同時面臨著兩種狀況:一是不受制約的權力導致全面腐敗,對此新領導層在接班前已經熟知。他們非常瞭解在官場中要整治官權,必須運用強力的手段,但前提是不能把這個手段交給被統治者。在中國統治層眼中,「Empower the People」(民權上揚)等於亂局。「官場要大治,但民間不能大亂」,是中國歷代明君(即比較明智的君主)共同的夢。他們明白治理社會最重要的是治吏,但不能容忍別人來治吏。

於是乎,快速應對「亂局」的措施亮劍了,這所謂的「亂局」被維穩體制拚命誇大,最高層非常容易被此裹挾。因此出現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兩手硬:一手是打擊嚴重濫權的官員,一手是打擊要求政治開放、司法獨立、新聞自由的民間人士,兩者都被關進籠子裡,後者更多。

在中國官方看來,必須對最易煽動民心、最易製造輿論、最易暴露官場黑幕的人士採取果斷措施;比如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謠言被轉發500次就可獲罪」。這樣的司法解釋「大躍進」式地高效推出,等於讓任何一個地方的官員若發現微博上有對自己權力產生威脅的信息,就能立馬將「不穩定分子」先關進籠子裡。

在中國,籠子有好幾種,治官的籠子比較小,治民的要大得多。到了今天,前不久被推向民權期望頂端的民間力量已經重重摔下。此乃中國政治蹺蹺板的第二個過程。

三次春風均不度玉門關

我們該如何看待一年來的翹翹板在長時段中國政治變幻上的含義?

1989年末至今的24年裡,中國經歷了三屆領導人,每屆領導都曾給過外界一種「春天就要來了」的希望。1997年前後正值香港要回歸,鄧小平剛去世,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終於有了「真正一把手」的大權在握的自信。於是1997-1998年期間,江澤民派人到歐洲考察議會社會主義的發展。社會主義道路有兩條,以暴力改變社會的蘇聯道路已被證實不靈通,另一條則是歐洲的議會民主制,通過選票和議會鬥爭推進社會主義的目標。當時中共派人去歐洲考察,看能否從歐洲特別是北歐的經驗中,學到正面的啟示。當時考察的結果是,議會社會主義制度很值得中國借鑒,中國的很多半公開和內部的討論、文章紛紛出籠。這給了外界極新鮮的感覺,傳遞了政治改革的「春天就要到來」的訊號。

當時恰逢美國總統克林頓為緩解本人醜聞造成的國內壓力訪華,中國極希望藉此機會走出1989年的危機導致的國際封鎖狀態。於是當時出現了一種如今的中國人很難相信的局面:有些大中城市的居民到民政部門去註冊成立「中國民主黨」,效仿的地方越來越多;還有人提出要求國民黨回大陸參與政治競爭。然而克林頓訪華之後不久,中國政府就開始抓人。短暫的「春風」沒戲了。

第二次「春天就要到來」是在2003年,胡溫剛上臺的時候。這次是因為一個突發的公共衛生危機而引發——SARS(非典)。中國因為SARS被幾十個國家隔離,局面令人窒息,胡溫費力撤了時任衛生部領導張文康的職。中國媒體大聲疾呼,這次大危機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官員壟斷了信息,欺上瞞下。社會共識快速形成:預防公共治理危機的前提是信息自由、輿論開放、公眾有充分的知情權和參與權。一個大危機帶來了社會的開放,但危機一旦被控制住了,言論的局部自由就再被收回,退復至原先的境況。信息的開放是所有非民主政體中其他領域開放的必需條件。信息一收,其它免談。於是,春天的期待再次落空。

官權、皇權與民權

習、李接班的前後,也就是從十八大前夕到2013年春,是第三次春天的信號,這次的春風也同樣很短暫。本屆領導層在第一任期的五年內要解決的難題很多,包括官員濫權,但解決的辦法已經不打算走加強「民權」的道路,而是要走另外一條路——加強「皇權」。

這是中國兩千年來明君最想走的路。兩千年裡多次使用的手段,就是把控制官員的權力集中再集中,儘可能集中到最高層——「皇權」手中。十八屆三中全會可能出臺的幾項措施,包括紀委高度獨立於地方黨委,紀委直接派特命大員下到地方整治貪官,檢察和司法系統從地方財政獨立出來,強化垂直領導,淡化平行領導,對全國公安部門一把手大輪換,以外地調來的負責准武裝力量的官員與地方行政領導互相制衡,等等。這統統屬於以強化皇權來把氾濫成災的官權關進籠子。

習近平講的「把權力關進籠子裡」,只講了一半,下一半的含義曾被國內外寄予極高的期望。而如今看來,他的下半句還遠非「讓民權把官權關進籠子裡」,只是讓最高層來壟斷籠子。「強化皇權、抑制官權、嚴防民權」的這一套路會有一些效果,但一定會遭遇越來越多的阻礙。因為中國的超巨型社會依靠垂直皇權的強力管理,從來缺乏長期的效果。我敢斷言,進行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侵蝕消解。那些被授予特權抑制地方官權的執行者們,自然而然地會逐步背離「皇權」的優先目標。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