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苛刻 子孫無法考功名(圖)


【看中國2013年11月12日訊】

清官必刻成通病
君子從來矜不爭
德薄未容揮彩筆
方知天上重科名

仁庠縣有位周雲岫,當了常州余氏家的上門女婿,就在常州安了家。他嗜酒如命,經常爛醉,雖然身為生員卻久不參加省試會考。

到了己酉年,他兒子也考上了茂才(秀才)。雲岫就帶著兒子回到杭州,父子兩人一同參加禮部主辦的考試。

雲岫剛入考場在自己的號位坐定,就覺神情恍惚,口中喃喃地說些聽不清楚的話。鄰號考生揭開帘子來看,雲岫就拍案大罵。那位考生起先不知他已中了邪,就和他爭辯起來。守場的軍勇和同場的考生都集攏來看。雲岫瞪著眼睛,向四面望著,罵不絕口,忽然起身走出號房,抓起號板,見人就打,圍觀者都跑開了。雲岫丟了號板,拿起號軍的劈柴刀亂砍,像是發瘋了。同考生急忙把考場監官請來。

雲岫一下子看到穿蟒袍官衣的人,歡喜跳蹦說:「好!好!監臨官來提你們了,看你們還敢打罵我!」又向四面指指劃劃說:「不是我要動粗。他們罵我,我不得不回口;他們打我,我不得不還手!」突然又向空中揮拳說:「你們還要打!」號官拿他沒辦法,就回去向提調官報告。提調官來到考場,雲岫依然發著瘋。不得已,提調官下命令幾個勁大的兵勇抱住他,前去向監臨官稟告,就把他手腳綁起來,關在公堂裡,派人看守。他還是罵個不停,但聽不清罵的什麼。

到了初十,才打開門,讓人把他扶出來,正好他兒子已考完交了卷子,出場路過,遇到了, 就和前來接考生的人扶著他回到寓所。

他的堂弟雲吉和慕陶兩位孝廉,聽說以後也來探視病情。雲岫突然站起來,握住兩人的手說:「你們兩人已被監臨官綁去,案子還未審明,是從哪裡逃回來的?」兩人聽得莫名其妙,愕然不知說什麼。雲岫從此更瘋顛了。他兒子因此也不能去參加二場考試,急急忙忙雇了船,護送他返回常州。

剛下船,他的神志立即清醒了,問他在考場中發生的事,他茫然不知,只說看到有男女多人圍著他,又打又罵,所以他也和他們對罵對打。回到常州以後,竟然不瘋不顛一切如常。這件事不知是什麼因果。

雲岫一向謹慎厚道,安分守己,只是貪杯好飲,按理不會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有人說,或許是他父親曾當過州牧(知州),為人清廉但卻苛刻,懷疑他曾誤冤人不應之罪,所以致使罰報於子孫,使他們不能考完所有的科目以取功名。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