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精選】看透人心的千古奇文——《心相篇》

2013-11-14 11:54 作者: 張永鵬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14日訊】五代、北宋之間,有個著名的道教學者陳希夷,就是傳說中的「陳摶老祖」,他留下一篇傳世之作,名《心相篇》,取「相由心生」之意,兼有佛家《因果經》的味道,與那些江湖流傳的相面術不可同日而語,比曾國藩的《冰鑒》更為大氣,頗有止惡揚善之功,讀之耐人尋味。今原文加譯文呈現,供大家一觀.

·心者貌之根,審心而善惡自見;行者心之表,觀行而禍福可知。

〈譯文〉心地是相貌的根本,審察一個人的心地,就可以瞭解他的善惡之性;行為是心性的外在表現,觀察一個人的行為,就可以知道他的禍福吉凶。

·出納不公平,難得兒孫長育;語言多反覆,應知心腹無依。

〈譯文〉買賣出納不公平的人,難以得到兒女長時間的撫養;說話無信多反覆的人,沒有幾個心腹好友。

·消沮閉藏,必是姦貪之輩;披肝露膽,決為英傑之人。

〈譯文〉耗損別人的錢財和資源的人,必是姦貪不足的鼠輩小人;血心仗膽、極盡忠誠的俠義之人,一定是英雄豪傑。

·心和氣平,可卜孫榮兼子貴;才偏性執,不遭大禍必奇窮。

〈譯文〉一個人心平氣和,可以預見他的子孫一定繁榮富貴;外才鬼才不聽別人勸阻的人,不遭大禍就一定很貧窮。

·轉眼無情,貧寒夭促;時談念舊,富貴期頤。

〈譯文〉翻臉無情的人一生貧寒,夭折短壽;時時念舊,發跡不忘故友的人,富貴綿遠,長壽多福。

·輕口出違言,壽元短折;忘恩思小怨,科第難成。

〈譯文〉動輒就講一些不合情理、違心的話,最易折損自己的壽命;忘恩負義、記小仇的人,難以考學科第。

·小富小貴易盈,前程有限;大富大貴不動,厚福無疆。

〈譯文〉小成就驕傲自滿、目空四海的人成不了大氣候;大成就而不驕傲的人,福報深厚無邊。

·欺蔽陰私,縱有榮華兒不享;公平正直,雖無子息死為神。

〈譯文〉惡行隱蔽、行為不光明的人,縱有榮華富貴,兒孫也享用不到。而公平正直的人雖沒有子嗣,死後也可以做神。

·開口說輕生,臨大節決然規避;逢人稱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譯文〉平時「為國獻身、為朋友獻身」的豪言壯語不離口,這樣的人在大事關頭、大節時刻,一定會逃掉;濫交朋友的人,即使所謂的「深交」實際上很平常。

·處大事不辭勞怨,堪為棟樑之材;遇小故輒避嫌疑,豈是腹心之寄。

〈譯文〉能挑起重擔又任勞任怨的人,一定是國家的棟樑;碰到一點小事就避嫌,不肯承擔一點責任的人,怎麼能重用呢。

·與物難堪,不測亡身還害子;待人有地,無端福祿更延年。

〈譯文〉跟天地萬物過不去(怨天尤人),不但引來不測之禍,還會遺害子孫;待人處事留有餘地的人,會獲得意外的福祿和長壽。

·迷花戀酒,閫(kǔn)中妻妾參商;利己損人,膝下兒孫悖逆。

〈譯文〉尋花問柳、貪杯戀酒的人,家中的女眷一定不和睦;利己損人的人,一定會有不肖子孫。

·賤買田園,決生敗子;尊崇師傅,定產賢郎。

〈譯文〉趁火打劫、賤買人家財產,子孫都是敗家子;尊師重道的人家一定出孝子賢孫。

·愚魯人說話尖酸刻薄,既貧窮必損壽元;聰明子語言木訥優容,享安康且膺封誥。

〈譯文〉說話尖酸刻薄的愚魯人,貧窮短命;寡言少語,舉止木訥的聰明人,安康富貴。

·患難中能守者,若讀書可作朝廷柱石之臣;安樂中若忘者,縱低才豈非金榜青雲之客。

〈譯文〉在艱難困苦中還能堅持自己的操守不隨波逐流的人如果讀書、走仕途之路,一定是國家的柱石之臣;安樂中忘記安樂、有憂患意識的人,即使才學低一些,未必就不能夠金榜題名,青雲直上。

·鄙吝勤勞,亦有大富小康之別,宜觀其量;奢侈靡麗,寧無奇人浪子之分,必視其才。

〈譯文〉節儉勤勞的人有大富有小康的區別,關鍵看其人的心量;奢侈豪華的人有奇人也有浪子,關鍵看其人的才學。

·弗以見小為守成,惹禍破家難免;莫認惜福為慳吝,輕財仗義盡多。

〈譯文〉不要把愛佔小便宜為「守成」,貪小難免惹禍敗家;不要以為愛惜財務是吝嗇,惜福者往往是仗義疏財的人。

·處事遲而不急,大器晚成;己機決而能藏,高才早發。

〈譯文〉處事沉穩不著急的,必是大器晚成的人;胸有成竹而又能深藏不露的人,必是才高而年輕得志。
·有能吝教,己無成子亦無成;見過隱規,身可托家亦可托。

〈譯文〉有才能而不肯教給他人,自己不但沒有成就,子女也一無所成;見到他人有過錯,能夠在暗中規勸的人,可以托身寄家。

·知足與自滿不同,一則矜而受災,一則謙而獲福;大才與庸才自別,一則誕而多敗,一則實而有成。

〈譯文〉知足與自滿不一樣,知足的人守本分而有福祿,自滿是傲慢自大,招災是遲早的事;大才與庸才自然有區別:有實際能力的一定有成就,好吹牛的具體做事時往往一塌糊塗。

·忮(zhì)求念勝,圖名利,到底遜人;惻隱心多,遇艱難,中途獲救。

〈譯文〉不顧一切地為了取勝,圖名利,這樣的人到底是遜人一籌;有惻隱之心的人,即使遇到艱難,也會獲得幫助。

·不分德怨,料難至乎遐年;較量錙銖,豈足期乎大受。

〈譯文〉只知有怨不知報恩的人,估計很難長壽;斤斤計較的人,也不會有大的福報。

·過剛者圖謀易就,災傷豈保全元;太柔者作事難成,平福亦能安受。

〈譯文〉過於剛強的人,做事雖容易成功,但容易商人傷己,很難長壽;過於柔弱的人,做事不容易成功,福報平平但能安享。

·樂處生悲,一生辛苦;怒時反笑,至老姦邪。

〈譯文〉樂極生悲,多成多敗,辛苦一輩子;城府很深、不高興臉上反而帶出笑容,這種人年紀越大,越是老姦巨滑。

·好矜己善,弗再望乎功名;樂摘人非,最足傷乎性命。

〈譯文〉喜歡自誇己善的人,功名上很難再有進步;專門挑剔別人,最容易傷害自己的性命。

·責人重而責己輕,弗與同謀共事;功歸人而過歸己,侭堪救患扶災。

〈譯文〉指責別人重,批評自己輕,這種人既不能共謀同事。功勞歸別人過錯歸自己,這種人可以拯危機解困難。

·處家孝悌無虧,簪纓奕世;與世吉凶同患,血食千年。

〈譯文〉處家孝悌無虧的,世代福祿不盡;與世人患難與共的,永遠受人敬仰。

·曲意週全知有後;任情激搏必凶亡。

〈譯文〉自己吃虧受氣、曲意週全他人的,一定有後報;任性暴烈、一意孤行的,必定凶亡。

·易變臉,薄福之人奚較;耐久朋,能容之士可宗。

〈譯文〉易變臉的人薄福,何必與之計較呢?耐久可交的朋友,大肚能容,是值得信任、依靠的人。

·好與人爭,滋培淺而前程有限;必求自反,蓄積厚而事業能伸。

〈譯文〉爭強好勝的人雖能風光一時,卻前程有限;不與人爭,經常自我反省的人,福德厚實事業一定能發達。

·少年飛揚浮動,顏子之限難過;壯歲冒昧昏迷,不惑之期怎免。

〈譯文〉少年人飛揚浮動的,往往都壽不過三十歲;壯年人還魯莽行事的,四十歲上難免有大難。

·喜怒不擇輕重,一事無成;笑罵不審是非,知交斷絕。

〈譯文〉不分輕重、喜怒無常的人一事無成,不分是非、喜歡拿別人開玩笑的人,好朋友也會與之斷交。

·濟急拯危,亦有時乎貧乏,福自天來;解紛排難,恐亦涉乎囹圄,神必佑之。

〈譯文〉救人於危難之中的人,有時也遭遇貧困,自有天賜福;為人分憂解難的人,雖然有時也有牢獄之災,自有神來保佑他。

·餓死豈在紋描,拋衣撒飯;瘟亡不由運數,罵地咒天。

〈譯文〉被餓死的人僅僅因為面相上有「螣蛇紋入口」了嗎?是這些人不知惜福,糟踏五穀;得瘟疫而亡的人是因為運數不好嗎?是這些人自己造孽還咒罵天地。

·甘受人欺,有子自然大發;常思退步,一身終得安閑。

〈譯文〉甘心忍受他人的欺辱,後代一定發達;常退一步為他考慮,終身自在安閑。

·得失不失其常,非貴亦須大富,壽更可知;喜怒不形於色,成名還立大功,姦亦有之。

〈譯文〉榮辱得失不動心的人,不是貴也是大富,長壽更不用說了;喜怒不形於色的人,功名可成,也有大姦之人。

·無事失措倉皇,光如閃電;有難怡然不動,安若泰山。

〈譯文〉無事倉皇失措的人,福祿薄如電光雷火;有難怡然不動的人,福祿重如泰山。

·積功累仁,百年必報;大出小入,數世其昌。

〈譯文〉積功累仁的善行必得善果,即使等上一百年,也會得善報;幫助別人多,所得利益少,這樣的家道一定會數世昌盛。

·人事可憑,天道不爽。

〈譯文〉可以憑藉人事,驗證天道(天理、因果報應)的準確。

·如何餐刀飲劍?君子剛愎自用,小人行險僥倖。

〈譯文〉為什麼有人走上絕路自殺呢?君子剛愎自用而失敗,小人冒險沒成功,都可以導致自殺。

·如何短折亡身?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種種皆薄。

〈譯文〉為什麼有人夭折亡身,作了短命鬼呢?因為是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處處都薄。

·如何凶災惡死?多陰毒、積陰私、有陰行、事事皆陰。

〈譯文〉為什麼有人遭遇橫禍,凶災惡死呢?因為這些人多陰毒、積陰私、有陰行、事事皆陰。

·如何暴疾而歿?縱欲奢情。

〈譯文〉為什麼有人暴病而亡?因為恣情縱欲,精氣耗盡。

·如何毒瘡而終?肥甘凝膩。

〈譯文〉為什麼有人毒瘡而死呢?因為這些人飲食上肥甘凝膩。

·如何老後無嗣?性情孤潔。

〈譯文〉為什麼有些人年老尚無子嗣呢?大多因為性情孤潔。

·如何盛年喪子?心地欺瞞。

〈譯文〉為什麼有人於盛年喪子呢?心地欺瞞——陰損事做多了,虧心事做多了。

·如何多遭火盜?刻剝民財。

〈譯文〉為什麼有人總是遭遇水火盜賊之災呢?因為刻剝民財,損人利己。

·如何時犯官府,強梁作膽。

〈譯文〉為什麼總是有人違法亂紀?倚仗著權勢、地位,膽大妄為。

·何知端揆首輔?常懷濟物之心。

〈譯文〉什麼人能當宰相?常懷濟物之心的人。
·何知拜將封侯?獨挾蓋世之氣。

〈譯文〉什麼人能拜將封侯呢?有獨挾蓋世的胸襟、氣魄的人。

·何知玉堂金馬?動容清麗。

〈譯文〉什麼人能以文章博得功名呢?格局清麗,神清氣秀的人。

·何知建牙擁節?氣概凌霄。

〈譯文〉什麼有人能夠委以重任,鎮守一方?志存高遠,氣概凌霄的人。

·何知丞簿下吏?量平膽薄。

〈譯文〉為什麼有人只能當小職員呢?因為量平膽薄。
·何知明經教職?志近行拘。

〈譯文〉為什麼有的人靠通明經典卻以教書餬口呢?因為胸無大志,行為拘謹。

·何知苗而不秀?非惟愚蠢更荒唐;何知秀而不實?蓋謂自賢兼短行。

〈譯文〉為什麼有些人看著是好苗子卻成不了才呢?因為作人愚蠢,行事荒唐;為什麼有些人只得到虛名虛利,人生沒有實際的結果呢?因為自以為很有才,且德行有虧或行動跟不上。

·若論婦人,先須靜默,從來淑女不貴才能。

〈譯文〉說到婦德女相,首先要沉穩安靜,從來淑女都不是貴在才能上。

·有威嚴,當膺一品之封;少修飾,能掌萬金之重。

〈譯文〉有威嚴的女人天命大,可封一品誥命;少修飾的女人宿命大,能管理大的家業。

·多言好勝,縱然有嗣必傷身;盡孝兼慈,不特助夫還旺子。

〈譯文〉多言好勝的女人,即使有後代也必受傷克;盡孝兼慈的女人,不但助夫還能旺子。

·貧苦中毫無怨詈,兩國褒封;富貴時常惜衣糧,滿堂榮慶。

〈譯文〉貧苦中無怨言,會受到婆娘兩地的褒獎;富貴還能勤儉持家,一定滿堂榮慶。

·奴婢成群,定是寬宏待下;貲財盈筐,決然勤儉持家。

〈譯文〉府中奴婢成群,主人一定是寬宏待下;家中資財豐厚,主人一定是勤儉持家。

·悍婦多因性妒,老後無歸;奚婆定是情乖,少年浪走。

〈譯文〉凶蠻潑辣的悍婦,多因嫉妒成性,晚年一定孤獨無靠;賣淫為娼的奚婆,定是性情乖戾輕浮,年輕時行為浪蕩。

·信乎骨格步位,相輔而行;允矣血氣精神,由之而顯。

〈譯文〉骨格與其位相輔相成,血色與氣色互為表裡,這是確信無疑的。

·知其善而守之,錦上添花;知其惡而弗為,禍轉為福!

〈譯文〉知其善而守住善道,有福之人可以錦上添花;知其惡而不去做,有禍之人可以轉禍為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