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民的沉淪(圖)

2013-11-16 02:00 作者: 王力雄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西藏阿里牧民(看不見的西藏/唯色博客)

【看中國2013年11月16日訊】長江、黃河、瀾滄江的源頭地區成立了「三江源自然保護區」,原本在那個地區放牧的藏族牧民被分批遷移出來。比起過去,現在有了進步,至少在把牧民遷出草原時不是用強制手段,而是用物質誘惑。如青海果洛州的牧民遷移,凡是搬到縣城的牧民,房子由政府免費提供,每家人一年還給3千元到8千元的生活費。

這種物質誘惑開始讓牧民們很高興。他們早就嚮往城市生活,現在政府給蓋房子,又發生活費,豈不是太好的事。於是他們搶著報名,都願意去當城裡人。位於黃河源頭的瑪多縣有百分之六十的牧民搬遷了。可是搬到城裡後卻發現,別說一年3千元,就是拿最多的8千元,在城裡生活也遠遠不夠。一家六七口人平均下來,每人每月只有一百元左右。按現在的物價,也就是進普通飯館吃一頓飯。而在城裡生活,肉、酥油、奶子、牛糞,當牧民時不需要花錢的一切都要錢,草原上漫山遍野的水這裡也要錢,甚至連在街上進個廁所都得交五毛錢,沒有錢便什麼都沒有。城裡的幹部一個月掙幾千元都不夠花,搬遷牧民的那點錢又怎麼夠花呢?

開始,進城牧民有賣掉牛羊的積蓄,還能花一氣。住進了城裡的房子,要添置全套傢俱才像城裡人。他們買不起新的,只能買舊的。青海格爾木的舊傢俱市場被遷移進城的藏人帶動,從幾百元錢可以買到全套舊傢俱,漲到了一張舊桌子都要幾百元。

有人形容,當牧民面對市場,就像小孩子進了超市,什麼都想拿。他們買汽車、買電視,學著城裡人那樣用手機、用化妝品,下飯館,進娛樂廳,很快就會把積蓄的錢花光。他們學會了在城市裡花錢,卻不會在城市裡掙錢。他們接受了城市奉行市場的規則,卻沒有能力在那規則中競爭和取勝。 除了個別人做點小買賣,或是開汽車拉活,多數人每天只是晒太陽,吹牛,打撞球,看電視,睡懶覺,一天一天週而復始。原本勤勞的牧民就這樣變成了城鎮裡的二流子。無事可幹的他們在街上閑逛,看商店裡有什麼,看城裡人如何消費,於是更會感到手上缺錢。

二流子不可能一直當下去,再多的積蓄也會坐吃山空。即使有政府給錢餓不著,但政府的錢不會一直給下去。在市場上,他們只能找到類似挖溝填土的工作。當他們用笨拙動作使用以前從未摸過的鐵锨時,那種形象讓藏人中的老一輩痛楚地回憶起一九五九年中共對西藏「平叛」年代被抓到格爾木勞改的藏人,雖然事隔半個世紀,可他們的形象簡直是一模一樣,干的同樣的活,也同樣是離開了草原,住到了只有石頭和沙子的戈壁灘上。雖然今天來格爾木的藏人似乎是出於自願,身後沒有拿槍的士兵,但是放到時代的大背景下,所謂的自願也不過是一種錯覺而已。

從進城的興奮逐漸冷靜下來,遷移牧民發現離開了草原,放棄了原本熟悉的生產方式,結果淪落到最底層。往後怎麼辦?更重要的是子子孫孫怎麼辦?變成城鎮二流子不僅是他們自身的沉淪,他們的子女也將因此得不到好的教育,從而只能繼續留在城市底層,這種循環會一代一代持續下去,難以打破。這才是最嚴重的問題。

不少牧民又希望重返草原。他們認識到只有草原才是他們真正的家,然而再回草原又談何容易?原來的草場已經被其他人使用,自己的牛羊也已經變賣一光,兩手空空地回去,無數困難在等著他們。他們這時才明白,一開始讓他們心動的物質誘惑,實際上是裹著糖衣的毒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