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調:被爆是比三峽更可怕的工程


【看中國2013年11月17日訊】近日,網路熱傳「比三峽工程更可怕的工程」----以給北京奧運供水為名,由江澤民力主批准並匆忙上馬的比三峽工程大2.5倍的南水北調工程,其隱患比三峽工程更大、威脅的面積更廣。這個禍患卻鮮為人知。

江澤民借奧運力主南水北調上馬 危害巨大

近日,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發表在《百家爭鳴》的文章揭開「南水北調」工程的多個秘密的文章再次在網路上流傳。

文章揭示,南水北調工程是在江澤民執政時期上馬的,以給北京奧運供水為名藉著北京開奧運的機會,匆匆忙忙硬批下這個工程。本來計畫2008年水要進北京的,但是沒有完成,最後的完工日期推後到了2015年。

南水北調東線、中線的造價是5,000億人民幣,是三峽工程的2.5倍,是個勞民傷財的東西。

王維洛表示,南水北調各線工程都將對該河流的中下游環境造成浩劫性的影響。例如東線工程調水,將導致長江河口地區土壤鹽漬化等問題,中線工程則將造成武漢、湖北地區難以估量的損失。南水北調工程對環境造成的傷害,比三峽工程更為嚴重。

美國科學院的院士也是1998年普利茲獎得主賈德‧戴蒙(Jaleaed Diamond),在他的著作《大崩壞》中稱,南水北調工程將會導致污染擴散、江水資源失衡,造成生態浩劫。

南水北調的渠道對中國生態的影響是什麼?王維洛披露,引水渠道破壞700多條自然河流生態。把中原大地所有的水流都給切壞了,就不要說中原大地兩邊水的成分不一樣、病菌如何影響噹地的生態都不用說了,本身的水流都已經亂掉了。

如果中國真的要調水,就應該使用地下暗管,就像輸油管道一樣,埋在地下,又能省地、又沒有風險,還能避免人家搶水,能保證進京的水。可是江澤民之流必須讓老百姓看得見他的「政績」,還得讓天上的衛星能夠拍得到。

幾十萬移民被迫第三次搬遷

王維洛表示,南水北調工程導致一共要搬遷30~40萬人,這其中大部分人已經搬過兩次了。

頭一次是在丹江口水庫建立時,採取外遷的手段,基本上搬遷在湖北省內,安置條件很差。到了文革時,移民們又偷偷地跑回丹江口庫區,在山上刨塊地,作為黑戶口,孩子也不能上學,慢慢地把家產又置起來了,政府就默認了。

移民生活很苦。相比三峽工程,南水北調工程的移民安置得最差,給的安置費能到移民手中的不多。

為何專家集體沉默

三峽工程上馬時,有很多知識份子上書批評,為什麼對南水北調工程學術界集體沉默?媒體上也沒有像三峽工程那樣引起激烈的爭論就很快被批准了?

王維洛認為,三峽工程在中國的學術界造成了一個很壞的影響,開了一個很壞的先例。知識份子們、後來的人知道,儘管不是像當初黃萬里教授那樣被打成右派,但可被打成另類,沒有一分錢的科研經費,當不上院士等,所以專家都不說話了。

「本來應該遭到很多人反對的工程,可人們卻不說了。當知識份子不能自由地發出聲音時,不能自由表達他們的意見時,國家的災難就開始了。」

對中國文化遺產的摧毀

王維洛還揭示,南水北調的最後社會影響,是對中國道教聖地的淹沒,南水北調的源頭丹江水庫,中國的道教聖地就在丹江口水庫底,對此很多中國人都不知道。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