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主意! 起用鄧亞萍胡鬧三年 燒掉20億(圖)

鄧亞萍燒掉20億,責任在誰?

2013-11-17 21:11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11/17/20131117100352434.jpg

【看中國2013年11月17日訊】關於鄧亞萍的消息沉寂一段時間,近日又多了起來,以前她是中國的體壇明星,乒乓球比賽的高手,後來忽然與人民網聯繫在一起,奪碎了讀者的眼球,有報導說,鄧亞萍在2010年9月被官方「人民網」延聘出任旗下「即刻搜索」(Jike)總經理時,中國媒體曾寄予厚望,稱她將帶領「即刻搜索」取代剛被擠出中國市場的「谷歌」(Google)。但三年過去,「即刻搜索」燒錢達20億元人民幣(合3億2800萬美元),在中國的市佔率卻低於萬分之一,未進中國搜索引擎市場的前十位,可能與官方新華社旗下的盤古搜索(Panguso)合併。鄧亞萍也將下臺。不論和並與否,有一點是肯定的:她不是幹這件事的料。從一開始,人民網起用她,就是一個騷主意。

以前在國內官媒做記者,生活中交往了雜七雜八的各種人物,我也會巧遇一些不同行業和領域的風雲人物,鄧亞萍是其中的一個,所幸筆者搞過幾年的文體報導,在80年代後期,曾在遼寧省的撫順市邂逅鄧家兄妹,那時的鄧是「醜小鴨」,剛從河南隊脫穎而出,沒多少知名度,她是乒乓隊的「種子選手」,她哥哥是副領隊,他們長得矮矮的,土氣得很,真是鄉下來的「體育棒子」,為了早日成名,對記者是非常熱情的,記得全運會的乒乓球錦標賽在撫順舉辦,時間一週,我有很多機會與鄧家兄妹交談,至今故事細節大都已淡忘,總之,大致的印象是深刻的,她就是一個打乒乓球的料,從初中開始就跟著其兄玩球,什麼都荒廢了,除了打球,幹別的不行,如果那時有人能預測她日後出任今天的職務,一定會被瞭解她的記者們說成「神經病」。

但在現實生活中,由於官員選拔和使用的體制的原因,患上「神經病」的人事官員不少,什麼荒唐的怪事都可能發生,我們的國家與人民也得承受用錯某個人而造成的損失。憑心而論,鄧是一個體壇的奇人和功臣,也是一個比較純樸善良的好人,但絕非一個媒體和網路方面的經營人材,她像闖進磁器店的母牛一樣,如何攀上人民網「即刻搜索」的總經理寳座的?是誰提名使用她的,是基於什麼原因?至今是一個秘密。顯然,這件事有很深的政治背景,中國之大,人材之多,選擇面之廣,對人事部門來說,真的可以海闊天空,惟才是舉的,無疑的,按照筆者的想像,一定要找一個即懂媒體又懂網路的精力充沛的人,未必非是女名人不可,八竿子打不到的乒乓球領域卻殺出一個「懸弧球」,竟是鄧亞萍,這提議和大膽使用她的領導是誰呢?想必級別不低,他準是腦子灌水,出了毛病,怎麼會如此選材用人呢,這不是胡鬧嗎?但她的確胡鬧了三年,鬧出了大笑話。

媒體11月12日爆料說,鄧亞萍之所以三年燒掉20億元卻一事無成,是因為不懂IT的她,對「網路名人」李開復推薦的研發負責人劉俊和王江的「商業無間道」言聽計從所致。

報導說,為做好搜索,鄧亞萍向李開復求助要人,李開復給她推薦了劉俊及他從Google帶出來的技術核心人員創建的雲壤公司,鄧亞萍求才心切,「如獲至寳」。她對劉俊千依百順,想讓他加入「即刻搜索」。劉俊則利用鄧總的迫切心理,開始瘋狂計畫,與鄧簽署協議,寫明雲壤獲得上億元現金外加「即刻搜索」15%的股票(國家佔大股,劉俊團隊用技術佔小股,15%已是極限),並免費使用該搜索的伺服器。

筆者木訥而愚笨,至今對電腦人材崇拜不已,自知外行,也不瞭解「人民網」,不好評價李開復,劉俊和王江,但對鄧亞萍還有點最初的判斷,可能經營過程中,有很多故事,可以忽略不計,根子還在上級主管和用人體制上,即然,上級用錯了鄧,把那麼大的一個攤子交給她,以為搞媒體和網路,就像打乒乓球那麼順手,就徹底地錯了,國家投入那麼多的錢和人力,設備,時間,媒體把鄧包裝的五彩斑斕的,都有名無實。在我的印象裡,她土得掉渣,為了通過玩球而改變鄉下人的命運,她全部精力都放在打球和打通體育界的關係上,連初中都沒畢業,後來成名後進修點專業,也是皮毛和表象,她對媒體一竅不通,對經營和用人都外行,對網路更是門外漢,又自認為有名有勢的,善於交際,手眼通天,但盛名之下,其事難副。她會認真地幹事業嗎?正如她自己是某一個高官拍腦門,憑裙帶關係,用屁股思考選拔的,如何能成大事?她是一個經營方面的庸材,怎能不使用劉俊和王江這樣的人呢?

媒體披露內情說,劉俊推薦一個玩政治的高手王江加入。劉俊花大價錢購買最高配置的伺服器,建立數據中心,總共花費了幾億元人民幣。隨著時間推移,「即刻搜索」的同事們都已感覺到王江只是一個「傀儡總監」,實權都在雲壤公司和劉俊手裡。王江也漸不滿足而醞釀奪權。其導火索為劉俊未兌現答應給王江的股權,於是王江大鬧董事會,並散發「鄧亞萍做搜索引擎兩年花20億被指不懂行」的新聞,令「人民日報」高層震怒,鄧亞萍挨批,王江獲信任。今年2月27日,「即刻搜索」管理層調整:「人民網」副總編輯張善菊空降出任常務副總經理處理日常工作,副總經理王江接管首席科學家劉俊負責的研發,劉俊從「即刻搜索」出局。但王江掌管搜索研發後,「即刻搜索」亦無任何起色,困境重重,被兼併是遲早的事。而兼任「人民日報」副秘書長的鄧亞萍則仍可留在該報一段時間。

對此,筆者認為,關鍵在上面的用人機制,選拔和任用官員的體制上出漏事大,而這些人事和利益糾葛是小,各級官員的權力表面上說是人民給的,實際是上級恩賜的,鄧可能出了大名後,不停地在中南海的官場上行走,得到李長春之類的負責媒體的高官的青睞,正好恰逢其時,人民網要搞「即刻搜索」,而鄧的知名度高,這個官員也是個「大傻子」,近水樓臺地想起了她,就像揮拍打球似的,突發奇想,一拍子把「醜小鴨」打到「人民網」去了,好在官員會操控的媒體,不缺吹喇叭抬轎子的傢伙,立刻把鄧亞萍的真實本領遮蓋了,而今露出真相,也一切都晚了。

當初推薦他的傻子官員心想,反正「人民網」不缺人民幣,用錯了人,浪費點錢財,也無所謂,錢是國家的,鄧是世界的,報紙是政治的,謊言是需要的,與論界不需要思想家,最需要的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類似鄧亞萍這樣的人,她來之河南鄉下,對提拔他的官員感恩戴德,她最知道當年做為鄉下人進城找生路的艱難,要不是「小球」轉動了命運,就她這個長相和能力,能討口飯就不錯了,誰能看上她呢?初出茅廬之時,她接受「老記」採訪時,激動得手腳都顫抖啊,話都講不全,中共的宣傳機器,當然就需要這樣的人,至於損失個10億,20億的,官員不在乎,反正錢也不掏李長春的腰包,而鄧和上級絕對是一條心。

我想,也可能鄧亞萍後來變了,也利用權力謀私或行賄受賄,也可能有「潛規則」,在經營中也有問題,所以,「即刻搜索」才出現虧損,但80年代後期的她,真得是純樸而真誠,她那時也不知道未來的命運如何,更不敢和《人民日報》連在一起,但僵化而落後的官員管理體制,創造了世界奇蹟,一個打乒乓球的運動員打出了笑話,但問題是,國家有多少個20億,這裡丟一點,那裡浪費一點,而積累起來就是一個天大的「窟窿」,等到達到極限時,就是整個社會潰敗之際,我又想起與鄧交談的細節:在與南京隊的一場比賽中,鄧揮拍即狠又準,即踱腳又喊叫,終於把一個白球擊碎了,它重重地撞在檯子上,又飛到牆上,最後落地,發出撕裂而沉悶的聲響。這事過去了很多年,但餘音還在繞樑。是的,由於用人不當,即浪費了民脂民膏,也埋沒了許多人材,但「球」總有打破的時候。這樣的可怕光景可能臨近了。


2013年11月14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