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厲害 把其它常委變成了「軍機大臣」(圖)

2013-11-17 21:22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11/17/20131117081917657.jpg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印尼國會發表過演說後離開國會大廈。(2013年10月3日)

【看中國2013年11月17日訊】本次三中全會公報,正好與習近平特別強調的「三個不寫」相反,多為「一般性舉措,重複性舉措,純屬發展性舉措」。但是,綜觀全局,從公報那虛實相間的套話官話之中,還是可以清晰把握這次三中全會的政治意涵:通過國家安全委員會與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設立,中共的集體領導這一寡頭體制正向個人專斷演化。

*實招:通過「警察革命」重組權力*

黨媒等預先告知的三中全會十大看點,其中有三大看點乃是實招,如「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創新化解社會矛盾體制」、「.深化軍隊體制編製調整改革」,後兩點語焉不詳,但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組建可看作是「創新化解社會矛盾體制」的實踐。將原有的公安、武警、司法、國家安全部、解放軍總參二部三部、總政對外聯絡部、外交部、外宣辦等部門組合成國家安全委員會,並使該委員會成為繼黨中央、國務院、全國人大、全國政協之後成為中國第5大國家機構,總管軍隊、公安、外交、情報領域事務。據各種消息猜度,習近平將任該委員會最高首長。

為了給人以仁慈的印象,多年來頗受詬病的勞教制度被廢除。問題是,有前蘇聯的KGB這一「國家恐怖主義」機構的前車之鑒,中國人只要腦子不煳塗,都明白國家安全委員會就是蘇聯KGB組織在中國的再現。有了這張天羅地網罩著,收起「勞教制度」這隻裝人的口袋,並不意味著國人進監獄的機率變小,「警察治國」的恐怖統治之下,各種名目的抓捕失蹤隨時都可能發生。

按中共的政治邏輯,黨即國家,國即是黨,所謂「國家安全」就是「紅色政權的安全」。成立國家安全會的目的,外交部發言人秦剛11月13日在答記者問時說得很清楚:「毫無疑問,中國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恐怖份子緊張了,分裂分子緊張了,極端分子緊張了。總之,那些企圖威脅和破壞中國國家安全的勢力緊張了。」

熟悉中共政治話語的人都明白,所謂「恐怖份子」,特指新疆維吾爾族的政治反對者;「分裂分子」則特指西藏的政治反對者;所謂「極端分子」涵蓋面最廣,凡屬批評中共政府及高官及譏評時政者,都可被視為「極端分子」。今年8月出臺的網際網路「七條底線」中就包括社會主義制度底線、國家利益底線、社會公共秩序底線和信息真實性底線等,這幾條底線涵蓋範圍極寬,加上解釋權完全掌握在政府手中,大大提高了中國人言說的政治風險。

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是效法前蘇共總書記安德羅波夫的「警察革命」,將從腐敗的官僚手中奪回的權力交到擅長陰謀詭計的秘密警察手裡,等於為很不自由的中國人再套上一道沈重的政治枷鎖。

*虛招:支應經濟社會問題*

為什麼說支應經濟社會的招術是虛招?一是因為避開重症,二是所開藥方大都是虛言。胡溫時期留下的問題最嚴重莫過於經濟高度泡沫化、政府全面腐敗、生態環境瀕臨崩潰,以及鎮壓機制暴力化。三中全會除了毫不含煳地強化鎮壓機制之外,其餘全以虛招應之。

中國的經濟泡沫,主體當然是房地產泡沫再加銀行壞帳與通脹。減退經濟泡沫的關鍵是擠去房地產泡沫,消化銀行壞帳(官方最新數據是壞帳10萬億,約佔銀行業所有貸款的14%)。但三中全會公報對此不置一辭,在公報中散見一些與土地有關的話語,如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推進城鄉要素平等交換和公共資源均衡配置;完善城鎮化健康發展體制機制;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等,雖然含煳不清,但卻表達了繼續開發房地產的意圖。

對於非常嚴重的政府(官員)腐敗,報告只是老調重彈,稱「讓人民監督權力,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是把權力關進位度籠子的根本之策」,至於人民通過什麼有效的制度通道監督權力,報告隻字未提。

對於生態環境全面惡化的問題,報告雖然多處泛泛提到「建設生態文明」,稱將「劃定生態保護紅線,實行資源有償使用制度和生態補償制度」,卻隻字未提整治國土,例如如何修復重金屬污染之農田。如此空泛的提法,無法遏止中國的環境污染。當局曾設置18億畝耕地紅線,早就被各地政府想方設法突破。相較於耕地紅線,生態紅線的伸縮空間更大,更容易被鑽空子。生態補償機制的推行已歷多年,從2001年到2012年, 11年間累計達2500億元左右,但卻不見成效。最重要的是,以往的生態補償主要著眼於少數環境受害者的賠償,根本不是著眼於環境的保護與修復。

上文提到的三項全是當務之急:房地產泡沫潛藏經濟危機,腐敗關係嚴重破壞政治信任並影響行政效率,環境污染早已成為群體性事件導火線。這些必須戮力應付的急務尚且如此虛頭巴腦,不得要領,遑論其它。(其餘所謂「經濟改革」措施,需要另寫專文)

除了國家安全委員會之外,另一大成果是將成立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目前雖然尚未公布組長與成員名單,但據說層級極高、事權極重,將「負責改革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

習近平要成立的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雖然不是要打碎舊的國家機器,但至少也表明習希望通過這一領導小組,直接干預原屬於國務院的事務。按此設計,今後國務院既不負責經濟改革的設計,也不負責統籌協調、督促落實,將淪為負責具體行政事務的執行機構。

按照中共奉行的馬列主義及黨內規則,各級黨委、包括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在內,書記只是這個集體領導班子的「班長」,是帶領這個班子實行集體領導的協調人,而不是高踞於領導班子之上的「皇帝」。毛澤東鼓勵個人崇拜,恣意破壞制度,形成了「一言堂」,天下大權操之於一人之手。華國鋒曾試圖形成這樣的權力格局,卻被黨內元老們趕下臺,鄧小平鑒於毛專權之害,設立了集體領導制度。鄧在垂簾聽政之時,雖然先後廢了兩任總書記,卻還得尊重黨內元老尤其是陳雲的意見,無法「一人說了算」。胡錦濤時代,所謂「集體領導」演變成「九龍治水」,九常委各行其是。如今通過三中全會,習近平完成了大權獨攬的制度準備,政治局其它常委變成了事實上的「軍機大臣」,形同臣屬。

(有刪減)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