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教授網上免費教你理財(組圖)


【看中國2013年11月19日訊】在理想的世界裡,所有人都能讀的大師課將揭示退休規劃的所有秘密:告訴你該存多少錢,投資哪裡,當股市崩盤的時候該怎麼辦,等等。

畢竟,很少會有完全不存在利益衝突的地方,可供投資者自學這一課題,而且公立學校系統幾乎不提供與金錢相關的指導,雖然公立學校正是應該給學生打理財基礎的地方。

斯坦福商學院(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金融學教授約書亞·勞尤(Joshua Rauh)對此有十分清醒的認識。這就是為什麼他覺得迫切需要向大眾開設關於退休理財以及養老金的研究生水平課程。「我的目標是,努力幫助著眼於退休以及考慮自己理財的退休人員有能力為自己的財務做更好的決定,」勞尤教授說,「無論是在購買年金或是制定開支規則的時候。」

本課程從週一開始,可在網上免費觀看。這週早些時候,我觀看了他將近一半的網路視頻課程,話題包括「為退休存錢」和「像股市投資者一樣做精明的決定」等。在傳統的學校課堂裡勞教授使用的是蘇格拉底教學法,遠程觀看視頻意味著你無法參與教學中發生的討論。而且已經有1.3萬名學生參與課程,要想得到任何個人關注就非常困難了。

儘管如此,學生們仍能從他的課程中學到很多。在課程發布以後,你可以隨時觀看,這與觀看數字視頻錄像機上的內容很像。雖然勞尤說他認為本課程適用於所有年齡段的人,但他也說,「真正能從中受益的是已經意識到自己確實應該開始為退休做一份計畫,但還沒有進行仔細考慮的40歲左右的人。」

斯坦福商學院金融學教授約書亞·勞尤開設了一門面向大眾的退休理財與年金網上公開課。

可供觀看的其他類似課程並不多,特別是不花錢只花時間的課。在和金融教育倡導者、理財規劃師以及其他專家交談時,我會詢問他們是否知道其他綜合性的退休課程,但他們一個都想不出來,只有一個人提到了可汗學院(Khan Academy)的教學視頻。(如果讀者知道任何相關課程,請在在線評論欄裡分享。)

在沒有任何說明指南的情況下,「人們不得不當自己的財務總監,」理財知識倡導者、喬治華盛頓商學院(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Business)經濟學教授兼個人理財課程教師安娜瑪利亞·盧莎蒂(Annamaria Lusardi)說,「從復利的力量到通脹的影響,到風險分散的作用,大多數人不瞭解這些基礎、根本的概念。」

勞尤的這個課程可能是一個良好的開始。10堂視頻課每節時長約45分鐘,但都分解為小段內容、製作精良且較為生動。在勞教授解釋每個概念時,栩栩如生的圖像和豐富多彩的圖解都會隨之出現,使觀看視頻的學生更易理解。

每堂課都包括財務理論和針對性建議,對於其中一些內容,有較好投資基礎知識的人已經瞭解,例如:積極管理型的共同基金不值得投資,因此要買指數基金;不要揣摩市場時機;風險不會隨著持有股票的時間變久而降低。

勞尤教授的公開課每節時長約45分鐘,配以圖像和圖解以幫助學生理解複雜的金融概念。

但在建議中提供的實例非常有啟發性,比如一個人在2009年退休怎麼會導致自己的儲備金比2012年退休減小28%這樣的例子。「這並不是一個複雜的科學概念,但如果不舉例說明的話,人們就看不出來,」勞尤說。

所有這些課程都扎根於他稱為關於個人財理財的「經濟學家的觀點」,觀點的基礎是金融市場沒有免費的午餐,以及只有承擔重大風險,才可能獲得更高回報。這樣的觀點貫穿在他的課程中。有時候,似乎應該在勞尤教授背後放一個紅色眨眼的標記,寫著「前有股票,小心謹慎!」

毫無疑問,他希望在學生離開虛擬教室,坐在收取佣金的股票經紀人辦公室時,還記得課堂上學到的東西。「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只以資產的預期回報為基礎做預算,卻不考慮可能結果的範圍,」他解釋說。

他也解釋為什麼經濟學家們也認為更多人(不是所有人)應該買年金。那些賣給不知情的老年人的、昂貴複雜的年金不要買,而是要買普通的即期年金——先把大量的現金付給保險公司,以後它會終身提供有保障的收入。

在一堂怎樣讓錢用得久一點的課程中,他把所有這些理念分解,提供的實用性建議將引起那些不明白為什麼年金那麼貴的50多歲或更加年長者的興趣: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樣,如果支出10萬美元,一位65歲的婦女有望每月得到450美元的收入。但他也解釋了另一個選擇,花費約為前者的十分之一,名叫長壽保險。(你提前購買該年金,10年或20年後開始拿回報,這時候你80歲,可能已經花光了所有的積蓄。)在該課程中,關於年金定價所用的死亡表的原理很複雜,可能超出了你想知道的範圍,希望你能耐著性子看完。

但正如勞尤所指出的,這是一個大學水平的課程。有時候你可能會突然覺得非常想停下來去查收郵件(比如當你看到屏幕上出現第一個帶有西格瑪標記的數學方程式時)。實際上,對統計學有基本的理解是很有幫助的,而你不應該讓一個簡單的數據表輕易嚇跑。

最後兩堂課是解釋養老金的基本內容:我們公共養老金系統爆發的問題以及它怎樣影響納稅人及市政債券持有者。接著會佈置給學生們一個相當嚴肅的團隊任務:分析一個州或當地養老金計畫的償付能力——無論是紐約州教師退休基金(New York State Teachers’ Retirement System)還是龐大的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然後提出改善方案。五個小組中,方案最有希望的一組將在一月去斯坦福商學院,向教師和專家組匯報展示他們的建議,費用全部報銷。

「為了支付公職人員養老金,我們很可能將迎來大幅度的增稅,而且這也是我們投資組合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我們的稅賦將有多重,」已經寫了幾篇分析公共養老金研究文章的勞尤說。

這可能會在論壇上激起很多辯論。而學生們的討論大多會在論壇上進行。

儘管該課堂涵蓋了很多方面——從資產配置到投資不同類型的遞延稅賬戶——但我們仍然還有許多內容需要解釋。是否應該為建議付費?如果要付費,我應該和哪種顧問打交道?我該怎樣計算出我的股票風險容限?對於社保,我是現在參加還是以後參加?對於我妹夫一直念叨的保證有回報的產品,我該怎麼弄明白?

在這些課程結束時,你可能還有一些問題沒得到解答,但這可能正是勞尤的意圖:至少現在你知道該問什麼了。「是有一些‘要這麼做,別那麼做’的建議,」他說,「但這些建議是籠統的,在實際生活中遇到的問題可能更複雜。」

作者TARA SIEGEL BERNARD2013年11月15日。本文最初發表於2013年10月12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