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大連行 工人:怎麼不把他拉死!(圖)

2013-11-20 13:00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9/20/20130920221940191.jpg

【看中國2013年11月20日訊】雖然時間的長河流逝了十幾年,但江澤民1999年8月的大連之行,還在記憶中清晰地留存,由於中共操控的媒體的虛假報導,使許多接近其人的消息來源,如同水下的礁石不得不深藏隱匿,但只需拂去水面的恐懼與膽怯的枯枝敗葉,就會生動地展示它潛流般的事實真相。

題詞並非江澤民原創

號稱北方明珠的大連,在1999年步入了百年建市的節日,大連市委、市政府擬搞隆重的慶祝活動,這並不為過,但野心勃勃的原大連市委書記薄熙來另有謀略,他要藉此造勢,爭取當上中共中央委員和遼寧省長、省委書記,而此前一方面他通過土地批租、國企轉讓、資本運營,己結交了京城的眾多權貴,另一方面以聞世震為首的遼寧地方勢力,不買他的賬,與其明爭暗鬥,依然強佔瀋陽。在這種情況下,他必須緊緊地賣身投靠江澤民,才能力排眾議,衝進省城任職,因此他絞盡腦汁,借大連百年慶典為藉口,先親自帶領馬崽去北京江宅求見,美其名曰「大連百年,大連551.5萬人民渴望領導親筆題字」,並且送上大份子「潤筆費」,見錢立即眼開的江澤民欣然命筆,卻枯思無詞,一時無語。薄熙來早有準備,伴隨著阿諛奉承的奸笑,取出大連市政府辦公廳秘書皇甫某濤擬好的詩句多篇呈上,江澤民用手翻了半天,從其中選了兩句:「百年風雨冼禮,北方明珠生輝。」薄熙來馬上說,這句怎麼樣?我琢磨了好幾天啊!‧‧‧‧江澤民掃了一眼薄放在桌上的紅包,立即眼晴一亮。薄是行賄高手,紅包雖薄,但銀聯卡一張外加帶有密碼的信函一封,江書記舉手之勞何樂而不為?他取出毛筆,10分鐘就交差了事,爾後薄熙來捧在手上,如獲至寳,立即親自找人裝裱去了。

後來,跟隨薄熙來赴北京的皇甫某濤對我說,江澤民也沒什麼文化水平,題個字給大連,還得由我們先擬稿,薄熙來研究半天,最後滿意了才呈送上去,實際上我當時構思了5個句子,這個並非最精彩的一個,但薄熙來高興,因為說大連是「北方明珠生輝」,這等於江澤民充分肯定了他的工作成績。

那時,我把皇甫某濤寫的一篇紀念詩人公木的文章,推薦給了香港文匯報副刊部主任方芳,她很快在報上以顯著位置發表了,所以皇對我很交心。他經常到我的辦公室混飯吃,席間告訴我說,他是滿族後裔,原畢業於吉林大學中文系,是公木的得意門生,原在錦州市政府工作,因慕名崇拜薄熙來,寫信給他以示效忠,被其破格錄用。他說:題詞這個事,薄熙來這說是「國家機密」,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別人問起,就說是江澤民的創作‧‧‧‧

也就是這次舉足輕重的北京之行,他協助薄辦了一件大事。江澤民答應薄熙來,將在8月中下旬親自到大連參觀考察。皇甫某濤說,只要江澤民來了,咱們的薄熙來就將離開大連,步步高陞了。以後最起碼也是國務院總理。

為什麼?這怎麼可能!我一臉迷惑,但皇甫某濤故意賣關子,說:「你等著瞧吧!」

薄熙來變成了「大導演」

1999年8月10日至15日,江澤民首先帶領吳邦國等人,在瀋陽、鞍山等地進行了巡視之後,然後趕到了大連,召開了「東北和華北地區八省市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並由新華社記者傅新雨發表了題為《江澤民在遼寧考察強調: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推進國企改革》的報導,爾後情不自禁地走上了薄熙來為其搭起的舞臺,成了他精心策劃的一場鬧劇裡醜陋的角色。

此前,薄熙來不僅導演般預設了行走路線,選用了一些接待江澤民的鐵哥們,還精心編好了腳本與台詞,並實地進行了多次演練。

首先,在瀋大前鹽高速路口至大連棒棰島賓館途中兩側道邊,種上一路草坪,外加方磚步道,在中山路上掛上了江澤民的巨幅畫像,旁邊寫上江的題寫:「百年風雨冼禮,北方名珠生輝。」原本這些位於交通要道的路牌燈箱,早被大連鑫新廣告公司老闆李某安買去了,刊登了產品廣告,賣給了東北某企業,但薄熙來一聲令下,撕毀了合同不算,廣告公司還要贊助制做江澤民彩色畫像。李老闆對我說,薄熙來親自審稿簽字,才敢掛出來呀!我的經濟損失大啦!

當然江澤民做為一國之君,要安排在棒捶島賓館的5號樓下榻,當年這家由市政府交際處管理的國賓館,給毛澤東專門建了一棟別墅叫5號,但毛澤東嫌遼寧糧食不能自給,總吃「返銷糧」而頗為生氣,故生前拒來此處享樂,江澤民沒有這個牛氣,他認為不管別人怎樣,自已先住進小樓享享清福再說。這裡有山珍海味,美酒佳餚,到處青山綠水,空氣清新,夏日還有天然的海濱浴場,正是避暑勝地,江澤民帶上太太與孫子,正是享受天倫之樂的好時光。薄熙來派國安局特工與中央警衛局密切合作,把國賓館圍個水泄不通。據接近大連國安局黨委書記車克民,局長萬國濤的人士透露,薄熙來下令,任何反對他的人,不論是老幹部,還是機關在位的官員,都不能讓他們接近江澤民的陪同人員,以免把他在大連的施政缺失泄露出去,他們還梳理了一份37個的黑名單,上面有認識江澤民小姨子王某(大連海事大學教員)的市統計局信息處孫某副處長等人,薄說,再認真查一下,與由喜貴,賈廷安等有聯繫的人,大連還有誰?統統給我看住,別讓這些壞蛋壞了我們的好事。(薄的口頭語,罵人是「壞蛋」、「傻蛋」、「混蛋」)這回江澤民來大連是關健時刻,因為以後用不用我,上面爭議挺大的,江澤民要親自看一下,我要是上去了,你們自有安排,我要是下來啦,聞世震、於學祥就會整死你們!這幾年你們做了什麼,不要以為人家是傻蛋,不知道!

這些人在大連多年來仰仗薄的傘蔭,以權謀私,敲詐勒索,行賄受賄,無惡不作,其檢舉材料成麻袋,早在中央與省紀委存放,只是不便查辦而已。於是這些死黨為了保住既得利益,立即行動了起來。

在薄的授意下,為了讓江澤民在車行沿途看到花草樹木,不僅精心地選擇了最佳路線,還在通往棒棰島的途中,種滿綠樹草坪,尤其是離賓館3000米以內的道邊,更是煞費苦心,部分裸露的地表,全部用高價買來的草苗遮擋,還在有可能緩行的坡道與岔道邊,故意佈置了裝扮成普通市民樣子的「特務」,整天恭候在那裡。其實這些人早就背好了台詞,一旦江澤民中途下車行「親民之問」,一定會用標準的海蠣子味大連話,猛講薄熙來當政的豐功偉績。用薄熙來編的廣告詞概括,是「金盃,銀盃,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後來百姓罵薄「這個杯,那個碑,都是薄熙來逼咱背」)。

江澤民咧開了蛤蟆嘴笑呵呵

雖然,自從1976年毛譯東死了之後,他的畫像還掛在北京天安門上,鄧小平等歷任黨的領導人還沒有誰敢仿照毛澤東,搞畫像敬拜這一套,但薄熙來為了以示忠心,在時隔23年之後,在大連市中山路197號附近,掛起了巨幅彩色江澤民畫像,凡是往來市政府大樓的車輛與行人,無一不通過此處,而且這裡又是前往星海灣的必由之路,原定江澤民要在8月20日上午參觀中國科學院化物所,而這家世界著名研究所的新址,即在風景秀麗的星海灣。薄熙來命令下屬買通了江澤民的司機,故意在車輛到達中山路松山街時,放慢了速度,江澤民認出了道南這棟洋氣的小樓就是大名鼎鼎的化物所舊址,又猛一抬頭看到了自已的半身畫像,與不久前的題詞,赫然聳立。他立即眉開眼笑,滿臉油光,一張大蛤蟆嘴咧得大大的,不停地點頭。後來薄熙來聽說了這個好消息,一夜高興得沒睡。陪同江澤民的遼寧省長張國光對人說,沒想到小薄拍馬屁,沒有拍在蹄子上,這要是換了朱總理,還不得發火?據這次參與保衛工作的人士披露,薄立即把這話告訴了江,江很生氣。這正是不久後改任湖北省長的張國光被抓捕坐牢的原因之一。

江澤民盯住自已的巨幅畫像,從正面看了半天還不過癮,還在車輛駛過幾秒鐘之後,又依依不舍地回頭望了一眼,確定這畫像是貨真價實的雙面畫像才放心。薄熙來特別細心,把畫像兩面設計的尺寸顏色圖案一點不差,這使好大喜功的江澤民合不攏嘴。

然而,薄熙來也有擔心之處,在亞洲最大的城市廣場上,建有一個象徵著封建帝王的華表,這可能令江澤民不快,因為當年在修建大連濱海路時,工人們不小心用火藥炸壞了南大亭一塊類似龍頭的山崖,薄熙來花重金請的風水大師說,這不好,龍頭沒了,你就當不上大官了,並說破解的辦法,只能是立個華表,於是就出現了這個麻煩。

薄不怕江澤民看見,他自有辦法。他估計江澤民在華表附近要下車巡看,就派了9個政府官員,裝扮成普通市民,背好了台詞,事先久候在這裡,他們己排練了4次,連腔調與動作等細節,都經過領導仔細審查通過。果然,江澤民一下汽車,這些閑逛的市民,立即圍攏了過去,又是鼓掌,又是喊叫,紛紛大力頌揚薄熙來。有一個婦女告訴江澤民,她是下崗工人,被政府認真安排了新職業,具體辦理的部門是大連勞動局下屬的戚秀玉職業介紹所‧‧‧‧這都是俺薄熙來抓的緊呀!這話使江澤民樂壞了。笑臉像個老太太。

但他做夢也不會想到,這個女人是大連西崗區政府的一個副科長,何談下崗?這一番表白,賺了500元表演費。

在高大的華表前,薄熙來趁著江澤民高興,說,過去的皇帝到處走,處處都有行宮,所以大連也應當有華表呀!對,江澤民聽了更樂了,大嘴巴恰似喝水的癩蛤蟆。

在小姨子家門前專門開了一條路

說也湊巧,江澤民的小姨子王某某,原在大連海運學院當教師,後來該院改成大連海事大學,她的工作變化不大。俗話講,一人得勢,雞犬升天。以前薄熙來常派車克民給她送禮,又給她安排了舒服輕鬆的工作,但探得其與姐姐王冶平來往很少,故以前也就不曾在她身上花太多工夫,這次不同,江澤民提出要到小姨子家看看,薄熙來哪敢怠慢。

在此之前,薄下令相關部門,在大連市沙河口區同泰街購買了由萬達房地產公司建的精品小區裡一套樣品房,給王某某搞了「喬遷之喜」,薄還曾親自趕去「溫鍋」,並贊助了全套傢俱電器,然而,薄還覺得做的不夠,就索性在此樓前,修建了大草坪與小花壇,還為協助其出行,修了一條呈對角線的方磚步道。薄熙來對鐵哥們講,勝敗在於細節,對這個女人要無微不至地關懷,因為我們的命運捏在他姐夫手裡!

據大連參與警衛工作的人士披露,王冶平去見妹妹時,因為江澤民要與她們講私房話,所以薄熙來等人不能陪同,就在樓下的汽車上等候,一等大半天。歷來十分重視自已時間的薄熙來,這時全力以赴,所有的正常工作都交給了助手,等江澤民等得通霄達旦,日夜不眠。

接近薄熙來的人表示,為了知道江澤民與人接觸時的講話,薄熙來斗膽讓大連國安局啟用了從西德進口的一種監聽設備,由國安特工車克民駕車與使用,這個東西在距離上述住宅百米之內,可以聽到他們所有的談話。在那段時間,薄用這個儀器把江澤民玩於股掌之上,而他們毫不察覺,還以為薄熙來是忠臣。

花重金把江澤民孫子拉下水

這回江澤民不僅攜妻同行,而且還帶上了他最心疼的孫子,在來大連之前,江的秘書賈廷安等人就把這一消息,通報了薄熙來。他叫車克民等人早已把江的美籍孫子的自然情況,摸的一清二楚。比如他喜歡足球,崇拜球員李明與教練李應發等人,還有他正巧此間過生日,又喜歡系朱紅色領帶,吃海鮮,等等。

於是薄熙來進行了精心運作,他使出全身解數,陪好江的孫子。在有些關於江澤民訪問大連的公開報導中,沒有出現薄的名字,這裡的原因就是薄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刀刃上。薄對下屬說,江澤民最心疼的人是小孫子,我們把他搞定了,一切都順理成章了!

所以,薄親自陪同江澤民與其孫子參觀了大連實德足球隊,並與主教練李應發與球星李明一同合影,這使戴眼鏡的江澤民孫子,樂開了懷。照像前,薄還精心為這兩個人選擇了一樣的朱紅色領帶,一樣的深藍色的西裝‧‧‧‧真是處心積慮,細緻入微,極盡拍馬溜須之事。

在此期間,薄熙來準備了一些部門,精心佈置好了人員,準備請江澤民去看,但江澤民卻想自已做主,所以也常常臨時變動參觀行程,薄對此很是恐慌,因為他知道,在虛假經濟繁榮的背後,還有許多陰暗面,不希望江澤民看,所以必須籠絡江的孫子,叫孫子左右爺爺。薄命令大連新某房地產集團的老闆孫某某,準備了十幾張銀聯卡,不僅向江澤民的隨員多人行賄,而且還當眾公開賂賄江澤民的孫子。一位大連新聞界的消息人士說,他親眼看見大連一個官員給了他一張銀行卡,上面存了多少錢不得而知。另一個接近隨行人員的人說,大連之行薄安排下面跑腿的,分發了許多這種銀聯卡,每張多少錢,大慨不會少於8萬吧。

目擊者說,在參觀了大連造船新廠與戚秀玉職業介紹所以及華錄松下電子信息有限公司之後,江澤民已身心疲倦,但薄還想讓江再去大連商品交易所參觀,自已不便強求領導,就事先賂賄收買江的孫子,叫他去拉爺爺,這樣薄熙來最終達到了目的。之所以讓江澤民參觀這裡,是為了告訴他,他很懂股票市場與資本運營,當國務院總理沒問題。

據知情者描述,最可笑的一幕發生在大連遊船上。為了給江澤民的孫子過生日,薄熙來選擇了一條豪華的由軍隊使用的大船,供江家享用,不僅準備了生猛海鮮飛禽走獸,而且還請來了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楊赤等社會名流,邊吃邊唱,眾星捧月。當然還有服裝模特當服務員,為大家助興。席間滿臉奸笑的薄熙來等地方官員,又是切生日蛋糕,又是唱祝壽歌,又是吹蠟燭,又是拍手呼叫,彷彿這不是在面對一個在美國讀書暑假回國探親的不滿20歲的學生,而是他自己的親爹。有一個參與其事的幹部對我說,這真是有奶就是娘,薄熙來為了往上爬,連個小孩也能叫爹!

另據透露,當天吃喝玩樂,得意忘形,不料出了問題。半夜裡江澤民一家全部腹泄拉肚子,嚇的警衛人員與醫生四處奔波。由於薄熙來等人平安無事,有人懷疑是他有意搗鬼,查了半天也無證據。原來,由於多年來薄熙來以犧牲大連的自然環境為代價,大搞經濟,把大量油污廢物傾入大海,造成海洋生物中毒,而當地人天長日久,或具備了免疫力,或癌症身亡,已見怪不怪。只有外地來的人,吃了海鮮必將跑肚拉稀。貪食的江澤民一連兩天跑廁所,把腰帶都拉細了,而孫子才拉了兩次,服了兩片立特靈與黃連素就好了。當地一個下崗工人說,媽的,怎麼不把這個蛤蟆嘴拉死!

這個有關江澤民大連之行的故事,到至今還在大連人的飯前茶後流傳。

編者按:曾任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的姜維平先生,因在1999年6月到9月期間寫了批評當時大連市市長薄熙來的文章,被薄熙來編織罪名,於2000年12月被中國大連國安局逮捕。2002年,姜維平被以涉嫌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有期徒刑8年,後減刑為6年。

2009年2月,加拿大聯邦公民、移民部暨多元文化部部長肯尼(Jason Kenny)為姜維平簽發了部長特許簽證,姜得以抵達加拿大與妻女團聚。

(本文有刪改)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